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3章 算计

    罗烟鲸的速度极快,瞬间便是在星空中化作一道道鬼魅的残影。  .

    虽说罗烟鲸的速度确实是比不上星盘,但也不会慢到哪里去。

    此刻,噬主被血溅五步的五道剑光包裹住,这五道剑光在道意的加持下,其威力比之前要强大太多了,而且又是五道剑光齐发,即使是噬主,一时之间,倒也没能完全挣脱出来。

    至于杨逸,则是静静地悬浮在星空不远处,他淡漠地盯着那远去的罗烟鲸,并没立马追上去,而是轻轻拍了拍身边的幼体噬。

    “小家伙,那罗烟鲸就交给你了。”

    幼体噬看了看杨逸,虽然心中有些抗拒杨逸的这种命令,但脑海中的那股亲切感,却让它莫名其妙的服从杨逸的命令。

    嗖!

    幼体噬虽说还未成年,但它的体型已经能够和罗烟鲸相媲美。

    说起来,幼体噬的基因不知比罗烟鲸强大多少,其在星空中穿梭的速度,比罗烟鲸还要快上许多。

    在得到杨逸的命令后,幼体噬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彻底的追上了讨论的罗烟鲸。

    “幼体噬交给我,你们快走!”

    伏羲目光微沉,闪身而出,迎向了那呼啸而来的幼体噬。

    “伏羲,你……”

    释羁目露不忍,此刻,伏羲周身死气萦绕,他的寿命在不断的丧失,若是继续战斗下去,他本身那所剩无几的寿命,最终会耗光,而伏羲也将彻底的陨落。

    “死又何惜,人终有一死,我不愿苟且而活,愿战斗而死,早在我脱离出棺椁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觉悟了。”

    身处于星空中的伏羲,转身对着释羁等人一笑,脸上满是洒脱和豁然。

    释羁双目顿时红了,不仅仅是释羁,但凡是存在于罗烟鲸内关注着外面的天铠大陆众人,也都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心酸。

    “卓文……伏羲……”

    袁弘文双目赤红,双拳死死的攒着,他很想出去帮忙,哪怕像伏羲那样,战斗而死。

    但他实力太弱,甚至连进入星空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战斗了,所以他只能这样呆呆地看着卓文和伏羲的战斗。

    这股憋屈感,让得袁弘文心中极为的难受。

    不仅仅是袁弘文,但凡在罗烟鲸体内世界中的众人,也都极为的憋屈。

    天铠大陆乃是他们的家园,但他们却被迫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窜。

    而且他们又因为实力太弱,连星空都出去不了,可以说战死的资格都没有,这种无能又无力的状况,使得众人打从心里感到悲哀。

    轰隆!

    骤然间,罗烟鲸嘶吼一声,旋即众人便是感到罗烟鲸体内的世界在不断颠簸,仿若罗烟鲸内部世界犹如瓶子一般摇晃着。

    众人目露恐惧,惊慌失措。

    “怎么回事?”

    袁弘文眉头微蹙,旋即他透过罗烟鲸的视线,落在了罗烟鲸前方星空,发现前方星空竟是扭曲崩溃起来。

    仿佛前方星空犹如纸片一样折了起来,挡住了罗烟鲸的去路。

    “是杨逸!你们小心点,我控制罗烟鲸冲破前方扭曲的星空。”

    黑纱女子美眸凝重,只见她双手印诀一捏,轻轻地拍在了脚下罗烟鲸,随后在罗烟鲸头皮上出现了一道奇异的图案。

    嗖!

    这奇异的图案呈现尖锐的四角形,仿若一柄没有剑柄的利剑。

    当这利剑图案一出现,这罗烟鲸头上的喷水口猛地喷吐出极为浓郁的罗烟。

    这些罗烟犹如实质,凝聚在罗烟鲸头顶前方,竟是形成一道犹如剑尖形状的尖锐。

    砰!

    罗烟鲸速度极快,瞬间撞击在了前方扭曲向上的星空,随后传来极为刺耳的爆鸣之音。

    这撞击之力实在太强大了,即使是罗烟鲸,竟也发出一道仿若悲鸣般的声音,随后庞大的身躯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身处于罗烟鲸体内世界的众人,更是被这股强烈的摇晃之力影响的不断摆动,更是有人因此站立不稳,纷纷摔倒,而小世界中的诸多建筑也是在这剧烈晃动之下,崩溃塌陷。

    “破!”

    黑纱女子极为冷静,只见她双手印诀再次一变,再次拍在了罗烟鲸的身上,只见罗烟鲸释放出更为恐怖的罗烟,纷纷汇聚在罗烟鲸的头部,使得那尖锐之气更加的凝聚凌厉。

    砰!

    只听一道闷响,前方扭曲上翻的星空,犹如比例一般碎裂,而罗烟鲸带着有些摇晃的身体,在无数虚空碎片之中暴掠而出。

    不过,在罗烟鲸冲出那扭曲星空的瞬间,那破碎的虚空碎片,竟是在间不容发只见重组,化作一张虚无之手,而这虚无之手目标赫然是罗烟鲸上面的血仙。

    这张虚无之手速度太快,而且出手时机拿捏的极为精准,实在罗烟鲸冲出的瞬间,也是罗烟鲸内众人最为松懈的时刻。

    血仙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这张虚无大手抓住,猛地被扯入那破碎的星空中。

    “不好!”

    释羁大叫一声,立马释放出佛魔体,双手一捏,分别以佛力和魔力凝聚出一柄戒刀和一柄魔刀。

    双刀斩出,在星空斩出金与黑两种不同颜色的绚烂刀痕,轰在了那张虚无大手上。

    虚无大手却极为的机灵,只见其猛地一抛,血仙犹如垃圾一般被其抛了出去。

    与此同时,戒刀和魔刀齐齐斩来,将那虚无大手斩断。

    释羁和黑纱女子的脸色极为难看,释羁出手已经足够果断了,但那虚无大手更果断和迅速。

    而释羁和黑纱女子再想出手几乎是不太可能了,毕竟罗烟鲸与血仙是相向而行,即使只是瞬息间,其距离相差也是极为的渺远。

    罗烟鲸想要掉头,但时间已经来不及,而释羁与黑纱女子并不是半神强者,想在星空穿行几乎是不可能,即使勉强出去,也只能飞行一时半会儿就会有生命危险。

    而且那虚无之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其血仙倒飞的方向竟是伏羲和幼体噬大战的方向。

    “嗯?”

    伏羲眉头微蹙,自然注意到那倒飞而来的血仙。

    血仙身上拥有卓文的灵戒,而血仙说过在灵戒中有卓文复活之宝,若是血仙出意外的话,卓文可就不妙了。

    想到这里,伏羲一咬牙,便是放弃了幼体噬,而是朝着血仙飞来的方向掠去。

    嗷呜!

    幼体噬周身的星空忽然崩溃,随后幼体噬直接消失在原地,竟是比伏羲先一步从血仙旁边的星空钻出来,张口一吐,黑色漩涡涌出,将血仙吞了进去。

    伏羲一愣,眼睛瞬间通红,血仙被吞,卓文复活无望,他的牺牲反而白费了。

    “死!”

    伏羲怒吼一声,体内破灭之力狂涌而出,整个人被破灭之力包裹,身形变得朦朦胧胧。

    伏羲几乎不要命的催动破灭真经,仿若整个人成了破灭的源头。

    幼体噬低吼一声,其周围的星空再次破碎,庞大的身躯再次消失,等幼体噬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杨逸身边不远处。

    “杨逸……”伏羲怒火中烧,死死地盯着杨逸。

    在愤怒的同时,伏羲心中却极为忌惮。

    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他自然是看在眼里,将罗烟鲸前方星空扭曲的自然是这杨逸,而那阻挡的扭曲星空轻易被幼体噬破碎也是杨逸刻意为之。

    其目的便是松懈罗烟鲸上众人神经,为他提前设下的暗手做了充足的铺垫。

    所以,最后那破碎的虚空碎片所形成的大手,才能如此轻易的将血仙抓住,并且将其抛给预先在幼体噬身上布置的另一个暗手。

    这是一个连环圈套,杨逸的目的并不是阻挡罗烟鲸,而是血仙,更确切的说,是血仙身上的卓文灵戒。

    虽然杨逸并不知道卓文拥有能复活的血替死丹,但并不代表他是傻子。

    从黑纱女子、释羁等人脸上的神色变化,他就看出了一丝端倪,而那血仙恐怕是他们脸色神色变化的关键。

    毕竟卓文不过半神,而噬主已是天神,虽说卓文拥有道意的力量,但差距太大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卓文此举是飞蛾扑火。

    但卓文想都不想便是主动阻拦噬主,而且放出血仙,并且将灵戒交给后者。

    杨逸第一时间就嗅到了其中的不同寻常的味道,故而他才会布下方才那一系列的暗手。

    “好深的心机!”

    黑纱女子和释羁相视一眼,心中皆是一寒。

    他们修炼时间并不短,心机深沉之辈不是没见过,但似杨逸这样心机深如潭水的还是第一次见过。

    而且杨逸之前所做的一系列动作,也更是让黑纱女子等人感到高深莫测,他们想不通杨逸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只是想要看一场好戏嘛。

    “这下我倒要看看,卓文这小子还能淡然自若的面对噬主嘛?”

    杨逸笑眯眯地看着颇远处星空外还面对着噬主的卓文。

    砰砰砰!

    沉闷的声音从卓文所在的那处星空传来,只见原本被五道连续使出的剑光包裹的噬主,猛地一跃而出,而五道剑光也是轰然崩溃。

    “杨逸!”

    卓文脸色阴沉,方才杨逸所作出的一系列动作,他自然是看到了,特别是血仙以及他的灵戒居然被幼体噬吞噬,这让得他眼皮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