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难道有什么问题吗?”卓文有些紧张地问道。”

    古老点点头,也没说话,而是将黑色晶体放置在慕辰雪的眉心处,随后他右手连连捏诀,顿时间,蕴含在黑色晶体中的灵魂缓缓地进入了肉身之中。

    而且随着灵魂融入肉身,这具肉身的面庞不再苍白,而是显得有些红润了许多。

    卓文静静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中的悲色越发的浓郁,轻叹一声,便是重新将水晶棺材合上,而他则是默默地离开了大殿。

    “卓文,你妻子还有一线生机,你可不能轻易放弃,若是你能够找到调和阴阳平衡的东西的话,那么你的妻子还能够救回来。”释羁有些不忍,对着卓文背影说道。

    卓文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只是点点头,便是离开了大殿。

    昏暗的阁楼之中,卓文静静地坐在蒲团之上,在他的面前,横躺着水晶棺材。

    此刻水晶棺材已经被打开,卓文静静地抚摸着慕辰雪那洁白无瑕的面庞,他目光中的悲色越发的浓郁。

    “辰雪,我无用,无法将你治愈,曾经我那么信誓旦旦,却最终还是没能办到……”

    说到这里,卓文脸上的苦涩之意极为的浓郁,随后他将脚边的酒壶端起,一饮而尽。

    “你知道吗?当我知道,古老也没有把握救治你的时候,我这里有多痛嘛?我真的恨自己为何如此无用。”

    卓文锤着胸口,一遍遍锤着,仿佛想要将心中的苦闷通过这种方式给彻底释放出来。

    卓文一口口地喝着酒,毫不停歇,渐渐地他的双颊出现了红晕,他的双目出现了迷离和茫然之色。

    最终他趴在了水晶棺材棺盖上,这一刻,他彻底地醉了,也是他修炼以来第一次酩酊大醉,只是他没注意到,当他醉了的时候,水晶棺材内的绝美女子,再次流出了一滴泪珠……

    嗷呜!

    混沌神庙之中,一道惊天大吼,猛地响彻而起,犹如九天玄雷,滚滚作响,惊醒了无数的混沌神庙的武者。

    嗖嗖嗖!

    只见一名名武者皆是从各自的住处掠出,他们瞧见那驮着中央神殿的饕餮一步步跨来,随后猛地跃入混沌神庙之外的星空上。

    接着,饕餮大嘴猛地一张,在其嘴中浮现出一块巨大的黑洞,随后饕餮猛地将大嘴对着整个混沌神庙所在的范围。

    “这饕餮想要吞了混沌神庙嘛?这怎么可能吞的进去?”

    瞧着饕餮这幅举动,在场许多武者都是目露古怪之色,混沌神庙的范围极大,乃是饕餮的无数倍。

    而这饕餮的这等举动,明显是打算吞噬整个混沌神庙,这让神庙内许多武者心中疑惑。

    轰轰轰!

    只见饕餮口中的黑洞在不断的扩大,瞬间将整个混沌神庙都是覆盖进去,随后饕餮猛地一吞,借助这恐怖的黑洞,直接吞入了口中。

    随后,饕餮猛地千斤坠,犹如流星一般,朝着下方中土地域坠去。

    轰隆!

    饕餮落在了中土一处颇为荒凉的地方,此处荒无人烟,当饕餮落在此处的瞬间,恐怖的震动开始蔓延开来,随后中土大部分地域都感受到这股恐怖的震动,引起不少武者的恐慌。

    巨大的坑洞中,饕餮猛地一跃而出,随后他张嘴一吐,黑洞再次出现,在黑洞之中,混沌神庙便是缓缓的出现。

    “回到中土了?”

    混沌神庙中,许多都是从中土过来的武者,瞧见周围的环境,都是露出奇异之色,他们实在不知道,饕餮忽然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用意。

    饕餮脊背上驮着的中央神殿中,蓦然间掠出十多道身影,为首两人分别是神主窦华和释羁,而在窦华和释羁身后则是古老和四大战场之主,随后便是贺无伤、姬无病等各大圣符家族的老祖。

    此刻,窦华的目光隐隐有着兴奋闪烁,他转身对着身后众人一抱拳道:“此次开辟上古战场就有劳诸位了,六大险地中碎湮深渊由我和古老负责!”

    “太阴战场由我来负责,到时候派几人与我一同前往太阴战场。”太阴之主沉声道。

    “我来负责太阳战场!”

    “我来负责太古战场!”

    “我来负责太虚战场!”

    太阳之主、太古之主和太虚之主三人也都是一一回应,并且从其他天仙老祖中选择合适的人选,打算一起去各自的险地。

    “释兄,尸幽绝地就交给你了。”窦华对着释羁拱手道。

    释羁点点头,旋即深深看了眼混沌神庙中卓文所居住的住处,轻叹一声道:“保证卓文的安危,尸幽绝地由我一人前去即可。”

    窦华慎重道:“释兄放心好了,有我窦华在此,无人敢伤得了卓文分毫,若是有人敢伤卓文的话,我将颁发弑仙令,追杀天涯海角。”

    此话一出,太阴之主、贺无伤和魏武阴三人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弑仙令可不简单,一旦使出来,那么被通缉之人将会成为亡命天涯之徒,即使是他们都不敢面对这弑仙令。

    释羁一抱拳,旋即化作一道长虹朝着尸幽绝地所在的方向掠去。

    而随着释羁离开,太阴之主、太阳之主、太古之主和太虚之主四大战场之主也纷纷带着各自选中的老祖,朝着四大战场所在的方向掠去。

    “我们也走吧,此次上古战场,我可是很期待啊!”

    窦华双目炽热,他与古老也是消失在了此地。

    在窦华一行人纷纷离去后,混沌神庙之中,一座屋顶之上,静静站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上古战场马上就要开辟了啊,说起来,对于此次的上古战场,我还是挺期待的。”

    此人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旋即召唤出一只青麒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混沌神庙的范围,即使混沌神庙周围禁制了得,但在此人面前仿若无物一般。

    在此人离开后没多久,一道倩影缓缓地落在了此人所在的屋顶之上,一双美眸充斥着复杂和恨意,她低声喃喃地道:“杨逸,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吗?利用我与老祖的关系,以卑鄙手段夺得旋刺圣符。”

    “你以为当初你蒙着脸,我就不知道是你吗?你身上的旋刺圣符的气息,我在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感应到了,你瞒不了我的。”

    嗖!

    此女此话刚说完,一道破空声顿时自她的背后掠来,重重地朝着她的后心印去,仿佛要直接将她一击毙命。

    此女俏脸大变,玉足一蹬地,仿若鬼魅般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在此女躲过那破空声的瞬间,一道黑色的漩涡犹如针尖一般,悄无声息的掠出,直接自此女的右脚大腿处刺穿。

    “啊!”

    此女惨叫一声,立马跌倒在地上,其右边大腿鲜血淋漓,看上去颇为的凄惨。

    “真是个傻女人,若是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或许还能保全一条命,可惜的是,你实在难以驯服,留你一条命反而是麻烦!”

    杨逸缓缓地从后方走来,他目光淡漠地盯着眼前的身着黑纱的年轻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