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9章 真容

    “以破碎苍龙殿为代价,虽然无法让我的完美圆满圣体达到神体的境界,但也达到了半神之体,以半神的肉身应该可以承受得了天铠星与神魂结合而出的星神力吧。 ”

    第一山神低声喃喃,看了眼身边的陷入昏迷的卓文,目露沉思之色。

    在苍龙殿破碎的瞬间,卓文的身影也已经显露出来,而原本卓文身上在逐渐丧失的生机,也在缓慢地恢复着。

    第一山神知道,卓文生机恢复恐怕与封印在第十九山内的苍龙道人有着莫大的关系,轻叹一口气,第一山神右脚跨出,犹如一道流光一般,进入了天铠星的内部。

    天铠星的产生虽然主要原因是因为噬在作祟,可以说天铠星本身并没有星核的存在,而成年噬却是充当着星核般的存在。

    现在成年噬被最强寄生虫反噬,成为了噬主的存在,天铠星的能量顿时变得稀薄了许多,但毕竟成年噬在天铠星内部存在了无数年,所以滞留在天铠星内部的能力恐怕比一般的星球还要浓郁庞大许多。

    而存在于卓文身上的天噬之眼乃是成年噬最为重要的部位,蕴含着噬的一丝本源,当初仓颉很早就已经打那天噬之眼的主意。

    毕竟天噬之眼蕴含着噬的气息,而天铠星又是因为成年噬而产生的,所以天噬之眼是可以充当天铠星星核的替代物,这就是仓颉在那神秘眼球之中布下的最后一个手段。

    想要真正晋级天神,唯有炼化一颗星球,以星球的能源与蜕变的神魂结合一起,才能形成强大的星神力。

    星神力可是集合着整个星球的能量,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上,都远比所谓的仙力要强大太多了。

    当初,仓颉、曹禺和湛弼三人若不是利用天铠星的力量并且集合整个大陆所有圣人的力量的话,想要抗衡天神干戈,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现在第一山神明显感应到卓文的识海彻底蜕变成神魂,而卓文的眉心之处的天噬之眼也已经张开,他已经知道苍龙道人所做的决定了。

    虽然他是苍龙道人以分神断忆所分裂出来的分身,不过他与苍龙道人分离的岁月实在太长了,所以在漫长的岁月之中,第一山神也产生了独立的人格,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情绪。

    即使拥有自我的人格,但分身毕竟是分身,他还是会受到本尊的影响。

    苍龙道人的神魂被镇压在第十九山的这万年时间,第一山神倒并未受到本尊的影响,但当苍龙道人的神魂脱离出第十九山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念,这股意念是属于本尊的。

    “虽然很不爽为他人做嫁衣,但这却是本尊的意念,而且卓文这小子领悟出二重道意,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但我还是很不爽。”

    第一山神速度极快,在进入天铠星内部的瞬间,深深看了眼那悬浮在星空上的卓文自言自语。

    当第一山神彻底没入天铠星后,杨逸目前还处于伏羲五人的自爆团内,还未彻底脱困,不过众人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恐怖的爆炸团在不断收缩。

    毫无疑问,身处于爆炸团内的杨逸,恐怕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以这爆炸团收缩的速度,不消一会儿,就会彻底的彻底萎缩湮灭。

    此刻,不远处的噬主,已经彻底的将溃散的诸多身体部位,全部都凝聚在一起,形成完整的躯体。

    只不过,噬主全身微颤,显然将溃散的躯体重新聚合所付出的代价可谓是极大,至少噬主现在状态并不怎么好。

    “卓文,你这小杂种,将本座搞得如此狼狈,本座不会让你如此便宜的死去的。”

    瞧见那悬浮在星空,闭上双目一动不动的卓文,噬主双目露出狰狞之色,右脚一蹬,犹如离弦之箭般,爆射而出,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不好!卓文……”

    罗烟鲸之上,黑纱女子美眸微变,她时刻都关注着卓文,瞧见卓文的生机开始不断的恢复过来,她心中轻松一口气。

    现在眼看噬主竟是打算趁着卓文昏迷期间,欲要袭杀卓文,黑纱女子美眸大变,想都不想便是驱使着罗烟鲸朝着卓文掠去。

    由于罗烟鲸距离卓文比较近,虽说罗烟鲸速度比噬主要慢上不少,但依旧是比噬主先一步将昏迷的卓文托起来,随后马不停蹄地朝着远处星空逃窜而去。

    可惜的是,罗烟鲸并没有逃窜多久,便是被噬主追上。

    “虎口夺食?不自量力。”

    噬主桀桀冷笑,右手向前一抓,混合着天地规则的吞噬之力,凝聚出一张庞大的巨手,从星空之上碾压下来,重重轰在罗烟鲸身上。

    黑纱女子贝齿紧咬,双手捏诀,驱使着罗烟鲸喷射出浓郁的罗烟,在表面形成龟甲形状的环状防御。

    可惜的是,这罗烟形成的防御,在这张大手面前形同虚设,一碰即破。

    噗嗤!

    黑纱女子吐出一口鲜血,而罗烟鲸更是被这张大手的巨力猛地甩了出去,犹如垃圾般,在星空中倒行极远的距离才勉强停住身形。

    而存在于罗烟鲸体内世界的无数生灵,更是不断颠簸,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死吧!”

    在罗烟鲸停住身形的瞬间,噬主攻势余势不减,那张大手犹如山岳般,继续对着罗烟鲸轰出。

    此次掠出的大手,威势比之前不知要强大多少倍,很显然,噬主是打算直接以这招杀死罗烟鲸以及罗烟鲸内存在的无数生灵。

    “怎么办?”

    罗烟鲸内部世界,袁弘文、姬辰雁、龙晓天等等无数生灵,透过罗烟的迷雾,仰头凝视着那越来越近的大手,纷纷露出绝望之色。

    噬主太恐怖了,这可是拥有天神初期实力的强大存在,即使之前被卓文重创,但实力依旧远超半神,绝不是罗烟鲸以及其中任何一人所能够抗衡的。

    原本被众人寄予希望的卓文,此刻也处于昏迷状态,众人实在想不出来,到底还有谁能够拯救他们了。

    黑纱女子玉手紧捏,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几乎掐出了鲜血,她脸色发白地盯着那越来越近的大手。

    她很清楚,当这张大手彻底落下时,她以及罗烟鲸内无数生灵,都将死亡。

    轻轻蹲下身来,黑纱女子深处洁白无瑕的玉手,轻轻抚摸着躺在她身边的卓文的面庞,轻叹地道:“卓文,我知道你的心都在辰雪姐姐身上,但有时候,爱情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时间可以淡忘的,真的不是转身离别就能忘的。”

    “我以为,当初离别弹奏的最后一曲,可以将你我之间最后的牵绊给切断,但岁月就像是酒酿一般,越是长久,那股思念之酒却是越醇厚,我忘不了你,所以我只身进入了中土。”

    “我答应了上代罗烟鲸女王的条件,进入了中土,并且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我以为我能够帮助到你,但现在我发现,我依旧一无是处,依旧帮不到你……”

    说到这里,黑纱女子缓缓的解开脸上的面纱,她凝视着卓文的脸庞,落下了晶莹地泪水,哭着笑道:“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你会思念我嘛?还是说你依旧将我当做生命中的过客呢?”

    “无论你当我是什么,我都不想你死,你还要继续活着,我相信你肯定会救活辰雪姐姐,并且与她团聚的,而我就彻底地成为你生命可有可无的过客吧,只希望你不要忘记当初我为你弹的那首离别之曲。”

    黑纱女子缓缓站起身,她迎着那即将降落的大手,其身上的气息开始缓缓地增强,这种增强的速度极快,瞬间就将她推上了半神的地步。

    嗷呜!

    罗烟鲸忽然鸣叫,其声音之中有着一丝悲哀和不舍,仿佛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一般,不断呼唤着。

    “无殇……”

    蓦然,一张厚实的手掌抓住了黑纱女子的肩膀,随后黑纱女子娇躯一颤,她缓缓转过头,看着已经苏醒的卓文,身上那强大的气息,缓缓地收敛了起来。

    “不要做傻事,一切有我呢。”

    卓文对着墨言无殇微微一笑,瞧着墨言无殇那梨花带雨的美丽面庞,卓文心中满是叹息之色。

    其实,从第一次遇到黑纱女子的时候,卓文心中就已经有所猜测了,只不过并没有细想。

    现在,黑纱女子彻底将面纱解开之后,卓文才恍然大悟,原来黑纱女子竟然是墨言无殇,怪不得第一次相见,黑纱女子会那般优待他卓文。

    “你……你是故意的?”墨言无殇揉了揉眼睛,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

    卓文摸了摸鼻头,尴尬地笑道:“我也是刚醒,你不必在意。”

    瞧见卓文这幅模样,墨言无殇俏脸成了红苹果,满是娇羞之色,从卓文的表情上,她哪里看不出其实卓文应该是醒来一段时间了,只不过在装昏迷而已。

    想到之前她所说的那有些羞耻的话语,她心中满是娇羞,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现在先不谈论这个了,先解决掉这讨厌的噬主再说吧。”

    卓文猛地抬起头,其眉心缓缓地裂开,露出天噬之眼,而在这深邃的天噬之眼内,掠出一道紫黑色的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