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摄魂神针

    卓文的神识强大无比,在卓文神识扫视这杆长枪的时候,他在这长枪枪尖处发现了不同寻常。  .

    当卓文右手落在枪尖处的瞬间,他竟是感觉到一股心惊肉跳之感。

    “这……”

    卓文双目精芒闪过,随后右手在枪尖处不断地摩挲着,同时神识更是化作螺旋状,在枪尖处不断的旋转翻滚,仿佛要将这枪尖打磨一般。

    时间缓缓过去,卓文目光却是越来越明亮,他发现枪尖随着他的神识的打磨,好似里面隐藏着的一股锋锐在苏醒。

    砰!

    蓦然间,枪尖从枪身处断裂,悬浮在半空中。

    此刻,枪尖不再是漆黑之色,而是散发着剑芒,而且由于神识打磨的原因,这枪尖成了手指大小的针状物。

    嗖!

    卓文神识一动,这长针猛地掠上高空,刺穿屋顶,冲破了宅院的防御阵法,掠至高空。

    不过,很快长针便是在卓文的控制下,重新回到了屋内。

    卓文丝毫不在意那被破坏的防御阵法和屋顶,而是目光炯炯地盯着眼前的长针。

    “平平无奇的天神器内,竟是隐藏着这般不凡的长针,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这长针需要以神识催动才能发动强大的攻击,而且神识越强此针的威力越强。”

    卓文收起长针,这东西隐藏在枪尖内,而且还完全是处于蒙尘状态。

    谈宇不知从何处弄到的这长枪,谈宇以为这仅仅只是普通的长枪,却是没想到里面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强大的神物。

    这长针的威力比一般天神器要强大太多,而且坚若铁石。

    卓文若是以神识出其不意地发动长针攻击的话,天神巅峰一不注意,恐怕都有可能陨落在这长针之下。

    “以后这就叫做摄魂神针好了!”

    收起摄魂神针,卓文心情大好,将残破的长枪丢到了一边后,开始继续查看谈宇的灵戒,不过却并没有找到让卓文眼前一亮的东西。

    唐智的灵戒,卓文是最后打开了,当他打开后,却是被里面数量繁多的神石给惊到了。

    唐智的灵戒中,堆放的全是神石,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卓文稍微清点了番,发现唐智灵戒中的神石,居然达到恐怖的五十万之多。

    “看来这唐智没少干人贩子的勾当啊!”

    收起里面的灵戒,卓文低声喃喃,心中有些后悔就这样放过那唐智,毕竟以唐智的性格,以后恢复丹田后,肯定会干回老本行。

    不过,卓文的这个念头只是转瞬即逝,那唐智恢复恐怕需要好长一段时间,而且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此次收获,可谓是极为的丰厚,现在卓文身上的神石起码六十一万左右,这对现在的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清点完战利品后,卓文离开了宅院,他很清楚谈宇等人的失败,应该很快会引起暗星的人的注意,所以此地不宜多待。

    离开宅院后,卓文随意找了家当铺,将唐智所给的地契给当了。

    只是让卓文无语的是,地契仅仅当了五万神石,当初唐智可是说过他的宅院价值十万,现在在当铺里面,价值立马缩水这么多。

    不过,这地契对卓文也是颇为烫手,明知道被坑,卓文还是爽快的出售了。

    此刻,距离酉时还有一个时辰,卓文出了当铺后,则是先去了长河商铺,他打算将那玄黄之气给买下来。

    长河商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卓文轻车驾熟,来到之前的那售卖玄黄之气所在的柜台上,不过,让得卓文诧异的是,此刻柜台上的玄黄之气卖得只剩下三瓶了,分别是大、中、小三种款式。

    他倒是没想到,玄黄之气这么昂贵,居然还这么热销,这才过去半天不到时间,这柜台的玄黄之气就只剩下这么点了。

    卓文按了下柜台上的铃铛,之前他进入商铺的时候了解过,想要购买商品的顾客,是需要按下柜台相应的铃铛,这样伙计才会出来迎接。

    不一会儿,来了一名颇为高挑的女子。

    此女打量了卓文一眼,旋即淡淡地道:“你是要买最小瓶的玄黄之气嘛?”

    卓文一怔,他还没开口呢,这女子就笃定他是购买最小瓶的玄黄之气,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不过,卓文也知道自己气息只是半神,这女子下意识的认为他是买不起最大瓶的玄黄之气。

    “这位姑娘,我需要最大瓶的玄黄之气,你将那拿出来给我吧?”

    卓文正想说话,后方传来一道颇为儒雅的声音,随后一名俊逸男子带着一名中年和一名老者缓步踏来。

    这名男子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看卓文一眼,就来到了柜台前,嘴角露出一丝弧度,盯着柜台前的女子。

    “原来是潘公子啊!”

    瞧着俊美男子,原本面无表情的高挑女子,脸色顿时绽放出极为灿烂的笑容,随后连忙从柜台中取出那最大瓶的玄黄之气。

    别看这最大瓶的玄黄之气足有数十尺之大,不过这高挑女子在取出来的过程中倒是可以随意将瓶子缩小成任意大小。

    取出最大瓶的玄黄之气后,高挑女子又是顺手将最小瓶的玄黄之气取出,随意丢到卓文面前道:“一万神石,付了神石后,你可以走了!”

    卓文没有接过那最小瓶的玄黄之气,而是淡漠地看着高挑女子道:“凡是都要有个先来后到,我何曾说过我要最小瓶的玄黄之气?”

    高挑女子柳眉微蹙,她转头冷冷地看着卓文,嗤笑道:“最大瓶的玄黄之气需要二十万神石,你这种人能有这么多的神石?”

    此刻,原本忽略卓文的那俊美男子,也是转头看向卓文,眉头微皱了下。

    他倒是没想到,眼前这区区半神的家伙,居然要购买最大瓶的玄黄之气。

    这种修为的修士,一般连一万神石都拿不出来,更别说是二十万神石了,所以他认为这家伙是在捣乱的。

    虽然不喜卓文的喧宾夺主,不过俊美男子还是颇为风度地道:“这位兄台,这玄黄之气我有急用,还请莫要与我争夺。”

    卓文目光微凝,这俊美男子话语倒是客气,但那语气却是充满了不容置疑,仿佛他的话决不能违背。

    而且这俊美男子说完后,站在其身后的两人目光都是冷冷地盯在他的身上,目光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卓文心中却是冷笑,眼前这俊美男子说的倒是好听,但这实际行动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我家公子乃是金阳星系潘家的人,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无论你是不是拥有二十万神石,最好识相点给我滚!”

    与此同时,一道冷漠的传音,在卓文的脑海中回荡着,他知道这是那老者传音过来的。

    这已经不是风度了,而是毫不客气的威胁了。

    柜台上高挑女子也发现了形势不对,她立马喜笑颜开地道:“潘公子,你就不要与这种小人物计较了,这玄黄之气就卖与你了!”

    俊美男子却是客套了一句,道:“那可不行,毕竟这是这位兄台先提出购买的,我必须要等这位兄台割爱后,才打算购买,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仗势欺人呢?”

    高挑女子却是扑哧一笑,道:“潘公子太客气了,这位客人刚才肯定是说笑的。”

    卓文看着那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姓潘的男子还真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卓文都差点看不下去了。

    俊美男子微笑地看着卓文,方才老者已经传音给眼前这半神家伙了,他知道只要是听过金阳星系的,都会做出让步的。

    可惜的是,卓文却是转过头去,压根没有理会俊美男子,而是看向那高挑女子,道:“既然这潘公子如此谦让,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最大瓶的玄黄之气我要了。”

    卓文此话一出,俊美男子脸色顿时凝固,嘴角露出不自然之色,他想说话,却发现无话可说。

    之前的谦让之话,确实是他说出口的,若是现在要从卓文争夺这玄黄之气的话,无疑是自打脸。

    站在俊美男子身后的中年男子和老者,目光皆是迸发出冷光,只不过卓文压根是视而不见。

    高挑女子有些古怪地盯着卓文,她没想到这家伙还敢在潘德手中抢东西,这不是嫌命太长嘛。

    不过,见潘德没再说话,她也是知道,现在她再将玄黄之气强行推给潘德的话,恐怕会弄巧成拙。

    “潘公子肚量大,让给你,既然你要,就拿出二十万神石吧!”高挑女子冷声道。

    卓文将早已准备好的储物袋递给高挑女子,道:“这里面是二十万神石,你自己清点下吧!”

    高挑女子接过储物袋,认真清点了番,发现里面确实是二十万神石后,目光顿时露出讶异之色,这区区半神的家伙,还真的有这么多神石。

    接过玄黄之气,卓文便是离开了长河商铺。

    只不过,卓文前脚离开商铺,潘德后脚带着中年男子和老者也是跟着出去。

    高挑女子看着这一幕,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那半神武者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