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9章 抢夺

    不过,当郝天云祭出斧头即将轰杀在卓文身上的瞬间,一柄黑色利刃和一道红色绸缎骤然从云端掠出,瞬间将那斧头击飞。

    砰!

    卓文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嘴角鲜血直流,身上气息若有若无,仿佛随时都会陨落一般。

    郝天云看了眼那躺在地上的卓文,他知道此子恐怕活不了多久了,能够在他斧头之下没死,说明此子实力不错。

    毕竟郝天云乃是二灾真神,而卓文的气息看过去不过天神后期,两者差距太大,这种蝼蚁对郝天云来说,一根手指即可捏死。

    不过现在郝天云的注意不再卓文身上,而是放在前方虚空,冷冷地道:“你们三人也藏够了吧?还不滚出来?”

    郝天云此话刚说完,前方虚空裂开,走出一名身着黑衣的冷漠男子。

    黑衣男子右手一捏,原本轰击斧头的黑色利刃握在手里。

    “果然是你,竞价不如我,现在要来抢了?”郝天云讥讽地道。

    “此子身上秘密不少,但我只要烛龙残翼,将其让给我,此子身上所有东西都归你,而且我还协助你赶走另外两人。”黑衣男子淡淡地道。

    坑洞内,卓文抬起头,默默地看着那黑衣男子,从此人开口的瞬间,他就知道,此人就是在拍卖会之中,竞价烛龙残翼的那冷漠声音的主人。

    至于此人口中的那两人,则是江宏商行的红杉以及一名卓文并不认识的老者。

    郝天云眉头微蹙,正当他踌躇不定的时候,红杉那娇媚的声音便是传来:“二位,你们也太见外了吧,红杉不过是弱女子而已,哪有资格与你们争抢呢?”

    在上空云端虚空,缓缓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道身材曼妙,曲线婀娜的女子赫然是之前在江宏商行内主持拍卖的红杉,跟在红杉身后的,是一名面无表情的灰袍老者。

    红杉的气息并不强,大概也就一灾真神,但那灰袍老者的气息却很恐怖,与郝天云一般,也是二灾真神。

    而且灰袍老者身上的雷灾和火灾气息比郝天云还要恐怖,恐怕此人在一灾和二灾分别所渡过的雷灾和火灾都比郝天云多,实力自然也比郝天云恐怖。

    瞧见这名灰袍老者的瞬间,郝天云内心咯噔一声,目光顿时落在那黑衣男子身上,道:“我与你合作!”

    黑衣男子点点头,旋即注意落在了郝天云身边不远处,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红杉身边的灰袍老者。

    红杉却浑不在意,娇笑道:“二位,能否给红杉一个面子,此人对红杉很重要,两位将他让给我,红杉感激不尽。”

    说着,红杉双目媚意横生,眼眶雾气迷蒙,透露出一丝绝世妖娆的气质。

    黑衣男子和郝天云二人,皆是一滞,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两人心中皆是暗骂这红杉骚货,竟是对他们二人施展媚术。

    不过,虽说红杉媚术确实是很强,而且整个人表现的也极为的开放,但其实红杉本质却是洁身自好,到现在还没有人占到此女任何的便宜。

    而且红杉在江宏商行内的背景不低,虽然梵煞城内有许多强者都觊觎这红杉的美色,可惜的是,无一人能够成功,大多数男子都是被他耍的团团转。

    “红杉姑娘,你这话就有些过分了,此子不知死活,抢拍了我们二人所需要的东西,与我们二人可都有些恩怨,但你与此子可没什么恩怨,为何要我们让给你,而不是你让给我们呢?”郝天云皮笑肉不笑地道。

    红杉咯咯一笑,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对于郝天云的冷嘲热讽丝毫不以为意。

    “哎,那就没办法了,张伯,这两人就交给你了,此子我就带走了!”

    红杉咯咯一笑,轻飘飘地落在了卓文身边。

    郝天云和黑衣男子脸色微变,刚动身朝着那红杉掠去,便是在半空被那灰袍老者拦住。

    “滚开!”

    郝天云冷喝一声,右手神斧轰出,交织出恐怖的杀意纹路,蔓延在四周,仿若将四周尽数崩灭了一般。

    灰袍老者沉默不语,但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抽出灰色的三叉戟,猛地甩去,顿时间,灰气蔓延,竟是形成一片一望无际的灰色海洋。

    在这片灰色海洋的海面,涌现出滔天的灰色海啸,洋洋洒洒的覆压下来,竟是将那神斧轰的连连倒退,就连郝天云也是闷哼一声,不断的退后。

    “还不助我?”郝天元对着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大喝道。

    黑衣男子心领神会,立马祭出黑色利刃。

    黑色利刃就犹如夜幕之中的弯月,瞬间穿梭于虚空之中,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砰!

    黑衣男子的助阵,瞬间就将那灰袍老者稳住。

    可惜的是,这灰袍老者的实力太强,虽说郝天云和黑衣男子联手,但依旧被这灰袍老者压制住。

    三大真神的大战极为激烈,真神器的拼斗以及强大的神力撞击,在虚空中轰出一片绚烂的光彩。

    红杉娇笑地来到卓文身前,轻轻蹲下身来,美眸上下打量着处于重伤状态的卓文,笑道:“贵客,能够一下子拿出一桶半的火精神汁,你可不是一般的富有啊!”

    说着,红杉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地在卓文胸前拨弄着,仿佛是在挑逗着卓文一般,而红杉美眸中的戏谑之色越发的浓郁。

    “看你的样子还很年轻,你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如此富有的天神呢!”

    说到这里,红杉玉手忽然落在了卓文的脸庞上,俏脸缓缓地凑到卓文面前,她脸上的媚意越发的浓郁,就犹如一抔秋水一般,让人恨不得将其捏在手里,狠狠的揉搓一番。

    “姐姐我很不爽哦,在包厢的时候,你居然破了姐姐的媚术,看来你也是有些能耐,不过我倒是不相信,你都已经成了现在这样的状态了,你还能挡得住姐姐的媚术嘛,咯咯!”

    红杉咯咯一笑,吐气如兰,那股热气喷吐在卓文脸上,带着软软的湿意,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诱惑。

    红杉能够明显感觉到眼前卓文气息的火热,她心中升起一丝得意,之前在包厢中被卓文无视的那丝不爽顿时烟消云散。

    “该拿下此子的灵戒了,不知道此子灵戒之中还有多少火精神汁!”

    红杉心中暗道,玉手探向卓文的右手佩戴灵戒之处,欲要抽出卓文右手中的灵戒。

    她很清楚,卓文不过是天神,对于火精神汁的需求极大,但此子却能够拿出一桶半的火精神汁来拍卖,说明此子身上还有火精神汁,而且数量还不少。

    不过,当她玉手探向卓文右手的瞬间,却是发现卓文的右手猛地将她的玉手握住,随后卓文的左手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红杉那纤细的柳腰一把抱住。

    红杉轻呼一声,刚想挣脱,却是发现那张手掌犹如铁箍一般,牢牢将她抱住,并且猛地一用力,将红杉带过来,与卓文面对面贴在一起。

    “你……找死!”

    红杉面颊绯红,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占便宜,芳心恼怒,体内神力汹涌,欲要彻底挣脱卓文。

    但红杉很快就发觉到不对劲,因为她体内汹涌的神力,依旧无法挣脱卓文的怀抱。

    “红杉姑娘,明明是你占我便宜好不好?”

    卓文戏谑地看了眼红杉,他悄然释放出了噬的天赋神通炼狱,无数的炼魂掠出,吸收着红杉体内的神力,使得红杉很快感到力不从心。

    而卓文则是立马以强大的神力,化作一道恐怖的禁锢之力,将红杉整个人封锁在这股禁锢之力,随后他将这红杉放入灵戒中后,便是一跃而起,迅速离开此地。

    “小姐!”

    当卓文收起红杉的瞬间,原本漫不经心与郝天云和黑衣男子争斗的灰袍老者,睚眦俱裂,右脚一蹬,仿若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出,朝着卓文追去。

    砰!

    郝天云和黑衣男子不由得退后数步,瞧着那远去的灰袍老者,目光闪烁,也是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郝天云心中却暗暗吃惊,他倒是没想到那卓文明明被他重伤了,居然还能逃窜的这么快。

    至于那红杉,方才他虽然没怎么注意,但也知道是那红杉玩的太过火,被那卓文有机可趁,从而被禁锢住,并不认为是那卓文实力强大,带走红杉的。

    强大的神识,犹如潮水般,落在卓文身上,将其死死地锁定。

    卓文眉头微蹙,他倒是没想到这灰袍老者的速度竟是会这么快,显然此老者不是普通的二灾真神。

    “交出小姐,留你全尸!”

    灰袍老者目光阴冷,对着卓文冷喝道。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瞧着那越来越近的灰袍老者,却并没有惧怕。

    “死!”

    当灰袍老者近在咫尺的瞬间,灰袍老者一掌轰向了卓文的后背,而卓文右脚瞬间紫意弥漫,使出了四重紫意,而他的速度,在瞬间切换,朝着反向掠去,而灰袍老者的攻击自然打了个空。

    “竟然朝着我们二人这边来了,实在找死!”

    郝天云也瞧见暴掠而来的卓文,嘴角满是冷笑,立马祭出斧头朝着卓文轰去。

    而黑衣男子则是停在不远处,并没有动手,在他看来,区区天神后期的蝼蚁,根本没必要让他与郝天云联手对付。

    不过,当斧头轰向卓文的瞬间,卓文体内雷火剑掠出,猛地与那斧头交击在一起,而卓文余势不减,瞬间掠至郝天云身前。

    “阴月有时!”

    卓文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铁泸剑,一剑斩出,升起一轮弯月,郝天云猝不及防,拦腰被这轮弯月斩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