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很快就想到了之前那死路之中忽然产生的爆炸震动,那股震动众人并不陌生,正是元神自爆所产生的强大威能。

    现在又是瞧见贺雨的屠仙剑居然出现在了卓文的手中,他们很快便是联想到那元神自爆的很可能就是贺雨,而杀死贺雨的元凶,很有可能是眼前的这卓文。

    贺雨好歹也是地仙后期的修为,而且由于身上蕴含着一丝王刃圣符的本源,即使是地仙巅峰想要战胜贺雨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这卓文却是能够逼得那贺雨最终以元神自爆相逼,可见卓文的战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了。

    袁弘文目光越来越明亮,他盯着卓文手中的屠仙剑,但注意很快便是被屠仙剑上方悬浮的伏羲鼎所吸引。

    他在那伏羲鼎之中,感受到一股连他都感到心惊的恐怖威压,这股威压他很熟悉,与当初的仙池中央的那无数远古虚影所叠加在一起所产生的威压差不多。

    “此子身上的秘密真的很多啊,想必当初那仙池的崩溃,威压的消失,与此子头顶上方悬浮的这古怪残破大鼎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吧?”袁弘文目露明悟之色。

    屠仙剑一剑斩出,一道庞大的月牙状的恐怖剑芒,冲天而起,在这恐怖剑芒的表面,更是蕴含着一股股恐怖至极的威压。

    这股威压的威能,甚至比那剑芒本身还要恐怖。

    斩出一剑的瞬间,卓文立马将屠仙剑插入了伏羲鼎内。

    伏羲鼎内的威压很恐怖,并且可以赋予圣器强大的威压,在鼎内存在的越久,赋予的威压也是越恐怖。

    剑芒速度极快,瞬间轰在了那数千丈的兽爪之上,随后,在那兽爪表面斩出无数的痕迹。

    可惜的是,兽爪实在太庞大,这些痕迹对于这偌大的兽爪来说,根本无伤大雅。

    兽爪仅仅只是停止数息时间,便是轰隆隆地继续碾压下来。

    卓文目光微眯,右脚虚空一踏,整个人消失在了虚空,当他出现的瞬间,已经出现在潘飞身后。

    潘飞冷哼一声,想都不想,立马仙元喷发,环绕在周身,随后他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瞬移,掠至兽爪之上,无数的爪影密布在潘飞周身,构成极为恐怖的防御。

    “你的速度确实是很快,可惜的是,对于早已提防的我来说,你的速度根本没什么作用。”

    潘飞冷笑一声,右脚一跺,兽爪虚空猛地调转方向,直接朝着卓文暴掠而来,其速度比之前更快。

    在瞧见屠仙剑后,潘飞也是收起了任何的轻视之意,此子能够击败贺雨,并且从贺雨身上夺得后者的本命仙器屠仙剑,可见此子实力也不容小觑。

    卓文嘴角满是冷笑,右脚再次一踏,缓缓消失在了虚空,躲过了兽爪的攻击。

    接下来,卓文根本没有正面与兽爪交击,而是依靠着自身的强大速度,一次次的躲避着,这让得潘飞极为的不耐烦。

    终于,在二十息的时候,潘飞极为不耐烦地道:“卓文,你难道要一直这样做缩头乌龟嘛?”

    卓文却是笑了,他淡淡地道:“二十息已经是屠仙剑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嗯?”

    潘飞眉头微蹙,他对于卓文此话感到莫名其妙,但很快,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悬浮在卓文上方的伏羲鼎上,而二十息时间恰好是此子将屠仙剑放置在伏羲鼎内的时间。

    “你以为凭借一把屠仙剑,能够胜得了我?”

    潘飞摇头失笑,但很快他的脸色却是变了,因为卓文缓缓地将伏羲鼎内的屠仙剑拔出来了。

    铿!

    当屠仙剑被拔出来的瞬间,一股浩瀚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恐怖威压,顿时间自屠仙剑表面弥漫开来。

    这股威压太恐怖了,弥漫开来,竟是将死路边缘整个都是笼罩进去。

    砰砰砰!

    隐藏在死路边缘的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一道道黑影,皆是在这股威压作用下,纷纷惨叫,爆裂成一团团黑雾。

    而姬辰雁、孔昊乾、施斌、司徒念月和董启新五人,脸色皆是大变,这股威压即使是他们都感觉到有些不支,连忙施展各自的手段,抵御着这股恐怖的威压。

    “怎么回事?这屠仙剑表面的威压什么时候达到这么恐怖的地步?”姬辰雁美眸微蹙,有些惊疑不定地道。

    其余人也都是露出惊疑之色,唯有袁弘文目光却是越来越明亮。

    “斩!”

    卓文再次斩出,此刻,屠仙剑斩出的剑芒,足足有数千丈恐怖,几乎不比那兽爪要弱,特别是此剑芒表面的威压,更是恐怖到了极致。

    单单这剑芒所逸散而出的威压,周围的空间都被扭曲了开来,看上去极为的别扭诡异。

    感受到剑芒上所逸散而出的恐怖威压,潘飞脸色变了,他没想到屠仙剑居然还能发出这么恐怖的攻势。

    砰砰砰!

    剑芒如电,瞬间轰在那对兽爪之上,旋即兽爪表面爆出一团团恐怖的裂痕,随后尽数崩溃,而那剑芒虽说变得暗淡之极,却并没有消失,而是继续冲出,重重轰在潘飞身前。

    潘飞脸色难看,他没想到这卓文居然如此难缠,冷哼一声,从灵戒中取出七枚彩色小旗,双手一捏诀,沉声道:“北斗七星旗,列北斗七星阵!”

    说着,潘飞将七枚彩色小旗抛出,随后仙元将七枚小旗包裹,顿时间,彩色小旗排列出北斗七星的轨迹,犹如一条游龙一般盘桓在潘飞周身。

    剑芒原本已经极为的黯淡了,此刻撞上这北斗七星旗后,根本支持不了多久,便是寸寸崩溃塌陷。

    破灭剑芒,潘飞嘴角冷笑,旋即他目光看向卓文那边,随后露出愕然之色,只见卓文不知何时,已然掠至北斗七星旗之前,他的右手托着之前就已经取出的那白色光团。

    “你是找死吗?”

    潘飞露出冷然笑意,双手印诀一变,排列在他周围的北斗七星旗,猛地掠出,沿着诡异的痕迹,朝着卓文掠去。

    卓文目光平静之极,他双脚在虚空连续踏出七步,玄奥的道意弥漫而出,他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在虚空中一闪一掠,竟是让人难以捕捉到卓文的身影。

    卓文此次只使用了半步道意的力量,对付这潘飞还真的不需要将道意的力量全部都使出来。

    而卓文的每一步都踏在了那北斗七星旗的空档处,七步踏出,卓文奇迹般的躲过了那北斗七星旗的围剿。

    “好快的速度,好玄奥的力量!”

    姬辰雁美眸闪烁,她紧紧地盯着卓文那鬼魅般的速度,从此刻卓文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之前在上古磐石之中所感受到的那股诡异莫测的力量的痕迹。

    而孔昊乾、施斌等人也都是目露惊骇之色,显然也是为卓文的速度为震撼,那等速度甚至比卓文在之前仙池中所展示的速度还要恐怖骇人。

    潘飞脸色阴沉,欲要再次催动那北斗七星旗的时候,却见上方的卓文,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随后卓文右手一抛,其手中的光团被其猛地抛出。

    这光团速度极快,犹如一道流星一般,划破虚空,瞬间便是朝着潘飞掠来,而且随着掠来的过程中,那光团表面的禁制开始缓缓的剥落,一股难以言表的恐怖气息,自光团之中泄露而出。

    “这是……元神?”

    在感受到这股气息的瞬间,潘飞脸色一僵,立马便是认出了这股气息的来历。

    这元神表面,之前被卓文以噬咒禁封禁,里面的气息和形状尽数都被封锁,所以潘飞也不是太在意。

    现在,光团表面的禁制彻底的消失,元神的气息展露无遗,而且这元神的气息极为的驳杂,仿佛里面充斥着许多元神的气息。

    而且这元神的气息,比一般的地仙还要强大许多,即使是潘飞都感觉到一股心惊肉跳。

    潘飞很清楚,若是真的引起这元神自爆的话,那么他不死也要重伤。

    “逃!”

    潘飞毫不犹豫,袖袍一挥,将北斗七星旗收回,随后便是欲要施展瞬移离开此地。

    可惜的是,当潘飞施展瞬移的瞬间,一股恐怖的无形涟漪朝着四周扩散蔓延,顿时将周围的空间给影响到了。

    原本打算瞬移的潘飞,立马便是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脸色苍白无血,死死地盯着前方数千米外的卓文,怒喝道:“卓文,你这小畜生!”

    此话他刚说完,那元神逸散出无数的白芒,随后便是彻底的爆炸开来,一瞬间,滚烫的火浪瞬间蔓延数万里的距离,立马将潘飞整个人都是笼罩进去。

    潘飞最后只来得及将北斗七星旗挡在周围,全身仙元遍布体表,使出毕生最强的防御后,便是彻底被那恐怖的火浪淹没了身影。

    “退!”

    在元神自爆的瞬间,姬辰雁、孔昊乾五人脸色大变,使出浑身解数,猛地朝着前方生路掠去,速度之快,比之前不知要快上多少倍,在那爆炸火浪蔓延而来之前,纷纷进入了生路的范围。

    而卓文则是脚下涟漪弥漫,缓缓消失在了原地,等到他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死路后方万里之外,他悬立在半空,默默地看着那恐怖的爆炸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