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悄然而立,犹如一杆枪般,屹立不倒,顶天立地。

    他缓缓抬头,凝视着上古磐石的杨逸,微微点头,旋即一步步走来。

    而在卓文走来的过程中,前方靠的近的武者,竟是有不少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

    虽然卓文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气势,甚至此刻看上去犹如普通的青年一般,但经过了前两关的表现,卓文在其他人心中不知不觉建立了恐怖强大的形象。

    第一关,主持人陈旭因他而死;第二关,仙池因他而崩溃。

    那么第三关呢?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所有人都想要知道,在前两关表现恐怖突出的卓文,在第三关是否也能够创造前两关那样的无上威势呢。

    就连上空包括窦华在内的十多名天仙老祖,都是开始目光汇聚,注意起卓文来了,他们也是颇想知道这在前两关造成不小轰动的小家伙,在这第三关上古磐石内又会取得怎样的成绩呢?

    “这卓文悟性不错,不比辰雁差,应该也能在第三息点亮上古磐石。”袁弘文淡笑道。

    蒿泊点点头,以卓文前两关的表现,足以引起他的重视了,现在他可不敢小看卓文。

    广场中,贺雨目光闪烁,心中满是冷笑,他依旧怀着一种侥幸,这种侥幸让他认为这卓文在第三关的成绩必会比他差。

    卓文停在了上古磐石面前,他目光静静地凝视着上古磐石的表面,心中有着一抹激动之色,他知道在这上古磐石之内,应该存在的就是道意的力量。

    深吸一口气,卓文缓缓伸出右手,随后在无数人的瞩目下,落在了上古磐石的表面。

    嗡!

    当卓文右手放在上古磐石的瞬间,甚至一息时间还未过去,上古磐石竟是开始冒出恐怖的白芒。

    这股白芒太过于炽烈了,几乎将整个磐石都是笼罩进去,接着白芒猛地汇聚在一起,冲天而起,形成极为恐怖的白色光柱。

    此刻,整个广场都是鸦雀无声,众人目光呆呆地看着上古磐石这一幕,以及那冲天而起的恐怖白芒,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鸡。

    “一息时间就点亮了上古磐石?”有人嘴巴张的大大地,不可置信的惊呼道。

    “你眼瞎嘛?根本连一息的时间都没到,我看的很清楚,卓文右手放在上古磐石的那瞬间,上古磐石就被点亮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将整个上古磐石都点亮,实在是太恐怖了点吧。”

    贺雨整个人都是愣住了,他不由得揉了揉双目,下意识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再看的时候,他便是苦涩的发现,这并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

    姬辰雁美眸一缩,怔怔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僵立在了原地。

    而其他圣符家族的代表,也个个都脸色或僵硬,或震撼,或目瞪口呆,其表情出奇的一致。

    咔嚓!

    袁弘文右手猛地一捏,双目死死地盯着那股恐怖的冲天白柱,此刻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而之前姬辰雁在上古磐石之中所产生的那股无形涟漪的波动,更是从上古磐石之中猛地暴掠而出。

    这股涟漪实在太庞大了,层层叠叠地在空间之中汇聚叠加,随后朝着四周扩散而出,一瞬间,广场的地面竟是开始出现无数的崩裂。

    “退!”

    广场中众人都是察觉到不对劲,纷纷暴退而出,一直退出广场所在的范围。

    而悬浮在上古磐石上方的杨逸,更是目光虚眯,催动着脚下的青麒麟,离开了上古磐石的一定范围,却是苦笑道:“这小家伙还真的是挺能惹事的……”

    至于上空的窦华和十多名天仙老祖,则是展开各自的手段,抵挡住这样弥漫而来的涟漪的侵袭,但他们的目光却是惊疑不定。

    “此子这么快就点亮上古磐石,其速度比袁弘文还快吧,那岂不是有可能彻悟道意?”永生家族老祖姬无病震惊地道。

    窦华眉头微蹙,却是摇摇头道:“没那么容易,道意太过于虚无缥缈了,想要彻悟其实不是悟性高不高的缘由了,而是要看机缘了。”

    其他天仙老祖都是赞同的点点头,他们十多个老家伙能够修炼到天仙,悟性自然不会差,甚至可以说很强,但当初依旧没能感悟出道意出来,可见这道意想要彻悟实在太难。

    当然,卓文点亮上古磐石的时间实在太快了,比当初的袁弘文还快,兴许感悟道意的机会要更大些。

    当然,当卓文迅速点亮上古磐石的瞬间,这蒲团中有两人确实心情并不算好,这两人自然是王刃家族的老祖贺无伤,以及太阴战场之主太阴。

    “若是此子领悟出道意,决不能留!”太阴之主目光阴沉,心中暗道。

    在众人哗然的瞬间,卓文却是陷入了玄妙的境界。

    他仿佛感觉自己进入了一处奇妙的地方,在这里只有一座山,山里只有一座道观,而道观之中有一名老道。

    这名老道右手捧着竹简,左手背负腰间,他站在道观门前,凝视着天边的日出与日落,口中念诵着极为玄奥的经文。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常恒无欲也,以观其妙;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老道缓缓念诵着,他的脸上自始至终满是平静之色,他缓缓的转头,看向卓文这边,笑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小友,你可明悟道否?”

    卓文目光一凛,他原以为这只是一道幻想,却是没想到这个老道居然直接转头看向他,仿若他面对的不是幻想,而是一名真实的老道一般。

    “道?什么是道呢?”卓文目露迷茫之色道。

    老道微微一笑,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卓文,看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他道:“佛,讲究因果循环;道,讲究的却是追溯本源;小友,你的因在何处,你的本源又在哪里?若是你知道这些的话,或许你能够明悟什么是道。”

    “在这个世间,无物不是道,一滴露水兴许蕴含着大千世界,一片落叶或许蕴藏着爱恨情仇,一滴泪可能饱含着无数情劫;道很复杂,却也很简单,只要本心不失即可,那么小友你的本心是什么,你的本源又在何处?”

    卓文目光越发的迷茫,他的目光穿过老道,越过道观,冲破山岳,进入了星空。

    这一刻,卓文进入了探索道的玄奥境界之中,他的目光在这一刻,仿佛明亮无比,穿越了浩瀚无垠的星空,遍寻无数繁多的星辰。

    “追溯本源?我的本源是什么呢?”

    卓文目光中的迷茫越来越重,他的神识在这一刻,顺着他的目光衍生而出,仿若在这一刻,卓文的神识有着无限一般,脱离了整个天铠大陆,进入了无尽星空。

    他看到了无数的星辰,这些星辰有的如初生旭日一般,充满了蓬勃的生机;有的似如日中天的烈日,而有的却如垂暮的老者荒无人烟,甚至卓文看到了一些走入灭亡的星球。

    那些星球在最后的岁月里,开始了最后的演变,随后在演变的最后,崩溃塌陷,所产生的恐怖威能,足以将星球中所有的生灵全部都陨灭。

    卓文的神识走了很久很久,他已经记不住他在这片无垠的星空中走了多久,他只知道随着不断的行走,他心中的迷茫越来越浓郁。

    最终,他的神识停留在了一颗星球之上,这颗星球大部分地方都被蓝色所充斥着,那蓝色卓文很熟悉,他知道那是大海,蓝色的大海。

    而少部分的地区,却是有棕色和淡绿色遍布着,这些少部分的棕色和淡绿色卓文也知道,这是陆地。

    在这颗星球上,生存着无数的生灵,这些生灵的气息,卓文很熟悉,因为他曾经也是这颗星球的一份子。

    卓文的目光中开始变得越来越明亮,其中的迷茫之色也是开始消退,他的神识进入了这片浩瀚的星球之中,进入了里面的高楼大厦中,进入了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之中。

    最终,他的神识停留在了一座学校面前,这座学校有着整洁的教学楼、庞大的实验楼,也有安静恬淡的图书馆,里面有嬉笑的同学、朋友和情侣。

    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而卓文的神识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他的神识缓缓地敛去,离开了这座学校,穿过了大半个大陆,来到了一处海边小镇,这里有着城镇化的大厦,也有破落的瓦屋,也有正常的民屋。

    卓文的神识,停在了一座极为普通的民屋上空,在这民屋前方,有一处小型的庭院,此刻庭院中,一名有些佝偻的中年男子在晒着鱼干,在中年男子不远处,坐着一名有些皱纹的妇女。

    卓文就这样默默地看着这一对夫妻,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是有着一抹悸动和愧疚。

    “爸、妈……”

    卓文嘴角露出苦笑,他艰难地吐出这两个许久没有说过的称呼,心中却是酸酸的。

    忽然,卓文脸色微变,他的神识猛地看向天际,只见在那里,一道极为凌厉的神识蔓延而来,目标正是卓文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