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1章 子欲养

    “我的这具分身应该有资格进入地球吧?”卓文沉声道。  .

    禹泽眉头微蹙,最终还是点点头道:“你这具分身可以,只不过仙凡有别,即使是你这分身,对于凡间来说依旧太强大了,所以进入地球后,你不能任意妄为,不然我们华夏大陆会出面制止的。”

    卓文微微点头,道:“我只是进入地球了却残念而已,还有我要灭一个组织,这点希望禹泽宗主能够准许。”

    “组织?”禹泽眉头微蹙,继续道:“什么组织?”

    “我只知道当初这组织在地球上叫做迷雾组织,我当年乃是地球生灵,便是被这迷雾组织杀手所杀……”

    卓文说到这里,便是戛然而止,他知道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清楚,他已经将他的目的说了,禹泽应该能够明白。

    虽说禹泽有些疑惑卓文前身怎么会是地球生灵,既然他已经说了理由了,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卓文背后还有太清这等天域之主的存在,即使是不赞同,也只能破例一次。

    想到这里,禹泽对着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说道:“孔歌,地球一直都是你所负责的,你可知道地球有迷雾组织这股势力?”

    名叫孔歌的中年男子,正是当初卓文神识降临地球的时候,所遇到的那名脚踏飞剑的修士。

    此刻见禹泽问道,他连忙来到禹泽身前,沉声道:“是有这么一个组织,而且这组织在地球上干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只不过仙凡有别,弟子从来没有去多管过。”

    闻言,禹泽便是知道,卓文为何要除去这个组织了,只见他点点头,对着卓文道:“卓公子,那迷雾组织我们允许你处理,不过还望卓公子不要伤及无辜。”

    “还有一点,你在地球上不能连续停留三天以上,一旦过了三天,你就必须要离开。”

    “此事我晓得!”卓文点点头道。

    “孔歌,带卓公子进入地球吧!”

    禹泽吩咐了一句,旋即那孔歌对卓文一抱拳,道:“卓公子随我来……”

    说着,孔歌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地球,而卓文分身则是紧随其后。

    “师尊,可否等三天?”

    九日梭上,卓文本尊对着身边的太清说道。

    太清淡然一笑,道:“不过三日而已,老朽就陪你等。”

    卓文本尊道了一声谢后,便是盘膝坐在九日梭甲板上,至于禹泽等人都是恭敬地站在九日梭外面,太清没有发话,他们还真的不敢随意离开。

    蔚蓝的天空,两道虚影瞬间划破虚空,落在了上空的云端。

    卓文俯视着下方无数的高楼大厦,目光露出怀念,他在天铠大陆生活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也就是说,地球也过去十多年了。

    “孔兄,迷雾组织的驻地还望能够帮卓某找一下,卓某还有些事情要办,等找到迷雾组织驻地后,孔兄通知我即可。”

    说着,卓文对着孔歌一抱拳,旋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地,进入了云端下的大陆内。

    孔歌目光迷惑地瞧着卓文的背影,低语道:“此人给我的感觉极为熟悉,好似当初在哪里见过一般,但仔细想想发现根本想不起来。”

    “罢了,可能是我的错觉,我还是先去找找那迷雾组织吧,这迷雾组织时常改变驻地,当初我虽然注意到这个组织,只不过并不是太在意,现在倒是认真调查一番。”

    说着,孔歌踏剑消失在了云端。

    繁华地街道上,卓文缓缓地穿行着,他仿若一名孤独地旅人,与这个繁忙的世界格格不入。

    卓文强大的神识横扫着整块大陆,在神识中他发现了许多前世熟识之人,他们全部都已经年过中年了,小孩都已经十多岁了。

    卓文微微一笑,却并没有主动与这些前世熟识之人打招呼,更没有去打扰他们的生活。

    他很清楚,十多年的时间,这些人足以将卓文这个人,这个名字彻底淡忘,他又何必出现在人家的生活之中呢。

    卓文右脚一蹬,他凭空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处海边小镇,感受着那带着咸咸味道的海风,卓文脸上露出一丝温馨。

    而他的目光,也是顺着海风,落在了小镇中一座极为不起眼的民房,他的目光第一次有了一丝变化,在这丝变化中隐藏着一抹深深地愧疚。

    卓文落在民房顶部,看着庭院中那晒着鱼干的夫妇,鼻头忽然有些酸酸的。

    这对夫妇头发已经出现了斑白,腰身也已经佝偻,脸上经过岁月的风霜出现了一丝丝的皱纹。

    卓文静静地看着这对夫妇许久许久,终于,这对夫妇晒完鱼干后,相互依偎着欲要进入房屋内。

    其中年过半百的妇人若有所觉,她抬起了头,看向民房顶部,与卓文四目相对。

    这一刻,卓文瞳孔紧缩到极致,心不断地砰砰乱跳,目光中的愧疚更加的浓郁,声音有些哽咽地低声呼唤道:“妈妈……”

    “若雪,你怎么了?”

    佝偻男子有些诧异地瞧了眼妇人所看的屋顶上,在发现屋顶上空无一物的时候,目光满是迷惑之色。

    妇人眼角留下泪水,她哽咽地道:“我……我刚才好像看到文儿了,我们的文儿……”

    男子紧紧将妇人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部,叹息道:“若雪,文人在十多年前就死了,不要再去多想了……”

    “呜呜,文儿死的不值,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警方更是对文儿的死含糊其辞,或许凶手现在还逍遥法外,我想到这里,就觉得心好难受。”妇人靠在男子胸前,哽咽地道。

    民房背阳处的墙角,卓文静静地靠着,他听着妇人和男子的对话,眼眶蓦然红了起来,鼻头的酸意更浓,心中升起一丝痛苦和无奈。

    “在这个世界,或许也就只有我父母还想着,念着我吧,但我的身份已经死了……”

    想起当初自己是死后,灵魂被太清利用穿梭到天铠大陆的,卓文这才发现,原来他在地球的身份已经是个死人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

    卓文缓缓地抬头,凝视着蔚蓝地天空,坚定地道:“但我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我希望我能够尽最后的孝道。”

    一股强大的时空之力,自卓文体内涌出,随后这股时空之力将这座小镇笼罩进去,这一刻,整个小镇都仿佛陷入了时间洪流内。

    “卓公子,你竟然在凡间使用时间法则?”九日梭旁边,禹泽若有所觉,不由得脸色阴沉地道。

    “我只需要扭转五十年时间,五十年一过,我会将那座小镇的时间恢复过来的。”卓文本尊淡淡地道。

    禹泽眉头微蹙,他看向太清,只见太清嘴角微笑,并没说什么,只能低叹一声,沉默不语。

    “爸妈……我回来了,我大学毕业了,还带来了女朋友!”

    “爸妈,以后就让我来支撑这个家吧,你们这二十多年来辛苦了,好好安详晚年。”

    “爸妈,我结婚了,我给你们生个白白净净的孙子咋样?”

    “爸妈,你们的孙子也长大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爸妈……”

    时间倒流,又在前进,十多年之前的事情仿佛重塑。

    卓文仿若旁观者一样,静静地看着这扭转的五十年的一切一切,他看到了爸妈脸上绽放出来安详地笑容,一切都是那般的其乐融融。

    最终,卓文跪在了两道墓碑前面,他重重地磕着响头,浑身不由自主地抽泣颤抖。

    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时间缓缓地倒流,最终回到了妇人和男子相互依偎地站在庭院中的景象。

    “若雪,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文儿回来了,他还娶了妻子,给我们生了孙子。”男子忽然激动地颤抖道。

    妇人脸上流露出红光,她重重地点点头,道:“我也梦到了,我敢肯定,我刚才肯定看到文儿了,肯定是文儿托梦给我们,完成他当年来不及做的事情,肯定是文儿。”

    说着,妇人双膝跪在地上,而男子也跟着跪在地上,两人双手合十,默默地为他们心中的卓文祈祷着。

    卓文缓缓地升空,袖袍一挥,一股温厚的能量悄无声息地涌入妇人和男子体内,这股力量能够彻底改善两人的身体,修复两人身上所有的暗疾。

    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妇人和男子长命百岁是完全没问题,而且卓文还改变了两人的气运。

    至少在剩余的岁月中,两人将会无病一身轻,生活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至少以后会过上小康生活。

    “爸妈,孩儿不孝,现在只能为你们做这些……”

    卓文缓缓升空,他静静地瞧着那越来越小的两人身影,嘴角满是苦涩。

    “卓兄,你与他们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凡人寿命不过区区数十年,大部分无法过百年,他们注定是会离开你的,这是自然规律,也是我们华夏大陆中所说的仙凡有别。”

    一抹剑光掠来,孔歌御剑落在卓文不远处,他自然也看到了卓文所做的一切,颇为感慨地道。

    “孔兄,你修炼多久了?”卓文忽然看向孔歌问道。

    孔歌一怔,旋即苦笑道:“我修炼足有三千载,而我也是出生于地球,后因有修行天资被牵引进入华夏大陆修炼,我曾亲眼看着我的父母,在我面前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