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

    在红莲血阵破开的瞬间,饕餮双目凶光大冒,大嘴一张,其嘴中顿时出现巨大的黑洞,恐怖的吸力自黑洞中传出。

    “等的就是你这一刻!”

    鬼脸面具之人哈哈一笑,右手屈指一弹,顿时间,从灵戒之中取出一根手指大小的铁棍。

    鬼脸面具之人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喷在了铁棍上,顿时铁棍开始疯涨至数百丈之大,随后被鬼脸面具之人一把拿在手里,立在了饕餮的大嘴上下颌上。

    饕餮呜呜大叫,可惜的是,铁棍牢牢地将它的嘴固定住,使之根本无法闭合。

    与此同时,鬼脸面具之人右手一捏诀,沉声道:“仙术无限虚空!”

    顿时间,饕餮周围的虚空渐渐地弯曲,并且被他隔离了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虚空牢笼。

    袁弘文站在中央神殿中,他死死地盯着周围被隔离出来的虚空,冷声道:“你是杨逸使者?”

    在袁弘文的记忆中,这仙术无限虚空乃是杨逸独门仙术,威力很是强大。

    鬼脸面具之人轻轻一笑,并没有回答袁弘文的话语,而是一步跨出,直接掠向中央神殿中的袁弘文而去。

    袁弘文脸色微变,毫不犹豫地进入了中央神殿殿门内,身形一闪,便是消失在了中央神殿之中,并且将殿门关闭。

    鬼脸面具之人掠至中央神殿面前,他淡淡地盯着那已经闭合的殿门,却并没有出手轰击殿门。

    这中央神殿极为坚固,鬼脸面具之人自忖实力虽强,但也不太可能单靠自己能够轰碎这中央神殿。

    只见鬼脸面具之人袖袍一挥,无数的黑色漩涡犹如跗骨之蛆一般,将中央神殿的殿门给笼罩包裹进去。

    以那袁弘文的实力,若是一旦打开殿门,那么就会直接面对这些黑色漩涡的攻击。

    殿门之内,袁弘文以神识自然也探查到殿门外的黑色漩涡,他的脸色极为的难看,这些黑色漩涡给他极为浓郁的危机感,他万万不可打开殿门。

    “此人和燕天玮到底是什么目的?”袁弘文露出苦涩笑意,低声喃喃地道。

    “难道他们是为封印在饕餮内的天虫而来的?”

    袁弘文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目光焦急,此刻他想要通知神主窦华,却是发现那黑水湖泊传音玉简在那黑水湖泊之中完全失效,消息根本传不到窦华那边。

    鬼脸面具之人对着燕天玮点点头道:“我们进入那封印之地看看吧,那古禁岁月无情若是能够解开的话最好,若是不能的话,我只能强行将干戈和天虫带出来了。”

    燕天玮点点头,道:“可以试试。”

    说着,鬼脸面具之人带头,两人进入了饕餮大嘴之中的黑洞内。

    不一会儿,两人便是来到了一处奇异的空间,这处空间极大,周围一片血红色,并且血色更是布满了无数的经络,仿佛是饕餮的内脏一般。

    在这血色空间尽头,一道巨大的黑影在尽头处若隐若现,这黑影表面有着无数的血色脉络缠绕着,并且黑影周围更是有着无形地涟漪弥漫闪烁,应该是被种下了极为强大的禁制。

    鬼脸面具之人缓缓走向这黑影,右手轻轻探出,落在那禁制涟漪的瞬间,无形的波动猛地扩散而出,将周围的空间都是给蔓延进去。

    而鬼脸面具之人眉头微蹙,只见他伸出的右手在迅速地衰老,一丝丝的皱纹更是不断的浮现,看起来极为的诡异。

    抽回伸出的右手,鬼脸面具之人目光微冷,道:“不愧是上古第一禁制,这岁月无情还真是了得,也正是靠着这岁月无情,以岁月流逝的力量,才能彻底将天虫那恐怖的繁殖能力给遏制住啊。”

    燕天玮眉头微蹙,她有些不悦地看向鬼脸面具之人,道:“之前我提醒过你的吧,此处封印之地必然存在着混沌神庙高层奥术师,你如此肆无忌惮的触发禁制,是想要将那些奥术师引出来嘛?”

    鬼脸面具之人却是微微一笑,道:“我正有此意,此地我只见到天虫的封印,那么那天神干戈却未曾见到,恐怕是被封印在更为隐秘的地方,若是没人带路的话,这可不行啊。”

    鬼脸面具之人此话刚说完,整个血色之地剧烈地颤抖起来。

    在血色封印之地最深处,有着一座镶嵌在中央的大殿,此大殿内部,有着一座巨大的法阵,这法阵由无数的繁复的符纹所构建而成。

    其内所散发出的无数的白芒,化作一道道诡异的白色锁链,朝着法阵上方萦绕而去。

    而在法阵上方尽头,一名白发中年男子静静地漂浮着,那从法阵之中衍生而出的白色锁链,尽数将这白发男子给重重捆缚住,使得此男子根本难以动弹分毫。

    若是卓文在此处的话,不难认出这白发男子正是之前从六大险地之中掠出的六个身体部件组合而成的那名男子,而他的名字叫做天神干戈。

    而在这繁复的法阵周围,共盘膝坐着九道身影,这九人皆是身着宽袍,年岁在六七十岁模样的老者。

    而且从这九名老者身上的宽袍可以看出,这九名老者皆是奥术师,而且他们身上所弥漫而出的精神力极为的浓郁,从这等浓郁的精神力可以看出,这九名老者全部都是天圣师。

    猛地,其中一名留有白色长须的老者,猛地睁开双目,他目光穿越,落在了天虫所在的血色空间,脸色阴沉地道:“岁月无情的禁制被触发了,有人闯入天虫所在的封印之地了。”

    “是谁?胆子这么大,竟敢闯入此处封印之地,难道不知道此处乃是混沌神庙的禁地嘛?”一名赤发老者脾气暴躁地道。

    “你们八人前去阻拦闯入者,若是有必要,就地格杀!”白色长须老者目光森冷地道。

    其他八名老者皆是恭顺地点点头,显然这白色长须老者应该是九人的领袖。

    “走!竟然敢闯入此禁地,今日老夫定要将闯入者杀个片甲不留。”

    赤发老者脾气极为火爆,冷哼一声,便是右脚一踏虚空,直接消失在了这座大殿之中,而其余七人面面相觑,在那白色长须老者的点头示意下,也纷纷跟着赤发老者而去。

    血色空间中,鬼脸面具之人背负双手静静地站立着,而燕天玮则是目光警惕地站在鬼脸面具之人身后,她的眸子四处扫视着,仿佛在戒备着什么。

    嗖嗖嗖!

    蓦然间,八道身影自血色空间上方出现,这八人为首一人乃是赤发老者。

    此刻,赤发老者须发喷张,目光喷火,他冷冷地盯着鬼脸面具之人和燕天玮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此地,不想活了吗?”

    鬼脸面具之人气定神闲地道:“各位误会了,我二人进入此地是有要事要办,我听说守护此地的应该是有九名天圣师的,姚怀大师怎么没来呢?”

    赤发老者目光幽冷,道:“对付你们两个家伙,还不需要姚怀师兄出手。”

    “呵呵!”

    鬼脸面具之人却是嗤笑一声,他讥讽地道:“既然还有一个在深处,那我也就不需要手下留情,留下活口了。”

    说着,鬼脸面具之人右脚一踏,黑色漩涡在其脚下凝聚,他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狂妄自大!”

    赤发老者目光森冷,对着身后的七人道:“诸位列八极乾坤阵!”

    其他七人皆是目露凝重地点点头,他们能够感受到这鬼脸面具之人的不同寻常,按照赤发老者的吩咐,纷纷分列在八个方向。

    旋即八人手掐印诀,八人周身竟是浮现出黑白两极图,这黑白两极图不断的旋转,其内涌现出恐怖强大的崩压之力。

    这股崩压之力很恐怖,仿佛能够将整个天都给压塌下来一般。

    鬼脸面具之人在虚空连他,出现在一名老者身边,只见那老者怒吼一声,右手掐诀,那黑白两极图迅速旋转,对着鬼脸面具之人当头碾压下来,欲要将其彻底的绞碎。

    感受到那黑白两极图的不同寻常,鬼脸面具之人目光闪烁,并没有与这黑白两极图硬碰硬,而是右脚一踏,避开了这黑白两极图的攻势。

    “仙术无限虚空!”

    鬼脸面具之人冷哼一声,右手按在虚空,顿时间,赤发老者为首的八人周围的虚空顿时蠕动扭曲了起来,随后这扭曲的虚空猛地将八人隔成了独立的空间,犹如虚空牢笼一般,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破!”

    赤发老者冷哼一声,八人纷纷涌出恐怖的精神力,随后八人所形成的八极乾坤阵爆发出伟岸的威能,那独立的虚空开始剧烈的晃动,仿佛随时都会崩溃塌陷一般。

    “仙术虚空龙吞!”

    鬼脸面具之人双手印诀一变,顿时间,他周围数千丈的虚空开始蠕动起来,最后形成一条巨大的虚空之龙。

    这虚空之龙咆哮一声,张开巨大的龙嘴,一把将那独立的虚空吞入了腹中。

    “崩!”

    随后,鬼脸面具之人右手一捏,那虚空之龙直接在他的控制之下,寸寸崩溃了下来,那恐怖的虚空爆裂之力蔓延开来,使得周围的血色空间的纷纷爆开无数的血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