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身处于铁索桥中央,正在施展无数兵器虚影的身影,不是贺雨又是谁呢?

    此刻,贺雨眉头微蹙,双手连连掐诀,无数的兵器虚影,犹如一道道狂风一般,环绕在他的身后,抵御着周围那些暴掠而来的恐怖尸骸。

    而且除此以外,贺雨还需要分出一部分的力量,抵御着周围那犹如跗骨之蛆般的死气。

    这些死气很麻烦,若是被其钻入体内的话,仙元立马就会运转不畅,极为影响实力的发挥。

    正当贺雨应付着周围的骸骨和死气的时候,他若有所觉,神识猛地朝着后方铁索桥入口衍生而去,顿时在那里发现了一道死气滚滚的身影。

    在瞧见这道身影的瞬间,贺雨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道身影周围的死气实在太浓郁了,即使是他的神识,居然都无法穿透那滚滚的死气,看清这里面的人影真实面貌。

    而且贺雨还发现,这道身影貌似是在吸收周围那滚滚的恐怖死气。

    “这人疯了吗?居然在吸收死气,难道就不怕这些死气对他仙元运转的影响吗?”

    贺雨目光极为疑惑,不过他却并不打算招惹此人,毕竟此人实在太诡异了,而且他现在已经走过铁索桥三分之二了,还剩下三分之一,自然不可能在这紧要关头去招惹这诡异人形。

    蹬!

    蓦然间,那铁索桥入口的身影,猛地踏入了铁索桥之上,旋即速度极快地朝着贺雨这边走来。

    贺雨自然也瞧见这一幕,旋即他瞳孔微缩的发现,这道身影速度极快,其所过之处,那黑水内的那一具具诡异的骸骨居然并没有发动攻击,仿若死物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贺雨心中升起一丝不祥之感,毫不犹豫,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朝着铁索桥另一端暴掠而出。

    不一会儿,贺雨便是抵达了铁索桥的彼岸,他刚刚轻吁一口气后,便是打算回过头来,看看那道身影身处在何处,却是听见了身后一道恐怖的破空声掠来。

    嗖!

    贺雨目光一沉,想都不想,脚掌一跺,无数的兵器虚影开始在他的身后汇聚,形成一道极为恐怖的防御罩。

    砰!

    破空声瞬间而至,重重轰在了防御罩之上,接着防御罩便是传来一道道的爆鸣之音,接着贺雨瞳孔微缩,不由得连连暴退。

    随后他便是瞧见,在防御罩表面,那道全身被死气笼罩的身影,右掌正死死地抵在了他的防御罩之上。

    “你是谁?”贺雨目光阴沉,冷冷地道。

    不过,回应他的却是沉默,只见这死气笼罩的身影,冷哼一声,右手一捏诀,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防御罩之上,顿时间,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防御罩直接崩溃。

    贺雨目光阴沉,屈指一弹,立马取出一柄长剑。

    此剑表面刻印着无数的纹路,刚拿出来就有着一股锐利之气喷涌而出,随后在贺雨周围形成一道道的剑影。

    此剑名为屠仙剑,乃是贺雨的本命地仙圣器,而且这屠仙剑曾被贺无伤以王刃圣符加持过圣符的力量,其威力远比其他地仙圣器要强大许多。

    此剑一出,顿时风卷残云,周围无穷无尽的恐怖死气,不断的翻滚而起,形成一道道剑形,一股锐利之气冲天,仿若欲要将天都斩裂。

    “屠仙斩!”

    贺雨目光幽冷,手持屠仙剑,向前一步跨出,猛地将此剑斩了下来。

    轰隆隆!

    顿时间,周围无数的死气,在这股屠仙剑的气势之下,猛地掀开,竟是在周围形成数百丈的真空地带,而屠仙剑犹如明亮的星辰一般,直掠而来,直取卓文的心口要害处。

    处于死气之中的卓文,目光虚眯,倒是颇为诧异地看着贺雨所使出的这一幕,这屠仙剑的威力的确是恐怖,竟是比他的五禽印还要恐怖许多。

    不过,卓文却是凛然不惧,他取出了五禽印,右手一捏诀,顿时间,虎、鹿、熊、猿、鸟五种形态的巨兽,从五禽印中暴掠而出。

    而且在此五禽印之中,卓文更是以半步道意加持在这五禽印之中,使得五禽印的威能提升到了极致,其气势竟是丝毫不弱于那屠仙剑。

    轰隆!

    两大仙器碰撞在一起,随后两者之中顿时掀起极为恐怖的铿锵爆鸣之音,一股无形的气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好在此地常年笼罩在死气之中,鸦雀无声,虽说两大仙器的碰撞极为的恐怖,但并没有在这满是死气的空间内造成太大的动静。

    贺雨眉头微蹙,他死死地盯着那五禽印,随后猛地一抬头,怒喝道:“五禽印?你是卓文?”

    虽说卓文在神战中,未曾使用过五禽印,不过贺雨当初有调查过卓文,关于卓文身上拥有的地仙圣器五禽印自然是知根知底。

    卓文目光森冷,他知道迟早会被这贺雨认出来,所以并不是很吃惊。

    这贺雨从一开始就处处针对于他,并且多次对他冷嘲热讽,此人卓文早已容忍太久,更过分的是,此人甚至还让其老祖贺无伤对他这个小辈出手。

    可以说,卓文对贺雨的杀意,早已达到了极致,今日就是机会,不杀贺雨,决不罢休。

    “贺雨,今日你我的恩怨,就在此地了结吧!”

    卓文冷冷说了一句,旋即袖袍一挥,顿时间,周身的死气猛地席卷崩溃,显露出卓文那森冷的身影。

    此刻,卓文双目杀意盎然,周围的仙元萦绕,一步跨出,整个空间都仿佛被他踩在脚下一般,轰隆炸响。

    轰轰轰!

    卓文速度极快,瞬间掠出五禽印,朝着贺雨飞掠而去,其气势喷发而出,连贺雨都为之变色。

    “我也正有此意,受死吧!”

    贺雨目光阴沉,也是抛弃了屠仙剑,朝着卓文掠来,毕竟屠仙剑和五禽印两者正在僵持着,此刻他又收不回来。

    “杀戮黄泉指!”

    卓文冷哼一声,直接使出了仙术杀戮黄泉指,只见无数的黄泉水滴自他的体内暴露而出,随后在他的脚下汇聚成数百丈巨大的黄色手指。

    此黄色手指极为的逼真,仿若真人手指一般,在卓文的控制下,破空而来,朝着贺雨轰来。

    “仙术刀枪剑影!”

    贺雨冷哼一声,右手虚空一抓,顿时间,澎湃的仙元显化出一道巨大的刀影。

    在刀影形成后,紧接着形成剑影和枪影,三大虚影皆是拥有着数百丈恐怖的体积,化作三道长虹,暴掠而来。

    砰!

    刀影速度极快,破空而来,一刀站在了那杀戮黄泉指之上,旋即直接将杀戮黄泉指给凝滞在了半空。

    与此同时枪影和剑影犹如两道梭子,分别从两大方向掠来,将卓文包夹在了其中,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这两大虚影足以将卓文碾压致死。

    卓文目光森冷,猛地一捏诀,使出了仙术孤峰,数万丈的孤峰从天而降,重重砸在了这枪影和剑影之上。

    现在,卓文的修为已经达到地仙后期了,其体内的仙元更是强大恐怖太多,所使出的仙术孤峰比以前不知要强大多少倍。

    砰砰砰!

    孤峰落下,砸在了枪影和剑影上面,顿时使得这两大兵器虚影给凝滞在了原地。

    而卓文则是趁着这个时机,一步来到了贺雨面前,右拳一捏,直接使出了九转裂金纹。

    九枚金纹环绕在他的右臂,随后他直接一拳轰出,重重地砸在了贺雨面前。

    贺雨脸色阴沉,右手一翻,顿时间,无数的兵器虚影开始在他的身前汇聚,竟是形成了一座数十丈巨大的石碑。

    仔细看去,这巨大的石碑看上去像一柄利剑的模样,就这样挡在了卓文的面前。

    与此同时,贺雨在使出这剑形石碑之后,立马退后,他目光凝重,能够感受到此刻的卓文气息太恐怖,让得他都有些胆战心惊。

    轰隆隆!

    一拳轰出,那剑形石碑竟然直接破碎,使得贺雨瞳孔微缩,一步再退。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脚下无形涟漪弥漫,立马使用了半步道意加持,随后他整个人便是缓缓的消失在了原地。

    当贺雨瞧见眼前的卓文消失的瞬间,他瞳孔不由得一缩,脑海中想起卓文在那仙池考验的时候,所展示的那恐怖速度,心中顿生不祥预感。

    嗖!

    在贺雨心中不祥之感顿生的瞬间,其后方掠来恐怖的破空之声,贺雨想都不想,直接右手捏拳,同样是一拳轰出。

    咔嚓!

    当贺雨的拳头与卓文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彻而起,随后贺雨猛地惨叫一声,他清晰的感觉到右臂的骨头全部都粉碎了。

    而且这种粉碎可不是普通的粉碎,而是彻底的粉碎,即使是他修为达到地仙后期,依旧难以将这种毁灭性的粉碎给愈合修复,可见卓文这一拳的威力有多么恐怖。

    “退!”

    贺雨心中骇然,不由分说,直接爆退,这卓文实在太恐怖了,这肉身力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卓文嘴角满是冷笑,脚底再次弥漫出无形涟漪,随后他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贺雨身后,小圆满的圣体力量一拳轰出,此次直接砸向了贺雨的后心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