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5章 王刃圣符

    取出剑鞘的瞬间,卓文脸上也有着犹疑之色,这诡异的剑鞘毕竟是他刚刚所得,而且还不知道其具体使用方法,他不知道这剑鞘能否挡得住那百兵。

    但他现在别无他法,他身上除了那神秘眼球以外,就只剩下这诡异的剑鞘了。

    神秘眼球实在太神秘,卓文不想经常使用那神秘眼球,而且这神秘眼球现在处于装死状态,他之前呼唤过了,但那神秘眼球依旧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

    取出剑鞘的瞬间,卓文目露决然之色,将剑鞘猛地抛向那掠来的百兵而去,而他则是右脚道意加持,随时准备跑路。

    叮!

    百兵瞬间掠来,抵在了剑鞘表面,发出清脆的交击之音。

    哗啦啦!

    随后卓文发现,那平平无奇的剑鞘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整个剑鞘不断的颤抖,其剑鞘表面的血迹涌现出炽烈的血芒。

    当血芒爆发的瞬间,剑鞘的重量瞬间暴涨了无数倍,那原本抵在剑鞘表面的百兵,浑身一颤,直接被剑鞘压得倒飞而出。

    在剑鞘倒飞而出的瞬间,卓文目光精芒闪烁,右脚一踏,手持剑鞘,再次猛地一抛,此次他直接将剑鞘抛向下方的贺无伤。

    此刻,贺无伤震惊了,他不惜以修为跌落为代价,强行提升的百兵,居然如此轻易地被那毫不起眼的剑鞘给轰飞了,这实在不可思议啊!

    眼见剑鞘再次轰来,贺无伤厉啸一声,一手将百兵招了回来,随后右手猛地一挑,直接挑向那掠来的剑鞘。

    砰!

    百兵与剑鞘接触的瞬间,贺无伤瞳孔紧缩成针,一股巨力顺着百兵蔓延到卓文的右手,随后百兵脱手而出,而贺无伤的右手爆出一团团血雾,闷哼一声,连连倒退。

    而卓文则是目光爆出一团精芒,右脚一踏,掠至那脱手而出的百兵身前,将其抓在了手里。

    与此同时,剑鞘则是势如破竹,继续朝着贺无伤掠去。

    此刻,贺无伤直接被吓得面无血色,这剑鞘实在太诡异了,连他的百兵都被其轰飞,而他的右手更是间接的被废掉,他很清楚,若是被这剑鞘击中的话,他必死无疑。

    “走!”

    贺无伤不舍的看了眼那被卓文夺去的百兵,毫不犹豫地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这口鲜血立马爆出无数的血丝,将贺无伤整个人包裹进去。

    嗖!

    无数血丝包裹的贺无伤,犹如一道闪电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其速度之快,几乎接近于真仙才拥有的挪移的速度了。

    砰!

    剑鞘砸在地上,整个小水潭空间震颤了几下,随后剑鞘的地下被砸出了巨大的坑洞。

    卓文掠至剑鞘坑洞边缘,他静静地凝视着那已然消失身影的贺无伤,目光露出思索之色。

    “这贺无伤不愧是天仙巅峰的强者,即使修为下滑的如此严重,竟也这么难以杀死。”卓文轻叹一口气地道。

    方才那一战,卓文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依旧还是未能杀死本已经受伤的贺无伤,由此可见,贺无伤确实是难杀啊。

    不过,卓文也知道,那贺无伤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毕竟贺无伤为了强行提升百兵的威力,不惜付出将自身的修为再次跌落的代价。

    修为跌落至天仙初期的贺无伤,对于卓文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了,如果卓文在地底迷宫再次遇到贺无伤的话,足以将其斩杀。

    嗷呜!

    当贺无伤逃离此地后瞬间,小水潭中的那只异兽猛地一跃而起,朝着卓文的背影掠来。

    “早就注意你很久了!”

    卓文冷笑一声,右手一把将衣领中装死的神秘眼球抓出,朝着后方扑来的异兽抛去。

    这神秘眼球当初对孔文眉心处的异兽头颅虚影极为的克制,现在这真正的异兽出现,恐怕也能将其制服吧。

    嘶嘶嘶!

    神秘眼球被抛出后,极为不满地对着卓文嘶嘶嘶地叫着,但很快它便是注意到了前方扑来的异兽,瞳孔出流露出极为人性化的喜悦。

    嗖!

    只见神秘眼球瞳孔一眨,一道黑色闪电暴掠而出,速度极快的掠出。

    嗷呜!

    异兽看清楚神秘眼球后,目光中竟是露出恐惧之色,随后直接调转方向,欲要逃入小水潭之中。

    可惜的是,黑色闪电速度太快,而异兽调转方向耽搁了太多的时间,所以异兽甚至还未反应过来,黑色闪电便是将异兽全部包裹了进去。

    只听一道悲鸣传来,随后卓文愕然地发现,那异兽在黑色闪电的笼罩之下,直接爆裂成无数的血肉之末,而且这些血肉之末还全部被黑色闪电吸收成虚无。

    黑色闪电重新掠入神秘眼球中后,这神秘眼球目露满足之色,随后重新回到了卓文的衣领内。

    “这神秘眼球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这么克制这种异兽呢?”

    卓文静静地瞧着躺在衣领中的神秘眼球,他越发的觉得这神秘眼球恐怕与这天铠星地底深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还有那从湛弼头颅内出现的异兽,卓文也觉得与地底深处有关系。

    “这异兽是从湛弼头颅中钻出来的,看来这异兽在湛弼头颅中待了很长时间,就好像一只寄生虫一般。”脑海中小黑凝重地道。

    “寄生虫?”

    卓文双目一亮,好像把握到某种线索了,无论是当初他遇到的孔文还是那黑白巨人以及黑白巨人所在的那空间中的众多人影,他们眉心都拥有异兽印记。

    卓文有个大胆的猜测,那便是那水潭的异兽就是寄生虫般的存在,这寄生虫寄生在宿主之中,靠着宿主的血肉能量生长,并且操控着宿主的行为。

    当年的湛弼便是被这种寄生虫寄生了,或许这也是当年湛弼选择自爆的原因,毕竟半神修为可不易啊,就这样牺牲实在有些不值。

    但若是湛弼知道自身有着寄生虫的存在,并且知道这寄生虫很可能会一步步蚕食他的血肉,并且操控他的身体的话,那么他自爆牺牲也就能够理解了。

    与其犹如傀儡般被操控,还不如死得其所,只是没想到的是,湛弼的头颅幸存了下来,并且不知什么原因,掉落在了小水潭的深处,而那异兽则是隐藏在湛弼的头颅内躲过一劫。

    而之前的孔文仅仅只是从体内掠出异兽虚影,并没有异兽的实体,其原因恐怕是那孔文体内的寄生虫并不强,或者说不是完整的,所以只能以虚影作战。

    “看来在这地底深处,这种的寄生虫还有,看来我进入地底深处的时候,需要加倍小心了。”

    卓文目光虚眯,心中却更加的警惕,他很清楚,若是他被这种寄生虫寄宿在体内的话,恐怕也将会成为傀儡般的存在,想到这种可能,卓文不由得脊背生寒。

    卓文摇摇头,旋即目光落在手上的百兵上,目光顿时变得炽热无比。

    这百兵可是天圣器,对于他现在来说,极为的珍贵,而且更珍贵的是,这百兵上还附着王刃圣符。

    这王刃圣符极为契合百兵,可以使得百兵的威能增强数倍甚至数十倍之多。

    卓文思索片刻,并不打算将王刃圣符结合百兵,而是打算将王刃圣符融合进入原始符箓之中。

    他知道原始符箓越强大,对于他的领悟力和修为增长有着极为不弱的好处,特别是关于九大圣符结合,可以形成神符,助武者领悟神境奥秘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当然天铠大陆中传说的神境应该是半神之境,毕竟天铠大陆从未出现过真正的化神强者。

    但即使是半神之境,那也很恐怖了,毕竟靠自己想要成就半神那难度实在太大了,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想到这里,卓文将百兵收入苍龙殿内,同时让精神力分身去默默地炼化百兵,而他本体则是盘膝而坐,将大圆满圣体和血仙释放出来,为他护法。

    “若是我将这完整的王刃圣符融入原始符箓中的话,不知道原始符箓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卓文目光灼灼,随后右手一点眉心,将原始符箓提取出来。

    原始符箓表面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在其中散发着颇为浓郁的本源之力,随后卓文缓缓地将王刃圣符靠近原始符箓。

    嘶嘶嘶!

    当王刃圣符彻底融入原始符箓的瞬间,便是迸发出极为炽烈的光芒,随后卓文便是感觉到一股极为浓郁的本源之力从那原始符箓之中逸散出来,纷纷钻入卓文的眉心之中。

    随着本源之力钻入卓文的眉心内,卓文的眼中看到了更远的道路,他看到了真仙的境界,并且顺着真仙境界,开始触及到了半神的境界。

    卓文目光露出明悟之色,随后他缓缓闭上了双目,开始默默的感悟着本源之力所带来的玄奥的感觉。

    血仙看着那悬浮在卓文前面的原始符箓,目光闪烁,缓缓的靠近卓文本体,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默默地感受着那本源之力的气息,他干脆也是闭上眼修炼了起来。

    本源之力可以窥探本源,对于修炼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而这原始符箓和王刃圣符融合的过程中,所逸散出的本源之力可谓是极为的繁多,这等机会可是极为难得,血仙哪里会放过。

    大圆满圣体淡淡地看了血仙的行为,也没有阻止,而是默默地为卓文本体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