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山神淡淡地看着小黑,道:“苍龙道人修炼时间如此悠久,难道你能够知道他一生所经历的所有事情嘛?我被镇压的时候,名声不显,后来在第三重天地自创出万道不灭神体才强势崛起,这些你在外界如何听说?”

    小黑眉头微蹙,它死死地盯着第一山神,想要以此来看出这第一山神所说的到底是否属实,但它却根本看不出任何迹象。

    说到这里,第一山神看向卓文,道:“小家伙,你难道不想知道窦华、神墓之主等一群中土巨擘进入此地的目的吗?不想知道这上古战场地底深处到底藏着什么吗?还有当年那仓颉的下落到底在何处嘛?甚至你身上伏羲鼎的主人伏羲也有可能在此地寻得。”

    卓文沉默了片刻,他深深地看向第一山神,道:“这世间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你帮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放心好了,苍龙殿还镇压着我,只要有苍龙殿在,那我就永远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而我只是对这上古战场的地底深处的东西很好奇,在那深处存在的到底是什么呢?难道你不想知道?”第一山神循循善诱地道。

    “这么简单?”卓文冷冷地道。

    第一山神淡笑道:“就是这么简单,当然,你若是对上古战场的地底深处并没有任何的兴趣的话,那就当我没说,一切的抉择权在你身上。”

    卓文沉默一会儿,旋即看向小黑,认真地道:“小黑,带我们去!”

    小黑深深看了卓文一眼,它能够看到卓文眼中的那抹坚定和倔强之色,轻叹一口气道:“能说说你为何非要去的理由吗?”

    “连天神都忌惮的力量,这种力量超乎我的想象,或许这股力量可以帮助救治辰雪也说不定。”卓文目光疯狂地道。

    在得知了仙圣师古老都没能把握救治慕辰雪后,卓文几乎心如死灰,但却并没有放弃。

    虽然他不知道,天铠星之内所存在的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这股力量连天神都忌惮,兴许他能够在这股力量之中得到救治慕辰雪的办法。

    虽然这种希望极为的渺茫,但卓文却犹如握住救命稻草一般,牢牢地将其拉住。

    而且即使他没能找到那股强大力量的源头,若是能够找到当年天铠大陆第一人仓颉的话,那也是一种希望,毕竟以仓颉的实力和见识,远比卓文要强大太多。

    兴许仓颉就有可能知道某种调和阴阳平衡的东西。

    正是怀着这种近乎侥幸的希望心理,卓文毫不犹豫地打算前往那地底深处的入口,而有着第一山神的护持,他无疑可以多一份保障。

    小黑沉默下来,它深深看了卓文一眼,最终还是点点头了,它很清楚卓文的性子,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小黑张嘴一吐,从嘴中吐出一枚玉简,道:“当初释羁与窦华达成过交易,开辟上古战场后,便是从窦华那里得到了进入天铠星地底深处的位置,之前我到释羁那里要了一份。”

    卓文接过玉简,犹豫一会儿,道:“小黑,既然你到释羁那里要了一份玉简了,你是应该打算去的吧?”

    小黑点点头,却是罕见沉默了下来。

    卓文轻叹一口气,以他与小黑相处的这么多年下来,他自然也了解了小黑。

    仓颉毕竟是小黑的主人,它进入天铠星地底深处的心情比他卓文还要迫切,但小黑之所以没说,恐怕还是担心他卓文的安危吧。

    查看了一番玉简,卓文对于此地的大方向也是大概清楚了。

    “我知道位置在哪里了,跟我来!”

    说着,卓文右脚一蹬,犹如一阵青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小黑则是化作一道黑芒进入了卓文的识海之中,第一山神则是慢悠悠地跟在卓文之后。

    这里是一块颓败皲裂的大地,在这片大地中央,有着一片巨大的湖泊。

    这片湖泊面积极大,仿若一望无际一般。

    而且奇怪的是,这湖泊的水并不是清澈幽蓝,而是漆黑如墨,并且其中还散发出难闻的恶臭。

    哗啦!

    忽然,黑水之中猛地水花飞溅,在那飞溅的水花之中一条未知的巨大尾巴浮现,随后便是钻入黑水之中销声匿迹。

    显然,这湖泊之内恐怕也隐藏了某些未知生物,是个是非之地。

    嗖!

    一道长虹暴掠而来,仔细看出,这道长虹之内,竟是一只庞然巨兽,在这巨兽的背上驮着一座恢弘的大殿。

    在大殿上,站着三道身影,分别是混沌神庙神主窦华、古老以及袁弘文。

    饕餮落在了湖泊岸边,古老凝视着充斥着黑水的湖泊,蹙眉道:“神主,那通往地底深处的入口是这湖泊?那古籍中不是说入口是一处巨大的洞穴嘛?那洞穴乃是当年天神干戈所轰出来的。”

    窦华目光闪烁,沉声道:“若是神庙内的记载没错的话,此地就是入口,毕竟过去万年了,入口发生变化也是有可能的。”

    说到这里,窦华看向袁弘文道:“弘文,此地危机四伏,到时候你还是进入中央神殿内吧,到时候其他混沌战神若是前来的话,你在这岸边尽量阻止,毕竟这入口不是他们所能够进去的。”

    袁弘文点点头,道:“神主放心,而且此地方位如此偏僻,若是不知道位置的话,根本找不到这里,这点无须担心,而且混沌战神本就是一群小辈而已,进入里面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

    窦华微微点头,道:“现在就等其他人了!”

    不一会儿,又是四道长虹暴掠而来,这四道长虹光华敛去,显露出四道气息宏大的身影,这四人正是四大战场之主。

    “神主!”

    四大战场之主对着窦华一抱拳,随后便是落在了窦华身边不远处,目光凝重地盯着眼前的黑水湖泊。

    修炼到他们这种地步了,自然能够看出眼前这黑水湖泊的不凡和恐怖。

    在四大战场之主降临后没多久,又是十多道长虹掠来,这十多道身影皆是对着窦华一抱拳,旋即便是落在不远处黑水湖泊的岸边。

    这十多道身影尽皆都是中土的天仙老祖,其中更是包括王刃家族贺无伤、兽使家族魏武阴、重盾家族董方辛、血祭家族孔连顺、永生家族姬无病。

    “这里就是通往天铠星地底深处的入口啊?”贺无伤目露兴奋之色,低声喃喃地道。

    不仅是贺无伤,其他的天仙老祖也都是神色各异,露出兴奋之色,他们可是看过窦华所给的玉简,知道这地底深处隐藏着连天神都忌惮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那力量到底是什么,但毫无疑问,这天铠星的地底绝对藏着无上至宝。

    虽说他们这些天仙老祖实力比窦华等几名真仙差距颇大,但获得宝贝靠的可不仅仅是实力强大,更重要的还是机缘。

    所以说,这些天仙老祖心中都是怀着侥幸之心,他们知道若是真的能够探清地底深处的原因,说不定就有机会得到那股力量。

    武道之路本就是朝生夕死,若是不能一直进步的话,其实也就相当于等死一般。

    这些天仙老怪物修炼的时间很悠久了,能够突破修为,对他们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许多。

    嗖!

    又是一道长虹掠来,显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光头和尚,此人正是释羁。

    “释兄!神墓之主呢?”窦华爽朗一笑道。

    “他来了!”释羁站在虚空道。

    嗖嗖嗖!

    释羁刚说完,在他背后天际,迅速掠来五道虚影,速度极快,瞬间便是落在了湖泊岸边。

    众人纷纷看去,皆是流露出惊骇之色,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五道虚影,竟是五道身高足有数百丈巨大的石像。

    为首一尊石像表面无数蓝色光线密布,在其额前镶嵌着一座平平无奇的棺椁。

    但就是这平平无奇的棺椁,所散发出的气息,却是让得在场无数人都是心惊胆颤。

    而这巨大的石像身后,站立着四座体积略小的石像,而这四座小型石像身上也都各自镶嵌着一座棺椁,其气息虽说比不了那大石像,但同样让得许多天仙老祖心神震颤。

    “四名真仙……”有名天仙老祖吞咽了下口水,颤颤巍巍地道。

    窦华目光忌惮地看了眼五座石像,却是笑道:“欢迎神墓之主,那四位想必就是你的守墓真仙了吧,老夫以前早有耳闻却未曾见过,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这黑水湖泊就是通往那神秘地底的入口吗?”

    神墓之主倒并没有理会窦华的客套之话,而是直入主题淡淡地道。

    窦华微微一笑,道:“当初天神干戈欲要取出天铠星的星核,于是以通天之力,硬生生将此处打穿,不过却是在最深处遇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阻碍,并且被这股力量所击伤。”

    “自此那地方便是形成了一块直入地底深处的洞窟,按照古籍上记载的地理位置,那洞窟就在此地。”

    “虽说我不知道此处洞窟为何变成了这诡异的黑水湖泊,但我想古籍记载不会错的,而这湖泊应该是这万年来不知什么原因在洞窟中所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