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沉默片刻,仿佛在犹豫一般,最终一咬牙,道:“主子,我身上还有三分之一的血鲸,这血鲸血力极为充足,应该足够换那血色骷髅头。”

    说着,血仙取出了三分之一的血鲸,这血鲸部位极大,足有数十丈之大,一拿出来,便是将包厢一半给占据了,而薛辉和绝上老人两人连忙躲在一边,面色惊惧地盯着横在包厢内的血鲸部位。

    而血鲸一出现,滔天的血力,顿时在整个包厢蔓延,甚至整个三楼都被这股血力给充斥着,竟是将那血色骷髅头的血光都给压制下来了。

    卓文目光一眯,冷冷一笑,看来这血仙自己藏了不少的私货啊,不过他也没打算追究,毕竟当初他确实是答应了将剩下的血鲸全部留给血仙,该怎么处理血鲸,全是血仙的自由。

    当这股血力冲天而起的瞬间,不远处一块包厢内,一名面颊拥有数道血痕的男子,双目爆发出血芒,旋即他一步跨出,瞬间消失在了包厢内,来到了卓文包厢面前。

    “看来阁下身上拥有增加血力的宝贝,不知阁下是否要与孔某交换呢?”孔昊乾目光炽热地道。

    卓文透过包厢,看着外面的孔昊乾,嘴角满是冷笑,这孔昊乾卓文自然不陌生,正是当初那在水晶高塔门口遇到的那乱发男子。

    “可以!不过我需要那血色骷髅头二十个。”卓文慢悠悠地道。

    孔昊乾瞳孔微缩,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道:“朋友,你这东西血力确实是充足,但还不值得二十个血色骷髅头吧?”

    卓文嘴角冷笑更浓,道:“既然如此,那朋友还是请回吧!”

    孔昊乾眉头微蹙,他对于这等能够增加血力的东西极为的渴望,对他自身修炼也有着极大的裨益,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他如何能够甘心放弃。

    “二十个就二十个,我这里有十九个,加上拍卖台上总共二十个,现在可以交换了吧!”孔昊乾道。

    “爽快!”

    卓文长笑一声,袖袍一挥,顿时将血鲸托起扔向孔昊乾,而孔昊乾目光森冷,同样是将手中的十九个血色骷髅头丢出。

    收起血鲸部位后,孔昊乾目光带着一抹炽热,旋即便是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而卓文则是将得到的十九个血色骷髅头,皆是交给了灵戒内的血仙,至于那剩下的一个血色骷髅头,待会儿拍卖会老者会安排侍女送到他包厢内的。

    血色骷髅头的交易波澜不惊,这东西虽然不凡,不过对于大多数武者来说是鸡肋,唯有适合的人才会将其当做宝,就如同血仙一般。

    接下来的拍卖缓缓地进行,其中有地仙圣器、珍奇灵丹、强大仙术等等,可谓是类目繁多,千奇百怪。

    而拍卖的热度也是缓缓的上升,包厢内倒是响起一道道的竞价之音。

    卓文则是老神在在,却并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无论是地仙圣器、还是强大仙术,卓文并不是很缺,而且他身怀的三式仙术绝对是仙术中的极品,其他威力一般的仙术他还真的看不上眼。

    “这东西乃是一位老夫的天仙老友,在太古战场一处上古遗迹所得,此物老夫虽然不认得,不过既然是出自上古遗迹,那么必然也极为的了不得,诸位可以自行竞价。”

    忽然,老者声音变得低沉,随后一名侍女从帘布后面缓缓走上前来,双手端着一个方盘,在方盘上,静静地躺着一块黑黝黝的巴掌大小的石块。

    而包厢内的众人也都是来了兴趣,既然能够从上古遗迹中获得,这东西必然有着奇特之处。

    “可否介绍下这石块有什么作用?”有人好奇问道。

    拍卖老者沉默片刻,露出一抹尴尬之色,道:“这石块到底是什么作用,老夫也不知道,那位老友只是觉得此石块不凡,但也不知道其具体效用,所以才寄放在这里拍卖的。”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众人的纷纷议论,目光流露出怪异之色,既然连这石块的作用是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拿出去拍卖,岂不是坑人嘛。

    拍卖老者干咳几句,他沉声道:“现在竞价开始吧,此石块底价一万仙晶!”

    此话刚落下,周围顿时鸦雀无声,根本没人出言拍卖,众人可不是傻子,不可能话一万仙晶来买下一块不知什么用途的石块的。

    此刻,包厢内,原本漫不经心的卓文,在瞧见石块的瞬间,脸色微变,他的心控制不住的砰砰乱跳。

    而卓文的识海更是乱成一团,只见金色的识海之中,原本安静地屹立在识海之上的伏羲鼎,此刻竟是嗡嗡作响,在金色识海中掀起万丈高浪,欲要破开识海而出。

    乘黄和小黑皆是暴掠而出,死死镇压着那躁动着的伏羲鼎,若不是两者的镇压,伏羲鼎恐怕早就已经化作一道黑芒掠出卓文的眉心,奔向那拍卖台上的石块了。

    卓文平生还是第一次见伏羲鼎居然这么激动,毕竟平常时刻,这伏羲鼎可是一直都是毫无动静。

    “这是怎么回事?”卓文沉声道。

    乘黄目光闪烁,压抑着心中的激动,道:“那是起源之石,是天铠大陆起源的时候,所形成的最为原始的石块,当初主人便是使用这起源之石为原材料,炼制这伏羲鼎的,若是有这东西的话,伏羲鼎可以恢复许多。”

    卓文目光虚眯,他倒是没想到,这石块居然是炼制伏羲鼎的材料,怪不得伏羲鼎这般的躁动。

    这伏羲鼎毕竟是当年大陆第一强者仓颉所炼制,若是完整之时,必然威能浩大极为恐怖,只不过现在残损的太严重,能够发挥的作用太小了。

    若是这起源之石拥有复原这伏羲鼎的作用的话,那么或许原本对他只是鸡肋的伏羲鼎,有可能会变得极为的有用。

    想到这里,卓文心潮澎湃,对着乘黄和小:“你们将这伏羲鼎给压制住,那起源之石我会将其拍到手的。”

    说完,卓文心神便是从识海中掠出,落在了那拍卖台上,略感尴尬和无奈的老者身上。

    拍卖老者环顾四周,发现无一人竞价,心中也是知道,这诡异的石块实在太鸡肋了,恐怕没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

    “既然无人拍的话,那这件拍卖品就先拿下去吧,继续下一个拍卖吧。”拍卖老者摆摆手,便是打算将拿着拍卖品的侍女遣散下去。

    “这石块有些意思,我出一万仙晶拍卖下来。”

    忽然,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引起了包厢内众人的注意,当众人注意到声源乃是卓文所在的包厢的时候,皆是露出古怪之色。

    这包厢的主人,可以算是人尽皆知,正是那之前与贺无伤有过矛盾的卓文。

    众人没想到的是,这无人问津的石块,这卓文居然打算做冤大头拍下来,实在让不少人暗叹此子年少无知,无知者无畏。

    “蒿泊,你可认得出这石块的来历?”

    卓文隔壁包厢,袁弘文极目看去,对着身边的中年汉子问道。

    中年汉子目光森冷,他瞧了眼那拍卖台上的石块,摇摇头,却并没有言语。

    “袁公子是怀疑这石块不同寻常嘛?”包厢内,姬辰雁美眸好奇地问道。

    袁弘文微笑地看着姬辰雁,道:“我认不出,不过那卓文既然拍卖这石块,想必不单单是因为这石块有意思吧?”

    姬辰雁美眸一凝,却是笑道:“看来袁公子对卓公子有些在意啊,难道你们之前认识吗?”

    袁弘文嘴角含笑,道:“不认识,不过我知道此子有些意思,所以……”

    说到这里,袁弘文朗声道:“一万五千仙晶!”

    当袁弘文也报价的瞬间,周围包厢顿时掀起一片哗然,这卓文犯傻也就罢了,难道这袁弘文也犯傻嘛,居然也开口竞价了。

    包厢内,卓文眉头微蹙,他冷冷地瞧着隔壁的包厢,沉默片刻,道:“两万仙晶!”

    此刻,拍卖老者却是露出狂喜之色,原本他没报希望的石块,居然还真有人竞价,而价格在这瞬间就翻了一倍。

    “两万五仙晶!”袁弘文不急不缓地道。

    卓文脸色越来越阴沉,直接报出了三万仙晶,使得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袁弘文目光虚眯,却是笑道:“不过这石块是不是真的有些意思,但其价值应该都不值三万仙晶吧?这位兄台果然是好魄力,这石块让你了。”

    说完,袁弘文便是不再报价,而卓文却是目光阴沉,心中却疑惑这袁弘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拍卖老者满面春光,笑道:“三万仙晶,还有人要继续竞价嘛?若是没有的话,这石块便是这位小友的了。”

    此话一出,周围依旧是鸦雀无声,显然并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

    敲定之后,卓文轻吁一口气,这石块对于他人用处不大,但对于他来说,用处可不小,毕竟这东西是可以恢复伏羲鼎的材料啊。

    经过这么一段插曲过后,拍卖会依旧在继续,而侍女也是将石块送到了卓文的包厢之内。

    拿着手中的起源之石,卓文目光闪烁,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他握住起源之石的瞬间,识海中的伏羲鼎几乎疯狂了起来,即使是乘黄和小黑都难以压制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