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无伤此话一出,顿时在广场中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毫无疑问,贺无伤此话很有魄力,虽说天仙确实是可以以自身仙元强行将地仙提升一个小境界,但代价可是很大,一般的天仙是不会这么做的。

    但贺无伤为了知道杀死贺雨的真凶,居然开出这等优厚的条件,可见其对贺雨有多么的重视。

    广场中,九十九名混沌战神面面相觑,皆是露出犹豫之色。

    其实贺雨到底是死在谁手里,在场的不少人都是知道,毕竟当初卓文与袁弘文一战的时候,可是使用过那贺雨本命仙器屠仙剑。

    贺雨死了,而屠仙剑出现在卓文手里,毫无疑问,凶手就是卓文。

    嗖!

    忽然,一道身影猛地从九十九混沌战神之中暴掠而出,目标赫然是贺无伤和魏武阴所在的蒲团上。

    “贺前辈,杀死贺雨的正是那卓文,贺雨身上的屠仙剑和王刃圣符一丝本源,全部被此子给取走了,贺前辈只要搜索下此子的灵戒便能够知道答案了。”

    此人在掠出的瞬间,便是声音洪亮地大喝出声。

    “魏瑞!”袁弘文眉头微蹙,有些不悦地看向那暴掠而出的魏瑞。

    “卑鄙!”

    姬辰雁美眸一凝,有些不齿地低声道。

    这魏瑞极为的聪明,在说出凶手的瞬间,便是朝着贺无伤和魏武阴掠去,其目的自然是为了防止卓文出手报复他。

    一旦他掠至魏武阴和贺无伤这两大天仙老者身边,卓文即使有着数百个胆子,对付他也无能为力了。

    卓文双目冷意弥漫,冷冷地盯着那朝着贺无伤和魏武阴掠去的魏瑞,目光中的杀意腾地冒出来。

    他卓文从来都是秉承着别人不惹他,便是相安无事,若是有人主动招惹的话,卓文必将以雷霆手段回敬对方,绝不姑息。

    这魏瑞如此下作的姿态,使得卓文心中充满了杀意。

    卓文猛地站起身来,右脚踏出,无形涟漪蔓延,他消失在了原地,随后便是出现在了魏瑞上方。

    此刻,魏瑞距离贺无伤和魏武阴还有数千米的距离,这点距离对他来说,半息时间都不需要。

    可惜的是,卓文犹如一座山一般,猛地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

    魏瑞瞳孔一缩,身形猛地顿住,目光死死地落在卓文身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死!”

    卓文右拳一捏,小圆满圣体的威力暴涌而出,与此同时,九枚金纹更是萦绕在他的右拳臂膀周围,不断地旋转,使得他的右拳威能更加的恐怖骇人。

    感受到此拳的凌厉之色,魏瑞目光中流露出恐惧之色,他可是很清楚地知道,卓文有多么的恐怖,所以他厉啸一声,其肩膀上的大鹰立马变大。

    大鹰胀大到足有数十丈,随后落在了魏瑞的脚下,将其托起,双翼一展,犹如风驰电掣般朝着后方逃去。

    “贺前辈,老祖,救我!”

    退后的瞬间,魏瑞立马向着贺无伤和魏武阴两人求救,他甚至根本不敢与卓文交手。

    而魏瑞的这等恐惧的表现,使得广场中许多武者都是疑惑不解,他们大多数都是提前被淘汰掉,没能进入生死路,并没有见到卓文与袁弘文那惊天动地的恐怖一战。

    若是他们也曾见过那一战的话,恐怕只会比这魏瑞更不堪。

    “小畜生,尔敢!”

    魏武阴怒喝一声,一步跨出,直奔卓文而去,心中有些焦急,毕竟魏瑞是他们兽使家族最杰出的后辈,可不能就这样死了。

    与魏武阴一起出手的,便是贺无伤,此刻的贺无伤脸色极为的阴沉,目光中的杀意犹如汪洋大海一般蔓延全身。

    可惜的是,当魏武阴和贺无伤出手的瞬间,两道破空声猛地从天际降落,猛地挡在了魏武阴和贺无伤两人面前。

    魏武阴脸色微变,右手猛地轰出,随后一股魔气暴涌而来,接着他闷哼一声,连连倒退,他这才看清楚,挡在他面前是的一柄魔气滔天的魔刀。

    而贺无伤与魏武阴差不多,同样是爆退数十步,挡在贺无伤面前的则是一把佛光四射的戒刀。

    “小辈之间的战斗,两个长辈的也好意思插手?”

    在贺无伤和魏武阴被挡住的瞬间,淡漠的声音传来,随后坐在不远处蒲团上的释羁,目光幽冷地盯着贺无伤和魏武阴。

    瞧着释羁眼中的冷光,贺无伤和魏武阴两人心中一凛,升起一丝恐惧之色。

    释羁可是真仙强者,又是上古赫赫有名的斗战佛魔圣,这等强者可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但两人又极为的不甘心,毕竟贺雨乃是卓文所杀,而那魏瑞也即将被卓文追杀,两人又怎么可能因此罢休呢?

    “啊!”

    忽然,一声惨叫声传来,只见不远处的魏瑞被卓文追上,随后卓文一拳轰出,直接将那大鹰给轰成了齑粉,随后那魏瑞直接被卓文一把提在了手里。

    “卓文,你想干什么?快点放了魏瑞,不然你知道后果的。”魏武阴瞳孔微缩,不由得大喝出声。

    卓文转头,看了魏武阴一眼,淡淡地道:“我卓文行事向来顶天立地,此人以阴损的手段来算计我,若是我还因此放过他的话,是要我再让他暗算一次吗?”

    说完,卓文右手一捏,狂暴的力量爆发开来,魏瑞只觉得全身痛苦万分,随后整个人便是爆成了一团血雾,而他的元神则是被卓文抓在了手里。

    “你……”

    魏武阴睚眦俱裂,他死死地盯着卓文,发出咆哮之音,右手一掐决,其背后虚空猛地跃出一只恐怖巨大的异兽。

    此异兽一出现,便是仰天咆哮,直接将那横在面前的魔刀给隔开,随后朝着卓文这边掠来。

    释羁目光微凝,他冷哼一声,右手一掐决,顿时间,那魔刀猛地膨胀至数百丈巨大,隔空一斩,那异兽悲鸣一声,直接被斩成了齑粉。

    魏武阴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目露恐惧之色。

    “你若是想找死,那本座成全你!”

    释羁目光幽冷,那庞大的魔刀,释放着恐怖的魔气,直接朝着魏武阴斩去。

    魏武阴目光露出疯狂之色,正准备使出兽使圣符的时候,窦华却是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见窦华右手成爪,猛地一抓,澎湃的仙元暴涌而出,化作巨大的手爪,一把抓住了那魔刀。

    “释兄,适可而止吧!”窦华沉声道。

    魏武阴轻吁一口气,连忙对着窦华道:“神主,你可要为我做主,这卓文实在太猖狂了,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我兽使圣符家族的继承人,实在胆大包天。”

    窦华脸色阴沉,道:“你也闭嘴,此事确实是那魏瑞有错在先,若是他不做出头鸟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窦华袖袍一挥,魔刀直接脱手而出,被释羁收回,而释羁则是淡淡地看着贺无伤,道:“你……还要出手吗?”

    贺无伤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戒刀,双手捏拳,最终还是退回了自己所在的蒲团之中,但他目光中的杀意却变得极为的浓郁。

    魏武阴也是沉默退回蒲团之中,魏瑞都已经被杀了,而且又有着释羁出头,他知道此刻找卓文麻烦根本是不可能。

    卓文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笑意,默默地收起魏瑞的元神,这魏瑞修为不高,只有地仙中期,其元神即使做成元神炸弹对卓文也没有太大的帮助。

    当魏瑞元神内却是存在着兽使圣符的一丝本源,这本源对他可是有着无穷的好处,所以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魏瑞元神的。

    卓文对着释羁一抱拳,目露感激之色,这释羁为他出手过两次,按照约定,释羁只会为他出手三次,也就是说,释羁接下来只会再为他出手最后一次。

    随后,卓文看向窦华,目光炽热地道:“神主大人,我按照约定,已经取得神战第一了,那当初你答应过我的事情,是否也该履行了?”

    窦华深深看了卓文一眼,点点头道:“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会履行的。”

    说到这里,窦华看向中央神殿不远处的古老,点头道:“古老,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古老一步跨出,来到了卓文的面前,道:“取出你的妻子吧!”

    卓文神色激动,屈指一弹,便是从灵戒中取出一块水晶棺材,浑身更是有些颤抖。

    当水晶棺材出现的瞬间,广场中众多武者都是目露复杂之色,他们没想到这卓文如此拼命的参加神战,并且取得神战第一,竟是为了这水晶棺材中的女子。

    姬辰雁美眸更是复杂之极,她低声喃喃道:“怪不得他之前那么努力都想要取得神战第一,原来一切都是为了眼前这女子啊!”

    “此女能有这么一名男子,舍身取义地为她,此生无憾了吧……”

    说到这里,姬辰雁看向卓文的目光变得不同了,而周围众多武者也都是露出动容之色。

    从卓文那颤抖的身影中,他们都能够感受到卓文此刻心情的激动和兴奋,他们不难想象,卓文为了这水晶棺材的女子,做出了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