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0章 血杀令

    凝视着那暴掠而来的斧影和剑气,卓文不敢有任何怠慢,只见他右脚向后一蹬,随后无形涟漪自他的脚底蔓延而出。

    嗖!

    卓文却不退反进,右手剑指乳白色光芒越发的炽烈,随后卓文右手向前一横,以剑指代替神剑施展出了毁道剑术第一式剑刺荆棘。

    呲呲呲!

    顿时间,无形的剑影自卓文的剑指内掠出,这些剑影仿若游鱼一般,竟是在卓文的前方幻化出一条条凌厉的荆棘。

    这些荆棘不断螺旋着,仿佛里面存在着无数的空间般,瞬间将斧影和剑气彻底笼罩进去。

    砰砰砰!

    随后,卓文惊愕的发现,剑刺荆棘的威力超乎他的想象,那以天神器所催发出来的斧影和剑气居然被荆棘给彻底的扭曲湮灭。

    “什么?这是什么神通?”

    瞧着那瞬间被湮灭的剑气和斧影,杨通和毕爽二人皆是脸色微变,但那恐怖的荆棘在湮灭了斧影和剑气后,不断旋转着,朝着两人这边衍生而来。

    “该死!爆裂剑术,给我爆。”

    “擎天斧影!”

    剑刺荆棘这招威力太强,逼得杨通和毕爽二人不得不全力出手,两人纷纷使出了各自最强的神通。

    轰隆!

    杨通的爆裂剑术威力极大,只见他随意横斩出一剑,所挥出的剑气犹如恐怖的炸弹一般,不断的爆破开来。

    其剑气所过之处,空间几乎没有是完整的,随之消失的自然是那迎面而来的荆棘。

    而毕爽则是一跃而起,双手将巨斧举过头顶,猛地坠落在地上,随后狠狠地将巨斧砸了下来,重重地砸在荆棘之上,在巨斧上空无数能量汇聚成巨大的斧影。

    这斧影极为的庞大,外形极像一座通天彻地的山岳一般,在其砸下来的瞬间,好似整个天穹就此塌下来一般,将大片的荆棘都粉碎湮灭。

    两人配合倒是默契,倒是将周围的荆棘尽数都剿灭。

    正当两人打算继续寻找卓文的时候,一道身影迅速掠来,出现在两人上方。

    只见卓文再次剑指点出,又是使出了剑刺荆棘,凌厉的剑气化作密密麻麻的庞大荆棘,同时他将一重道意的力量默默的融入了这荆棘丛,使之威力增添了一倍之多。

    “又想使用同样的招式?真是可笑,这招对我们可不管用!”

    杨通冷笑一声,与毕爽点点头,再次使出了方才的招式,打算迎接这剑刺荆棘。

    但很快,两人就觉得不对,当剑刺荆棘刚刚碾压下来的瞬间,杨通的爆破剑术和毕爽的擎天斧影顿时被碾压,根本撑不了多久,两人便是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

    在两人倒飞的瞬间,卓文右脚一蹬,化作一道虚影,便是掠至两人上方,右手剑指连续两点,旋即两道凌厉的剑气,分别朝着杨通和毕爽二人掠去。

    噗嗤!

    这两道剑气,卓文故意偏差,并没有掠向两人的要害处,不过却是从两人的丹田处一穿而过。

    两道血花从两人丹田处喷涌而出,随后杨通和毕爽二人皆是从云端摔落一处山谷之中。

    卓文缓缓地悬浮在山谷上方,他冷冷地俯视着躺在山谷内的杨通和毕爽二人,道:“我与你们二人无冤无仇,顶多也就是口角相向而已,你们就欲要联手杀我,未免太过分了吧?”

    杨通和毕爽二人挣扎地起身,捂着丹田处,脸色皆是难看,他们知道卓文是故意将那两道剑气刺穿他们丹田的。

    现在他们明显能够感觉到,丹田中正萦绕着两股恐怖的剑气,这两股剑气在他们丹田内徘徊环绕着,正阻止着星力与他们神魂结合成星神力,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无力感。

    “你还不取出我们丹田中的剑气,你想要毁了我们的根基嘛?”杨通脸色难看地怒喝道。

    虽说晋级天神之后,修士的丹田不再像以前那般脆弱,但丹田依旧在修士体内充当着能量中枢的角色,只不过丹田已经不是容纳能量,而是成了输送能量的重要部位。

    天神最重要的便是炼化的星球的星力,而丹田是不可能容纳下庞大的星球的,但天神的丹田却可以与星球建立特殊的联系,仿若中转站一般,吸收星球的星力输送向神魂与神魂结合出星神力。

    天神的丹田一旦被破坏,虽然不至于危及性命,但却会切断星球传输而来的星力,从而使得天神体内的星神力丧失了来源,从而会产生无力的感觉。

    而且丹田被破坏,以天神之力是可以修复的,但所需要的时间和代价是极为的庞大,这等代价是一般天神难以承受的。

    “卓兄,是我们鬼迷心窍冒犯了你,还望你看在我们是九霄殿的弟子的份上,放过我们,以后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此揭过如何?”毕爽也是连忙道。

    卓文俯视着杨通和毕爽,剑指一点,顿时间,毕爽和杨通二人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旋即他们二人清晰的感受到丹田内的剑气爆开,那爆开所产生的能量将他们的丹田彻底的撕裂。

    不过,卓文控制了力道,仅仅只是将两人的丹田撕裂开来而已,并没有对二人内脏造成太大的伤害。

    虽说这两人对他卓文流露出杀意,不过卓文刚来到这太清仙境没多久,他并不想多惹事端,破坏两人的丹田只不过是给他们一个警告而已。

    毕竟,天神的丹田破坏了,还是可以修复的,只不过代价颇大,只要性命还留着,杨通和毕爽二人修为自然还会重新回来的。

    “这是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教训,希望下次你们能够睁大眼睛,不要见谁就乱咬!”

    卓文说完,懒得理会杨通和毕爽,右脚一蹬离开了这片山谷。

    “这个混蛋,居然敢破坏我的丹田,这个该死的混蛋!”

    杨通右手捶地,目光满是怨毒之色,而毕爽则是苦笑地道:“杨兄,算了,那卓文能够放我们一条生路已经不错了,丹田我们回九霄殿后,花费百年时间还是能够恢复的……”

    毕爽话还没说完,却是被杨通打断,他取出一枚血色令牌,冷冷地道:“不会这么便宜了这混蛋的。”

    “血杀令?杨兄,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毕爽瞳孔微缩,有些不可置信地道。

    血杀令乃是太清仙境中血神殿所颁布的一种追杀令牌,而血神殿在太清仙境的名声可不算太好。

    因为这血神殿是一股专门培养杀手的势力,而且奉行的更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法则,在血神殿内,强者才能生,弱者必须死,在血神殿内,弱者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从血神殿出来的杀手,基本都是极端嗜血,实力恐怖之辈,在太清仙境内,鲜少有修士会招惹血神殿的杀手。

    而且血神殿在太清仙境众殿的排名也不低,可以排进前二十。

    而这血杀令是血神殿的一种营销手段,能够得到血杀令的必须是要花大价钱在血神殿购买才能得到。

    而且但凡持有这血杀令的修士,可以在这血杀令内以精血写下要杀死之人的姓名。

    而血杀令中的姓名之人,将会受到血神殿杀手无穷无尽的追杀,直到那人死为止,杀手的斩杀行动才会停止。

    毕爽有些犹豫地道:“杨兄,你用血杀令去追杀那卓文,是不是太过了,毕竟我们与他又不是死仇。”

    杨通却是冷哼道:“毁我丹田,犹如杀我之仇,使用血杀令根本就不过分。”

    说着,杨通咬破大拇指,随后在血杀令表面缓缓地写下了卓文的名字。

    哗!

    当卓文的名字刚被写下,血杀令便是涌现出极为炽烈的血光,以杨通精血所写的卓文两个字,则是缓缓的陷入血杀令内部。

    而那血光则是不断的蠕动,最终形成一名血袍人的虚影。

    血袍人淡淡地看了眼杨通,道:“你确定要使用血杀令嘛?还有所杀之人确定是此人嘛?”

    杨通恨声道:“我确定,帮我干掉此人!”

    血袍人点点头,旋即便是溃散成无数血芒,而那血杀令则是猛地破空而出,掠出了山谷,朝着卓文离去的方向暴掠而去,其

    卓文缓缓地在云雾上飞腾,他准备回道德殿。

    藏经阁离道德殿其实有一段的距离,再加上卓文并不是很急着回去,速度并不是很快,毕竟距离他生机断绝还有数天的时间,他正巧想要利用这点时间,好好看看这太清仙境。

    嗖!

    忽然,一道破空声掠来,卓文回头看去,发现一道血光迅速掠至他的头顶。

    卓文眉头一蹙,右手剑指猛地向上一点,随后一缕恐怖的剑气暴掠而出,重重的轰在了这血光之中。

    而卓文也在这一刻,发现了这血光中隐藏的竟是一枚血色令牌,在这血色令牌正面刻着卓文二字,在背面则是刻着杀字。

    砰!

    剑气刚刚触碰到血杀令,此令牌直接崩溃,随后逸散出无数的血线,在无数血线之中,一条极为鲜艳的血线猛地钻入了卓文的体内。

    这条血线速度实在太快,等卓文察觉并且打算阻挡的时候,这条血线已经彻底没入卓文体内消失不见了,而且卓文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