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第七剑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头发乱糟糟的老者,一步跨出域外星空,便是来到了距离天铠星数十亿公里之外,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卓文将杨逸的头颅斩成两段。  .

    “咦?就是这小家伙吧,还有那是帝释天的分身,我在那分身上感受到帝释天的气息了。”

    老者看了卓文一眼,目光忽然落在了那被斩成两段,并且爆开的杨逸头颅,低声喃喃道。

    “不好,这小家伙居然灭了帝释天的分身,这帝释天极为狡猾,此人拥有许多分身,实力有强有弱,而且他的分身之中尽皆都藏着暗手。”

    “一旦分身被灭,那么这暗手就会触发,基本都会将那杀他分身的凶手撕碎,这小家伙危险了。”

    慢悠悠地跟在老者身后的青衫道人,在瞧见卓文彻底湮灭杨逸头颅的瞬间,眉头微蹙,直接抢先老者一步,朝着卓文掠去。

    “什么?该死。”

    老者也是脸色微变,一步跨出,便是亿万公里之外,可惜的是,两人的速度虽然快,但依旧为时已晚。

    卓文盯着老者和道人,目光微眯,那头发乱糟糟的老者,他并不认识,但这老者身后的道人他却并不陌生,因为这道人正是当初他领悟出道意的时候,在上古磐石中出现的那名骑着青牛的道人。

    特别是瞧见两人速度加快赶来的时候,卓文目光中流露出警惕之色,虽说他已经猜测出了那道人的身份,但并不代表他能够毫无条件地相信对方啊。

    “小家伙,快走,你那里危险!”

    在数亿公里外的星空中,道人还未接近卓文的时候,轰隆炸响的声音却已经传来,在卓文以及罗烟鲸所有人的耳畔不断回荡着。

    “这两人是谁?”

    此刻,罗烟鲸上的墨言无殇和释羁两人也注意到那掠来的老者和道人,他们心中震惊于道人的强大以外,更疑惑的是,道人对卓文所说的话。

    杨逸明明被卓文杀了,卓文哪里还会有什么危险。

    卓文目光一怔,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他浑身一颤,心中的不祥之感越来越强烈。

    铿!

    卓文猛地拔出铁剑,右脚一蹬,二重道意蔓延开来,整个人转过身来,随后右脚向前一踏整个人倒飞而出,而他的目光落在了后方。

    只见在后方,杨逸头颅爆开所形成的血雾,忽然蠕动起来,接着凝聚出一道伟岸恐怖的人影。

    这人影全身虚幻,但其身上的气息却极为的恐怖,远远超过了之前杨逸的气息。

    当这道虚幻的人影出现的瞬间,卓文心脏砰砰乱跳,随后浑身僵硬,犹如被冰冻一般,根本难以动弹。

    此人模样年入中旬,头盘高高发髻,眉心拥有一道红色的竖痕,身上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威压之感。

    “不错,区区蝼蚁居然杀死我的分身,难能可贵,但杀我分身可不是没有代价的。”

    此人声音略带沙哑,声音一出仿若有着无数的回音,在卓文耳畔不断回荡,甚至影响到了他那刚形成的神魂。

    此人话音刚落,卓文全身不由自主地爆出一团团血雾,而他想要反抗,但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束缚住全身,根本难以动弹。

    “帝释天,赌约你输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还不住手?”

    老者和道人还在数亿公里之外的星空上,眼睁睁地看着卓文在帝释天的攻势下,爆出一团团血雾,脸色极为阴沉。

    “我确实是输了,但这不过是区区蝼蚁,杀了便是杀了,你们难道还有意见?”

    人影目光淡漠,根本就没理会老者和道人,而是右手屈指轻轻一弹,一道无形的指意弹射而来,直指卓文眉心深处。

    这道指意太恐怖了,卓文眼睁睁看着这股指意掠来,却无可奈何,他很清楚,若是被这道指意击中的话,他必死无疑。

    “动啊……”

    生死危机之下,卓文低吼出声,蓦然间,他体内涌现出二重道意,强烈的无形涟漪蔓延而出,欲要抗衡着那股自帝释天虚影中涌现出的强大挤压之力。

    但二重道意实在抵御地太勉强了,卓文甚至连拔剑的力量都使不出来。

    “动起来……”

    卓文右手紧紧地握着剑柄,青筋暴起,他死死地盯着上空俯视着他的巨大虚影。

    他已经彻底的明白过来了,杨逸只不过是这虚影的小小分身而已,真正的杨逸乃是眼前这名叫帝释天的家伙。

    “你们仅仅为了一局所谓的赌约,将天铠星和天铠大陆无数生灵玩弄于股掌之间,视无数生灵生命如草芥,无论你们是什么存在,想要杀我卓文,都要付出代价。”

    卓文双目赤红,他冷冷地盯着帝释天,以及远处星空赶来的老者和道人。

    从道人和帝释天的话语中,他几乎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杨逸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一切都只是赌局,而天铠星无数生灵只不过是这场赌局的牺牲品,而赌局的两人他也终于是知道,原来是这帝释天和那道人。

    他想起了当初与杨逸的相遇,又想起了之前上古磐石领悟道意时,遇到了这名道人,他知道与他们的相遇并不是巧合,而是刻意安排的。

    帝释天冷冷一笑道:“不过是一颗星球而已,若不是因为噬的原因,区区一颗星球本座还不放在眼里。”

    “本座能够将你们天铠星以及其内的生灵当做赌注,已经很看得起你们了,即使是死,你们这些蝼蚁都应该感到荣幸。”

    嗖!

    指意瞬间抵达卓文眉心,但当这指意即将没入卓文神魂内的瞬间,指意轰然崩溃,一股更为恐怖强大的涟漪力量,从卓文神魂之中暴掠而出。

    “天哪!此子的道意增强了,他达到三重道意了。”

    赶来的老者双目圆睁,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他死死地盯着卓文,但很快便是露出欣喜之色。

    他可是知道卓文才达到二重道意没多久啊,现在居然在生死危机之下,再次进行了突破,达到了三重道意。

    在这么短时间内,连续突破道意,他还是第一次见过,或者说,在华夏天域他还从未见过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内,连续领悟出二重道意和三重道意的。

    连一向淡定的道人,目光露出炽热之色。

    “在你们眼中,天铠大陆里面的生灵都是蝼蚁,但在我眼中,天铠大陆是我的家乡,这里面的生灵与我同出一源,有我的家人、朋友、兄弟……”

    “蝼蚁虽小,却也能够反咬你一口,结局不过是一死尔!”

    卓文目光平淡若水,三重道意猛地窜出,他周围的涟漪力量,蓦然增强了无数倍,那帝释天释放的恐怖挤压之力,顿时烟消云散。

    砰砰砰砰砰!

    在这一瞬间,卓文连续挥出了五剑,五道剑光在这一刻,无限放大,每道剑光就犹如一抹太阳升起。

    帝释天目光微眯,虽然有些惊讶于卓文忽然突破三重道意,但依旧没怎么在意,右手一挥,将五道剑光抹去。

    “第六剑……”

    卓文再次拔出一剑,第六剑的剑光形成一道比太阳还要耀眼的月牙状剑光,划破星空,掩盖了星空中无数的星辰之光。

    帝释天目光有些凝重,右手一捏,直接将那月牙状剑光抓住。

    砰!

    但这抹剑光却并不简单,帝释天虽然抓住了剑光,但他的掌心也被划出了一道颇大的伤口。

    “居然伤到我了?”

    帝释天愣愣地盯着掌心,显然没料到区区蝼蚁般的存在,居然能够伤到他,但很快,便是露出暴怒之色。

    不过,就在帝释天发愣的那瞬间,卓文艰难的将铁剑收入剑鞘之中。

    第六剑挥出的瞬间,他身上的副作用已经显现出来了,他的身体在崩溃,出现无数的裂痕,而体内的经脉更是因此堵塞起来。

    “还能出第七剑的吧?”

    卓文左手轻轻捏着血溅五步那苍老的剑鞘,当年的湛弼只出到第六剑,而第七剑却从未出鞘过。

    因为第六剑就已经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一剑,使用过第六剑的主人全部都死了,第七剑从未有人拔出来过。

    但卓文却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血溅五步中的第七剑确实是存在过。

    他已经是天神初期,又有着三重道意,虽然使用过第六剑后,他的生命在流逝,但他天神的生命力极为旺盛,还未彻底的陨落。

    但以现在生命流逝的速度,他知道陨落是迟早的事情。

    嗡!

    血溅五步颤动着,嗡鸣着,仿佛在期待着卓文能够拔出第七剑。

    “第七剑……”

    卓文嘴中喃喃,仿佛梦呓一般,颤抖的右手蓦然坚定,随后再次拔出一剑,此剑是绝无仅有的第七剑。

    在血溅五步诞生的无数年来,第一次被卓文拔出了第七剑。

    当这一剑拔出的瞬间,铁剑寸寸碎裂成齑粉,一抹极为不起眼的黑色剑光悄然掠出,瞬间抵达帝释天虚影的右手掌心伤口处。

    此刻,帝释天虚影还在怔怔看着掌心伤口发呆,他根本没想到,卓文居然还能拔出一剑进行攻击,所以根本没在意。

    噗嗤!

    黑色剑光没入伤口处,随后帝释天的右手手掌爆成一团血雾,整个手掌化作了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