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6章 古琴山

    出现在血仙眼前的卓文,其实是卓文以诸生无相之力,强行将幼体噬改容换貌成了卓文的面貌。

    虽说幼体噬体型庞大无比,不过现在卓文的神魂已经主宰了这个肉身,自然可以随意变化其大小,而诸生无相又可以改变面貌,所以将幼体噬改变成卓文并没那么困难。

    而且卓文也知道诸生无相并不是绝对的,而噬在八大天域名气又太大,所以以后他有机会的话,定要再寻找可以隐瞒过虚天强者的秘法或者神物才行。

    至于卓文的本尊肉身,则是被卓文安置在了噬的体内空间。

    现在卓文的神魂已经融入幼体噬肉体内,难以分开,不过却可以分出一部分的神识控制那具肉身,但这与控制傀儡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卓文宁愿不去这样做。

    本尊的肉身,相对于幼体噬的肉身来说,差距太大,现在对于卓文就是鸡肋,所以卓文只是打算将其封存在体内,也并不期望会派上用场。

    “主子,那幼体噬呢?”血仙左顾右盼问道。

    卓文并没有理会血仙,目光却是落在华夏天域所在的方向。

    当初他随着太清前往太清仙境的时候,曾对龙晓天、凤夕瑶等龙家高层说过,他卓文会再次回来的。

    他也答应过墨言无殇和小黑,一定会回来的。

    所以,在去大梵天域之前,卓文还是打算先进入华夏天域内的长河星系之中将新的天铠星带走。

    血仙见卓文根本不理会自己,不由得大怒,他冷声道:“卓文,我叫你一声主子是给你面子,现在本大爷已经成就半神,距离天神都不远了,你别想在我面前拽。”

    “你再说一遍?”

    卓文收回思绪,目光冷漠地盯着血仙,一股嗜血的光芒,在他的目光中闪烁。

    血仙神色一滞,目光顿时露出恐惧之色,他在卓文的身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势,这股威势他曾在幼体噬身上感受过。

    不过,很快血仙就回过神来,他冷笑一声,道:“想唬我呢?可没那么容易!”

    说着,血仙右脚一跨,化作一道恐怖的血影,朝着卓文暴掠而来。

    在接近卓文的瞬间,血仙顿时分化出无数的血影,让人看之眼花缭乱。

    卓文嘴角满是冷笑,他早就知道这血仙极为不老实。

    不过,现在卓文并没有将这血仙放在眼中。

    只见卓文右手剑指一点,使出了剑刺荆棘,无数的剑影,凝聚成一道道狰狞的荆棘,瞬间将血仙所化的无数血影破去。

    砰!

    血仙更是在剑刺荆棘作用下,头朝下重重砸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这……”

    血仙保持狗吃屎的姿势,嘴巴大张,惊骇不已地瞧着这一幕,他怎么也没想到,卓文的实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恐怖了,一招就将他击败。

    但很快,血仙就反应过来,他连忙竖起大拇指,拍马道:“不愧是主子啊,小血子就知道主子盖世无双,神功大成,一招就将小血子我给击败了,果然是小血子我的楷模,我一生崇拜的对象……”

    血仙在那边吧啦吧啦的不停,几乎将能想到的赞美的词汇,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把卓文说的天花乱坠。

    卓文却丝毫没领情,而是从口中取出灵戒,平静地将灵戒戴在右手上,随后淡漠地看向血仙,道:“滚回灵戒去!”

    “哎!主子说的是,小血子这就滚回灵戒里去。”

    等到血仙进入灵戒后,卓文将灵戒布下禁制,防止血仙窥探到他夺舍幼体噬的秘密。

    “这血仙是个祸患,跟在我身边不妥,此次回华夏天域后,我立马还其自由,让他滚蛋。”

    血仙性格反复无常,天生反骨,卓文不太想让其跟在身边,不然以后可能会成为他的一个隐患。

    “先回长河星系吧,此次回去还得帮助燕天玮改善体质,最好在长河星系寻到九颗恒星,以此来获得足够的星力,准备晋级天神!”

    卓文目光闪烁,既然之前答应燕天玮的事情,卓文自然要办到,好在他所修炼的玄黄不灭中就有洗髓伐经的神效,只不过要帮助别人洗髓伐经的话,必须要修炼玄黄不灭第二层次才行。

    玄黄不灭乃是顶级防御炼体神通,共分五个阶段,分别是后天、先天、千钧、万象、玄黄不灭。

    只要卓文修炼到第二层次先天,就能够拥有为别人洗髓伐经的能力。

    当然,这个洗髓伐经的对象,修为必须要在天神以下,不然根本难以成功。

    燕天玮并不是天神级别的修士,卓文修炼到先天的话,自然是足以帮她洗髓伐经。

    只不过修炼玄黄不灭必须要依靠玄黄之气才行,这是当初他观看玄黄不灭典籍的时候看到的。

    而这玄黄之气卓文在太清仙境的时候,也是打听过,据说这东西乃是所有天神炼体必备的东西,因为玄黄之气可以减弱炼体的时候所带来的痛苦。

    但玄黄不灭却不同,别人炼体需要玄黄之气减弱痛苦,但玄黄不灭却是要大量吸收这玄黄之气,才能快速地修炼成功。

    而玄黄之气在华夏天域并不是特别稀有的东西,几乎在每个星系都拥有这玄黄之气,只不过价格好似并不低。

    当初卓文也是在藏经阁看到过关于玄黄之气的记载,再加上这东西与玄黄不灭有关,所以卓文暗暗记在心中。

    所以,此次回长河星系,卓文还打算去找找玄黄之气。

    想到这里,卓文一步跨出,立马从废弃星的地底深处掠出,破土而出,瞬间掠入星空之中。

    卓文现在的肉身可是幼体噬的肉身,即使是不用星盘,他依旧可以在星空中飞行。

    当然,这种飞行对于卓文的消耗还是不小的,所以此次回长河星系,他还打算去弄一个星盘。

    由于卓文去过华夏天域,所在在穿梭星空的时候,卓文倒是轻车驾熟,顺着记忆朝着华夏天域所在的方向掠去。

    长河星系,位于华夏天域颇为边缘的地方,即使是在一级星系之中,都算是比较垫底的星系。

    但自从得知太清和玉清在长河星系逗留过,长河星系就火了。

    周围许多星系的真神,争相送礼拜访长河星系主宰戚奇,为的就是和戚奇套套近乎。

    太清和玉清在华夏天域的地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是一些强大的三级星系,都未曾接待过太清和玉清这两个存在。

    但小小的一级星系长河星系,居然曾接待过太清和玉清这等人物,这不得不引起其他星系的重视。

    许多真神都暗暗猜测戚奇可能与三清有些关系,虽然这种猜测在他们看来很不靠谱。

    但太清和玉清在长河星系停留过,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长河星系主星之内,一座豪华的宫殿中,戚奇盘膝坐在大殿内,此刻大殿中堆满了许多礼物。

    这些礼物都是附近星系真神送过来的,其中不乏一些二灾真神和三灾真神等平时他只能仰望的真神。

    想到那些实力比自己强大的真神,热情地送来礼物,并且试图套近乎的样子,戚奇心中只觉得暗爽。

    “虽说太清尊者和玉清尊者的到来,都是拜那卓文所赐,不过此事我最好还是不要说出去,否则那些附近的真神恐怕就不会想现在这样,对我客客气气了。”

    戚奇目光虚眯,在尝到这种虚荣的好处后,戚奇自然不愿意将太清和玉清都留在他长河星系的具体原因说出来,只是让那些真神各自猜测。

    “虽说这样有点对不住那卓文,不过我想他也不会在意这点解释,只要我将那卓文带来的人,安置的安安稳稳的,没出什么差错就行了。”

    一开始,这戚奇对那天铠星众人倒是颇为的照顾,并且经常去查看天铠星的状况。

    不过,在听闻太清仙境的卓文陨落的消息后,他就没那么积极了,甚至现在过去六十年了,他更是一次都没去看过天铠星,完全放任天铠星发展。

    天铠星众人是那卓文交代给他的,若是卓文未死的话,戚奇还有可能恪尽职守,经常去查看天铠星。

    但既然那卓文已死,那也说明以后太清仙境内不会有人来看望这天铠星的众人了,戚奇身为真神,自然不会去关心一群连天神都没达到了弱者,更不用说什么照顾之类的了。

    远在长河星系边缘区域的一颗星球,这颗星球就是当初卓文所选择的新的天铠星。

    在新的天铠大陆中央,伫立着一座通天的山峰。

    此山峰外形犹如一把古琴,也是天铠大陆极为有名的景观。

    此山名为古琴山,乃是二十年前,忽然从大陆中央突然直插上空的一座山峰。

    而之所以会有这座古琴山,主要还是因为一名女子,此女子名为墨言无殇。

    二十年前,原本已是半神的墨言无殇,偶有顿悟,识海蜕变成了神魂,并且将天铠星炼化,晋级天神,成为了天铠星的拥有者。

    在墨言无殇化神的瞬间,她便是以无上神通,从大陆中央地底深处,制造了古琴山,作为她的隐居之所。

    而强大的罗烟鲸,更是盘卧在古琴山中,常年吞吐着罗烟,使得阻挡着生人进入古琴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