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羁点点头,旋即目光复杂地道:“那窦华如此积极的开辟上古战场,其目的应该是想要探寻天铠星内部的那东西吧?”

    神墓之主沉默片刻,沉声道:“确实是如此,而且这窦华很聪明,他将四大战场之主以及圣符家族老祖都是笼络在身边,其目的是提防我们。 ”

    “有时候未知才是最大的诱惑,天铠星深处拥有着能够让天神干戈都为之忌惮,甚至受伤的力量,窦华是不会放过探查那里的机会的,而四大战场之主以及圣符家族老祖也不会不动心的。”

    释羁眉头微蹙,道:“他们也仅仅只是表面上齐心协力而已,暗地里不知道是不是正在勾心斗角呢?”

    “无论是不是勾心斗角,我们是他们的最大对手,若是一旦对上的话,他们会立即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的。”神墓之主淡漠地道。

    释羁沉默一会儿,道:“那卓文呢?我们是否要告诉他此次进入天铠星的目的?”

    “不需要,卓文实力太弱了!进入那地方凶多吉少,此次的九十九混沌战神只不过是混沌神庙对外界的幌子而已,是窦华给了众人一个开辟上古战场的理由而已,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那些被封为混沌战神的小辈,应该也不会被允许进入那地方,而是会被随机传送到天铠星各地。”

    神墓之主淡漠的声音传来,使得释羁点点头,关于窦华的目的,两人其实早就已经知晓了,之所以没阻止窦华,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其实与窦华一致的。

    窦华是为了探索天铠星深处的那未知的力量,而神墓之主和释羁两人更多的却是想要在那地底深处找到仓颉。

    当年的仓颉,便是在将天神干戈封印后,便是在这天铠星中神秘失踪,下落不明。

    神墓之主和释羁都怀疑,仓颉有可能还活着,而且还有可能就在这天铠星的地底深处,所以他们必须要在进入这曾经的上古战场之中。

    此刻,传送大陆之中,无数白芒闪烁,除了神墓之主这块区域以外,其他人包裹卓文也都是彻底地消失在了白芒之中。

    “该轮到我们了,这是混沌神庙内,当年仓颉大人所留下的玉简,这玉简之中隐藏着那处地方的具体位置的信息,这算是那窦华给我们此次帮助开辟上古战场的报酬了。 ”

    “我已经提前拓印了一份,这一份你拿着吧!到时候此地见。”

    释羁右手一挥,玉简便是掠向陵墓,那陵墓之中顿时伸出一张漆黑如墨的大手,将玉简接住纳入了陵墓之中。

    嗖!

    白芒掠来,释羁整个人便是消失在了白芒之中。

    “东方、南宫、北辰、西门,我们也该走了!”

    神墓之主沉默片刻,那巨大无比的墓陵轰然震动,随后墓陵周围出现无数的裂痕,这些裂痕缝隙更是涌现出一条条蓝色的光纹。

    在蓝色光纹出现瞬间,整个墓陵便是分解成无数的碎石,随后这些碎石开始不断的凝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一座足有数百丈高的铠甲石人。

    在这铠甲石人的额前,镶嵌着一座棺椁,此棺椁平平无奇,乃是实木打造,但其棺椁之内所逸散而出的气息,却是有一种震慑天地、气吞日月的恐怖威势。

    而在铠甲石人形成后,四方的真仙墓也是涌动起来,四座青铜棺椁暴掠而出,纷纷进入了墓前的守墓道兵体内。

    嗖!

    五道白芒闪掠而来,将五人尽数都包裹进去,随后五人彻底消失在了这块传送大陆上。

    与此同时,中土先知家族祭塔,一道娇小仿若萝莉般的身影,缓缓地从祭塔中走出,她仰头看向天铠大陆的天空,眸子中有着一抹清明之色。

    “天铠星的通道在万年前就已经被仓颉破坏,并且整个被封锁了起来,即使天铠大陆是天铠星的伴生物,但想要探查到那天铠星的具体位置,依旧有些困难。”

    一道幽冷的声音,在燕天玮的身后缓缓传来,随后一名头戴鬼脸面具的身材修长的身影,自祭塔内走来,走到了燕天玮的身边。

    燕天玮点点头,她笑道:“现在不同了,既然窦华等人已经将存在于天铠星内的上古战场彻底开辟出来了,那么我也能够推算出那天铠星的具体位置了,只是你打算如何前往那天铠星呢?”

    燕天玮极为认真地看着身边的鬼脸面具之人,她很清楚,想要从天铠大陆进入天铠星,必须要横渡一段距离的星空。

    无论是燕天玮还是鬼脸面具之人,都没有横渡星空的能力,前往天铠星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鬼脸面具之人轻笑道:“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神主窦华此次对天铠星深处的那未知的东西势在必行,所以他必须要用到你我二人,所以他为我们留了一小块的传送大陆碎片。”

    说着,鬼脸面具之人屈指一弹,一块大约数里左右,周围遍布白芒的岩石碎片出现在前方。

    燕天玮上下打量着这块碎片岩石,眸子中露出一抹复杂之色,她倒是没想到这鬼脸面具之人关系网这么庞大,连神主窦华都为他留下了传送大陆的一块碎片。

    “我们也前去吧,此次我会尽力帮你集齐圣符的,预卜圣符、一部分风雷圣符和大部分冰炎圣符融合所产生的原始本源,已经在慢慢帮你改造身体了吧?”鬼脸面具之人淡淡地道。

    说到这里,燕天玮眸子中第一次出现了兴奋之色,她点点头道:“你说得对,原始本源确实是不同凡响,居然真的开始改变我的身体。”

    “借助这原始本源,我拥有了天圣的力量,只是这点还不够!”

    鬼脸面具之人轻笑一声,道:“当然不够,若是集齐九大圣符,我可以帮你成就更高境界,而我需要你的未卜先知的能力,助我进入天铠星内部。”

    “你可以放心,等集齐其他圣符,我会将自身的旋刺圣符交给你,全力助你。”

    燕天玮沉默片刻,点点头道:“嗯!合作愉快!”

    说着,燕天玮便是跃入那数里大的传送大陆碎片上,而鬼脸面具之人也没有犹豫,一步进入了那传送大陆碎片上。

    接着,这块碎片悄无声息地破空而去,瞬间远离了天铠大陆。

    当卓文从那种斗转星移地状态清醒过来后,却是发现他所踏入的地方乃是一片荒芜之地,这里面残垣断壁比比皆是,颓败的沙漠,破落的荒野以及布满黑雾的天空。

    这一切的景象,就犹如世界末日一般,让人一看心生阴霾。

    与此同时,一道黑芒从卓文眉心掠出,化作了一条小黑狗的模样。

    小黑环顾周围的颓败战场,轻叹一口气道:“这里就是上古战场了啊,还真的是怀念啊,当初若不是主人在破坏了前往天铠大陆的通道之前,让我提前离开此地的话,恐怕我已经彻底陨落了吧,连一丝残魂都无法幸存。”

    卓文目光闪烁,他对着小黑沉声道:“神主窦华处心积虑地想要开辟上古战场,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卓文盯着小黑,他很清楚,小黑对他隐瞒了许多的事情,不仅仅是小黑,连神墓之主和释羁也对他隐瞒了许多。

    虽说这种隐瞒并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因为他实力太弱,想要保护他而可以隐瞒的,但卓文却并不喜欢这种被人瞒着的感觉。

    小黑眉头微蹙,轻叹道:“此次中土一众老怪前来上古战场确实是别有目的,不过这并不是你所能够参与进去的,这是当初神墓之主和释羁的意思。”

    “毕竟,在那种地方,连神墓之主和释羁这样的存在都不一定能够自保,你过去根本就是送死啊!”

    卓文眉头微蹙,他想起了之前黑色圆球中那被天铠星地底深处的一股诡异力量轰伤的白发男子的画面,不由得沉声道:“与天铠星地底深处的那股力量有关是吧?”

    小黑目光惊异之色,它深深地看了卓文一眼,最终点点头,却并没有答话。

    “带我去!”卓文目光坚定地道。

    小黑却是摇摇头道:“那里太危险了,我不想让你过去冒险,而且那地方我也当年听主人说起过,那是一块不祥之地,即使是真仙踏入里面都不一定能够出得来。”

    “神墓之主和释羁二人之所以进入那里面,主要目的是找到主人而已,连他们都没有百分之百把握自保,更不用说你了。”

    “让他去,此子的安全我来保护!”忽然,一道恢弘地声音在卓文和小黑两人耳畔响起。

    随后一道身着黑袍,面庞朦胧的中年男子,缓缓地出现在了卓文和小黑身前。

    卓文盯着这名黑袍男子,瞳孔微缩,不由得低声喃喃道:“第一山神?”

    小黑目光冷冷地盯着第一山神,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一开始就怀疑你了,因为在上古时代,本龙爷根本就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

    “以前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乃是苍龙道人所镇压在苍龙殿内的,但我却在上古时代并没有听说过苍龙道人曾经镇压过你这样的一名肉身如此恐怖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