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二重道意

    “你这次神器威力不错,竟是能够让我如此狼狈,不过据我所知,这应该是你最强底牌了吧?连最强底牌都无法对我造成什么损伤,你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

    噬主桀桀冷笑,而它身上有五道狰狞的伤口,这五道伤口显然是之前五道剑光所伤,只不过在这五道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卓文目光极为敏锐,虽说噬主脸上满是漫不经心之色,不过他依旧能察觉的出来,噬主眼中那一抹疲惫之色,显然方才那连续五道剑光,这噬主接的并不轻松。

    毕竟湛弼的血溅五步并不是普通的次神器,再加上有着道意力量的加持,其威力极为可观。

    而且之前这噬主迎接五道剑光的时候又太大意了,之前并没有认真对待那五道剑光,所以吃了暗亏。

    别看噬主浑不在意卓文,其实它心中已经怒火滔天,恨不得立马杀了卓文。

    “受死吧!”

    噬主双腿一弹,仿若流星般爆射而来,右手一捏,天地规则之力凝聚出一杆长枪,对着卓文胸口掠来。

    卓文脸色发白,此刻噬主吃了暗亏之后,不再留手,全力出手,势必做到一击必杀。

    “再施展一次血溅五步吧!”

    卓文幽幽一叹,目光露出一抹苦涩,他明显感觉到仓颉的半神之力正在逐渐的消失,而施展血溅五步所带来的副作用已经在他体内发作。

    他很清楚,再施展一次血溅五步的话,即使是大圆满圣体,恐怕也要崩溃,而他则很可能因此步入末路。

    但他已经别无退路,特别是瞧见以道意加持的血溅五步的五道剑光,真的能够影响到噬主的时候,他就已经打算再次施展血溅五步了。

    想到这里,卓文一步缓缓地跨出,他右手握住左手边的剑柄,而他的双目蓦然变得凌厉而决然。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卓文就不会有任何的退缩,哪怕是因此失去生命。

    铿!

    决然的信念,以及视死如归的意志,使得卓文此刻的思维,犹如光速般的在迸发增长着,而一股玄奥的意境,缓缓地萦绕着卓文的周身。

    这股玄奥的意境极为的玄妙,仿若石子落入水面般,竟是朝着四周蔓延出无形的环状涟漪。

    而且这股无形环状涟漪,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激烈。

    一瞬间,卓文周围的万丈,十万丈,百万丈的范围星空,蓦然被这股无形环状涟漪充斥着。

    仿佛,在这一刻,周围的星空成为了平静的水面,而卓文则是成为了那引起水面涟漪的石子。

    噬主目光狰狞可怖,它獠牙大张,全身的气息暴涌而出,那股独属于天神的强大气势,足以生生碾压死真仙级别的武者。

    但它踏入卓文百丈范围的星空的瞬间,那股无形涟漪蓦然充斥在它的周边,使得它脸色微变。

    “这……”

    这股无形涟漪的气息,让得噬主忌惮,心脏砰砰乱跳,仿佛这无形涟漪能够彻底影响到它的心境,使得它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

    原本平静自若的杨逸,瞳孔不由自主地缩了缩,他脸色阴沉地盯着那周身无形涟漪越来越狂暴的卓文,低声喃喃道:“道意的意境……”

    距离域外星空极远之处的华夏天域,有着一座不起眼的山丘内,存在着一座不起眼的道观。

    在道观内,一名道人静静地跪坐在道观门前的蒲团上,在其面前,同样跪坐着另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是一名中年男子,头发乱糟糟,仿若乞丐一般,他眯着眼睛,双颊有着一抹醉意的红晕。

    在两人面前,摆放着一座红木棋盘,两人静静地对弈着,沉默无言,周围安静恬淡。

    叮!

    当道人执子下棋的瞬间,他若有所觉,手中的棋子落在了棋盘之上,而他的目光微微抬起,落在了道观之外的星空。

    头发乱糟糟的中年男子,也是顺着道人的目光,落在了其所看去的方向,目光缓缓虚眯,低声道:“道意的力量,看这样子,是有人即将领悟出二重道意了啊?”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倒是并不是太在意,因为在华夏天域,领悟道意的天才虽然是凤毛麟角,但也不是没有。

    在庞大的基数之下,哪怕几率再小,其数量也不少,当然这些都是领悟一重道意的,而领悟二重道意的数量则是锐减,但还不足以引起他这等身份的强者注意。

    所以,中年男子,对于道人的表现,十分不解。

    道人轻轻地执起落下的棋子,缓缓地落在了棋盘上相应的位置,轻声笑道:“二重道意在华夏天域确实是不少见,但在领悟出一重道意不到半年时间,就再次领悟出二重道意,这我还从未见过啊……”

    叮!

    原本浑不在意,执着棋子,打算落子的中年男子,脸上微笑凝固,其手上的棋子咣当一声落在了棋盘上,在上面滚了几圈后,便是散落在一边。

    而中年男子猛地站起身来,他死死地盯着道人,沉声道:“刚领悟一重道意不过半年时间,就已经触及到二重道意?太清,你不是在开玩笑?”

    道人微微一笑,缓缓地落下一子,道:“你已经到了死局了啊,这死局你如何解呢?”

    中年男子摆摆手,道:“这局你赢了,还有你方才所说的是真的吗?半年不到时间,连续领悟出第一和第二重道意,这太恐怖了啊,我从未见过。”

    道人淡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见过,这小家伙给了我不小的惊喜啊。”

    “你说的那小家伙到底是谁?这种天才该接回华夏天域重点培养才对,可不能埋没了这等绝世天资。”中年男子性子颇急地道。

    “道法自然,为何要刻意为之呢?此子能有如此造化,皆是顺其自然,若刻意为之,恐怕会对其有诸多限制,反而不美。”道人不咸不淡地道。

    中年男子却是不干,道:“那也不能就这样放任这小子在外面啊,你想想,现在八大天域中我们华夏天域可是处于弱势,若是这种天才被其他天域掳走的话,到时候我们哭都来不及了。”

    道人却是淡然自若地道:“掳走?他们不敢的,因为这小家伙是我与帝释天的赌局的关键,在这场我与帝释天的棋局还未决出胜负之前,所有人都不敢胡作非为。”

    “帝释天?你居然和那变态的家伙打赌?赌注是什么?”中年男子蹙眉地道。

    帝释天乃是帝释天域的主宰,而帝释天域则是八大天域最强大的天域,威势一时无两,深受其他天域忌惮和敬畏。

    中年男子没想到,这道人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与帝释天打赌。

    “赌注是星空中神秘而强大的种族噬!”道人淡笑,旋即继续道:“只是我没想到,在这个赌注的过程中,竟是出现了让我都意想不到的惊喜啊!”

    “噬?这东西不是在天域纪元之前就已经灭绝了吗?你们居然还能找到这种强大种族的后裔?”中年男子瞳孔紧缩成针,沉声道。

    而他也知道,这所谓的惊喜,应该是那领悟一重道意不到半年就再次领悟出二重道意的小家伙。

    “而且帝释天那家伙的分身就在那小家伙不远处,你也知道,帝释天此人极为好胜,轻易是不会服输的,即使是使用下小伎俩,他也不会皱任何眉头的。”道人淡淡地道。

    中年男子却是坐不住了,这还了得,帝释天分身就在那小家伙不远处,若是帝释天想杀那小家伙的话,那小家伙不是必死无疑嘛?

    “不行,我是不会相信你那狗屁的道法自然,我得去域外星空看看,一定不能让帝释天那家伙毁了这样的天才。”

    说着,中年男子右脚一蹬,瞬间消失在原地,若是仔细看去,此男子一脚踏出,竟是跨越了无数的星球,穿梭于星空之中。

    仿佛这一步,那无穷远的星空,就像一段距离不长的小路一般,几下就能够穿越而过。

    而这就是比大挪移要强大高级太多的神通缩地成寸,即使是化神强者都不一定能够掌握的强大神通,但在此人脚下却犹如吃饭一般简单。

    “玉清还是这么急性子,既然是玉清的决定,显然也是自然使然。”

    道人微微一笑,右手拂尘一挥,整个人竟是化作了一道青烟,消失在了此地。

    域外星空之中,卓文目光缓缓睁开,而他的双目,则是在这一刻,出现了无数的涟漪波动。

    而那道意所透露而出的玄奥的力量,更是在卓文的体内,成百上千的增长着。

    “道意增强了……”

    卓文目露迷茫之色,随后缓缓地抽出了铁剑。

    嗖!

    剑光如烈日,一剑出,天崩地裂,周围的无形涟漪,犹如狂风海啸般疯狂涌动。

    噬主瞳孔紧缩成针,这虽然依旧是第一道剑光,但不知为何,它竟是在这第一道剑光中,感受到极为强烈的威胁感。

    “哼!方才的肯定是我的错觉,此子的招式一样,根本奈何我不得。”

    噬主强行平息下心中的那股不安,张口一吐,黑色漩涡被他吐出,强大的吸力涌出,仿佛能够将周围的星空全部都吞吸了一般。

    轰隆隆!

    不过,当第一道剑光落在黑色漩涡表面的瞬间,黑色漩涡剧烈颤动,随后在噬主惊骇的目光下,彻底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