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星空存在的不都是废弃星嘛?怎么还可能有这种拥有勃勃生机的星球?”

    白发男子盯着天铠星,他的目光充满了古怪和奇异之色。

    “此星球绝对有古怪,能够在域外星空中还能存活的星球,我根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说着,白发男子犹如鬼魅一般,掠向天铠大陆。

    白发男子一开始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进入天铠大陆,而是隐匿自身气息,混入天铠大陆之中,在探查了一段时间后,却是惊喜地发现,这星球中没有任何天神级别的存在,最高也就只是半神而已。

    “这颗星球还真是落后,居然没有天神级别的存在,也就是说,这颗星球是无主之物啊!”

    白发男子极为兴奋,继续道:“既然是无主之物,那就取出这星球的星核,可惜的是,我已经炼化了自己的母星为自己的主星,已经无法炼化其他星球了,只能将此星交给我儿炼化。”

    “此星能够在域外星空这等恶劣的环境都能够生机勃勃,绝对不简单,将其炼化后,再慢慢研究,不过这块大陆上的修炼者虽然没有天神的存在,但圣人级别的数量也太多了吧。”

    “若是我一人相抗的话,恐怕有些吃力,必须要先牵制住这些圣人才行。”

    接下来,白发男子便是暗中释放出了天虫,在天铠大陆制造了无上的浩劫。

    天虫确实是很难缠,不仅实力恐怖,而且其繁殖能力之强,分身之多,杀都杀不死。

    而天虫也是引出了天铠大陆中的三大半神之一的湛弼,倒是彻底阻止住了天虫的攻势。

    随后白发男子又是放出了罗烟鲸,一时之间,将整个天铠大陆打得措手不及。

    而白发男子更是趁天虫和罗烟鲸在天铠大陆大闹的同时,悄然进入了天铠星,并且欲要强行提取天铠星内部的星核。

    在黑色圆球的画面中,卓文瞧见那白发男子以强大的力量幻化出几乎可以穿越整个天铠星的大手,随后此手猛地探入天铠星的地底深处。

    只是白发男子在探入天铠星深处没多久,脸色骤然大变,一股诡异的力量从天铠星深处蔓延而出,随后白发男子露出惊骇之色,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那庞大的手臂直接崩溃。

    “这是什么力量?这星球内部到底存在什么东西?”

    白发男子内心惊骇,不由得心脏砰砰乱跳,而体内也因为方才那诡异力量的碰撞,而出现了不轻的伤势。

    与此同时,仓颉带着曹禺和湛弼两大半神也是降临天铠星,三名半神与一名天神大战一触即发,几乎达到了毁天灭地的恐怖地步。

    而影像的最后则是仓颉与两名半神联合整个天铠大陆无数圣人以及天铠星的全部仙气之力,与白发男子进行了最后的大战。

    卓文瞧着那一名名陨落的圣人,其中不乏是天仙和真仙的至强者,他们为了保卫天铠星,纷纷都是选择了自爆,为的就是帮助仓颉、曹禺和湛弼三人能够战胜白发男子。

    甚至连曹禺和湛弼两名半神都引爆了自身的元神,终于使得白发男子伤上加伤,最终被仓颉以毕生之力量五马分尸,并且在天铠大陆布下了六大险地,分别存放着仓颉的六个身体部位。

    画面到了这里,便是戛然而止,在白发男子被封印之后,谁也不知道仓颉到底是去了哪里,但卓文却能够看出那画面中的仓颉,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当卓文从影像中回过神来后,他心跳急促,至今脑海中还忘不了,那一名名自爆的圣人身影,他们都在为了守卫家乡而甘愿放弃生命的勇者。

    “因为那场大战,天铠星无数的凡人死伤殆尽,生灵大部分都湮灭,整个天铠星彻底成为了废弃星,天铠星提供的仙气也是退化成了元气,许多圣人都是陨落,那场战斗实在太惨烈了。”

    “而且为了封印干戈,仓颉大人甚至将天铠星与天铠大陆的通道也给破坏掉了,这也是为何我们天铠大陆的武者无法通往天铠星,甚至许多武者都不知道天铠星的原因。”

    神墓之主的话音幽幽地在卓文脑海中响起,语气中满是叹息之色。

    “那你此次决定开辟上古战场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到仓颉嘛?”卓文目光闪烁地问道。

    神墓之主沉声道:“对,天神干戈太恐怖了,虽然被五马分尸,但却根本死不掉,而且以我们的能力也杀不了干戈。”

    “而想要杀死天神,唯有天神才能办到,仓颉大人在当年是最接近天神的存在,若是找到他,并且让他炼化天铠星晋升到天神的话,那么就能够彻底的杀死天神干戈这个后患了。”

    蓦然间,卓文想起了黑色圆球中的画面,他记得天铠大陆之中只有三名半神,分别是仓颉、曹禺和湛弼。

    其中曹禺和湛弼两人明明在那一场战役之中自爆而亡,而仓颉更是在上古战场之中下落不明,那么这神墓之主又是谁?

    卓文可是听那混沌神庙神主窦华所说,神墓之主也是从万年前存活下来的半神,但那时候的半神只有三名,不可能存在第四名半神。

    卓文并没有将这个疑点说出来,而是保持沉默,神墓之主太强大了,根本不是他卓文所能够抗衡的存在,即使发现疑点,他也不能表明出来,否则谁知道这神墓之主会做出什么事情。

    眼前的神墓之主卓文也看不透,而且这神墓之主的话语他也不能全然相信,所以对于这神墓之主,卓文也保留了一定的戒备。

    “卓文,或许你现在心中疑惑,当年的三名半神,其中两名已经牺牲,而仓颉大人也下落不明,而我的身份就成了最大的疑点了是吧?”

    神墓之主的声音再次在卓文脑海中响起,使得卓文瞳孔紧缩到极致,不由得退后数步,他目光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墓陵。

    “小家伙,你不用这么紧张,实话告诉你吧,我在万年前就已是真仙巅峰了,虽然因为伤势过重,被葬入尸幽绝地,但我曾亲眼看过神战,对于化神有着不小的明悟,所以后来在尸幽绝地内晋级了半神,并且控制了整个尸幽绝地。”

    卓文点点头,目露了然之色,但对于这神墓之主的身份更感兴趣了,不过他知道既然这神墓之主并不打算显露身份,所以他也没问。

    蹬!

    此刻,神墓所在的高原也是落在了那白光萦绕的大陆之上,随后又有数道长虹落入这大陆之中。

    而且在落入大陆中后,卓文发现当初从上古磐石落在他掌心的印记,蓦然亮了一下,随后他只觉得全身清凉无比,显然这印记是进入这大陆的凭证,没有这个印记恐怕立马会遭到白光的攻击。

    “人都到齐了,吧!”

    窦华环顾四周,发现并无纰漏后,右手一点虚空,顿时间,这块奇异的大陆猛地跃入星空,其速度之快,令其中许多武者都是露出愕然之色。

    卓文瞧着下方越来越远的天铠大陆,以及越来越近的星空,目光忽然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若是他也能够在这浩瀚的星空中穿行的话,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此刻,中土以及四大陆无数人都是注意到了那掠向星空的大陆,大多数人目光中皆是露出向往和羡慕之色。

    大陆脱离天铠大陆后,卓文发现大陆周围的白光顿时在大陆上方凝聚形成白色的圆罩。

    “在星空中,化神以下的武者,根本无法存活多长时间,即使是半神也无法待很久,若是没有这星神力的话,这块大陆之中的武者都要陨落。”释羁感叹地道。

    卓文点点头,怪不得窦华等人要重新将那干戈拼凑起来,目的是为了从其身上提取星神力,用以横渡星空所用。

    跃入星空后,大陆猛地绕着天铠大陆背后,

    在天铠大陆下方,静静漂浮着一颗星球。

    瞧见这颗星球的瞬间,卓文倒吸一口凉气,不仅仅是他,其余人也都是差不多的表情。

    这颗星球漆黑一片,死气沉沉,仿若一颗铁球一般,更恐怖的是,这颗星球表面居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仿佛此星球随时都有可能碎裂一般。

    卓文想起了从黑色圆球看到的当年的天铠星,然后又看了看现在的天铠星,即使他没有看到那无数大战的画面,也能够想象当年的战役到底有多么的惨烈。

    “这颗星球名叫天铠星,也就是上古战场,这上古战场已经被当年的仓颉彻底的封印,我们根本无法靠近,只能通过这大陆中的星神力传送进去。”

    “不过传送乃是随机的,诸位好自为之!”

    窦华冷眼看了周围众人一眼,旋即一道白芒从上方掠来,瞬间将窦华包裹进去,随后窦华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与此同时,从上方掠来的白芒越来越多,但凡是被白芒笼罩的武者,都是奇异地凭空消失。

    当其中一道白芒将卓文包裹的瞬间,卓文只觉得一股难以想象的感觉涌来,仿佛斗转星移一般,整个世界都颠倒一样。

    卓文消失后,释羁看了眼眼前的墓陵,他低叹道:“你为何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呢?你如果早点告诉卓文的话,或许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神墓之主沉默片刻,随后淡淡地道:“时机还未成熟,我知道师尊选择卓文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我依旧要看看卓文身上的到底是哪点被师尊看中,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认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