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走!”

    十大尸王传来幽冷的声音,化作十道黑芒破空而去。

    “卓公子,辰雁要随老祖先行一步了!”姬辰雁对着卓文欠身一礼,随后便是被永生家族的老祖姬无病带走了。

    “我们上古战场上见!”

    袁弘文深深看了卓文一眼,在他的身边便是出现了一块黑洞,随后便是消失在了黑洞之中,而袁弘文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上空的中央神殿上。

    “卓文,上来吧!”

    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只见庞大的高原出现在了卓文的上方,在神墓宫殿上,释羁对着卓文笑道。

    卓文点点头,一跃而起,落在了宫殿上的释羁身边。

    与此同时,其余的九十九混沌战神,基本都是被各自的长辈以神通送上了上空的传送大陆之中。

    站在宫殿之上,卓文俯身对着混沌神庙内的毕青、薛辉和绝上老人点点头,便是目光落在了上方的传送大陆之上。

    “可惜我们还是没能被选中混沌战神,不然也能够去上古战场见识见识了。”绝上老人轻叹一口气地道。

    薛辉摇摇头,苦笑道:“别妄想了,能够成为混沌战神的至少也是地仙中期,我们两人差距可不小啊,我们只能等那神主打通上古战场的通道了。”

    毕青沉默片刻,道:“两位大人,毕某打算回青莲府了,不知两位是否一起?”

    薛辉和绝上老人相视一眼,皆是点点头,随后三人便是离开了此地。

    “释羁前辈,你好像还是隐瞒了我不少的事情,上古战场并不在天铠大陆之中吧?”卓文看了会儿那传送大陆,忽然转过头来,盯着释羁道。

    释羁看了眼卓文,却是轻叹一口气,道:“既然马上就要前往上古战场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当初此事我本想和你说的,只不过太幽圣龙阻止我,让我不必这么早说出来的,现在时机成熟了,应该可以了吧?”

    说完,一道黑芒从卓文眉心掠出,化作小黑狗模样,它看了眼释羁,旋即看向卓文道:“卓文,有些事情确实是我让释羁帮忙隐瞒的,你不会怪我吧?”

    卓文摇摇头,他知道小黑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用意。

    “现在时机成熟了,应该可以将万年前的来龙去脉全部都告诉我了吧?还有上古战场不在天铠大陆里吗?”卓文沉声道。

    释羁点点头,道:“自然是可以,此次进入上古战场即使你不问,我也会说的。”

    停顿了一会儿,释羁沉声道:“至于那上古战场,确实是不在天铠大陆之中,而是比天铠大陆更庞大的天铠星内。”

    “天铠星?”

    卓文瞳孔微缩,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而他脑海中也不由得想起了他前世所在的地球也是一个星球。

    “天铠星比天铠大陆庞大许多,而两者则是伴生的关系,也可以说,天铠大陆是从天铠星上衍生而出的独特的大陆,这块大陆是天铠星的伴生物,也是凌驾于天铠星的大陆。”

    “在天铠星内,存在着数量比天铠大陆还要庞大的人类,只不过这些人类全部都没有任何的武道资质的凡人,而拥有武道资质的武者,都存在于天铠大陆之中。”

    “这种现象我也解释不出来,只能归结于为天铠大陆的特殊性,所以在天铠大陆中所诞生的人类,都或多或少拥有武道资质,并且踏上了武道之路。”

    “而天铠大陆的存在,天铠星的凡人基本都不知道,但由于天铠大陆是天铠星的伴生物,所以天铠大陆中万年前的仙气以及现在由仙气退化后的元气,都是由天铠星所提供的。”

    听到这里,卓文脑海犹如无数雷鸣轰响,他瞳孔微缩地盯着释羁,沉声道:“那前辈的意思是,上古战场在那天铠星之中?”

    这一刻,卓文的心情极为的不平静,他没想到天铠大陆仅仅只是那所谓的天铠星的伴生物,同时他又想起了当初神识进入地球后,遇到的那名踏剑飞行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曾说过那地球名叫华夏大陆,或者说,那中年男子说的并不是地球,而是地球的伴生物。

    既然这天铠星能够衍生出天铠大陆这等伴生物,那么地球恐怕也是同一个道理,同样也能衍生出一块玉天铠大陆相媲美的大陆,而这大陆就叫做华夏大陆。

    星球与大陆就相当于两个极端,凡人生活在星球之中,而拥有修炼资质的非凡之人则是生活在大陆之中,两者背道而驰,却又相辅相成。

    曾经,地球的先祖有提出过天圆地方说法,而这说法恐怕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这天圆说的是星球之内的天,而地方恐怕是星球伴生物大陆的地。

    这一刻,卓文目光中的明悟之色越发的浓郁。

    若是卓文乃是天铠大陆本土之人的话,兴许还会难以接受,但卓文却不是,他的前世是来自于地球,又经过上次领悟道意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使得卓文很快就接受和认同了释羁的说法。

    卓文的神色自然是落在了释羁的眼中,特别是看到卓文迅速平静下来后,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对,你说的没错,上古战场确实是在天铠星,当初那来自星空的天神真实目的是天铠星,而天虫和罗烟鲸是那天神释放出来牵制天铠大陆的众多武者的。”释羁沉声道。

    卓文目光虚眯,继续道:“那方才被饕餮吞进去的那白发男子是否就是当年那入侵天铠大陆和天铠星的天神呢?”

    释羁目光一震,不由得脱口而出道:“你居然可以透过那白光看见里面的白发男子?”

    不过很快,释羁便是平静下来,他轻叹地道:“你说得对,那白发男子便是那来自于星空的天神,他自称为干戈天神。”

    “那他为何要攻击天铠大陆和天铠星呢?以这干戈天神的实力和修为,理应看不上我们所在的这天铠大陆的吧?”卓文疑惑地问道。

    释羁目露尴尬之色,道:“此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这干戈天神目的是天铠星,那么这天铠星内必然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出手的吧?”

    释羁此话刚说完,一道神念蓦然在释羁和卓文脑海中响彻。

    “那干戈目的是要炼化天铠星,以此来助这干戈自己的子嗣突破天神,此次进入天铠星你们二人要尽量小心点,这干戈的子嗣就隐藏在天铠星和天铠大陆之中。”

    “神墓之主?”卓文一怔,旋即目露恭敬之色。

    这神墓之主乃是万年前真正面对过干戈的强者,想必知道的东西必然比他们还要多。

    释羁搔搔头,对着神墓之主道:“你来说吧,我虽然知道不少,但根本就没你详细,而且也说不好。”

    卓文也是颇为期待地看向眼前的墓陵,释羁毕竟在当年很早就被罗烟鲸吞入腹中,并没有参与到最终之战,只能从一些只言片语之中探查到一些真相,肯定比不了神墓之主的。

    神墓之主沉默片刻,蓦然间,从墓陵之中掠出一块黑色圆球。

    “你若真想知道,将神识探入这黑色圆球之中,这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一切。”神墓之主沉声道。

    卓文接过黑色圆球,对着墓陵一抱拳,旋即便是选了一处颇为安静的角落,神识开始缓缓地探入黑色圆球之内。

    卓文看到了浩瀚无垠的星空,在这星空下,有一颗巨大的星球,这星球大部分都是绿色的森林,少部分是蓝色的海洋。

    在这星球之中,充满了生机勃勃,里面拥有许多的凡人,更有种类繁多的异兽和树木,一片繁荣景象。

    “这就是天铠星嘛?”

    卓文目露恍然,很快他就注意到,在天铠星不远处,悬浮着一块大约也就只有天铠星十分之一大小的大陆。

    这块大陆的景物也极为的丰富,更加让卓文惊异的是,这大陆之中仙气氤氲,其中时不时会掠出无数道的长虹,应该是生存在那大陆中的修炼者。

    而且这座大陆表面,闪烁着极为强大的禁制之光,以卓文大成的噬咒禁经验,他能够看出这大陆表面的禁制是用于隐匿之用。

    正是有着这些禁制,所以天铠星的凡人才看不见这极为显眼的庞然大物。

    而且卓文还发现,这座大陆与天铠星由一条极为细小的白色长线所连接着。

    仔细看去,卓文发现那白色长线竟是一股极为浓郁的仙气,这股仙气来自于天铠星地底最深处。

    奇异的是,这股仙气从天铠星地底衍生而出,不会扩散到天铠星地表,而是涌向天铠大陆,仿佛遵守着某种未知的定律一般。

    距离天铠星颇远处的星空之中裂开一条缝隙,一名白发飘飘的中年男子颇为狼狈的从裂缝之中窜了出来。

    此人窜出来后的瞬间,立马将那条缝隙给封锁住,随后他脸色阴沉地道:“该死,周天宗你还真狠,我明明是你们的正式弟子,却仅仅只是因为多看了眼宗主之女,说错了一句话而已,居然就将我放逐到域外星空。”

    白发男子脸色难看,但很快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不远处的天铠星之上,他整个人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