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卓文心中露出狂喜之色,他很清楚,有了这么一丝原始本源,他的领悟力将会得到极大的加持。

    “看来唯有集齐三枚及以上的圣符,才能是圣符本源共鸣,从而融合在一起,产生原始本源。可惜的是,你所得到的三枚圣符都只蕴含一丝的本源而已,所融合形成的也不过只是一丝原始本源。”

    小黑的虚影,缓缓地浮现在卓文的面前,它有些感慨地道。

    卓文却是笑道:“这一丝原始本源对我现在的好处已经极大了,至少有了这一丝原始本源,让我看到后面的路到底怎么走。”

    小黑点点头,这原始本源实在太少了,还无法帮助卓文强行提升境界,但卓文却可以凭借这原始本源,眼界看的更远更高,这样无疑让卓文在接下来的修炼会少走很多弯路。

    “走吧!我倒是要看看这死路到底有多么的长。”

    卓文大笑一声,一脚踏出,犹如一道飞梭,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距离卓文极远处的一处黑暗之中,一道身影极为狼狈的停在了一处残破的黑色建筑之中。

    只见此人衣衫褴褛,右手犹如无骨一般垂落在地上,此人目光极为阴冷,恨声道:“你给我记住卓文,此仇不报,贺某妄为王刃家族之人。”

    “贺兄,你这是怎么了?居然弄得这么狼狈?”

    忽然,一道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使得这狼狈的身影浑身一颤,旋即猛地转过身去,死死地盯着不远处。

    只见在残破的建筑之外,有一条漆黑的小道,在那小道尽头,一道身影缓缓地走来。

    此人中年模样,肩膀上站着一只目光锐利的大鹰,此刻目光阴翳地盯着身形狼狈的贺雨。

    贺雨目光警惕,盯着走来的中年男子,沉声道:“魏瑞……”

    走来的中年男子,正是兽使家族的魏瑞,他目光有些惊讶地盯着身形狼狈的贺雨。

    这贺雨毕竟是地仙后期的存在,在这一批中绝对是名列前十的强者,此刻,居然弄得这般狼狈,到底是谁将其弄成这样的呢?

    特别是贺雨那犹如无骨的右手,无力地下垂,明显是受到了不可愈合的毁灭性的伤害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的,还有这贺雨的气息,更是微弱之极,境界更是下跌到了地仙中期。

    毫无疑问,魏瑞现在欲要杀死这贺雨的话,轻而易举。

    贺雨目光闪烁,右脚缓缓的一踏,退后数步。

    不过,当他退后的瞬间,魏瑞肩膀上的那只大鹰目光猛地凌厉,随后犹如一阵狂风,瞬间掠至贺雨身后,其速度之快,超越了贺雨的预料之外。

    贺雨脸色难看,魏瑞肩膀上的这只大鹰可不简单,乃是兽使家族老祖魏武阴从兽使圣符无数异兽虚影中所抽取的一只,其中更是被魏武阴以某种手段打入了兽使圣符的一丝本源。

    魏瑞虽说修为只有地仙中期,但靠着这兽使圣符所化的大鹰,地仙后期也不敢与魏瑞直面相对。

    此刻,被那大鹰死死盯着,贺雨心脏砰砰乱跳,紧张到了极点,心中却是把卓文骂了个遍,若不是卓文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贺兄,你想干什么?方才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魏瑞漫不经心地步入建筑内,淡淡地道。

    贺雨目光闪烁,轻叹一口气道:“我乃是被那卓文所伤,此子实力很强,我不是其对手。”

    魏瑞目光一凝,沉吟片刻,点点头道:“那卓文确实是不一般,若是我的话,也不会主动招惹那等煞星,贺兄果然是好胆识。”

    贺雨脸色涨红,他冷冷地盯着魏瑞,道:“魏兄,你我两家关系不错,此次我受伤太重,你助我渡过死路,贺某日后定当重谢。”

    魏瑞嘴角含笑,道:“此事好说,以你我两家的关系,帮贺兄又有何不可。”

    说着,魏瑞便是走向贺雨,而贺雨目光虚眯,一抱拳,笑道:“那便多谢魏兄了。”

    轰!

    不过,贺雨此话刚说完,魏瑞目光中寒意爆发,旋即他右手五指快速捏出,随后猛地对着贺雨轰去。

    而那大鹰在魏瑞攻击的瞬间,厉啸一声,跃上高空,无数的羽翼飞射而出,在魏瑞手中形成一柄羽剑,只听嗖的一声,羽剑暴掠而出,朝着贺雨心口刺去。

    与此同时,那大鹰更是双翅一张合,旋即狂风呼啸,便是在贺雨的身后形成一道极为厚实的风墙,彻底挡住了贺雨退路。

    “魏瑞,你这是什么意思?”

    贺雨厉啸一声,同样是右手一捏诀,立马使出了仙术刀枪剑影,三道巨大的刀、枪和剑虚影猛地暴掠而出,朝着魏瑞轰去。

    魏瑞嘴角满是冷笑,道:“贺兄不是与我的想法一样的吗?不然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的使出仙术攻击呢?若是魏某不先下手为强的话,贺兄恐怕已经出手了吧?”

    说完,魏瑞沉默不语,腰身一扭,犹如一道梭子一般,猛地穿梭于三道兵器虚影之中,接着他羽剑连连斩出,顿时间,那三道兵器虚影便是寸寸崩溃,轰然塌陷。

    贺雨伤势实在太重了,而且连王刃圣符都被卓文给剥离出来,现在与全盛状态下的魏瑞,根本就比不了。

    破开三道虚影,魏瑞嘴角冷笑更浓,羽剑如梭,直取贺雨眉心。

    此刻,贺雨脸色死灰,吐出一口鲜血,目露死意,他伤势太重,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哪里是魏瑞的对手。

    他知道魏瑞出手的原因,所以在这一瞬间,他立马大喝道:“魏瑞,王刃圣符的那丝本源已经被卓文夺去了,你杀我也没用。”

    魏瑞目光一怔,旋即杀意更浓,根本就不信贺雨的话语。

    “你逼我的!”

    贺雨怒啸一声,其体内顿时迸发出如狂风巨浪一般的恐怖威势,随后无边的白芒将贺雨整个人都是给充斥。

    “这疯子,要元神自爆嘛?”

    魏瑞骤然停住身形,吹了口哨,那上方的大鹰猛地俯冲而下,将魏瑞载在身上,随后扶摇而上,朝着远处掠去。

    不过,大鹰并没有飞掠多久,那贺雨的元神彻底爆炸,随后恐怖的气浪,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暴涌而来,虽说周围死气恐怖,但在这股恐怖爆炸之下,死气都仿佛被湮灭了一般,全然不见。

    魏瑞目露恐惧之色,元神自爆范围太大,他知道想要完全躲开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厉啸一声,那大鹰直接双翼一合,将魏瑞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在大鹰将魏瑞包裹进去的瞬间,爆炸的威能已然弥漫而来,瞬间淹没了大鹰。

    自爆的动静太大,整个死路都因此而震动了起来,处于死路其他地方的武者,都是若有所觉,抬头望去。

    在死路的尽头,一道飘逸的身影缓缓的走着,在他的周围黑暗中,不断掠出一道道不规则形状的黑影。

    不过,黑影掠来的瞬间,这飘逸的身影仿若有着无形的力量,那黑影在其周围数丈范围,纷纷爆成一团黑雾,根本无法幸免。

    “嗯?有人元神自爆了?看这股波动,应该是地仙后期的元神。”

    这道身影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看向远方,目露沉思之色,不过很快,他便是兴趣缺缺,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看来此次死路应该我是第一个抵达的,此次唯一能够被我重视的唯有辰雁和那卓文了!”

    提到卓文,这道身影目光有着一抹炽热,当初那卓文从上古磐石上所弥漫而出的那股无形涟漪,他体会最深。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知道,那卓文恐怕是真正领悟了道意。

    一想起那虚无缥缈的道意,袁弘文就只觉得兴奋的发抖,他离道意只有一丝的距离,他知道若是他能够与那卓文一战,体悟到那真正的道意的话,那么他兴许就能够彻底领悟出道意。

    “卓文!我很期待能够在生路之外遇见你,到时候,你我一战,不可避免!”

    袁弘文低声喃喃,旋即一步猛地踏出,他全身战意弥漫,通天而起,顿时间,周围黑暗中,那些隐藏的黑影,居然全部都自行爆裂了开来。

    而袁弘文更是一步跨出,直接走出了死路,进入了那生机勃勃的生路,在那生路上,唯有一棵参天大树。

    这棵参天大树呈现螺旋式上升,最终通向了无尽的虚空之上,在那上空有着白色漩涡。

    袁弘文站在参天大树之下,他并没有着急着上去,而是盘膝坐在了树下,他在等一个人,等一个他必须要一战的人。

    死路另一处黑色潭水之上,卓文一掠而过,随后他便是感觉到元神自爆的恐怖波动,这股波动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贺雨……”

    卓文目光微眯,沉默片刻,并没有朝着那爆炸的方向掠去,而是朝着死路的出口掠去。

    无论贺雨遇上了什么,都与他卓文无关,毕竟贺雨身上的重要东西,他卓文都已经得到了,即使是过去,对他益处也不大,反而浪费时间。

    很快,卓文便是来到了死路边缘,只见死路边缘前方已经有数道身影在缓慢地前行,在这些身影周围,一道道诡异的黑影窜出,施展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招式,阻挡着这些前行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