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闹剧

    “居然是都雅令牌,这东西只有都雅阁阁主才有的啊!”

    当潘德取出令牌的瞬间,周围哗然大起,众人都是目露惊讶之色,连高台上的墨言无殇也是娇躯僵住。

    卓文眉头微蹙,这都雅令牌他自然不清楚,低声问道:“贺兄,这令牌是什么来历?”

    贺慕道:“这是都雅阁阁主的令牌,在都雅阁内,只有阁主才有,一般持有这令牌的人就犹如阁主亲临,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都雅阁内的员工都必须要答应持有者一个请求。”

    说到这里,贺慕有些无奈地道:“无殇姑娘算是都雅阁的员工,既然潘德有这等令牌,无殇姑娘不得不答应潘德的一个请求了。”

    卓文目光缓缓的眯起,冷冷地看着那潘德。

    凤求凰这首曲赋他自然知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说起来当初墨言无殇与他离别的时候,倒是弹奏过此曲,他也懂得无殇的情意,只是当初离别,并没有想太多。

    现在想想,一名女子能够抛开矜持,为他弹奏凤求凰,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气。

    他能想象当初墨言无殇心中的失落。

    而现在潘德居然当众要求墨言无殇弹奏凤求凰,其用心谁都看得出来。

    “无殇姑娘,为潘某弹奏一曲凤求凰,不算过分吧?”潘德拿着令牌,嘴角露出一丝弧度地道。

    墨言无殇俏脸煞白,她冷冷地看着潘德,正想一口回绝的时候,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

    “墨言无殇这样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哪里是凡夫俗子能够配得上的,而凤求凰凡夫俗子哪里有资格听啊,这位公子如此难为无殇姑娘,可是有失风度啊!”

    此话一出,众人一惊,旋即纷纷看向声源处。

    只见一名脸色病态白的男子,缓缓站起身来,他目光中充满了炽热,而这抹炽热自然是针对墨言无殇的。

    瞧见这脸色苍白的男子这幅模样,许多修士都是暗自摇头,知道这家伙应该也是墨言无殇的仰慕者,只是此人难道不知道那潘德的背景嘛,竟然出言反讽,胆子不是一般地大。

    潘德目光冷意闪烁,淡漠地盯着卓文,嘲讽地道:“难道阁下认为你配得上无殇姑娘?”

    卓文嘿嘿一笑,道:“在下虽然人微言轻,不过比潘公子还是要略胜一筹,至少在下不会以势压人,也不会用强。”

    卓文此话说到众人心坎里去,其他人也很不爽潘德的这种行为,只不过碍于潘德背后的势力,不敢出头而已。

    墨言无殇有些诧异地看着卓文,眼前这人明显是在帮她,只是她并不认识此人。

    而那贺慕则是心中暗暗叫苦,他没想到这龙文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反驳潘德。

    为了不被殃及池鱼,贺慕悄悄地离开了座位,离开了此地,他现在可不想和卓文扯上任何的关系。

    潘德目光冷意渐浓,他站在座位上,俯视着卓文,道:“比我略胜一筹,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做到?尤荣,此人掌嘴百下,别打死了!”

    站在潘德身边的老者,咧嘴一笑,目光中充满了暴虐,缓步走向卓文。

    “潘公子,难道你不知道都雅阁的规矩吗?此地不允许动武。”墨言无殇美眸冷冽地质问道。

    潘德却是浑不在意,道:“无殇姑娘,难道你不知道持有阁主令牌之人,是可以教训冒犯者的嘛?此人出言轻薄,潘某替无殇姑娘教训下也是应该的。”

    瞧见潘德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墨言无殇目露恼怒之色,但却并没有出手。

    她很清楚,以他的实力,根本难以制止那尤荣,毕竟这尤荣可是天神中期的修士,其实力极为强大。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也不想知道你的来历,今日冒犯了少爷,是你一生最大的错误!”

    尤荣来到卓文面前,嘴角冷笑连连,右手扬起,欲要掌卓文的嘴。

    不过,尤荣抬起的右手很快僵住,他的目光愣愣地盯着卓文的目光,若是有人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卓文瞳孔深处散发着七彩之光。

    此刻,卓文施展了诸生无相的幻术,他的神魂何其强大,这尤荣区区天神中期,神魂又怎么比得过卓文,瞬间就着了道。

    眼见尤荣停在原地,并没有动手,潘德眉头微蹙,缓步走到尤荣身边,他刚想说话的时候,尤荣那僵住的手掌蓦然呼啸而来,狠狠的扇在潘德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猛地响起,潘德捂着通红的脸颊,脸色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尤荣,他实在无法想象,这尤荣居然敢反过来打他。

    全场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陷入了寂静,众人实在没料到,原本应该教训卓文的尤荣怎么忽然打了潘德。

    “小畜生,得罪了我家少爷,就是不将我们潘家放在眼里,今日老朽就掌你嘴百下,给你个教训,让你以后长点记性。”

    潘德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尤荣嘴角满是冷笑,他又是反手一掌,猛地打在了潘德的脸上。

    尤荣的巴掌可丝毫不留情,这一掌几乎将潘德打得脚步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尤荣,你疯了!”

    潘德暴怒,不由得怒吼出声,可惜的是,尤荣恐怖的气息碾压下来,将潘德全身束缚住,使得他难以动弹,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巴掌,齐齐轰在潘德脸上。

    不一会儿,潘德的脸颊高高隆起,血水直喷,其中还混着诸多的碎牙。

    “尤荣,住手!”

    潘德的另一名手下中年男子邹文,猛地怒喝出声,朝着尤荣这边掠来,欲要阻止突然发神经的尤荣。

    卓文转头看向那掠来的邹文,又是发动了一道幻术,这邹文立马中招。

    “邹文,尤荣疯了,你赶快制止他!”

    瞧见邹文掠来,潘德双目生出一丝希望,含糊不清地求救道。

    砰!

    不过,潘德此话刚说完,邹文一脚猛地踹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将他踩在地上。

    “小畜生,邹某救我家少爷,你竟敢来阻挡我的去路,给我滚!”

    邹文目光暴虐,一脚猛地踏在潘德的胸前,直接将其踩得一口鲜血吐出,随后便是传来潘德那杀猪般的叫声。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所有人,他们都没想到,原本欲要教训那卓文的尤荣和邹文,怎么忽然发起神经来了,居然攻击自己少爷了呢。

    卓文轻飘飘地落到了白玉高台上,他对着墨言无殇轻轻一躬身,道:“无殇姑娘,此人自作孽,现在可算是遭到报应了,不知道无殇姑娘是否有意邀请在下进去一叙?”

    墨言无殇深深看了眼前的青年,他知道那尤荣和邹文忽然发疯,恐怕与眼前这青年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在场所有人也都是察觉到了一丝蹊跷,他们看向卓文的目光纷纷涌现出忌惮之色。

    “住手!”

    当卓文掠上高台后,一直看戏的戚威猛地从位置上掠出,手中不知何时,持着双刀,掠至尤荣和邹文中央,随后双刀猛地甩出,掠出无数刀影。

    砰砰!

    原本联手揍潘德的邹文和尤荣两人闷哼一声,便是连退数十步,随后两人也彻底恢复了清明。

    “这……这……少爷!”

    尤荣和邹文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在看看那几乎被揍得奄奄一息的潘德,两人瞬间明白了刚才他们到底干了什么。

    高台上,卓文倒是诧异地看了眼那戚威,这戚威虽然是天神中期,但实力倒是比一般的天神中期要强大不少,怪不得是主宰殿的天才。

    此刻,墨言无殇还是有些犹豫,眼前这青年虽然帮助了她,但她与这青年素不相识,她根本没心情与他一叙。

    不过,一道传音却是让得墨言无殇娇躯一颤:“无殇,我是卓文!”

    墨言无殇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青年,他根本就没看出此人与卓文有任何的相似之处,但方才的传音她却是知道,这确实是卓文的声音。

    平复了下忐忑又激荡的心情,墨言无殇开口道:“这位公子好本事,能够与公子一叙,是无殇的荣幸!”

    说着,墨言无殇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竟然上前拉住那青年的手臂,走入了高台下方的里间内。

    “这……莫不是我看花眼了?冰清玉洁的无殇姑娘居然主动拉着陌生男子的手?”

    高台周围一片哗然,而原本被揍的很惨的潘德,自然也看见这一幕,气得喷出一口鲜血,很干脆的昏了过去。

    戚威站在不远处,瞧着那离去的卓文的背影,目光中满是忌惮之色。

    他很清楚,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尤荣和邹文两人弄得神志不清,此人绝对不简单。

    虽然卓文的气息仅仅只是半神,但在戚威的心中,已经认定此人是扮猪吃老虎的强大天神了。

    而一直隐匿在暗处的神秘黑袍人,眉头一蹙,低声喃喃道:“看来墨言无殇和此男子认识,就是不知道两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说完,神秘黑袍人消失在了阴暗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