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 谈宇

    卓文目光微缩,他倒是没想到,这唐智所谓的上家,居然来自于暗星。

    长河星周围四大副星,卓文自然也有所耳闻,这四颗副星分别是王星、暗星、火星和太星。

    这四颗副星乃是长河星系中,除了主星长河星以外,最强大的四颗生命星球,而四颗副星的星主,实力远超天神巅峰,据说达到了伪真神,可以说是真神以下难逢敌手。

    夺舍幼体噬后,卓文的实力虽然恐怖异常,但面对这种伪真神的话,卓文还不是对手。

    不过,卓文相信,他若是晋级天神的话,绝对是真神之下无敌手。

    到那时候,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吸收天噬之眼中的成年噬的力量。

    现在他还未晋级天神,吸收天噬之眼的成年噬的力量,根本就是浪费,毕竟境界无法提升,他吸收过来只不过只能短期提升实力而已。

    “暗星?按照你的意思,过一会儿,你上家的人就会来人了?”卓文淡淡地道。

    唐智脸色一滞,旋即道:“对!一旦被上家的人知道,我失败了的话,恐怕我也有性命之忧,前辈,看在晚辈坦白的份上,放过晚辈这一次,不然等上家来了,我们都要死。”

    “死?那倒未必,等我解决掉那上家的人再考虑如何处理你们二人!”

    卓文目光平淡,旋即将两人卷起收入了灵戒内。

    随后,卓文利用诸生无相,身上的气息开始变化,其脸型更是蠕动起来,竟是化成了唐智的模样。

    由于卓文的修为只是半神,所以卓文将自身神识外放,控制在天神初期的强度,萦绕在周身,随后他慢悠悠地坐在庭院中的树荫下的石桌上。

    等待了一个时辰左右,卓文发现宅院的门悄然被打开,旋即走进五人。

    五人全是男子,为首一人乃是一名神色阴翳的中年男子,他的修为也是五人中最高的,已经达到天神中期,其余四名全是天神初期。

    一进来,中年男子就注意到卓文,他带着四人走到卓文面前,冷声道:“唐智,人呢?”

    卓文右手指着对面的座位,道:“你先坐吧,那龙文到现在还未回来,等他回来后,我们一起将其擒下即可。”

    中年男子冷冷地盯着卓文,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右手拍在石桌上,将其拍成粉碎。

    “唐智,你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说可以擒下那人的,怎么现在又说人还没回来?你这话可是前后矛盾,难不成是在耍我们?”中年男子说话丝毫不客气。

    不过,中年男子此话刚说完,他的目光忽然接触到卓文的双眼,他发现卓文的双目中,出现了一道道诡异的环状七彩之光。

    他在七彩之光内,瞧见了他的童年,他的亲人还有朋友。

    当他右手伸出欲要去触摸看到的亲人的时候,他只觉得丹田一痛,随后他双目恢复清明,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卓文。

    此刻,卓文右手剑指不知何时,已经点在了中年男子的丹田处,接着中年男子目露痛苦之色,他清晰的感觉到,他的丹田碎裂了。

    “大人!”

    当中年男子丹田被轰碎,四名天神初期的修士都是反应过来,他们第一时间发动了攻击。

    可惜的是,卓文右手剑指一点,无数剑影幻化出恐怖的荆棘丛,瞬间将四人困住,并且绞杀。

    “你……你不是唐智,你是谁?”

    中年男子捂着腹部,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卓文。

    唐智的实力他很清楚,绝对不可能暗算到他,更不用说瞬杀四名天神初期的修士了。

    卓文淡淡地看着中年男子,旋即将灵戒中的唐智和谭海波放了出来。

    唐智和谭海波两人还有些茫然,不过,当他们两人瞧见地上陨落的四名天神初期的修士的时候,悚然一惊,随后两人转身瞧见了那名中年男子。

    “谈宇大人,这次上家居然派你来接应?”

    唐智有些诧异地看着中年男子,他与这谈宇接触过几次,知道后者的厉害。

    但这才短短时间,四名天神初期修士被杀,而这天神中期的谈宇更是丹田被破,他哪里想不到始作俑者是谁啊。

    目光复杂地瞧着卓文,唐智心中暗自后悔了起来。

    他没想到他不仅仅踢到了铁板,还惹上了大麻烦,眼前这青年看似修为只有半神,但从其出手和展现的实力,唐智已经将卓文当成天神后期以上的强者了。

    “你到底是谁?难道是其他副星派来的?”谈宇很快平静下来,冷冷地道。

    卓文看了眼谈宇,道:“我听说你是暗星的人,从人贩子手中购买半神散修,难道是你们暗星星主的主意?”

    谈宇却是满脸冷笑,嘲弄的看了卓文一眼,便是不再言语,他心中已经认定这卓文应该是其他副星的奸细,缄口不言。

    瞧见谈宇这幅表情,卓文懒得与他多动口舌,右手伸出按在了谈宇的脑门,打算强行搜魂。

    “你的神魂……”

    谈宇目光恐惧地看着卓文,在卓文搜魂的瞬间,他在卓文的神魂中,看到了浩瀚无垠的星空,在这星空之下,他的神魂弱小的犹如蝼蚁一般。

    卓文的神魂比这谈宇强大太多了,谈宇甚至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其神魂中的记忆,便是被卓文查看的一干二净。

    从谈宇的记忆中,卓文发现这谈宇还真的是那暗星星主的人,而且需要半神散修也是那暗星星主的命令。

    至于暗星星主为何要这么做,谈宇却并没有资格知道。

    原本卓文还是漫不经心地查看这谈宇的记忆,但当他看到记忆最后的时候,浑身一颤。

    在谈宇的记忆中,暗星在六十年前忽然从星空之外飞来一柄诡异的剑鞘。

    这柄剑鞘速度极快,暗星内的许多天神虽然察觉,但却并没有捕捉到这剑鞘落于暗星何处,而恰巧那时候暗星星主正处于闭关之中。

    后来一段时间,暗星内掀起了搜索剑鞘的热潮,只不过却并无人寻到剑鞘的踪迹,倒是有不少天神在搜索剑鞘的过程中陨落。

    随着天神不断陨落,许多天神都是放弃了寻找那剑鞘。

    虽然暗星星主出关后,对此事极为的上心,但派出的许多天神后,也没能找到那剑鞘的踪迹,后来便是不了了之。

    这段记忆在谈宇神魂中并不是特别的深刻,显然谈宇对这段记忆并不是太放在心上。

    但卓文却知道,那忽然从星空掠来的剑鞘,很可能就是他想要找的血溅五步。

    只是让得卓文奇异的是,血溅五步仅仅只是次神器啊,即使有小黑作为器灵,那也不至于拥有横渡星空的能力吧。

    卓文又联想到暗星因为搜寻那剑鞘,陨落了不少天神,这让卓文有些不确定起来了。

    血溅五步仅仅只是次神器啊,哪里拥有击杀天神的能力,这让卓文怀疑那剑鞘是不是血溅五步了。

    “看来暗星是要去走走了!”

    卓文揉揉额头,虽说那暗星内的剑鞘不一定是血溅五步,但卓文依旧要去一趟,毕竟这一切太巧合了。

    卓文看了眼因为搜魂而昏迷过去的谈宇,却并没有杀死谈宇。

    在搜魂过后,卓文将谈宇神魂中关于他的记忆彻底抹去,杀不杀这谈宇对他影响并不大。

    收刮了谈宇以及其余四名天神初期修士的灵戒后,卓文将那四名天神初期修士尸体烧成灰后,对着不远处噤若寒蝉的唐智和谭海波道:“这谈宇交给你们处理。”

    唐智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卓文此话说出口,应该是打算留他们一命,连忙点头,同时将身上的灵戒取下来,交给卓文道:“前辈,这是晚辈多年的珍藏,就当是晚辈孝敬您的。”

    说完,唐智又是从怀中取出一张金纸,在这金纸尾部还盖着印章。

    “前辈,这是晚辈宅院的地契,晚辈也用不到了,就送给前辈了!”唐智谄笑道。

    唐智如此主动,卓文自然是来者不拒,恰好他现在确实是欠缺神石。

    做完这些后,唐智将谈宇收入灵戒后,毕恭毕敬地对着卓文躬身一礼后,便是带着谭海波离开宅院。

    唐智的丹田被破,现在他急需要恢复丹田才行,至于卓文此地他是一刻都不敢待了,生怕卓文反悔会将他给杀了。

    唐智走后,卓文进入主卧,开始查看新收获的六枚灵戒。

    其中那谈宇四名手下的灵戒,油水最少,除了一些神石外,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和材料。

    虽说这四人灵戒油水最少,但加起来神石都有一万之多,倒是超过了卓文现在的身家。

    卓文打开谈宇的灵戒后,目光顿时一亮,这谈宇灵戒中的东西不少,单单神石就有十万之多,里面甚至还有不少一级神药。

    除此以外,卓文还找到了一件天神器。

    之前卓文出手太快了,谈宇甚至都没来得及拿出这天神器就被卓文破掉丹田。

    这件天神器是一杆长枪,此枪通体漆黑,外形犹如碳棒,并没有特别出奇之处。

    卓文当初也使用过枪类兵器,他握着这杆长枪随意一挥,他倒是在那枪芒之中,感受到一股规则的力量。

    “这杆长枪在天神器里面虽说比较普通,不过临时用用还是凑活的。”

    卓文现在并没有任何天神器,这杆长枪装备身上,或多或少能够增强卓文的一些实力。

    “嗯?”

    忽然,卓文发现什么,右手落在了长枪枪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