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羁挑选的时机极为的刁钻,刚好是众人的目光落在卓文和陈旭身上的那瞬间,连窦华都没有预料到释羁居然会出手。

    当窦华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释羁的气息更是锁定了他,若是他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的话,恐怕释羁将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嗖!

    魔气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陈旭身前。

    原本因为窦华那声大喝,陈旭已经有所内伤了,还未回过神来,现在魔气接踵而来,他心中顿时升起极为浓郁的危机感。

    这股危机感极为强烈,使得陈旭不由得心脏乱跳,毫不犹豫的爆退而出。

    与此同时,陈旭右手一指,再次使出了仙术点星指。

    这一招点星指,乃是使出了陈旭毕生的仙元汇聚而成,这魔气对他产生的危机感,使得他不得不拼尽全力。

    “点星指!”

    只见陈旭右手指尖,无数仙元凝聚成极为璀璨的星芒,这星芒极为的炽烈耀目,仿若天空真正的星辰。

    无数星云环绕,在星云中兴部位,一颗无限明亮的星点暴掠而出,直接朝着那魔气轰去。

    轰隆!

    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得陈旭瞳孔紧缩到了极点,甚至露出不可置信的恐惧神色。

    只见那汇聚了陈旭毕生之力的点星指,在接触到那缕魔气的瞬间,竟是瞬间被魔气给包裹附着,随后在魔气不断蠕动的过程中,点星指直接崩溃成虚无。

    嗖!

    点星指被破,魔气如飞梭,瞬间掠入了陈旭的眉心之处,随后陈旭犹如时间定格一般,直接静止在了原地。

    砰砰砰!

    不过,这种静止并没有持续多久,陈旭全身便是爆出一团团血雾,随后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双目布满了死意。

    嗖!

    在陈旭丹田处,方才进入他体内的魔气,猛地暴掠而出,仔细看去,可以看到魔气之中包裹的,竟是陈旭的元神。

    魔气掠至释羁面前,随后释羁一张口,便是将这魔气给吞入了腹中。

    瞧着这一幕,不少人看了都心生发寒,这释羁这等行径犹如魔道行为,竟是直接将他人的元神吞入腹中,实在有些令人发指。

    不过想起释羁的外号,众人也都是不敢说什么,毕竟释羁外号为斗战佛魔圣,此人亦佛亦魔,既修魔道又修佛道,做出这等魔道的行为,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窦华脸色难看,他冷冷地盯着释羁,道:“释羁,陈旭乃是我混沌神庙第一混沌使者,你就这样杀了他,是不是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释羁盘膝坐在蒲团之上,他静静地盯着窦华,道:“是这陈旭做的太过分了,不仅违反了玄关的规定,在卓文最后一步的时候,徇私舞弊,更是直接出手倚强凌弱,这等人渣还留着干嘛?岂不是玷污了你们混沌神庙的名声嘛?”

    “即使如此,那也罪不至死,而且之前我已经出声喝止了,你却下杀手……”

    窦华目光极为不善,冷冷地盯着那盘膝而坐的释羁,一股恐怖的气息,自他的体内暴涌而出,顿时间,盘膝坐在其他蒲团上的老祖级别的强者,都是目露忌惮之色。

    释羁却是冷冷一笑,道:“方才我只是不小心杀了那陈旭,属于误杀。你若不服,那便战一场!”

    释羁,乃是上古时代就已经叱咤风云的赫赫威名的强者,更是拥有着威力恐怖的佛魔眼,而卓文曾救他于罗烟鲸内,又得他最强仙术传承。

    在释羁的心中,卓文其实算是他的半个弟子了,也算是这万年后,在这陌生的中土里,唯一与他亲近并且有关系的人了。

    眼看卓文被那陈旭欺压,释羁自然是极为的不爽,若不是之前他要看看卓文的实力到底如何了,恐怕早就已经出手杀掉那陈旭了。

    而陈旭的死,以及释羁的出手,却是在整个广场掀起了轩然大波,众人都是目光死死地盯着卓文,目光变得极为的忌惮。

    姬辰雁美眸闪烁,倒是开始仔细打量起卓文来了,虽说她知道卓文与释羁之间的关系,但却没想到,释羁居然能够为卓文做到这个地步,这偏袒的程度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贺雨眉头微蹙,心中却是冷笑,他越发的确定,当初那黑色闪电必然是这释羁交给卓文的。

    而其余圣符家族的代表,也都是神色各异,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此刻,窦华也是冷静下来,他眉头微蹙,目光幽冷地盯着释羁,却并没有动手,毕竟马上就要开辟上古战场了,这里面释羁是关键,他实在不想现在与释羁彻底翻脸。

    沉默片刻,窦华淡淡地道:“既然是误杀,那么此事就此揭过吧,不过希望下次释兄不要再像这次一样,这么不小心了。”

    释羁目光闪烁,缓缓眯起双目,淡淡地点头,便是闷声不吭。

    窦华心中暗叹,释羁本是上古时代的强者,本身性格又是桀骜不羁,根本就不会过多考虑他人的想法,行事我行我素,性格乖张。

    虽说由于万年来困在罗烟鲸的原因,使得释羁修为下降了许多,但也有真仙中期的修为,而且这等上古时代成名的强者,窦华可不相信其身上没有其他的底牌。

    所以,若不是迫不得已,窦华实在不想与释羁作对。

    “卓文,你现在可以下去了。”窦华目光落在卓文身上,淡淡地道。

    卓文一抱拳,悠然飘落在杨逸下方的队伍内,神色平静若水。

    “神主,反正那陈旭已死,这玄关又不能没人主持,那就暂时由我来继续下面的主持吧!”

    忽然,盘膝坐在青麒麟上的杨逸主动请缨,而窦华却是复杂地看了杨逸一眼,点头道:“也好,有你在我也放心很多,接下来就交给你吧。”

    杨逸一抱拳,便是跃上了仙池边缘,他多看了卓文一眼,旋即便是开始继续主持玄关的考验。

    考核依旧在进行,其中各大圣符家族的代表,倒是基本都能够跃上第三十阶梯,来到仙池边缘。

    当考核彻底落幕后,广场上原本的八百个人,现在只剩下五百多人,这第一关玄关竟是淘汰掉了两百多人,这淘汰率不可谓不高啊。

    “第二关乃是地关,也叫作入仙池!此仙池内拥有着远超内殿的仙气,甚至里面仙气浓郁程度几乎凝结出了液态仙气。”

    “不过,此仙池可不是普通的仙池,此仙池乃是混沌神庙第一代神主传承下来的上古之物,曾经这仙池浸泡过上古时代无数的天骄强者。”

    “几乎每一个在仙池中浸泡许久的天骄,在后来的一段时间内,修为基本都突飞猛进,成为了上古时代赫赫威名的恐怖存在,那个时代,释兄应该也是浸泡过这仙池的吧?”

    说到这里,窦华转身看向不远处闭目养神的释羁,饶有深意地道。

    释羁猛地睁开双目,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眼仙池,淡漠地道:“还真是难得,你们混沌神庙还能将此物留到现在,可惜的是,这仙池比上古时代要干涸太多了,就连里面的仙气浓度和质量,也远比以前要差太多了。”

    窦华微微一笑,道:“毕竟万年前的浩劫太恐怖了,这仙池能够保存在现在已经难能可贵了,想要恢复当年那个辉煌的模样,基本是不太可能了,但对于仙气消失的现在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释羁点点头,继续道:“此仙池浸泡过太多的天骄强者,其威压即使是经过万年的沉淀依旧是有些挥之不去,若能够在此仙池中,坚持二十息,可算是合格,五十息为良好,百息为优秀。”

    闻言,窦华点点头,这释羁毕竟在当年曾进入过这仙池浸泡过的,其了解程度必然远超过他,故而,他对于释羁所定的标准,颇为的赞同。

    而端坐在高空上的十多个蒲团上的那些天仙级别以上的老祖,纷纷睁开双目,他们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充斥着恐怖威压的仙池。

    与此同时,广场上大多数的武者的目光除了落在仙池上以外,便是放在了不远处的卓文背影之上。

    他们很想看看,在第一关大出风头的卓文,在这第二关又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而那些坐在蒲团上的天仙老祖,也因为释羁的原因,倒是开始关注起卓文来了,同时也是以神念开始交流起来。

    “这卓文虽说只是地仙初期的修为,不过此子真实实力恐怕比修为要强上一些,进入仙池坚持二十息应该是绰绰有余的,甚至有可能达到五十息的程度。”

    “五十息应该很难,在这群人之中,恐怕也只有那个别的地仙后期和地仙巅峰有可能达到,至于那百息基本是不可能了,那时候的威压太恐怖了,远远超越了地仙能够承受的范围。”

    而坐在其中一块蒲团上的贺无伤却是冷笑连连道:“你们太看得起这卓文了吧,此子能够坚持二十息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五十息想都不用想是不可能的。”

    其他天仙老祖看了贺无伤一眼,知道这贺无伤与那卓文有些矛盾,都是哑然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