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4章 印记

    在卓文的面前,白色晶体散发着莹莹白光,犹如黑夜中的指引灯一般。

    通过莹莹白光,卓文的注意落在了大殿周围,发现大殿周围壁垒上,缠绕着无数黑色脉络,犹如爬山虎一般,爬满整个周围的壁垒。

    瞧着周围无数的黑色脉络,卓文目光中满是忌惮之色,这些黑色脉络他并不陌生,当初仓颉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所在的大殿周围表面,也都是萦绕着这种诡异的黑色脉络。

    看来,此处应该就是困住仓颉的地方了,卓文就是担心,在这十多天内,他能否顺利找到那仓颉。

    而且就算找到了仓颉,他也不确定能否救得了仓颉,毕竟当时他瞧见仓颉的时候,后者的状况并不算好。

    “不知道仓颉到底困在这座大殿何处?”

    卓文环顾四周,发现大殿四周延伸出不少的殿门,这些殿门造型古朴,而且还一模一样,想要看出哪个殿门是真实的,实在有些困难。

    嗖!

    蓦然间,在卓文面前散发出莹莹白光的白色晶体,化作一道白影,猛地朝着正前方的一道殿门掠去,其速度极快,几乎化作一道残影一般。

    卓文眉头一挑,白色晶体乃是仓颉之物,既然这白色晶体选择了前方的这道殿门,那么自然有一定的道理。

    想到这里,卓文右脚一蹬,紧随那白色晶体而去。

    嗖嗖嗖!

    不过,当卓文抵达前方殿门的瞬间,周围犹如爬山虎般的无数黑色脉络,纷纷朝着卓文掠来,仿若在阻挡着卓文进入这座殿门一般。

    砰砰砰!

    当这些黑色脉络闪掠而来的瞬间,在前方闪掠的白色晶体,顿时迸发出炽烈的白芒。

    白芒犹如无数锋锐的刀刃一般,朝着四周纷飞,那些纷纷汇聚而来的黑色脉络,在白芒刀刃所过之处,纷纷被切割成粉碎,无数的黑血挥洒而出,将整个地面都染成了黑色。

    嗖!

    黑色脉络尽数被崩坏后,白色晶体势如破竹,瞬间轰开了殿门,进入了殿门之中,而卓文则是紧紧跟在后面。

    接着,白色晶体轰开一道道殿门,穿过一座座大殿,仿佛在这片空间内,存在着无数的大殿一般。

    而且随着越发的深入,卓文发现周围的黑色脉络越来越强大,而且其体型也越来越大,白色晶体所迸发出的白色刀刃在切割后面的黑色脉络,明显有些艰难。

    当破开第九十九道殿门后,第一百道殿门面前,黑色脉络粗壮到足有数十丈之大,每一道黑色脉络都极为的恐怖骇人,其威势乃是之前所有黑色脉络加起来还要恐怖太多。

    瞧见第一百道殿门前的黑色脉络的瞬间,卓文脸色大变,这黑色脉络给他的感觉实在太危险了,几乎可以媲美当初仓颉所在的大殿中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脉络了。

    而那白色晶体也是不断的嗡鸣,显得极为的激动。

    “看来仓颉就在这第一百道殿门之后嘛?”卓文目光闪烁,低声喃喃。

    嗖嗖嗖!

    蓦然间,遍布在殿门表面的黑色脉络猛地掠出,一道道足有数十丈粗的黑色脉络,犹如狰狞的黑色蟒蛇一般,朝着卓文探来,欲要将卓文吞噬殆尽。

    砰砰砰!

    此刻,白色晶体爆发出更加恐怖的白芒,随后白芒显化出一道道锋锐的白色刀刃,纷纷朝着四周爆射而出。

    噗嗤!

    噗嗤!

    无数的白芒刀刃轰在黑色脉络之上,切割出无数的黑血,不过黑色脉络实在太粗,这些白色刀刃飞掠而出,却一时之间根本难以将黑色脉络尽数都切断。

    嗖嗖嗖!

    泛着无数黑血的黑色脉络,直接突破白色刀刃的攻势,朝着卓文掠来。

    卓文瞳孔微缩,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感自脑海中传来,随后他右脚一蹬,道意弥漫,不断爆退。

    可惜的是,当他退到后方殿门尽头的时候,却是发现无路可退,走入了死胡同内。

    “只能硬拼了!”

    卓文一咬牙,屈指一弹,立马便是取出了那从湛弼头颅之内得到的神秘剑鞘,随后猛地将其一抛。

    嗖!

    神秘剑鞘速度极快,瞬间砸在了最前方的黑色脉络上,随后一股浩大之极的恐怖力量碾压而来,将整个黑色脉络都给碾压成无数黑色齑粉。

    而且当最前面的黑色脉络被碾压成齑粉后,后方纷纷涌来的黑色脉络,犹如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纷纷爆裂成无数的黑血。

    瞧着神秘剑鞘如此强悍,卓文也是有些惊愕,当初他虽说无疑将神秘剑鞘使出对付那贺无伤的时候就知道这神秘剑鞘很强。

    但那时候卓文只是随意抛出,并没有发挥出神秘剑鞘太多的威能,现在卓文持有这神秘剑鞘有一段时间了,倒是对其有了大致的了解。

    此次再次使出,却是没想到这神秘剑鞘所发挥出的力量,竟是这么强大恐怖。

    嗖嗖嗖!

    不过,前方殿门中的黑色脉络可不少,在神秘剑鞘崩碎其余的黑色脉络后,使得其他的黑色脉络都是注意到了卓文,旋即一道道数量更多的黑色脉络,猛地暴掠而出,朝着卓文掠来。

    卓文目光凝重,右手取过神秘剑鞘,随后猛地将其旋转抛出,只见神秘剑鞘不断的旋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砰砰砰!

    前方掠来的诸多黑色脉络,在接触到神秘剑鞘的瞬间,纷纷爆裂开来,无数的黑血挥洒在整个大殿,使得大殿内下起了恐怖的黑雨。

    卓文跟在神秘剑鞘之后,一步步朝着前方殿门掠去,而那白色晶体也是紧随在神秘剑鞘之后,无数的白色刀刃幻化而出,消灭着迎面而来的其他黑色脉络。

    轰隆!

    终于,神秘剑鞘迎着无数的黑雨,最终重重地砸在了殿门之前,接着恐怖的爆鸣之音传来,前方整个殿门便是轰隆炸响,瞬间崩溃成无数的齑粉。

    透过无数的灰尘,卓文看到了第一百道殿门内的景象。

    这里依旧是一座大殿,只不过这座大殿远比前面九十九座大殿要古朴沧桑太多,在里面能够明显感觉到岁月的无情。

    大殿中央,悬浮着一道道烛光,不过这些烛光极为的昏暗,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借助着烛光,卓文目光虚眯,落在了大殿最深处的一道王座上,在王座上静静地端坐着一道身影。

    当殿门破碎的瞬间,王座上的人影缓缓抬起头,一双目光落在了卓文身上,幽幽地道:“你……来了啊!”

    咚!

    咚!

    咚!

    当卓文踏入殿门的瞬间,他耳畔蓦然响起一道道犹如心跳般的声音,不断的跳动敲击着他的鼓膜,使得他的心脏也不由自主的快速跳动着,仿佛心脏要跳出来一般。

    而进入大殿后,他这才发现,原来大殿周围除了无数的黑色脉络外,居然还有许多鼓包,这些鼓包犹如心脏一般,不断跳动着,而且在跳动的过程中,溢出一股股黑血。

    卓文盯着那一个个鼓包,心中升起不祥之感,这些鼓包内的气息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他又无法确定。

    “小黑,他是不是你主人?”

    卓文暗暗戒备着周围,却并没有擅自走向大殿深处,心中却是对小黑传音。

    嗖!

    小黑从卓文眉心掠出,它目光落在深处地王座上的人影身上,呼吸急促,神色激动地道:“是,是我主人的气息,只不过此人身上除了我主人的气息以外,还有另外一股极为陌生的气息。”

    卓文目光微缩,他死死地盯着王座上的身影,却并没有轻举妄动。

    “小家伙,心性不错,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并且明辨真假,难能可贵,太幽它选择你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王座上的人影,挣扎了一番,却是发现根本站不起身来,只得放弃挣扎,目光淡淡地看着前方的卓文和小黑。

    “主人,是不是你?”小黑浑身颤抖,有些沙哑地道。

    王座上的人影浑身一颤,却是轻叹一口气道:“是我也不是我。”

    说着,人影看向卓文道:“小家伙,你上前来吧,只要我还清醒的,这大殿的东西就不会对你动手。”

    闻言,卓文眉头微蹙,思索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上前看看,这人影所说的话,应该不假,其是仓颉身份应该也不会错。

    当卓文来到大殿深处,走到王座面前的时候,他目光落在了王座人影的身上,随后目光不由自主的一缩,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坐在王座上的男子,面容枯槁,犹如干尸,其额头额骨高高凸起,目光有些无神。

    从这枯槁男子的面容轮廓,卓文依旧能够看出一丝仓颉的模样,只不过这变化实在太大了,若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认不出来。

    更让卓文惊骇的是,仓颉周身被无数的黑色脉络扎根,这些脉络与仓颉体内的经脉几乎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卓文能发现,那些黑色脉络在不断蠕动的过程中,仓颉脸上便是会露出极为痛苦之色,仿佛抽筋剥骨一般。

    更让卓文震惊的是,在仓颉的眉心处,有着一个印记,这印记正是当初那孔文、黑白巨人和湛弼眉心处的异兽印记,而且仓颉眉心的异兽印记不是蓝色也不是紫色,而是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