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2章 误会

    “你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神通,也不可能是真神通,难道是虚天级神通?”

    领头血袍人脸色难看地盯着前方的卓文,神通和真神通他都曾见识过。

    但卓文所施展的这毁道剑术所显露的气息,实在恐怖,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恐怕也唯有虚天级神通才有可能给他这种心悸的感觉。

    卓文懒得理会这领头血袍人,只见他右脚一蹬,脚下环状涟漪蔓延,仿佛踏在水面一般,形成密密麻麻的无数波纹。

    瞧见卓文暴掠而来,领头血袍人目光阴翳,只见他双手交叉,随后其手掌处握着的首在左右间的腋窝刺下,竟是直接将斩下了双手。

    砰砰砰!

    领头血袍人斩下自己的双手,目光露出坚决之色,口中念叨着繁琐的口诀,那被斩下的双手顿时爆成一团团的血雾。

    血雾不断蠕动,随后凝聚出一柄十丈庞大的血刀,这血刀表面挂着密密麻麻的血色头颅。

    “这些头颅全部都是我曾经暗杀过的天神,今日就让你见识下这万头刀的厉害。”

    领头血袍人嘴角满是狞笑,只见他右脚向上横扫,猛地提在这万头刀刀柄处,这万头刀带着狂烈的呼啸,暴掠而出,其所过之处,风声狂暴,空间晃动。

    这是他的拼命之击,若是这一击都杀不死这卓文的话,领头血袍人将会立马引爆自己,以自爆的能量彻底杀死这卓文。

    卓文目光冷冽,他先是看了眼那领头血袍人,瞧见后者目光中的死志,他知道这万头刀杀不死他的话,这领头血袍人将会立马自爆。

    “不能让他自爆!”

    卓文心中打定主意,右手剑指一点,再次使出了剑刺荆棘,以螺旋状的方式,欲要将那万头刀给束缚住。

    可惜的是,剑刺荆棘对万头刀并没有任何的压制作用,只见那蔓延而出的荆棘,尽数都被万头刀给剿灭溃散。

    瞧见万头刀势如破竹,领头血袍人轻吁一口气,倒是放下心来,他知道这剑刺荆棘乃是这卓文身上的最强招式,连这招式都挡不住万头刀,此子应该也没有其他手段可以挡得住万头刀了。

    卓文不断地退后,而且仔细看的话,卓文并不是往后面退,而是朝着靠近领头血袍人方向的侧面退后。

    领头血袍人也注意到卓文的行动,嘴角满是冷笑,右脚一蹬,立马落在了万头刀,他冷冷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伎俩?”

    不过领头血袍人刚说完此话,卓文嘴角流露出嘲弄的笑意,只见卓文淡淡地道:“你确实是不知道我的小伎俩,不然你也不会自投罗网。”

    说完,卓文右指缓缓地划出,其指尖的剑芒在这一瞬间,立马衍生数丈之长。

    “毁道剑术之第二式剑光初现!”

    在卓文指尖划动的瞬间,那衍生数丈之长的剑芒,接着凝聚成细微的光点,竟是脱离卓文指尖,随后迸发而出,直接弹射进入了领头血袍人的眉心之处。

    噗嗤!

    领头血袍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其眉心处便是出现了一道血洞,随后他的生机彻底断绝,神魂破碎,而那万头刀直接溃散。

    那抹剑光穿过领头血袍人后,竟是开始不断的膨胀,迸发出炽烈的白芒,血袍人自爆所形成的爆炸团,直接被这股白芒覆盖,随后湮灭。

    “杨兄,你看,那上方的战斗好像出现了变故,这股白芒是什么?里面蕴含的能量好恐怖。”战场不远处,毕爽忽然指着上方的爆炸团爆发出的白芒道。

    杨通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那血神殿杀手使出的强大招式吧,那卓文是必死无疑了,我们快走吧,静海师姐应该快到了,若是让她知道我们与血神殿杀手牵扯在一起,恐怕要被呵斥一顿了。”

    毕爽点点头,旋即两人搀扶着,便是悬空,慢悠悠地朝着远处飞行。

    不过,两人并没有飞行多久,其后方的爆炸团彻底的被白芒淹没,随后一道身影逐渐从白芒之中走出。

    两人若有所觉,转过身看去,皆是浑身颤抖,目光突出,不可思议地看着身后走出的身影。

    “是那卓文,这家伙难道将那九名血神殿杀手都杀了吗?我们快走……”

    杨通不由得大叫出声,旋即便是慌忙逃窜,毕爽自然不必说,在看到卓文的瞬间,就是拔腿就跑。

    可惜的是,两人的速度,在卓文看来,根本就是龟速,不一会儿便是被卓文追上来,一掌将两人重新拍在地上。

    “方才那追杀我的杀手是谁?”卓文冷冷地看着杨通道。

    杨通浑身颤抖,老老实实地道:“他们是血神殿的杀手,他们追杀你,可与我们无关啊,我们丹田都被你破坏了,你还想怎么样?”

    卓文却是冷冷一笑,他右手剑指衍生出白色剑芒,道:“还想撒谎吗?既然不说也没关系,杀了你们,我再去问别人。”

    “不要杀我,这与我完全无关,使用血杀令的是杨通,我之前也是不赞同的,卓兄,有话好说。”

    瞧见卓文一脸杀意,毕爽立马将杨通给出卖了,他可不想和杨通一起死在这里。

    “毕爽,你……”

    杨通脸色大变,刚想还口的时候,卓文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将其嘴巴扇肿,冷冷地道:“再废话,直接杀了你。”

    杨通立马捂着嘴巴不敢胡乱说了。

    “血杀令是什么东西?”卓文意识到,那掠入他体内的恐怕就是这毕爽口中的血杀令。

    见卓文问起来,毕爽立马殷勤的开始诉说血杀令的功效和来历,听完后,卓文脸色逐渐的阴沉下来。

    他没想到,这血杀令竟是血神殿颁布的一种追杀令牌,一旦被追杀者的名字刻在血杀令内,血神殿将会不惜一切代价,至死方休。

    也就是说,卓文现在杀死了十名血袍人,那血神殿依旧不会罢休,直到他卓文杀死才会罢休,后面还会再次派来杀手前来追杀卓文。

    当他身上被种下血杀令后,接下来也将会面对血神殿无穷无尽的追杀。

    “卓兄……”

    杨通脸色微变,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卓文右手剑指一点,没入杨通眉心处,直接破坏杨通神魂,断绝其生机。

    瞧着那彻底陨落的杨通,毕爽目光满是恐惧之色,他畏惧地盯着眼前的卓文,心砰砰乱跳,同时心中懊悔与杨通一起来对付这卓文了。

    “这卓文怎么这么恐怖啊,早知如此,我死也不会与其作对了。”毕爽心中暗暗叫苦。

    “交出你身上的所有东西!”卓文冷冷地看着毕爽。

    毕爽浑身一颤,不敢有丝毫怠慢,立马交出了身上所有的东西,连自己的天神级别的斧头都拿出来。

    卓文随意将毕爽的东西收起来后,便是俯身将杨通的灵戒收了起来,随后随意查看了番杨通的灵戒,倒是在里面发现了许多的神石。

    神石作用与当初的仙晶差不多,是用于修炼之用的,只不过仙晶是给仙圣武者修炼之用,而神石则是化神武者修炼使用。

    只不过,卓文对于这些神石并不感兴趣,他很清楚,他时日不多,这些东西他又带不出去。

    取出毕爽的神剑,卓文轻轻掂量了下,微微点点头,这神剑倒是颇为趁手。

    他修炼的毁道剑术本就需要一柄剑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只不过他才刚刚领悟出来没多久,所以还没来得及锻造属于自己的神剑,就遇上这种事情,只能以剑指代替神剑。

    虽说杨通的神剑并不能契合卓文,不过神剑总比剑指要好很多,至少能够发挥出毁道剑术大部分的威能。

    嗖!

    在卓文收起杨通和毕爽的东西后,一道破空声蓦然传来,随后卓文目光虚眯地发现,此次掠来的不是血神殿杀手,反而是之前在藏经阁遇到的那九霄殿温婉女子静海。

    静海落在卓文不远处,她先是看了卓文一眼,柳眉微蹙,但很快就脸色微变的发现,卓文脚下那躺着的杨通的尸体。

    “杨通?你杀了杨通?”

    静海愣了片刻,旋即美眸喷火地盯着卓文。

    卓文信手把玩着手中的神剑,淡漠地道:“杀他并不是我的意愿,而是他自己找死而已,我卓文绝不是惹事之人,我想静海师姐乃是明事理之人。”

    “狗屁,杀了我九霄殿的弟子,还想让我明事理,你这人真是卑劣恶心。”

    说着,静海玉足一踏,朝着卓文暴掠而来,竟是听都不听卓文解释就出手了。

    “剑刺荆棘!”

    卓文脸色难看,只得以神剑再次使出了剑刺荆棘。

    只见神剑轰出,道道剑影化作荆棘之蛇,不断蠕动扭曲着,自四面八方朝着静海掠去。

    与此同时,卓文右脚一蹬,连忙爆退。

    这静海实力很强,应该是一灾真神,而且比怜梦还要强,恐怕是渡过了一次雷灾的真神,这等存在,卓文目前还不是对手,他不想与之硬碰硬。

    静海嘴角冷笑,玉掌随着手腕一扭,一股诡异的寒意自其掌心涌现而出,周围缠绕的荆棘彻底的静止下来,并且染上了寒霜。

    “碎!”

    静海娇喝一声,玉掌一握,一股挤压之力自其周身涌现而出,顿时周围被冰封住的荆棘寸寸崩溃成无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