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不情之请

    潘德气势汹汹地带着中年男子和老者走出了长河商铺,不过让他傻眼的是,他居然丝毫找不到那可恶的半神蝼蚁的踪迹。

    “尤荣,此子藏哪里了?”

    潘德看向身边的老者,这老者神识是三人中最强的,虽然修为只是天神中期,但其神识却接近天神后期。

    老者脸色有些尴尬,道:“少爷,我神识也没找到那家伙!”

    潘德心中一惊,目光阴沉地道:“看来是我们小瞧那家伙了,此子区区半神能够拿出二十万神石,倒也不简单,恐怕身上拥有某种隐匿的秘法,所以逃脱了你的神识。”

    老者和中年男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中年男子说道:“少爷,那我们怎么办?”

    “不用去管他了,区区玄黄之气而已,不过若是下次能够有缘遇到这小杂碎的话,就地格杀!”说着,潘德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意地道。

    “酉时快到了,我们进入都雅阁吧!”

    潘德带着老者和中年男子,进入了都雅阁。

    都雅阁不远处,卓文默默地看着潘德三人,在都雅阁门前一名侍女热情的招待下,进入了里面。

    此刻的卓文,样貌完全变了,此刻,他是一名脸色病态白的青年,神色阴翳,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主。

    当改头换面的卓文,来到了都雅阁门口后,第一次遇见的那名青衫女子正站在门口不远处。

    “无殇姑娘演奏的地方在何处?”卓文不阴不阳地问道。

    青衫女子柳眉微蹙地看了卓文一眼,随后向后一指道:“向前直走随后向右拐,一直走到尽头,就是无殇姑娘演奏的地方,不过需要先交纳五块神石才行。”

    现在卓文身上神石充足,自然不在意这五枚神石,交纳了神石后,卓文便是进入了都雅阁内。

    按照青衫女子指示,卓文来到了左拐尽头。

    这是一座露天场地,面积颇大,在场地中央搭建着一座白玉高台。

    此刻,高台上盘膝坐着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

    此女子身前放着一个古琴,而在此女两边分别站着两名婢女。

    卓文目光落在那带着面纱的女子身上,他一眼就看出了此女就是墨言无殇。

    在白玉高台下方,倒是有着不少的座位,此刻大多数位置都坐满了人,不过,此地人数很多,虽然有些位置空着,但大部分修士居然都是站在高台下,并没有去占领那些座位。

    至于领先进入的潘德三人,卓文发现他们坐在下方最显眼的位置,在潘德附近倒也坐着不少青年才俊,一群人有说有笑,颇为的热闹。

    卓文拉住了一名路过的修士,问道:“这位兄台,这里位置还有不少,为何这么多人都宁愿站着?”

    这名修士修为也是半神,他上下打量着卓文,古怪地道:“我说兄弟,你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这里的位置可都是需要神石支付的,这些位置最差的都要五百神石,好点的都是好几千,大部分人可不愿意花这样的钱。”

    闻言,卓文也是释然了,旋即笑道:“兄台,我与你一见如故,我打算去买个位置,要不要与我一同前往?”

    这名修士一听,就知道卓文要请客了,拍拍胸脯,脸色顿时露出激动之色,竖起大拇指道:“兄弟豪气!”

    两人选了个稍微差些的位置,卓文支付了五百神石后,两人席地而坐。

    “敢问兄台名讳?”

    有卓文这个冤大头请客,这名修士显得颇为的开心,言语中充满了热情。

    “龙文!”

    卓文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目光却是看向那坐在显眼位置的潘德。

    在刚进入此地的瞬间,他就感觉到那潘德看向墨言无殇的目光极为的不同,特别是其目光中炽热以及深深的占有欲,让卓文心中升起一丝冷意。

    “原来是龙兄啊,在下贺慕,现在像龙兄这般好客的已经不多了,贺某能够结识龙兄,乃是贺某之幸。”贺慕颇为热情地道。

    卓文摆摆手,却是指着显眼位置的潘德等人道:“贺兄,那应该是最好的位置吧?能够坐在那种位置上的都是些什么人?”

    贺慕嘿嘿一笑,道:“龙兄,你这就问对人了,这些我可全都认识!”

    说着,贺慕指着潘德道:“此人名叫潘德,可是长河星系附近的金阳星系潘家之人,这潘家可不简单,金阳星系主宰潘天就是潘家之人,在金阳星系,潘家势力庞大,无人敢惹。”

    “哦?此人来历这么大啊?那这潘德是不是那潘天后裔?”卓文诧异地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潘德在潘家背景不低,地位颇高,而且就算是潘家无关紧要之人,也比我们散修要尊贵太多。”

    说到这里,贺慕目光有些暗淡,他便是出身散修,修炼一切都是靠自己,连神石都要能省则省,与潘德这种可以享受无数资源的富家子弟相比,差距太大。

    卓文点点头,接下来,在卓文的旁击侧敲之下,卓文也从贺慕口中得知了潘德旁边位置的几人的身份。

    不过,其中值得一提的就是,那坐在潘德最近的一名身穿锦服的青年。

    此青年名叫戚威,乃是戚奇的后裔,而且在长河星主宰殿内,名气极大的天才,其修炼不过百年,已经是天神中期了。

    “龙兄,无殇姑娘马上要演奏了,你应该是第一次听无殇姑娘的曲赋吧?我可告诉你,无殇姑娘的曲赋确实是值得一听。”

    “但凡是听了无殇姑娘的曲赋的修士,心中杂念都会烟消云散,甚至在曲乐的音律之中,你还能略有感悟,可以说,无殇姑娘的曲赋很神奇。”

    说到墨言无殇的曲乐,贺慕脸色涨红,显得非常激动。

    听到贺慕如此赞不绝口,卓文目光诧异,无殇的琴音他不是没听过,但好似并没有贺慕所说的那么神奇吧。

    “无殇姑娘要开始弹奏了!”贺慕忽然说道。

    卓文注意也放在高台上,不仅仅是他,高台周围所有修士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台上的墨言无殇。

    咚!

    只见墨言无殇纤纤玉指,在古琴表面缓缓拨动着。

    琴弦低声细语地倾诉着,好像沟渠的流水在向岸边的庄稼潺潺轻语,又好似涓涓细流,在众人心田缓缓的流转。

    原本有些喧闹的高台周围,在琴声响起的瞬间,纷纷安静了下来,大部分修士都是闭上的双目,静静聆听着响起的琴音。

    当琴音响起的瞬间,卓文蓦然一震,他从这琴音之中,竟是听出了一丝道韵。

    这丝道韵和道意有些相似,但却又完全不同。

    卓文静静地听着这琴音中的道韵,心中蓦然想着当初感悟的道意,发现在这音律作用下,他的道意竟然有所涌动。

    此刻,卓文心中颇为震惊,他敢肯定,当初的无殇的琴音根本没有这丝道韵,他知道这道韵恐怕是无殇后来领悟的。

    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力量,但他却能够猜测,这道韵绝对与道意同样是一种极为玄奥的力量。

    “无殇是什么时候领悟出这等玄妙的力量的?”卓文盯着高台上的女子,目光露出沉思之色。

    在座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这琴音意蕴中闭上双目,仔细聆听着音律中所带来的意境和感悟。

    唯有卓文和另一人,却完全没有受这琴音的影响。

    卓文是因为自身拥有道意的力量,而这琴音中的意蕴之力与卓文的道意应该是同出一脉,所以并无法影响到卓文。

    而距离卓文不远处,另一处偏僻角落中,一名裹着厚实黑袍,难以看清面庞的黑影,隐匿在黑暗中,默默地关注着墨言无殇。

    “此子居然在音韵之力下,丝毫不受任何的影响?”

    神秘黑袍人也是注意到不受影响的卓文,倒是诧异地低声喃喃。

    这神秘黑袍人仿若黑暗一般,即使是卓文都对其丝毫没有察觉,可见这黑袍人极为的不简单。

    琴音缓缓的远去,带给在场所有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显然众人都不想这么早从琴音中清醒过来。

    “无殇姑娘的琴音,依旧这么的迷人,好想再听一曲啊!”贺慕有些惆怅地道。

    墨言无殇一曲落下,便是缓缓站起身来,抱起古琴,打算离开高台。

    “无殇姑娘,暂留一步!”

    忽然,坐在主位上的潘德,蓦然高呼一声。

    潘德的声音颇为的洪亮,瞬间打破此地的宁静,惹得许多修士眉头微蹙。

    不过在瞧见声音主人是潘德后,众人心中虽不满,却也不敢过分表现出来,他们知道这潘德背景不小。

    墨言无殇停下脚步,淡淡地看着潘德道:“何事?”

    潘德一拱手,笑道:“无殇姑娘,上次答应的凤求凰,还请姑娘兑现。”

    潘德此话一出,全场掀起一片哗然。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傻子,弹奏凤求凰意味着什么,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墨言无殇俏脸微变,沉声道:“潘公子,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无殇何时答应你要弹奏凤求凰的?”

    潘德却是不慌不忙,从怀中取出一枚刻着雅字的令牌,道:“那么这令牌我想无殇姑娘知道是什么吧?无论无殇姑娘是否答应过,今日还请无殇姑娘答应潘某这个不情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