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潘德

    嗖!

    忽然,三道流光自星空掠来,最终掠至天铠大陆的上空。

    流光敛去,显露出三人,为首一人乃是穿着天蓝色长袍的俊美男子,他的唇角始终带着一抹犹如春风般的微笑。

    俊美男子身后的两人,一人身材高大,鼻梁极高的中年男子;另一人乃是须发皆白的老者。

    中年男子颇为恭敬地对着俊美男子一拱手,沉声道:“公子,上次那女子所在的便是这颗星球。”

    俊美男子点点头,他目光落在了那屹立在大陆中央的古琴山,轻笑道:“看来那位姑娘是真的很喜欢古琴啊,不仅人长得漂亮,连琴都弹的那般的好。”

    俊美男子刚说完,一道琴音自古琴山中传来,琴音袅袅,清脆绝响。

    只是在这琴音之中,竟是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愁。

    俊美男子静静地站在原地,双目微眯,凝神静气地倾听着这带着哀伤的琴音。

    曲罢,俊美男子也是睁开双目,他右脚一蹬,便是掠至古琴山之上,风度翩翩地拱手作揖道:“姑娘果然非凡,琴音犹如通灵,闻之身临其境,在下潘德,不知道姑娘可否让潘某进去一叙?”

    俊美男子刚说话,萦绕在古琴山周围的罗烟,蓦然肆意翻滚起来,随后一头巨兽自罗烟内掠出,张开巨口,对着俊美男子吞去。

    “畜生!尔敢?”

    俊美男子身后的中年男子怒喝一声,右手虚空一探,一股恐怖的星神力形成庞大的手掌,狠狠地扇在罗烟鲸身上。

    砰!

    罗烟鲸被扇飞,砸在了地上,不过却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势,显然这中年男子下手也知道分寸。

    罗烟鲸龇牙咧嘴,欲要再次飞扑上去的时候,一道声音制止了它:“罗烟,住手!”

    罗烟鲸嘶吼一声,最终只得作罢,落回了古琴山上。

    此刻,古琴山上的罗烟逐渐敛去,显露出一道曼妙的倩影。

    这道倩影背着古琴,由于遮着面纱,并无法看清其具体面貌,不过其露出的眉宇却是透露着哀愁,无形之中,为其增添了别样的魅力。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墨言无殇蹙眉地问道。

    俊美男子说话倒是极为客气,道:“前几日,潘某在主星都雅阁偶闻墨言姑娘琴音,一时之间,惊为天人,所以暗自记下了墨言姑娘的去向……”

    墨言无殇却是打断了潘德的话语,冷冷地道:“你跟踪我?”

    俊美男子却不以为意,道:“墨言姑娘,此言差矣,潘某只是喜欢姑娘的琴音,此次潘某前来做客,只是想要墨言姑娘亲自为我潘德独奏一曲凤求凰,希望墨言姑娘不要推辞啊!”

    墨言无殇俏脸微变,凤求凰这首曲赋,她自然会弹奏,但这首曲赋却是意义非凡,不仅是代表着美好的爱情,而且还包含了热烈的求偶。

    若不是自己心仪之人,弹奏者是不会随意弹给外人。

    但这潘德竟是打算让墨言无殇为他独奏凤求凰,其意思已经极为明显了。

    “墨言姑娘,我家公子乃是金阳星系潘家之人,他让你弹奏凤求凰,可是看得起你啊,你还不快快为我家公子独奏?”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者,忽然阴冷笑道。

    墨言无殇俏脸有些难看,这潘家她自然是知道,据说是金阳星系主宰潘天所在的家族,在金阳星系势力极大。

    而且金阳星系虽然也是一级星系,不过其势力比长河星系还要深厚不少。

    此次潘德之所以出现在长河星系,乃是跟随着潘天等人前来为戚奇送礼才来的,只不过恰巧这潘德附庸风雅,喜好音律,所以前往主星的都雅阁赏乐。

    却是没想到听到了墨言无殇的琴音后,对其琴音大赞不已,甚至对墨言无殇更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以潘德的势力,自然是轻易打听到了墨言无殇所在的这颗地理偏僻的天铠星。

    “难道姑娘有什么难言之隐嘛?”潘德也瞧见了墨言无殇的沉默,蹙眉地道。

    潘德虽然不是潘天之子,但在潘家背景不小,凡是知道他背景的女修,大多数都会投怀送抱,恨不得成为他潘德的人。

    原本潘德认为他报出自己的背景后,这墨言无殇的女子也会如他以前所遇过的女修一样,迫不及待的为他弹奏凤求凰,然后与他来一次一夕之欢。

    却是没想到,这墨言无殇居然显得极为的不乐意。

    墨言无殇淡淡看了潘德一眼,沉声道:“潘公子请回吧,凤求凰这首曲赋我只为一个人弹奏,在很久以前,无殇弹过一次,所以绝不会再弹第二次。”

    潘德眉头一挑,他知道墨言无殇此话就是拒绝了他,但他更是好奇的是,到底是哪位男子,能够让眼前这女子如此痴心等待呢。

    “给脸不要脸,今日你若是不弹奏的话,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了。”老者目光眯成一条缝,声音阴寒无比。

    墨言无殇淡淡看了那老者一眼,旋即看向潘德,道:“若是潘公子今日是来捣乱的话,无殇奉陪便是,虽说无殇不一定是你们三人的对手,但至少不会让你们那般轻易的破坏此地的。”

    潘德却是摆摆手,嘴角露出如沐春风的笑意,道:“既然无殇姑娘有心上人了,那就恕潘某打扰了。”

    说着,潘德对着中年男子和老者招招手,旋即三人离开了天铠星。

    当潘德三人离开后,墨言无殇站在古琴山顶,柳眉紧蹙。

    “无殇,真是难为你了,为了给天铠星提供足够的资源,让你前去主星都雅阁卖艺……”

    墨言无殇身后,出现了两道身影,这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英俊飒爽,女的温婉美丽,这两人正是卓文的父母龙晓天和凤夕瑶。

    瞧着身后两人,墨言无殇连忙摇头,她笑道:“既然现在我是这天铠星的天神,自然有庇护天铠星的责任。”

    凤夕瑶却是轻叹道:“自从六十年前,戚奇真神不再前来看望我们天铠星后,当初此星的原住民竟是出现了一名天神,将我们大陆中的灵石以及其他资源全部都夺取。”

    “还叫嚣着这些资源是他们原有的,真是可恶啊!明明这颗星球是戚奇真神送给我们的,当初他们也同意了,居然做出这等强盗的行为。”

    凤夕瑶贝齿紧咬,美眸中满是气恼之色。

    龙晓天也是无奈地道:“若不是现在天铠星资源太少的话,无殇也不必那么拼命地去赚取神石,用神石的能量来填补大陆失去的灵石和资源。”

    墨言无殇却是摆手道:“伯父,伯母,你们不用这么说,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如果卓文现在也在这里的话,恐怕也会这样做的。”

    龙晓天和凤夕瑶两人相视一眼,皆是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下来。

    都已经过去六十多年了,卓文依旧没有回来,他们心中都有些担心卓文,他们不知道卓文在太清仙境发生了什么事情。

    六十多年来,居然没回来一次看望他们。

    关于重生夺舍的想法,卓文当初并没有对他们说,他只对成为了血溅五步的器灵的小黑说过。

    所以,天铠大陆的众人都认为卓文依旧还在太清仙境。

    虽说,卓文的事迹在太清仙境传的沸沸扬扬,但长河星系离太清仙境实在太远了。

    在长河星系能够知道太清仙境的消息,也唯有戚奇等个别高层,而且再加上戚奇刻意隐瞒了卓文的事情,所以墨言无殇等人根本就不知道,卓文已经在太清仙境陨落的事情。

    即使他们知道卓文身上拥有血替死丹这等东西,但他们也知道卓文的血替死丹被噬吞进去,若是卓文陨落重生的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而且我可以感觉到,大陆经过神石的填补后,所弥漫出仙气已经不弱于之前的大陆,而且大陆各个角落也开始衍生出灵石资源,这些对大陆武者的修炼有着不可想象的好处。”

    “三日后,我再去一次主星,此次赚些神石后,应该足够弥补大陆失去的资源……”墨言无殇轻声道。

    凤夕瑶柳眉微蹙,她道:“无殇,那潘德就住在主星,你若是再去主星的话,他会不会又纠缠你?”

    墨言无殇轻轻撩起散落的青丝,微笑道:“伯母放心好了,无殇自有分寸。”

    见墨言无殇如此说,凤夕瑶和龙晓天也不好多劝,只是心中有些叹息。

    三日后,墨言无殇驾驭着罗烟鲸离开了天铠星。

    不过,当墨言无殇离开天铠星的瞬间,在天铠星颇远处的星空内,蠕动着两道身影。

    这两道身影全身漆黑一片,几乎与周围的星空融为一体,若是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难以察觉出这两道身影的存在。

    “那墨言无殇离开了,现在天铠星没有任何天神的存在,我们回去禀报大人吧!”

    其中一道黑影说了一句,旋即这两道身影脚下星光闪烁,消失在了此地。

    这两人身上的气息并不是很强,应该是半神左右,不过靠着星盘倒也能够在星空中横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