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巨大刀影

    砰砰砰!

    全身魔气萦绕,卓文双手魔刀交叉斩出,顿时,滔天的魔气在半空中凝聚出交叉般的巨大刀影,冲天而起。

    哗啦啦!

    血海翻涌,暴掠而来,而那庞大的尸王虚影,踏在血海之上,在这尸王的口中咬着一柄断剑。

    眼见刀影掠来,尸王伸出右手,将口中的断剑取出,猛地斩出,一道冲天剑影凝聚,犹如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去。

    剑影横空而来,所过之处,血海冲天,带着一股股的血腥之位,重重地站在了那交叉的刀影。

    砰!

    交叉刀影并没有坚持太久,直接被这剑影斩碎,随后继续朝着前方冲掠而去。

    卓文瞳孔微缩,深吸一口气,双手捏诀,在充满魔气的体内,蓦然爆发出极为炽烈的佛光。

    “仙术佛魔变!”

    说完,卓文体内的佛光越加的炽烈,最终与他周身的那些魔气分庭抗礼,而他的躯体则是一半为佛,一半为魔,亦佛亦魔,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只见卓文一手提着魔刀,一手捏着戒刀,而他则是乘风破浪一般,猛地暴掠而出,速度如梭。

    砰!

    卓文一刀斩在了剑影之上,身形一滞,随后腰身猛地一扭,直接崩裂了剑影,而他则是直接冲向了那血海深处。

    “挡住他!”

    孔连顺目光阴翳,施展出了佛魔变后,卓文的实力增加了太多,居然给孔连顺一种威胁的感觉。

    想到这里,孔连顺深吸一口气,双手再次一捏诀,血海顿时汹涌,犹如一只暴怒的巨兽一般。

    冲入血海内的卓文,整个人旋转起来,佛光和魔光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黑金风暴,势如破竹地穿梭于血海之中。

    嗖!

    庞大的尸王目光寒芒闪烁,手持断剑,下潜进入血海之内,朝着卓文扑来。

    “斩!”

    拥有佛魔之躯加上大圆满圣体的卓文,战意滔天,面对着那扑来的尸王虚影,他根本就没打算躲避。

    当两者接近的瞬间,卓文右手戒刀挥出,狠狠地斩在了尸王虚影手中的断剑上。

    砰砰砰!

    恐怖的力量传递开来,整个血海底部开始席卷出极为恐怖的无数水涡,这些水涡犹如怒龙一般,不断席卷释放,使得血海掀起无尽的海啸。

    而也正是戒刀与断剑碰撞的那一瞬间,卓文左手中的魔刀极为果断的甩了出去。

    魔刀化作一道幽光,穿梭血海无数水涡,直掠向尸王虚影眉心。

    嗖!

    尸王虚影根本没料到卓文会忽然使出这一招,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随后那魔刀速度如梭,瞬间从尸王眉心一穿而过。

    轰隆隆!

    尸王甚至没反应过来,其眉心便是被魔气侵袭,随后整个身躯都是被魔气萦绕,最终轰然溃散。

    尸王虚影溃散的瞬间,卓文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很快便是被他强行压制了下来,随后他一脚踏出,顺着翻滚的血海,猛地暴掠而出。

    接住血海不远处的魔刀后,卓文将魔刀和戒刀合在一起,魔光与佛光相合,形成了一柄丈许大小,表面佛光和魔光相互交融的长刀。

    “佛魔斩!”

    身处于血海底部的卓文手持佛魔刀,仰天挥出,顿时间,一道仿若能够撕裂无尽虚空的刀影从佛魔刀内部冲出。

    这道刀影实在太庞大了,周围萦绕着魔影和佛影。

    哗啦啦!

    佛魔刀影出现,血海直接被劈成了两半,从中间裂开来,而刀影直冲天际的第一尸王和孔连顺,而卓文提着佛魔刀紧随其后,目光森冷地盯着上方的二人。

    “这小杂种……”

    第一尸王和孔连顺二人同时脸色微变,相视一眼,皆是提着天圣器迎向了那冲天而来的佛魔刀影。

    只见第一尸王伸出干枯的左手,在右手上的长柄镰刀轻轻一抹,这长柄镰刀表面逸散着极为恐怖的死气。

    而孔连顺仙元凝聚在铁伞上,铁伞猛地胀大到数百丈,随后在孔连顺的控制下,猛地朝着下方挥去,无数的白芒掠出,犹如一道道白色的暗器。

    砰!

    第一尸王和孔连顺二人的全力攻势极为恐怖,佛魔刀影虽然恐怖,不过在两人的合力之下,还是寸寸崩溃。

    不过第一尸王和孔连顺两人也不是丝毫无损,两人在破碎佛魔刀影后,闷哼一声,朝着两边退去。

    嗖!

    卓文目光虚眯,右脚一蹬,速度瞬间加快,朝着第一尸王掠去。

    第一尸王和孔连顺两人之间,第一尸王由于棺椁破碎的原因,其实力下跌了不少,而那孔连顺虽说失去了血祭圣符的原因,但依旧有天仙巅峰的实力。

    瞧着卓文朝着这边掠来,第一尸王目光寒芒闪烁,怒喝一声,手中长柄镰刀斩出,对着卓文挥去。

    “斩!”

    卓文右手持着佛魔刀,一刀斩了下来,重重地轰在长柄镰刀之上,恐怖的气浪自两者之间弥漫而出。

    而卓文则是顺着这股强大的气浪之中,立马将大圆满圣体分离了出来。

    大圆满圣体顺着气浪的空隙,瞬间接近第一尸王身前,一拳狠狠的轰了过去,重重地砸在了第一尸王的胸口。

    第一尸王根本没想到卓文会忽然使出这一招,所以根本就没有防备,然后直接被卓文钻了空子,一拳轰在胸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卓文本尊脚踏七星,瞬间掠至第一尸王面前,一刀斩了下来,第一尸王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刀从他头颅劈了下来,直接将他劈成两段。

    “卓文!”

    与此同时,后方的孔连顺怒喝地朝着卓文掠来。

    卓文淡淡瞥了眼后方的孔连顺,大圆满圣体瞬间与他合体,他再次一刀横斩而去,这一刀使出了他此刻最强之力。

    当这刀斩出的瞬间,孔连顺脸色大变,铁伞挡在身前。

    只听砰的一声,随后孔连顺手中的铁伞被斩飞,而孔连顺全身衣服尽数破碎,倒飞而出,重重地砸在了后方的墙壁上,恐惧地盯着卓文。

    孔连顺满脸不可思议,这卓文才刚刚晋级天仙后期,不仅挡住他们两名天仙巅峰的联手,甚至还如此干脆利落的将他们给击败。

    卓文淡漠地瞥了眼孔连顺和那不断蠕动开始合拢的第一尸王,淡漠地道:“现在还想杀我吗?”

    此刻,第一尸王已经彻底的将劈成两半的躯体合并在一起,只是他的气息却极为的虚弱,方才那一刀,对他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第一尸王紧紧地靠在岩壁上,他目光极为不安地盯着卓文,方才那一刀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感觉。

    瞧着彻底沉默下来的第一尸王和孔连顺,卓文冷笑一声,道:“还不滚,若是下次再敢动手,你们二人的狗命就留下吧。”

    孔连顺和第一尸王两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也不敢反驳卓文,而是灰溜溜地离开了此地。

    卓文淡漠地瞧着那离去的两人,他之所以没杀第一尸王和孔连顺,自然是因为这两人不好杀,毕竟这两人是天仙巅峰,乃是中土成名已久的强者。

    若是真的拼命的话,必然有强大的底牌,到时候卓文杀这两人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在这充满危机的地底迷宫与两人拼命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距离此地不远处,岩壁斑驳的路上,两道身影缓缓地走着,其中一人满脸皱纹,其双目中充满了死气之色,脸上更是苍白无血,此人年纪也就四十岁左右,但看上去却和七八十岁老者差不多。

    另一人年纪在三十到四十岁左右,身材壮硕,在其身前有着一只足有半人高的猎狗,不断地在地上嗅着什么。

    “魏兄,你确定能够找到卓文那小杂种嘛?”满脸皱纹的男子,目光满是恨意地道。

    中年男子看了眼那满脸皱纹的男子,沉吟片刻道:“贺兄放心好了,那卓文的气息我还是颇为了解,而这猎犬乃是兽使圣符幻化而出的,其嗅觉极为灵敏,万里内他都能够找到气味的主人。”

    若是卓文在此地的话,必然能够认出这两人,那满脸皱纹的不正是被卓文差点杀死的贺无伤嘛。

    此刻的贺无伤,身上的气息极为的虚弱,修为更是跌落至天仙初期,而这一切都是拜卓文所赐,现在贺无伤只想找到卓文,并且将其慢慢折磨致死。

    而其身边的中年男子自然是兽使家族的魏武阴,而魏武阴之所以帮助贺无伤,自然不是两人的关系如何好,而是贺无伤与他说过那卓文身上拥有数种圣符所融合出的本源之力。

    这等本源之力对于任何的武者来说,都是极为珍贵,毕竟本源之力可以让人窥探本源,提前知晓以后的路到底如何走,特别是仙圣武者,本源之力对其更是至关重要。

    在贺无伤口中得知那卓文身上居然有这等东西,魏武阴自然是心动了。

    “汪!”

    忽然,身前的猎犬仰头大叫一声,旋即双目露出幽光,猛地朝着前方飞掠而去。

    “看来有线索了。”魏武阴目光露出炽热之色道。

    两人紧紧跟随在猎犬之后,当来到一处拐角处的瞬间,一道身影猛地暴掠而来,恐怖的气势暴涌而出,那猎犬哀鸣一声,直接被这股气息碾压的爆裂开来。

    魏武阴和贺无伤二人脸色大变,连连使出仙元,挡在身前,随后不断的后退。

    嗖!

    这道身影太快了,而且再加上出其不意,魏武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这道身影就已经掠至身边不远处的贺无伤身前。

    “是你?”

    贺无伤甚至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只听噗嗤一声,一柄黑金双色萦绕闪烁的大刀自贺无伤脖颈处一刀划过,一颗头颅直接冲天而起。

    随后贺无伤整个身体都是爆成一团血雾,强大的佛魔力量侵入其体内,其丹田中的元神根本就没机会逃脱便是直接溃散。

    贺无伤一死,魏武阴瞳孔一缩,连忙爆退,同时将兽使圣符祭了出来,死死地盯在前方,在无数的血雾之中,一道挺拔如松的青年,傲然而立,在青年的手中提着贺无伤的头颅。

    兴许是注意到魏武阴的目光,青年缓缓转过头,目光淡漠地盯着魏武阴,使得魏武阴不由得低呼出声:“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