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一步步走向仙池中央,周围恐怖的威压席卷,不过在靠近卓文周身的瞬间,纷纷被那附着在他体表的诡异吸力给尽数吸收了进去。

    当卓文步入仙池中央范围前数十步的时候,此刻已经极为接近仙池中央的范围了,卓文甚至能够看见在那中央区域,一道道气息恐怖的虚影盘膝而坐。

    这些虚影比之前掠出的七十七道虚影还要恐怖许多。

    当卓文靠近仙池中央的瞬间,那原本掠出的七十七道盘膝坐在上空的虚影,猛地睁开双目,七十七道森冷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了卓文的身上。

    “嗯?”

    卓文目光微凝,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七十七道目光中蕴含着极为浓郁的不善之色,仿佛卓文再踏出一步的话,他们将会齐齐出手。

    “不用管这些小小的虚影,不过是当年在这仙池浸泡过的那些强者的投影而已,若是本体的话,你小子就要跑了,但不过是投影痕迹而已,那就来一个吞一个。”

    “现在伏羲鼎经过起源之石的修复,已经有几分当年的风姿了,你无需害怕,尽管给我进入这仙池的中央位置。”乘黄霸气侧漏地道。

    卓文目光满是怀疑之色,召唤了下小黑,在得到小黑肯定的答复后,便是继续迈出了脚步。

    嗖嗖嗖!

    在卓文迈出脚步的瞬间,那盘膝坐在仙池上方的七十七道虚影,猛地呼啸一声,竟是齐齐朝着卓文飞掠而去。

    一瞬间,整个仙池都是沸腾了,仙气冲天而起,开始化作恐怖的螺旋暴风,这暴风不断的蠕动,竟是显化出一条近万丈的巨龙。

    而仙池更是剧烈晃动,其周围的威压更是达到了令人极为震撼的地步,这股威压弥漫开来,甚至扩散出仙池之外。

    原本身处于仙池之外的其他武者,在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威压的瞬间,皆是露出恐惧之色,因为这股威压太恐怖了,恐怖到让他们都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地步。

    噗嗤!

    其中更是有个别修为在逆天圣境的武者,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这股弥漫而来的威压侵入体内,整个人爆成一团血雾。

    一瞬间,广场上所有武者都是纷纷倒退,一直退到距离仙池足有数万丈距离,才纷纷停下来,唯有在这个位置,那股威压才无法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之前的七十七道虚影全部都动了,也就是说,之前的那七十七道威压在这一刻叠加在一起了,此子到底干了什么?”

    潘飞也不得不退后,他目光极为震撼地瞧着那无数仙气幻化而出的巨龙的仙池之上。

    不仅仅是潘飞,姬辰雁、孔昊乾等人也都是露出骇然之色,发生这等事情,连他们都始料未及的。

    七十七道虚影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卓文上空,竟是纷纷使出了各自的手段,以威压为媒介,纷纷轰向卓文的头顶上空,欲要将其彻底碾压致死。

    卓文此刻心脏砰砰乱跳,这股威压太恐怖了,这可是之前的七十七道虚影一起出手啊,也就是七十七道威压叠加在一起。

    如此恐怖的威压,卓文可没有任何信心能抵御的住,但现在却容不得他思考,因为那股威压已经彻底将他包裹进去,卓文只觉得全身被剧烈的挤压着,仿佛全身骨头就要因此而被碾碎一般。

    “给我吸!”

    识海之中,乘黄小爪子一拍伏羲鼎,顿时间,一股犹如风暴般的漩涡,通过卓文的眉心,猛地暴掠而出,顿时间,那周围的威压,纷纷被这股漩涡吸扯了进去。

    随着吸扯的速度加快,卓文全身一轻,方才那股恐怖的压力,倒是如潮水般退去。

    “卓文进入仙池中央!”乘黄大喝道。

    卓文点点头,旋即如矫健的猿猴一般,瞬间便是掠入了那中央地带,与此同时,那无数仙气所化的巨龙,也是暴掠而来,不过还是比卓文慢了一步。

    当卓文完全没入仙池中央里面后,那巨龙仅仅只是在外面徘徊一会儿,便是咆哮一声,便是猛地爆裂开来,化作无数的仙气重新进入仙池内。

    而那七十七道虚影,则是面面相觑,最终纷纷涌入两人仙池地带,竟是主动去追击卓文而去。

    “居然进入仙池中央了?此子进入那里面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广场众人都是露出惊异之色,他们极目远眺,却根本看不清那仙池中央的任何景物。

    因为仙池中央被一道道虚影所笼罩,里面到底有什么,他们根本就看不清,即使是神识也无法衍生进入探查。

    窦华和蒲团上的十多名老祖也都是蹙眉,即使是他们,神识也无法衍生进入中央部分。

    唯有释羁,目光炯炯,方才他从卓文身上的那股吸力中,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他曾在万年前一道叱咤风云的身影上感受过。

    “太幽圣龙当初应该没骗我,那东西果然在卓文身上,也就是说,此子真的是仓颉大人选中的天命之子嘛?”释羁目光极为复杂地道。

    在释羁思绪万千的时候,距离混沌神庙下方极远的中土地底深处,存在着一处颇为庞大的世界,在这里,罗列着一道道的千奇百怪的棺材。

    此地便是中土六大险地之一的尸幽绝地,在尸幽绝地中央位置,有着庞大的高原,在这高原之上,排列着五座顶天立地的墓碑。

    其中排列在中央的墓碑极为的伟岸,而在这中央墓碑四角则是分别立着同样庞大的墓碑,只不过比中央墓碑要稍微小一些。

    此地便是卓文当初误闯入尸幽绝地的神墓之处。

    此刻,神墓之地的中央墓碑忽然开始颤动,在这中央墓碑之内,幽幽地传出一道怀念的声音:“伏羲鼎的气息,此次伏羲鼎的气息比以前强大太多了,难道新一代的天命之子真的诞生了吗?”

    在神墓之地四角墓碑后面,四座巨大的棺椁缓缓悬浮着,其中东边棺椁却是传来淡淡地声音:“这股气息很熟悉,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当年那误闯到我们这里的那小家伙吧。”

    南边的那棺椁也是发出淡淡地声音,道:“还需要猜吗?当初东方你之所以出手,不就是感受到此子身上的伏羲鼎气息嘛?明明是自己想要出手,还给那小家伙盖了一个亵渎神的罪名,真是恶趣味。”

    东边棺椁的声音变得有些无奈,道:“这可是大人的意思啊,不然你觉得我吃饱了撑着啊?而且很有趣的是,苍龙那家伙也选择了此子,当初我就对这小家伙升起了一丝兴趣,出手试探也没什么吧?”

    “你那叫试探嘛?你那是打算取人家性命吧?”北边棺椁传来一道颇为清脆的冰冷声音。

    东边棺椁顿时有些尴尬道:“其实这也是大人的意思,是他让我往死里追,往死里打,你看最后不是把苍龙殿里的那家伙给逼出来了吗?”

    “而且我若是没猜错的话,那家伙应该就是……”

    东边棺椁还没说完,中央神墓忽然传来一道庄严的冷哼之音,使得东边棺椁噤声不敢再说话。

    “大人!”

    四大棺椁纷纷传来恭敬的声音,对于这神墓之主,他们可是打心里尊敬,若不是这神墓之主的话,他们四人也不可能会活到现在。

    而且尸幽绝地的形成,其实也与这神主有着分不开的紧密联系。

    “伏羲鼎出世,天命之子降临,但那天命之子修为太低了,此次上古战场结合出来后,你们四人也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决不能让天命之子出事。”神墓之主淡淡地道。

    “是!”四座棺椁齐声道。

    其中那东边棺椁谄笑道:“大人,您之前一直说此次上古战场出现将会再次掀起灾难,此事是不是在开玩笑?”

    其他三座棺椁也都是陷入了沉默,显然他们也颇为好奇神墓之主当初说过的此话。

    神墓之主沉默许久,最终缓缓地道:“我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浩劫将会再次降临,这是当年仓颉大人所留下的预言。”

    “既然如此,那我们可以阻止混沌神庙开辟上古战场吧?”东边棺椁沉声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次上古战场的开辟,阻止不了,即使我们出手,那灾难依旧会来临,而且还会偏离了仓颉大人的预言,到时候会徒增变数。”神墓之主淡淡地道。

    四边棺椁都是沉默片刻,随后皆是齐声道:“此次上古战场一切遵照大人指示。”

    “天命之子是关键,必须要保护好他,而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那上古战场开辟出来。”神墓之主淡淡地道。

    ……

    当卓文踏入仙池中央的瞬间,他环顾四周,却是发现四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虚影,这些虚影都是当年强者留下来的投影,他们身上充满了恐怖的气息和威压。

    嗖嗖嗖!

    当卓文进入此地的瞬间,这些虚影纷纷睁开双目,目光中充满了不善和冷漠。

    与此同时,在卓文的身后,一道道破空声掠来,只见那七十七道虚影纷纷追来,目光中皆是充满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