这座拱形门看上去虚无缥缈,但仔细看的话,却又凝实无比,更人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常恒无欲也,以观其妙;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在这座拱形门出现的瞬间,一道虚无缥缈,仿若梦幻般的声音,自门内悠悠传出,仿若一名饱览诗书的老先生,捧着泛黄的书籍,在此门的另一端缓缓的念诵着。

    第一山神默默地看着那出现的拱形门,目光露出难以言表的深邃,随后他的视线便是落在了下方那卓文的身上。

    只见,此刻的卓文,已然站起身来,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迷茫之色。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卓文低声喃喃,但目光中的迷茫之色越发的浓郁,只见他缓缓抬起头,他看到了那悬立在上空的拱形门。

    在瞧见拱形门的瞬间,他的视线中再也没有了其他任何的东西和事物,唯有这座虚无缥缈的拱形门的虚影。

    此刻,拱形门的那犹如老先生念诵的声音,依旧在不断的散发着,仿佛在门的另一端,真的有可能是某位知识渊博的老先生的府邸一般。

    在瞧见这座拱形门的瞬间,卓文双目中清明和迷茫在迅速的交替着,他的目光中更是露出挣扎之色。

    第一山神默默看着卓文,仿佛在等待着卓文进行下一步的选择。

    “或许,进入了门的另一边,我就能够彻底的感悟出那脑海中萦绕不断的意境和力量,这应该就是第一山神和小黑所说的道意吧?”

    卓文目光落在那拱形门上,挣扎之色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渴望和期待。

    “道意……”

    低声喃喃,卓文脚踏虚空,一步步地跨空而上,朝着那拱形门而。

    在卓文抬起右脚,迈向虚空上的拱形门的瞬间,第一山神目光中露出一抹失望之色,道:“原本我还以为此子与众不同,却是没想到还是抵御不住众妙之门的诱惑了吗?”

    “要不要阻止呢?”

    说到这里,第一山神目光闪烁,他眉头微蹙地盯着那继续迈向拱形门的卓文,他在考虑是否要阻止这卓文。

    关于众妙之门他也只是听说过,据说此门神秘莫测,其门的另一端不知通向何处,但他知道,但凡进入此门的绝世妖孽之辈,基本就没出来过。

    第一山神来历不凡,乃是上古时代之人,在那个时代,领悟出道意的妖孽也不是没有,他也曾见过好几次众妙之门,那些领悟出道意的妖孽,全部都选择进入了这众妙之门。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些进入众妙之门的妖孽们,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虽说第一山神未曾进入过众妙之门,不能妄自下论断,但他知道,无论众妙之门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一旦进入里面,基本就别想出去了,至于能否在进入里面领悟出道意,更是虚无缥缈了。

    此刻,卓文距离那众妙之门已经极为的接近了,按照卓文现在的速度,只需要十息时间,就能够彻底的迈入众妙之门内了。

    “哎!不能让此子就这样进入众妙之门内,六大禁区还有两大法则还需要靠此子领悟,只能阻止他了。”

    第一山神轻叹一声,旋即右脚踏在虚空,欲要出手阻止那迈向众妙之门的卓文。

    不过,当第一山神刚刚踏出右脚的瞬间,他全身一僵,目光蓦然的定在了卓文的身影之上。

    只见那距离众妙之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卓文,蓦然停住了身形,在卓文的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有转机,此子居然有所挣扎……”

    第一山神目露精芒,停住了身影,目光炯炯地盯着那目露挣扎之色的卓文。

    此刻,卓文怔怔地盯着那近在咫尺的众妙之门,他的脑海中想起了慕辰雪,想起了那能够救治慕辰雪的古老。

    “若是我进入了这门的另一边,辰雪怎么办?在那里,能否拥有救治辰雪的方法吗?”

    “不行,我不能赌,即使门的另一边拥有救治辰雪的办法,我也不能赌,我需要万无一失的肯定才行!”

    “既然混沌神庙里拥有救治辰雪的办法,那我就不会离开此地,即使因此放弃领悟道意的机会,我也不会离开此地。”

    卓文目光中露出柔和之色,他仿佛能够看到慕辰雪在古老的救治之中,缓缓的苏醒,并且起身投入他的怀抱中,并且对他说,好久不见,很想你!

    这一刻,卓文目光中前所未有的清明,他淡淡地盯着那散发着无尽诱惑的众妙之门,开始缓缓的后退。

    嗖!

    不过,在卓文退后的瞬间,那众妙之门猛地一震,旋即一道刺目的白芒爆射而出,幻化出一张巨大的手掌,风驰电掣般地掠向卓文,欲要将卓文彻底的拉扯进入众妙之门内。

    在那张大手幻化出的瞬间,卓文瞳孔紧缩成针,虽说心中对于这众妙之门内为何会幻化出这么一张大手极为疑惑,但他知道这张大手来者不善,应该是打算硬拉着他进入了门后的世界。

    所以,卓文想都不想,便是右脚踏在虚空,暴退而出,同时展开雷翼,其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不过,卓文的速度虽快,但这幻化而出的手臂速度更快,风驰电掣,瞬间便是掠至卓文的身前,狂风呼啸而来,吹起卓文那齐肩短发,衣袍猎猎。

    瞧着那越来越近的巨手,卓文心脏砰砰乱跳,脸色苍白无血,他能够感受到这巨手之上传递而来的恐怖气息,这股气息太恐怖浩瀚了,让他有一种面对无上山岳的感觉。

    此刻,在这张手面前,卓文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仿佛这张巨手随时都能够捏碎他,粉碎他的性命。

    当巨手掠至卓文身前的瞬间,第一山神也已经赶到,只见第一山神右手一捏,猛地一拳轰出,其出拳的过程中,无数的拳风呼啸,竟是形成一道道极为硕大的黑龙。

    这一拳之下,足足有数百条黑龙拳风形成,旋即第一山神低喝一声道:“百龙崩拳!”

    砰砰砰!

    这一拳轰在那巨手之上,旋即那拳风所化的黑龙,开始一条条的炸裂,其黑龙炸裂所形成的恐怖爆炸威能,蔓延开来,周围空间尽数碎裂。

    每一条黑龙所爆炸产生的威力,都足以与之前那王刃家族的老祖贺无伤的全力一击相媲美,数量如此恐怖的黑龙爆炸所形成的威力太恐怖了,足以杀死任何的天仙。

    但是,如此恐怖的一拳,仅仅只是让得那张巨手稍微停滞了一番,便是彻底的崩溃,不过那巨手表面的光芒也是变得暗淡了许多。

    “卓文,你先退走!”

    第一山神面色极为的凝重,全身体魄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血气,他的体表所散发出的不再是与大成圣体一样的金芒,而是呈现暗金之色。

    此刻的第一山神,犹如天神下凡一般,那自体内爆发而出的浩瀚无比的气息,更是极为的恐怖,让得卓文只能仰望和敬畏。

    “拳入轮回!”

    第一山神深吸一口气,右手缓缓的捏起,旋即一拳再次轰出,这一拳轰出,竟是在虚空之上浮现出万千拳影。

    只见这些拳影竟是在虚空中构成一道循环,犹如生死轮回一般,构成一条回路,化作一块巨大的轮回之盘,挡在了巨手面前。

    砰砰砰!

    巨手掠来,轰在轮回之盘之上,响起无尽的爆鸣,随后构成第三重天地的空间,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

    这裂痕不仅仅只是一部分,而是将整个第三重天地庞大的疆域都弥漫进去了,无论是身处于第三重天地哪个地方,都能够看到周围布满了许多的空间裂痕。

    “第三重天地难道要被打碎了吗?这太恐怖了吧。”

    卓文目露骇然,不由得连连后退,最终落在了之前闭目打坐的第十九山的岸边。

    在卓文落入岸边的瞬间,原本气势如虹的巨手,忽然收敛了起来,旋即便是缓缓收缩进入了众妙之门内。

    而且那众妙之门更是塌陷下来,化作无数的齑粉,这些齑粉犹如一阵清风,呼啸而下,最终纷纷钻入了卓文的眉心之内。

    此刻,第一山神也是轻吁一口气,袖袍一挥,收起那轮回之盘,他倒是没想到这巨手就这样收回去了。

    “看来这众妙之门的运作与此子的位置有些关系,若是此子当时没有迈出脚步的话,兴许就不会引起众妙之门的反噬,现在此子归位,那众妙之门也是重新恢复了原状。”第一山神看了看不远处的卓文,露出恍然之色。

    此刻,卓文更是露出茫然之色,他没想到那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巨手忽然停止了攻击,而那神秘莫测的众妙之门,更是化作齑粉,掠入他的眉心之中。

    而且,他发现,在吸收了方才的那一股清风袭来的齑粉,他脑海中时常会冒出之前那从众妙之门内传出的念诵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