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1章 重生

    这从泥土下方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恐怖的紫色高浪淹没的血剑。

    血剑呼吸急促,脸色苍白,右手握着的血色长剑,已经只剩下剑柄了。

    “好险啊,若不是我踏入虚天桥第二台阶不死之身的话,恐怕方才我就已经死了!”

    血剑目光满是惊惧之色,被紫色高浪淹没后,他的身体便是溃散,连神魂和虚天桥都尽数被紫色高浪冲垮。

    但好在他整个人溃散的瞬间,将体内的一滴血液藏入下方的泥土之中。

    虽然他整个人的神魂和虚天桥都毁灭,但修炼成不死之身后,只要有一滴血不灭,那就能够借助这滴血来重塑生命。

    只不过,重塑生命的代价极大,重塑的生命实力更是会大损,想要恢复,需要庞大的时间和资源才能办到。

    现在的血剑,就极为的虚弱,脸色苍白如雪,身上的气息比一开始要虚弱太多。

    此刻,血剑也注意到后方血神殿位置上,不知何时,竟是插着一柄通天彻地的恐怖紫剑。

    而周围数十万里内,本该是血神殿的地方,此刻已然成了一片废墟,杳无人烟。

    血剑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低声喃喃自语道:“血神殿消失了?被灭了?”

    虽然血剑的话语带着疑问,但他心中明白过来,他猜测的应该没错,而且还是被身后那紫剑所灭的。

    “那卓文是怎样的怪胎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瞧着那恐怖的紫剑,血剑立马就联想到了卓文,毕竟这紫剑之上就蕴含着卓文的气息。

    “殿主……”

    一股澎湃的血色力量,将血剑包裹住,随后血剑只觉得身体一轻,便是朝着血神掠去。

    掠至血神身前,血剑连忙躬身而立,他很清楚血神一直以来,都是在血神殿闭关,现在起本尊出来,唯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那紫剑逼出来的。

    “我们走吧!”

    血神有些复杂地看了眼血神殿旧址上的紫剑,轻叹一声,便是带着血剑离开了此地。

    瞧着那离去的血神和血剑的背影,众人都知道血神殿只剩下他们两人了,可以说,血神殿其实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但血神乃是血神殿的核心,只要血神未死,只要给他时间,血神殿还能东山再起。

    只不过,经过此次的教训,血神殿以后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嚣张跋扈了。

    “师尊,师弟他……真的……”

    怜梦忽然拉住太清的袖袍,眼眶微红,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但她却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神色上说不出的委屈。

    太清目光复杂,轻叹一口气道:“怜梦,你师弟未必去了,或许我们还有机会相见也说不定呢?”

    怜梦不懂太清的意思,她很清楚卓文的生机彻底断绝了,也就是彻底陨落了,那以后她又怎么与卓文相见呢。

    只是,怜梦知道太清说出此话必有深意,而她对于太清也极为的信任,知道太清所说的话不是空穴来风。

    “师尊,若你所说的是真的话,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修炼,等我学有所成后,我想要出去走走!”怜梦忽然说道。

    看着怜梦,太清嘴角满是微笑,道:“你有这心,为师也放心,不过出外历练可不是说说的,等你渡过两个以上的雷灾后,为师才放心你出去。”

    怜梦没说什么,只是认真地点点头。

    自从与卓文经历了血神殿杀手的追杀后,怜梦终于是明白了自己在实战方面有多么的欠缺,同时也更坚定了怜梦变强之心。

    与此同时,太清缓步踏出,他掠至那紫剑面前,右手一指点出,旋即在紫剑表面不断绘制刻印着,写下了爱徒卓文之墓六个大字。

    做完这些,太清与玉清带着怜梦,飘然而去,只留下众人沉默不语地看着那庞大的紫剑。

    “静海师姐,那卓文好像是时间到了,就此生机断绝了?”毕爽站在静海身边,轻声道。

    静海却并没有答话,只是目光复杂地瞧着紫剑,随后她转身离开了此地。

    卓文身上的死气太明显了,只要是天神级别的存在,都看得出来,卓文其实是活不久了。

    虽然如此,但眼见卓文就这样陨落,依旧让许多围观的修士唏嘘不已。

    毕竟,卓文展露的实力太恐怖了,年纪还那么轻,而且还除去了名声极差的血神殿,可谓是大快人心。

    接下来,卓文之名,便是在众人口耳相传之下,逐渐在太清仙境传开,一时之间,卓文成了太清仙境家喻户晓的英雄。

    ……

    冰冷与孤寂共存的域外星空,丧失生机,充满空虚,犹如一滩死水。

    在域外星空颇为深处,一颗废弃星底部,静静地盘卧着一只庞大的巨兽。

    此刻,这只巨兽双目闭着,仿佛陷入沉睡之中。

    在这巨兽身体深处,靠近胃部的肉壁中,血仙缓缓地睁开双目,在他的周身,充斥着强大的血色能量。

    这些血色能量犹如循环一般,从他体内吞吐着,使得其体内的气息,在这吞吐过程中不断的增强。

    血仙轻吁一口气,目光中迸发出炽烈的血芒,嘿嘿笑道:“这噬体内的血力实在太庞大了,这才过去半年多的时间,我居然已经达到真仙初期了。”

    “现在我的修为可比那卓文要强悍多了,等这家伙重生到灵戒后,修为肯定和当初一样,只是天仙后期,到时候和我相比,就是蝼蚁般的存在,本大爷只需要挥挥手,就能够将其解决掉。”

    “不过本血仙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这卓文虽然当初折磨了本大爷不少时间,但也助我突破了不少境界,嗯,等他重生后,让他认我为主,本大爷以后一定让他吃香的喝辣的,让他知道没有跟错主人。”

    血仙脑海中不由得幻想卓文认他为主的场景,嘴角露出一丝贱笑。

    但很快,他注意到他手中的灵戒传来一股波动,这股波动他很熟悉,乃是血替死丹生效才产生的波动。

    “卓文那小子重生了,哈哈,这回我要让他知道,谁才是主人?”

    血仙搓搓手,盯着灵戒,等待着卓文从灵戒中出现。

    他很清楚,当卓文重生后,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出灵戒。

    “以后这灵戒就由本大爷来戴,那卓文以后就待在灵戒中一边呆着去,嘿嘿!”血仙继续在一边歪歪。

    此刻,那股自灵戒中传来的波动,缓缓地收敛消散,而灵戒内更是亮起一道白芒。

    随后一道身影自白芒中缓缓的显形,这是一名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面庞虽不算英俊,但却极为的耐看。

    此刻,青年目光带着一抹诡异的紫意,同时还有这一丝迷茫。

    “卓文,今日血仙大爷在此,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给我……”

    血仙清了清嗓子,体内真仙的气息猛地暴掠而出,想要以自身强大的气息震慑住卓文。

    不过,当血仙目光接触到卓文双目中的紫意的瞬间,血仙脸色一滞,全身呆滞。

    他在这紫意中,感受到一股毁灭的力量。

    特别是当他目光与卓文这双紫眼相对的时候,他发现在这双紫眼中,他就相当于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只要挥挥手就能灭掉。

    “啊……”

    血仙惊叫一声,竟是吐出一口鲜血,连退到肉壁边缘,而他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颤颤巍巍地指着卓文,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卓文淡淡地看了眼面前的血仙,其双目中的紫意逐渐的敛去。

    这抹紫意是他捕捉到一丝九重道意的时候,所附着在他双目中的意境,由于他刚重生,虽然那九重道意意境被他留在了太清仙境,但这抹留在双目中的紫意还没来得及消散而已。

    现在卓文回过神来后,双目中的紫意也是烟消云散。

    “给你什么?”

    卓文浑然不在意之前血仙那嚣张的态度,声音有些淡漠地问道。

    血仙浑身一颤,他永远都忘不了卓文重生瞬间,其双目中所散发出的那紫意。

    那紫意太玄奥,太强大了,血仙在瞧见那紫意的瞬间,他潜意识里就想要逃避,而没有想过要反抗。

    想起那紫意的恐怖,血仙那里敢再打卓文的主意,连忙谄笑道:“主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小血子在这里呆了将近一年了,有多么的寂寞啊。”

    “为此,小血子一直都想着主子能够快点回来,小血子知道,以主子那英明神武、举世无双的天资和实力,肯定能够带离小血子脱离苦海啊。”

    “现在主子回来了,小血子实在太高兴了……”

    卓文立马打断了血仙的话语,从方才血仙态度变化,他如何看不出来血仙是因为他双眼中还未褪去的紫意而被惊吓到。

    而且他还惊异的发现,这血仙一年多没见,修为居然提升到了真仙初期,这修为提升的速度之快,倒是出乎了卓文的意料之外。

    不过,卓文在感应到周围肉壁所蔓延而出的强大血力后,心中的意外倒是稍微平息了许多。

    即使他不用问,也知道此处应该是幼体噬体内,而此处如此浓郁的血力,恰好适合血仙修炼,这也难怪血仙修为增进的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