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纱女子目光森冷地盯着杨逸道:“杨逸,当初是我太相信你了,最后却没想到你是狼子野心,此处乃是混沌神庙,我就不信你敢杀我?”

    杨逸嘴角满是冷笑,道:“此处已经被旋刺圣符的力量笼罩,一般人根本难以察觉到,你走好吧!”

    说着,杨逸出手毫不留情,右手一指点出,黑纱女子周围的虚空顿时扭曲起来,随后虚空便是开始不断崩溃。

    杨逸太强了,黑纱女子司徒念月根本就不是其对手,在虚空扭曲的瞬间,她全身便是爆出一团团的血雾,俏脸苍白,毫无血色。

    “杨逸,旋刺圣符乃是我旋刺家族的东西,你一个外来人,又能够发挥出旋刺圣符多少的威力,今日就以我之血,封你这旋刺圣符之威能!”

    司徒念月美眸中满是怨毒之色,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随后她双手不断的捏诀,此精血化作一枚微不可觉的血针,猛地朝着上方的旋刺圣符掠去。

    “哼!”

    杨逸冷哼一声,右手一伸,朝着那血针抓去,他能够感觉到这血针不一般,若是真的这血针碰到那旋刺圣符的话,或许真的有大麻烦。

    “你不会得逞的!”

    司徒念月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竟是瞬间出现在那血针面前,随后她立马引爆了元神。

    轰隆隆!

    恐怖的元神自爆的力量蔓延而来,使得杨逸瞳孔紧缩成针,他没想到这司徒念月居然这么果断,立马就选择了元神自爆。

    不得已之下,杨逸只能退后数步,右手仙元喷发而出,沉声道:“仙术无限虚空!”

    顿时间,元神自爆所在的区域的虚空,立马被隔离开来,形成一块椭圆形的独立虚空,而自爆则是在这独立虚空中不断的爆发。

    而也正是这么一耽搁,杨逸错失了将那血针拦截下来的时机,只见那血针掠入周围旋刺圣符所化的庞大的漩涡壁垒,接着这些壁垒纷纷崩溃,重新化作一枚符箓。

    只不过,此刻这符箓之上,沾着一滴鲜血,看上去并不明显,但却让得杨逸脸色阴沉之极。

    因为他发现,随着这鲜血沾上这旋刺圣符后,他居然有种对这旋刺圣符失去掌控的感觉。

    “此女临死也要反咬我一口吗?”

    杨逸目光虚眯,旋即却是摇摇头,有些意兴阑珊地离开了此地,悄无声息,无人发觉。

    幽暗的阁楼内,卓文缓缓地睁开双目,他目光透过窗户,看向方才杨逸和司徒念月所在的方向,方才他体内的原始本源居然隐隐颤动了一番。

    他知道能够引起原始本源颤动的,唯有圣符了。

    卓文拍了拍额头,看了眼水晶棺材中的绝美女子,他低声喃喃道:“我就只醉这一次,辰雪,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一定会把你治愈好的,等我好么?”

    说着,卓文将水晶棺材收入灵戒之中,同时取出了魏瑞的元神,他目光如电,右手一探,立马将元神中所蕴含的那一丝兽使圣符的本源给提取了出来。

    卓文右手一点眉心,取出了原始本源所在的符箓,由于这符箓乃是三枚符箓所结合而成的,所以卓文暂时将其命名为原始符箓。

    原始符箓吸收了兽使圣符一丝本源后,气息明显要增强了不少,而原始符箓内所散发出的本源气息,更是使得卓文浑身神清气爽。

    “既然仙圣师都无法治愈辰雪的话,或许那传说中的化神可能有治疗辰雪灵魂的办法,而且若是我能够化神,并且获得那老道口中所说的星盘的话,那就能够横渡星空了。”

    “星空如此浩瀚,我就不信没有可以调和阴阳平衡的药物。”

    卓文目光炯炯,原本的心灰意冷,此刻尽数都烟消云散,他知道至少辰雪并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只要有一丝希望,那他卓文绝不会放弃。

    “嗯?”

    忽然,卓文注意到窗户边有一条手巾,这条手巾极为不起眼,若不是卓文观察力敏锐的话,还发现不了这手巾。

    当然,他之所以注意到这手巾,主要还是这手巾隐隐散发出一丝让他有些熟悉的气息。

    取来手巾,这股气息迎面而来,使得卓文目光一凝,这股气息他不陌生,正是当初那被他所留意的司徒念月的气息。

    “以司徒念月的修为,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将此物放在窗边,应该是在我醉了之后将此物放在这里的,只是他将此物放我这里干嘛?”

    卓文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手巾,随后目光猛地一凝,接着他便是调动原始符箓的力量在手巾上一扫而过,随后手巾上竟是出现了一行晶莹的字迹。

    盯着这行字迹,卓文浑身一震,低声喃喃道:“小心杨逸?看来这司徒念月果然认识杨逸,我得当面去问问司徒念月,她到底知道杨逸什么秘密?”

    说着,卓文消失在了阁楼中,按照记忆来到了司徒念月所在的阁楼,却是发现司徒念月并不在阁楼内,而且混沌神庙也不见踪影。

    接着,卓文又是去寻找了一番杨逸,却发现杨逸也不在这混沌神庙之内。

    卓文目光严肃,他越来越觉得,那杨逸有些古怪了,再加上司徒念月的提醒以及剑慕目前活死人的状态,那杨逸实在可疑之极。

    “大人,那剑慕已经醒了,你是否要进苍龙殿内看看?”

    忽然,龙天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卓文瞳孔一凝,回到了自己的阁楼内,便是进入了苍龙殿苍龙广场内。

    龙天静静地站在广场一边,在他的身边,剑慕被重重捆缚着。

    这剑慕实力很恐怖,若是不捆缚起来的话,若是其再发起疯来,龙天根本挡不住,更不用说看守这剑慕了。

    只见此刻剑慕正不断的摇晃着头,目光中露出迷茫之色,他很快便是看到了卓文,目光一亮,沉声道:“卓文?”

    卓文来到剑慕身前,仔细打量了剑慕的状况,发现其并不像是伪装,便是去掉了其身上的诸多禁锢,沉吟道:“剑慕兄,你还记得你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吗?”

    剑慕目光迷茫,下意识摇摇头。

    卓文目光闪烁,却是取出了一颗圆珠,只见圆珠表面散发出光芒,随后便是出现了一个画面。

    而这画面便是带着鬼脸面具的剑慕,正在碎湮深渊之中,不断追杀着卓文的场景,当卓文揭开鬼脸面具,露出剑慕的脸庞后,画面戛然而止。

    “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还有我的修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剑慕很快就注意到自身强大的修为,不由得目露惊讶之色。

    卓文目光严肃,他沉声道:“当初你随杨逸来到中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剑慕沉默了下来,低叹道:“当初来到中土,杨逸师兄对我照顾有加,后来他问我是否要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我那时候确实渴望力量,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接着杨逸师兄便是击晕了我,然后我就人事不知,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闻言,卓文目光彻底阴沉下来,剑慕的话不似作假,那么一切的问题就出在了杨逸的身上。

    “那杨逸绝对就是当初嫁祸你的鬼脸面具之人,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杨逸目的是圣符!”识海中,小黑目光阴沉地道。

    卓文深吸一口气,缓缓平复自己的心情,但目光中却极为的森冷,这杨逸还真是心机深沉啊,居然瞒了他卓文这么久。

    卓文很难想象,就在前不久,杨逸还与他有说有笑,他又怎么能想得到,这与他有说有笑之人,曾经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凶手呢。

    “若是释羁前辈或者神主窦华等人在此地就好了,我也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查询那杨逸的去向,可惜的是……”

    卓文摇摇头,之前他走出阁楼,就已经听说窦华带着四大战场之主、释羁以及十多名老祖级别的强者,全部离开了混沌神庙,朝着六大险地掠去。

    轰隆隆!

    忽然,闷雷般的巨响在天际响彻,卓文脸色微变,与剑慕简略说了几句,便是离开了苍龙殿。

    走出阁楼,卓文望向声源处,只见在前方天际,一块浩瀚无比地巨大的独立小世界猛地朝着这边飞掠而来。

    仔细看去,这独立小世界乃是一处巨大的深渊形态,在深渊的最深处,存在着是一座座一望无际的恐怖的碎片大陆。

    “碎湮深渊!”

    卓文愣愣地瞧着这一幕,这独立小世界中所含着的不正是六大险地之一的碎湮深渊嘛。

    在碎湮深渊前方,窦华和古老二人一步数十万里,以挪移的恐怖速度,托着这巨大的碎湮深渊,朝着混沌神庙所在的这荒凉的地方走来。

    轰隆隆!

    在碎湮深渊掠来的瞬间,卓文再次发现,在天际其他四个方向,同样有着四道长虹缓缓的飘来。

    极目看去,这四道长虹的真实面目居然也是四个小世界,在小世界中乃是四座面积极为辽阔的战场。

    而这四座战场空间,则是分别由四大战场之主并且率领一众老祖级别的强者,缓慢移动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