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 幼体噬

    狂风呼啸,瞬间卷着卓文、神墓之主等一行人远离了那土黄色星球。

    不过,卓文一行人远离没多久,那土黄色星球下方的深渊猛地崩裂开来,形成几乎蔓延整个星球五分之一巨大的空洞。

    在这巨大的空洞之中,那张庞大的巨爪猛地探出,随后轻轻一挥,土黄色星球直接崩溃,只见星球内的无数的仙晶四散而出,爆成一团接着一团的浓郁的仙气。

    仙气太浓郁,几乎形成恐怖的飓风,朝着四面八方逸散开来,仿若一条条怒龙一般。

    在土黄色星球崩裂后,一道庞大的异兽从无数的碎片之中缓缓地出现在眼前。

    卓文目光落在那异兽身上,瞳孔微缩,他发现这异兽的模样与外界那陷入沉睡的成年噬极为的想象,同样是头生十二根长角,只不过其体型却是远比成年噬要小很多。

    虽说,卓文对于噬并不是特别了解,但也知道眼前这个足有百丈大小的异兽应该就是仓颉所提到的幼年噬,也是成年噬孕育而出的下一代。

    此刻,在噬的头顶上方,玉神人鸟兽形法器静静地悬浮着,一股股玉色的光芒从法器之中涌入这噬的体内。

    噬目光中露出舒服之色,随后张口一吸,将法器吞入了腹中。

    卓文盯着那被吞的玉神人鸟兽形法器,他想到了之前那持着法器的神主窦华,他知道那窦华恐怕真的如杨逸所说,在进入土黄色星球内部的那一刹那,成为了这幼体噬的祭品。

    噬淡淡地看了眼极远处的卓文一行人,随后它的躯体蓦然间出现了八道漩涡,这八道漩涡每一道都足有数个星球那么大,分别列在噬的八个方向。

    嗖嗖嗖!

    八股恐怖至极的吸力,自八道漩涡之中传来,随后遍布在周围的诸多星球,开始不断的晃动,随后那些离得近的星球,不由自主地朝着那漩涡掠去,最终消失在了漩涡之中。

    “这家伙在吞噬成年噬体内的星球,这股吞噬力太恐怖了,我们走!”

    神墓之主脸色微变,袖袍一挥,周围的狂风顿时变得更加的恐怖,随后便是朝着当初那在成年噬体表切割出的伤痕掠去。

    幼体噬静静地趴在那八道漩涡中央,它自然是瞧见那奋力逃窜的神墓之主一行人,只见它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轻蔑和戏谑,并没有立马追击而去,而是静静地观察着。

    此刻,距离幼体噬足有数亿丈之外的星空,董方辛和姬无病两人默默地飞行着。

    当他们靠近前方的一颗湛蓝色星球的瞬间,骇然的发现那颗星球在剧烈的晃动,随后偌大的星球仿若被抛出的皮球一般,猛地朝着他们后方掠去。

    与此同时,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吸扯之力,也是瞬间降临在两人身上。

    “这是什么力量?吸扯之力怎么这么恐怖?”

    姬无病瞳孔紧缩成针,随后低吼一声,使出浑身解数,以强大仙元遍布在双脚之下,抵御着那股自身后传来的吸力,而其身边的董方辛同样如此。

    但即使两人拼尽全力,依旧发现,他们依然在不断的后退,而且随着那股吸扯之力越来越强,他们后退的速度也在变快。

    嗖!

    忽然间,在两人前方,出现了一颗巨大的星球,这星球横冲直撞,正面撞向两人。

    “不!”

    姬无病和董方辛低声大吼,仙元蔓延在身前,期望能够抵御住那掠来的星球。

    噗嗤!

    星球猛地撞来,随后两人一口鲜血吐出,身前仙元尽数溃散,再加上身后那股吸扯之力,两人猛地倒飞而出,其速度之快,超乎两人之想象。

    不一会儿,两人直接被吸入了噬周围的其中一道漩涡之中。

    这一幕,自然是看在了不远处狂风包裹住的卓文眼中,他目光顿时露出一丝阴沉,这幼体噬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即使是神墓之主,好似也有些惧怕这幼体噬。

    这还仅仅只是幼体啊,若是这噬成年后,那实力岂不是更恐怖了?

    此刻,卓文和神墓之主一行人距离入口已经越来越近了,卓文甚至能够在前方瞧见那伤痕的痕迹,只要抵达那伤痕之处,他们一行人就能够彻底离开这片虚无空间了。

    嗷呜!

    蓦然间,原本慵懒地躺在八道漩涡中的噬,双目缓缓眯起来,随后引颈发出一道清越的咆哮,接着卓文发现不远处顿时掠来数颗星球,挡住他们的去路。

    神墓之主冷哼一声,道:“你们先走,我挡住这些星球。”

    说着,神墓之主一跃而起,而且随着他跃起的瞬间,他的身体在不断的膨胀,瞬间便是化作了星球那般庞大。

    “破灭真经!”

    神墓之主一拳狠狠地轰出,顿时间,在他的右拳表面,环绕着强大的破灭的力量,一拳轰在那星球之上,那庞大的星球表面顿时出现无数的裂痕。

    虽说神墓之主只能发挥出半神之力,还不足以毁灭星球,但这噬体内的星球远比天铠星这种正常的星球要脆弱许多,毕竟星球的能量经过噬长年累月的吞噬,早已所剩无几。

    所以神墓之主才能抗衡住这些掠来的星球,但对于神墓之主来说,却并不是很好受。

    在神墓之主挡住那掠来的数颗星球的同时,狂风之中的卓文等人,则是势如破竹,朝着那入口冲去。

    不过,当卓文等人即将抵达那入口的瞬间,那幼体噬目光中的戏谑之色越加的浓郁。

    只见噬张嘴一吸,其周围的八道漩涡顿时合成一道巨型犹如黑洞般的漩涡,一股比方才要恐怖无数倍的吸力,蔓延在整个虚无空间。

    只见,这片虚无空间周围散落的无数的星球,开始顺时针旋转,朝着中央的噬所在的巨型漩涡暴掠而去,其速度之快,远远超越了先前太多倍了。

    而眼见近在咫尺的入口,也是在这股吸力加倍的瞬间,卓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入口与自己逐渐的远去。

    神墓之主双臂猛地一甩,将挡路的几颗星球甩开,随后来到了卓文等人所在的狂风中。

    只不过,现在吸力太恐怖了,即使是神墓之主,都有些难以抗衡,席卷的狂风不进反退,在慢慢远离着那入口处。

    “现在该怎么办?”卓文蹙眉道。

    神墓之主有些无奈,摇摇头道:“本座已经拼尽全力了,可惜的是,那噬的吸力太恐怖了……”

    一时之间,众人的气氛都是变得沉默了下来。

    卓文目光闪烁,一咬牙,准备使用仓颉交给他的力量。

    只不过,当他打算取出伏羲鼎,使用仓颉力量的时候,一道叹息声默默地从周围响起。

    “老夫还是棋差一招啊!”

    说完,卓文等人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后便是消失在了这片虚无空间内。

    原本在欢快地吸收着周围星球的幼体噬,目光露出一丝阴冷,猛地吼叫一声,便是加快了吸收周围星球的速度。

    昏暗的大殿之中,无数黑色脉络肆意涌动,在大殿深处,王座上坐着一道孤寂的身影。

    只见在大殿中央处,原本暗淡的烛光,变得越发的昏暗,在烛光昏暗的瞬间,上方空间发生一阵扭曲,随后落下数道身影。

    这数道身影自然是卓文、神墓之主、释羁以及第一山神等人。

    卓文环顾四周,旋即便是来到了王座面前,目光崇敬地道:“仓颉前辈!”

    第一山神目光平淡,对着仓颉点点头,至于神墓之主则是浑身一颤,连忙来到王座之前,颇为激动地道:“师尊,我终于是再次见到你了……”

    释羁原本还目露迷茫之色,不过在听到卓文的称呼,神色一震,也是紧随在神墓之主之后。

    不过,在瞧见仓颉的模样之后,释羁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此刻的仓颉实在是人不人鬼不鬼,他实在无法与当初那英姿飒爽的仓颉联系在一起。

    “仓颉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你不是让我将那噬的幼体带回来吗?方才你怎么阻止我了?”卓文有些不解地问道。

    仓颉却是摇摇头道:“现在没用了,这噬的幼体已经彻底孵化出来了,即使你使出那股力量,也难以压制住这幼体噬了。”

    “原本之前那幼体噬还处于未孵化状态,却是没想到被那杨逸给破坏了,这杨逸恐怕一进来的目的就是让那噬孵化,彻底将我脱困的希望扼杀在摇篮之中,而且我也已经知道那杨逸的身份了,没想到是他。”

    说到这里,仓颉嘴角满是苦涩,他千算万算却是漏算了那杨逸。

    原本那杨逸他也不是太在意,却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他一切的计划被那杨逸给破坏了。

    “杨逸是谁?”卓文问道。

    “若是我所料不错,应该是那天神干戈遗留下来的子嗣,他算计了一切,目的是阻止我脱困,还有一个目的是,打算彻底将那幼体噬占为己有,毕竟幼体噬比成年噬要弱小太多,以天神的力量,还是有可能收服幼体噬的。”仓颉淡淡地道。

    卓文瞳孔微缩,若那杨逸真的如仓颉所说的这样的话,那么这杨逸心机也太重了吧。

    其实在很早以前,这杨逸就已经算好了一切。

    以前之所以没动手,恐怕是因为忌惮于这成年噬吧,毕竟成年噬没死的话,杨逸也不敢打那幼体噬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