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苏醒的噬

    这道幽光速度太快了,瞬间便是掠至卓文身后,快到连卓文都没反应的地步。

    此刻,卓文浑身颤抖,全身冷汗直冒,心脏砰砰乱跳,情绪紧张到极点,一股不祥的预感充斥在整个脑海之中。

    毫无疑问,这道幽光给他的危机感,实在太强烈了,他甚至毫不怀疑,这幽光若是落在他的后脑勺的话,他必死无疑。

    但幽光速度太快了,几乎超越了卓文的反应,卓文的思绪瞬间千回百转,而那幽光也已经近在咫尺,下一刻,就能够穿过他的后脑勺,击杀他。

    蓦然间,原本欲要掠入卓文后脑勺的幽光,在距离卓文后脑勺数寸的距离,忽然停住了,仿佛时间静止一般。

    卓文自然是发现了身后那蓦然停止的幽光,目光露出诧异之色。

    “小家伙,赶快离开这里吧,幼体噬最终还是被那杨逸给破坏掉了,而我也已经到了极限了,已经回天乏力了,快走吧!”

    一道沧桑的声音,缓缓地从后方响起,卓文回过头去,瞧见了那后方坐在王座上的仓颉脸上满是苦涩之色。

    此刻,仓颉脸上满是痛苦之色,那无数刺入他体内的黑色脉络,更是疯狂地涌动着,仿佛在吸收着仓颉体内的精血一般。

    卓文深深地看了仓颉一眼,轻叹一口气,便是跃入轮回之门内。

    轮回之门关闭,随后便是直接溃散成虚无,而大殿中央处的烛光,终于是彻底地熄灭了。

    仓颉痛哼一声,双目缓缓地睁开,只见他双目布满了猩红之色,阴冷地道:“没想到最后还反噬了我一下,让那小家伙给跑了,不过这仓颉最后的一丝意识也算是被我彻底的吞噬掉了,以后这家伙也不会再来妨碍我了。”

    砰砰砰!

    蓦然间,大殿再次传来剧烈地震动之音,仓颉缓缓地抬起头,目光越发的阴沉,低语道:“真是难缠的家伙,这天虫的实力还真不弱,不过想要挖出噬的左眼,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我在噬体内蛰伏了无数年,终于是等到了噬最虚弱的时候,正是我翻身做主的时候,又怎么能够被你们所破坏掉呢?”

    说着,整个大殿轰然崩溃,只见在大殿周围壁垒之中,越来越多的黑色脉络伸出。

    黑色脉络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几乎达到了黑海的程度,密密麻麻,根本望不到尽头。

    只见这些黑色脉络纷纷凝聚在一起,最终凝聚成一道极为粗壮,极为悠长的巨大的黑色经脉。

    仓颉冷哼一声,右手一拍,那庞大悠长的黑色经脉,犹如离弦之箭般,爆射而出,猛地钻入后方深处。

    这黑色经脉太过于悠长,通过噬的眼球内部,直接钻入了噬的大脑之中。

    此刻的噬,实在太过于虚弱,几乎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黑色经脉进入噬的大脑并没有收到太大的阻碍,极为顺利的探入大脑深处。

    “哈哈!什么狗屁星空最强种族,老子在你身体内蛰伏这么久,终于可以控制你了,哈哈!”眼球内,仓颉猖狂大笑道。

    此刻,左眼之外,十二道身影速度极快地在天虫表面不断地穿梭着,他们配合极为的密切,竟是一时之间,将天虫给缠住了。

    天虫目光虚眯,冷笑一声道:“不过是低劣的寄生虫而已,妄图阻挡本座,找死!”

    说着,天虫身躯在黑雾蔓延之下,猛地膨胀扩大,无数的骨刺从其庞大黝黑的躯体内部暴露而出,速度极快,瞬间将那十二道不断在天虫周围闪掠的身影尽数刺穿。

    噗嗤!

    不过,这十二道身影仿佛没有痛觉一般,在骨刺穿过的瞬间,一道道攻势依旧朝着天虫轰去。

    天虫冷笑一声,骨刺内传出恐怖的震动之力,随后十二道被刺穿的身影,纷纷爆裂成无数的齑粉。

    而在这十二道身影爆成齑粉后,只见这十二道身影每道眉心处,纷纷掠出一道黑影,这黑影正是那异兽寄生虫。

    只见这十二只异兽寄生虫愤怒咆哮,继续朝着天虫掠来,若是换做一般人的话,在这个节骨眼上,必然会手足无措,但天虫却仅仅只是冷笑,体内又是衍生出十二道骨刺。

    这十二道骨刺极为精准地刺在了那十二只异兽寄生虫的体内,瞬间将它们破碎成无数的黑血。

    “这些恶心的东西还真是够难缠的啊。”

    周身骨刺缓缓的缩回体内,天虫目光满是幽冷之色。

    “这些都是噬体内的寄生虫,噬如此庞大的身躯,自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寄生虫,若是我没预料错的话,那仓颉应该是被最强的寄生虫所寄生着,不然根本控制不了这些寄生的尸体。”

    “就是不知道那寄生虫是否已经将仓颉本人彻底夺舍了。”杨逸淡笑地道。

    天虫点点头,旋即右脚一蹬,便是朝着前方的左眼掠去,他打算按照杨逸的吩咐,将噬的左眼尽数给挖出来。

    嗖!

    当天虫即将接近噬的瞬间,那噬的左眼猛地睁开,那层层叠叠的环状瞳孔,透露着一丝丝的诡异,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尽数落在了天虫身上。

    天虫身形凝固,随后他全身爆出一团团黑雾,仿佛无数炸弹在他体内爆炸一般,随后他便是一步步退后,口中猛地吐出黑血,脸色苍白之极。

    杨逸瞳孔微缩,袖袍一挥,顿时以虚空之力化作一张大手,一把将天虫抓了过来,随后他右脚一蹬,以虚空之力凝聚在脚下,猛地退后,远离前方那蓦然睁开左目的噬。

    只见此刻,噬左目尽数睁开,原本毫无光彩的瞳孔,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黑芒,冷冷地盯着杨逸和天虫。

    “大人,这……这噬苏醒了?”天虫胆战心惊地道。

    杨逸目光眯起来,他盯着那睁开左目的噬,思索片刻,却是冷笑连连道:“孵化了幼体的噬,只会越来越衰弱,最终被幼体噬蚕食,成为助幼体彻底成长的养料。”

    “可以说,怀有幼体的噬,已经注定了必死无疑,至少在幼体吞噬完其体内能量之前,绝不会醒过来。”

    天虫全身瑟瑟发抖,嘴唇哆嗦地道:“主人,那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杨逸目光闪烁,阴冷地道:“噬主……”

    “呵呵,你比我预想中的还要聪明,居然能够猜到噬主!”只见,噬的左目淡淡地盯着杨逸,幽冷的声音传来。

    杨逸目光淡漠,道:“不知道现在我该称呼你为仓颉还是寄生虫呢?”

    噬的左目淡淡地看着杨逸,阴笑道:“叫我仓颉也可以,叫我寄生虫也不错,反正你们二人将会是死人。”

    “噬体内的那幼体,倒是个大胃王,现在还在吞噬噬体内的星辰,相比你在那幼体噬身上做了一些手脚了吧?不过无论你做什么手脚,那幼体噬从现在开始,别想在成年噬体内得到任何的能量。”

    说着,噬猛地咆哮一声,只见它那庞大的身体表面开始不断地蠕动,随后在那蠕动的表面,猛地爆发开来,一道数千丈巨大的异兽颇为狼狈的倒飞而出。

    这千丈巨兽模样与噬一模一样,同样是头生十二根角,只是体型比成年噬要小很多,而且看上去也比成年噬要稚嫩许多。

    幼体噬目露迷惑之色,它看着身前的成年噬,低鸣一声,便是打算再次进入成年噬的体内。

    不过,当幼体噬靠近成年噬的身体的瞬间,只见成年噬利爪猛地挥来,轰在了那幼体噬身上,随后那幼体噬猝不及防间,直接被轰飞,砸在了岩洞后方的岩壁之上。

    “看来你只能发挥出成年噬一部分的力量而已。”

    杨逸瞧着那从岩壁中挣扎起来,目光迷茫地幼体噬一眼,冷笑连连地道。

    “即使只是一部分的力量,杀你们足矣。”

    仓颉冷笑一声,随后便是控制着噬的身体,朝着杨逸暴掠而来。

    杨逸目光微缩,右脚一跺,脚下虚空碎裂,而他则是带着天虫钻入了虚空内。

    “小家伙,跟我走!”

    在幼体噬不远处,虚空碎裂,杨逸微笑地对着幼体噬招招手。

    幼体噬有些迷惑地盯着杨逸,不知为何,它居然在眼前这个人类身上感受到一股亲切感,仿佛此人是它的至亲之人,使得他根本对杨逸生不起任何的恶意。

    幼体噬嘶鸣一声,旋即一跃进入了杨逸所在的虚空之内,接着这片虚空顿时炸裂,而杨逸则是控制着虚空之力,猛地朝着出口处掠去,其速度之快,几乎化作了一道虚无缥缈的残影。

    “你逃不掉的!”

    仓颉咆哮一声,成年噬那庞大的左目,死死地锁定着杨逸的身影,猛地朝着上空暴掠而去。

    轰隆!

    噬瞬间便是突破了庞大的岩洞的顶部,只见它头顶长角猛地一顶,上方的岩洞直接被他顶出巨大的空洞,无数的碎石簌簌地落下。

    噬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单单这么一下,整个地下岩洞内的炽热的高温岩浆,便是化作一条庞大的火龙,猛地朝着上方翻涌而起,形成庞大的岩浆巨浪。

    而噬则是一跃而起,直接突破上方密不透风的岩石层,朝着上方地表突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