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弘文目光平静,他缓缓的走出,顿时间,那前面的血色铠衣,猛地分解,随后纷纷涌入袁弘文的体表,仿佛披甲挂帅一般。

    穿上血铠的瞬间,袁弘文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同了,他仰望着那从头顶上空碾压下来的三式仙术,低吼一声道:“能逼我袁弘文使出弑神一招,年轻一辈中,只有你卓文……”

    “这一招,我不信你会胜!”

    说着,袁弘文右手一抓,顿时间,他的周身竟是传来连续不断的轰鸣之音,仿佛千百炸弹同时在周围爆炸一般。

    只见,以袁弘文为中心数万里的范围的空间,开始诡异的塌陷,在那数万里的塌陷之中,一张张恐怖巨大的血手猛地伸了出来。

    这些血手实在太多,当它们伸出来后,竟是以逆时针方向在迅速地旋转着,形成了恐怖嗜血的风暴。

    嗖嗖嗖!

    风暴通天,碎裂天地,而且随着风暴越来越剧烈,周围的空间衍生出来的血手也是越来越多,呛鼻的血腥气更是在周围不断的蔓延传递着。

    当这无数血手所形成的风暴形成的瞬间,生死路的震动更加的剧烈了,甚至封印了参天大树出口处的封界卷轴表面也有着摇摇欲坠的趋势。

    卓文目光虚眯,他也感受到那血色风暴的恐怖,特别是风暴中的那一张张血手,更是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血色风暴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上空,此刻那三式仙术也都是纷纷落下。

    轰隆隆!

    一瞬间,血色风暴与三式仙术撞击在一起,两者之间,更是迸发出极为恐怖的无数气浪,随后整个生死路的虚空上,开始连续不停地传来一次次的爆炸威能。

    与此同时,袁弘文右脚一踏,直接朝着上空的卓文掠去。

    而卓文凛然不惧,右脚一踏,将道意的力量提升到了极致,同样是朝着袁弘文掠去。

    砰砰砰!

    两者瞬间交击在一起,随后在那恐怖的血色风暴和仙术威能的爆炸团之中,爆发出一次次极为震耳欲聋的交击之音。

    两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生死路中的无数武者,甚至都没能看清楚卓文和袁弘文两人的身影。

    而且随着两人不断的交战,血色风暴与那三式仙术所爆发出的威能越来越恐怖,几乎囊括了整个生死路。

    “快退!快退!”

    生死路中的许多武者,都是露出苦涩之意,卓文和袁弘文的战斗太恐怖了,这已然超越了地仙的范围。

    “这样下去,生死路会不会直接塌陷啊?”姬辰雁苦笑地道。

    施斌、孔昊乾、董启新、司徒念月四人则纷纷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心中的震撼,一点都不比姬辰雁要少,甚至还更多。

    “大人!”

    死路后方,一群武者之中,薛辉目光激动地盯着那与袁弘文大战在一起的挺拔身影,浑身颤抖。

    “卓兄,好强……”

    另一处,绝上老人也是抬起头,他目光复杂地盯着那在虚空中身影鬼魅的卓文。

    他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遇见卓文的时候,这卓文尚还需要拿出元神炸弹威胁风如戟的,后来这卓文以种种算计杀死了风如戟,从而崭露头角。

    直到现在,卓文的战力直逼地仙巅峰的袁弘文,让得中土这些参加神战的无数高手精英,都只能仰望和敬畏。

    可以说,卓文的进步之快,远远超越了绝上老人。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妖孽吧!”

    绝上老人心中暗叹,对于卓文的复杂之情完全化作了敬佩之色,能够如卓文这般,以横扫的姿态,以及摧古拉朽的速度迅速崛起的,他在中土还从未见到过。

    甚至拥有天降神子之称的袁弘文,崛起的速度都远远不如卓文这么恐怖。

    砰砰砰!

    忽然间,血色风暴之中的无数血手,纷纷汇聚在一起,随后在风暴的风眼之中,猛地探出一只狰狞恐怖的巨大血手。

    这只巨大的血手表面,竟是由无数的细小的血手所组成,显然这张巨大的血手是由血色风暴中所有的血手组合而成的。

    “弑神之撕裂手!”

    袁弘文猛地一拳轰出,与卓文的拳头狠狠的轰在一起,随后借着恐怖的反震力立马退后,接着他双手迅速掐诀,那恐怖的血手迅速探出,一把抓住了那与血色风暴僵持着的三式仙术。

    轰!

    杀戮黄泉指直接被血手捏成粉碎,紧接着是孤峰,最终是那庞大的古佛虚影。

    这张血手实在太恐怖了,几乎以摧古拉朽的强悍姿态,将三式仙术全部都捏成粉碎,而后势如破竹,朝着卓文这边暴掠而来。

    卓文瞳孔微缩,他死死地盯着那暴掠而来的恐怖血手,右脚连连虚空踏出,速度飙升到了极致,连连暴退。

    可惜的是,这血手极为的诡异,在这血手表面的无数的小型血手,竟是纷纷衍生而出,钻入虚空之中。

    等到这些血手再次钻出来的时候,竟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只见这些血手不断的摇晃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蔓延开来,使得卓文的速度骤然下降,而那庞大的血手瞬间便是拉进了与卓文的距离。

    “三体合一!”

    强烈的危机感,在卓文心头涌现,随后他大喝一声,顿时间,将那还在于两道血影纠缠的小圆满圣体和精神力分身召唤了回来,融入了本体之中。

    接着,卓文右拳一捏,全身暗金之色爆发而出,同时一股玄奥的道意力量萦绕在了他的拳头之上。

    砰砰砰!

    就这样,卓文一拳轰了过去,拳劲所过之处,狂风呼啸爆鸣,犹如无数炸弹同时爆炸一样。

    轰隆!

    在巨大的血手之下,卓文的身影犹如蝼蚁一般渺小,但就是这样渺小蝼蚁般的存在,这一拳轰去,竟是直接将那血手轰出无数的血雾,四溢开来。

    砰砰砰!

    只见血手表面更是爆出一团团恐怖的血雾,这些血雾散开,形成一道道的血雨,从虚空中落下。

    卓文从血雾之中冲出,气势如虹,朝着血手身后的袁弘文掠去。

    “卓文,你太大意了,若是血手这么容易就被轰碎的话,还能成为我的绝招吗?”

    袁弘文露出诡异一笑,而卓文身影一怔,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只见在卓文的身后,原本爆成一团的血雾开始不断蠕动,紧接着蠕动的越来越快,最终重新凝聚出一张巨大的血手。

    这张血手速度极快,一把将卓文捏在了掌心。

    “看来胜负已分了?”

    瞧着那被血手给捏在掌心,失去身影的卓文,下方众多武者都是轻吁一口气。

    卓文和袁弘文的战斗实在太恐怖了,整个生死路都是被影响到了,若是两人继续战斗下去的话,恐怕他们都要深受影响,这并不是他们想要见到的结果。

    “卓文败了嘛?”姬辰雁美眸微蹙,低声喃喃道。

    孔昊乾目光冷漠,冷笑道:“袁弘文的这一招太恐怖了,一般的地仙巅峰都难以承受得了,更不用说被直接轰中的卓文了。”

    “既然胜负已分,袁公子应该是打开封界卷轴了吧?”施斌对着袁弘文大喊道。

    生死路其他人也都是纷纷点头,这里他们一刻都不想呆了,特别是感受到之前那股提心吊胆的感觉,不少人心中都有了阴影。

    袁弘文目光闪烁,他静静地悬立在血手之上,静静看着那血手,眉头却是微微蹙起,他根本就没有理会施斌的话语。

    “袁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将我们所有人都关在这生死路里面吗?”施斌有些不满地道。

    袁弘文淡淡地盯着施斌,道:“聒噪,你若是不服,上来与我一战。”

    施斌脸色一滞,却是讪讪不再答话,方才袁弘文所爆发出的那么恐怖的实力,绝不是他所能够抗衡的,他上去岂不是自取其辱嘛。

    “谁说那卓文败了?他……”

    砰!

    袁弘文此话还未说完,下方的血手直接崩溃成无数的血雾,一道全身充满了滔天魔气的身影猛地暴掠而出。

    “仙术魔变!”

    随着这道身影暴掠而出,一道森寒魔性的声音便是随之而传出。

    “他……还未败呢!”袁弘文目光虚眯,淡淡地把接下来的话语说完。

    众人的目光尽数汇聚在这道掠出的身影身上,旋即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道身影全身魔气滔天,一头黑发居然拖到了脚下,一双魔瞳冰冷而黑暗。

    仙术问佛魔变,总共有三个阶段,分别是问佛、魔变以及佛魔变,而且每一个阶段威力都会成百上千的增加。

    问佛的真谛,卓文早就已经领悟透彻了,在后来的一段时间,他请教释羁的基本都是魔变的部分。

    只不过,魔变比问佛还要深奥,所以卓文修炼的速度极为的缓慢,一直到现在,他其实并没有将魔变彻底的领悟透。

    不过,在方才被血手捏住,生死危机的瞬间,卓文脑海迅速的运作,开始回忆起释羁的一句句教诲,竟是将魔变彻底地给领悟出来了。

    虽说此刻卓文所使出的魔变,并不是最强的姿态,但远比问佛要强大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