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0章 彻底溃散

    紫色巨浪淹没了血剑后,便是从高空倾泻而下,尽数落在了血神殿周围数万里的范围。

    原本散落在血神殿周围的无数杀手,措手不及,全部都被高浪淹没,全身崩碎,尸骨无存。

    紫色巨浪仿若怒龙,倾泻而下,瞬间将血神殿周围淹没,那些屹立在血神殿周围的一座座血山,全部崩塌碎裂,地面更是凹陷形成巨坑,血河被紫湖取代。

    血神瞧着这一幕,目光中流露出暴怒之色,同时还伴随着一抹震惊。

    道意所形成的紫湖,他还是平生仅见,毫无疑问,这紫湖之内的道意之力,绝对比八重道意还要恐怖。

    “九重道意?此子难道真的将道意悟出了第九重?”

    血神很快就想起卓文之前所说的话,但现在紫色高浪已经落下来,容不得血神多想。

    只见血神深处万丈血手,一把将身边的五名血护法捏在手里,同时另一张血手探出,深入紫色高浪之中,欲要寻找那被高浪冲走的血剑。

    不过,血神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发现当他的血手深入高浪内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作用在他的手中,使得他的血手不由得停止下来。

    而且紫色高浪内更是蕴含着极为玄奥的力量,拍打在血手的瞬间,竟是使得血手表面的血力不断的消散。

    好似这紫液内蕴含着无数锋锐的刀芒,密密麻麻,切割在血手表面,将血手的能量尽数都削弱锐减一般。

    “给我破!”

    血神冷哼一声,血手再次衍生,从万丈膨胀到了数十万丈,甚至数百万丈。

    一张血手,犹如乌云般,遮住了这片地域的天空。

    不过,当血手衍生出如此庞大的瞬间,站在紫湖中央的卓文,冷漠地瞧着那血手,右手紫剑一挥,顿时间,整个紫湖开始沸腾。

    只见紫湖内,无数的紫液纷纷融入紫剑之中。

    紫剑暴掠而出,在飞掠的过程中,无数紫液汇聚,开始不断的膨胀扩大。

    当紫湖彻底融入了紫剑内后,紫剑化作了百万丈的巨大。

    一柄紫剑,遮天蔽日,一剑出,天地阴沉,日月无光。

    这一剑,卓文将那绽放出的一丝九重道意,尽数都融入了紫剑之中。

    这一剑,绝对是卓文生平以来,所出的最强的一剑。

    噗嗤!

    紫剑速度极快,骤然自那庞大的血手身边一划而过,随后血手便是爆出一团的血雾,竟是被紫剑斩成无数血块。

    嗖!

    紫剑斩碎血手后,竟然势如破竹,继续朝着下方的血神所庇护的血神殿掠去。

    血神的实力确实是强大,紫湖所形成的紫色高浪威能极为浩大,几乎将血神殿周围的环境,全部都破坏地一干二净。

    但血神所在的血神殿,却是被一股血色能量包裹,紫色高浪根本冲不破这股血色能量,而这正是血神的力量。

    但这数百万丈恐怖巨大的紫剑落下来的时候,血神脸色终于是变了。

    卓文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哪怕卓文拥有八重道意,拥有虚天力量,但他知道那都不是卓文所获得的力量,一切都只是外物。

    他若是出手,一招就能杀死那卓文。

    但现在,这紫剑之内,蕴含着一丝卓文从八重道意巅峰中蓦然感悟出的一丝九重道意。

    这九重道意虽然只有一丝,但却给血神一种极为强大的危机感,使得血神不得不慎重。

    同时血神更是惊怒的看着那卓文,他实在无法想象,此子是怎么感悟出九重道意的,这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紫剑实在太庞大了,当紫剑坠落的时候,就犹如一道从九天倾泻而下的巨大紫色瀑布,连接着天与地。

    周围众人全部都看呆了,他们都不是傻子,都能够感受到紫剑中所蕴含的那股恐怖的毁灭力量。

    而太清和玉清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目光中,瞧出了一抹精芒和锐利。

    “师弟……”

    怜梦站在太清身边,芳心狂跳,特别是瞧见那恐怖的紫剑后,她甚至生出一种膜拜的感觉。

    砰!

    万众瞩目之下,紫剑瞬间降落,重重地砸在了血神殿上空。

    血神也不再留手,紫剑内所凝聚的能量他并不在意,但紫剑中所蕴含的那一丝九重道意他不得不在意。

    “血式!”

    血神低吼一声,其身上爆出一团血雾,这股血雾凝聚成一只血眼。

    这血眼之中充满了嗜血之色,随后只见血眼瞬间胀大,其体积竟然丝毫不比紫剑小。

    在血眼之中,燃烧着一股永不熄灭的血焰。

    血眼周身蓦然被血焰笼罩环绕,随后血焰更是朝着四面八方蔓延扩散,有着焚天之势。

    砰!

    紫剑降落,斩在那恐怖血焰之上。

    紫色剑气逸散,犹如水浪飞溅,四溢开来,所过之处,血焰自行分开一条血路。

    紫剑顺着这条血路,最终斩在了血眼之中,随后便是传来极为刺耳恐怖的爆炸之音,而且这爆炸还是连续不断响彻。

    随后,血神殿数百万里的范围,在血眼与紫剑撞击的瞬间,尽皆化作了废墟,成为了虚无。

    一股无形的环状气浪,自血神殿所在的方向扩散蔓延开来,速度极快,转眼即到,靠的近的修士,在这股气浪作用下,闷哼一声,倒飞而出。

    一些实力颇强的修士,则是以自身强大的防御,阻拦着这股冲击而来的恐怖气浪,即使如此,也被气浪弄得颇为狼狈。

    太清和玉清两人站在最靠近战场的地方,只不过两人身前有着紫雾环绕,轻而易举地抵挡着这股恐怖的气浪和撞击的余波。

    太清目光越来越明亮,他紧紧地盯着那坠落的恐怖紫剑,目光中露出一抹明悟之色。

    卓文以八重道意巅峰而推动而出的这一丝九重道意的意境,虽然并不是很多,但对太清来说,却犹如醍醐灌顶,一点就通一般。

    无数年来,这是太清第一次露出这等明悟之色。

    他卡在八重道意巅峰的时间实在太悠久了,积累早就已经足够了,但却依旧好似缺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很清楚,他缺少的是一个契机,一次感悟,一个机会。

    而现在这瞬间,就是他一直所需要的契机和感悟。

    卓文站在紫剑剑柄之上,他目光落在脚下的紫剑,发现紫剑已经开始溃散。

    九重道意只有一丝,犹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他也清楚,这丝力量无法支撑太久。

    但这种溃散的趋势,从紫剑剑尖蔓延到剑柄之后,卓文的脚下,也跟随着溃散,随后是他的身体。

    此刻,卓文全身布满无数裂痕,就仿佛碎裂的瓷瓶一般,随时都会破碎崩溃一般。

    卓文知道,他的时间已经到了……

    想到这里,卓文透过无数的血焰,目光落在了血焰之外的太清身上。

    太清也是默默地看着卓文,两人四目相对,随后太清微微点头,而卓文也是微微点头。

    砰!

    最终,卓文全身彻底溃散成无数的光点,消失在了这片熊熊燃烧的血焰之中。

    而在他消失的瞬间,原本溃散的紫剑,忽然重新凝聚。

    紫剑仿佛焕发新生一般,剑身之中蕴含着亘古以来极为恐怖的气息,接着,紫剑猛地爆裂开来,周围恐怖的血焰彻底湮灭,而那释放血焰的血眼更是尖啸一声,直接炸裂。

    咔嚓!

    血眼炸裂,原本护住其余血护法的血手,也同样是爆裂开来,而血手下的血书生以及剩余的血护法,纷纷尖叫一声,纷纷爆成一团团的血雾。

    而雄伟壮丽的血神殿,更是在这恐怖的威能下,彻底崩溃塌陷,至于血神所化的那血色面庞,猝不及防间溃散消灭。

    在血色面庞溃散后,血神殿底部深处,传来一道闷哼声,随后一名身着血色铠甲的伟岸男子,猛地掠出地面,迅速离开了血神殿的范围。

    砰!

    紫剑犹如擎天柱般,插入了崩溃的血神殿中央,仿若一根通天彻地的紫色天柱。

    “好恐怖?血神殿就这样被毁了啊……”

    此刻,周围鸦雀无声,围观的无数修士,都是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插在血神殿上方的巨大紫剑。

    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众人的脑海之中,恐怕在多年以后,都将会是记忆深刻,难以忘却。

    而这柄紫剑,以后也成为了此地一大景观,屹立在血神殿旧址,无数年都不曾消散。

    以后,每当有人来到此处血神殿旧址,都会侃侃而谈当初血神殿的那次大战。

    太清的第二弟子卓文,孤身一人闯入血神殿,斩杀无数杀手,湮灭十大血护法,连血神都被逼的离开了血神殿深处的闭关之所。

    此战,注定将会被太清仙境载入史册,流芳百世。

    血神落在血神殿范围之外,他目光中充满了惊怒之色,血神殿被毁,里面培养的杀手全部被杀。

    这些倒还罢了,血神殿核心的十大血护法几乎死伤殆尽,只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

    “嗯?”

    忽然,血神目光落在血神殿不远处的一块泥土之中,在那里,艰难的伸出一张手掌。

    这张手掌扒开泥土,缓缓地从土里走了出来,随后便是呼吸急促地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