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封城

    赤云仙土,外形赤红如火,握在手里,有种温软的感觉。

    特别是赤云仙土之中蕴含着那澎湃神力,让得卓文心中为之动容,这股神力绝对是他前所未见。

    “不知道这赤云仙土真的能够让枯死的七级神药重新复苏嘛?”

    卓文目光闪烁,从灵戒中取出一株枝干枯黑的神药,此神药外形枯死龙头,名叫龙王草。

    小心拨开赤云仙土,随后将龙王草的根茎栽种进入赤云仙土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卓文发现原本有些枯死的龙王草,在栽种在赤云仙土的瞬间,泛发出一丝丝的生机。

    “看来有效果!”

    卓文目光精芒闪烁,又是观察了一番,确实是发现龙王草的生机在逐渐的复苏。

    只不过这复苏的速度极为的缓慢,仿若蜗牛前行。

    卓文看了一会儿,便是将龙王草收了起来,他知道龙王草枯死的太彻底了,想要让它复苏,恐怕需要不菲的时间才有可能。

    收起龙王草后,卓文取出了烛龙残翼,目光灼灼地盯着烛龙残翼,他很清楚,拥有这烛龙残翼,他就能够修炼烛龙九婴。

    卓文张嘴一吐,将体内丹田中蕴生的神火吐出,将烛龙残翼彻底包裹进去,以此来将这烛龙残翼彻底炼化。

    烛龙九婴第一步,就需要修炼者炼化龙翼,然后通过烛龙九婴的秘法,以自身星神力孕育出九只烛龙幼体,而九婴就是九只烛龙幼体的意思。

    而九只烛龙幼体则是会附着在龙翼之中,以烛龙的力量,翱翔九天,扶摇苍穹。

    随着不断的修炼,附着在龙翼的九只烛龙幼体会逐渐地长大,而修炼者的速度也会伴随着龙翼的增长而直线上涨。

    卓文花费了半个月时间,倒是勉强将烛龙残翼彻底炼化。

    只见神火托着烛龙残翼缓缓地接近卓文,随后落在了卓文的背后。

    烛龙残翼的骨骼与卓文的脊骨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卓文甚至有种感觉,这对龙翼本来就是与生俱来的。

    甚至卓文有种豪迈之感,只要他轻轻扇动脊背的双翼,就能够扶摇九天,遨游自在。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烛龙残翼是有残缺的,并没能完全发挥出烛龙九婴的速度,但也比卓文现在要快许多。

    在烛龙之翼上,九只幼龙虚影不断盘旋缠绕,看上去好不欢快,卓文很清楚,这九只幼龙就是带动烛龙之翼启动的能源。

    卓文心念一动,烛龙之翼缓缓的缩小,最终融入了卓文的背部。

    说起来,烛龙之翼与当初的风雷圣符衍生出的风雷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烛龙之翼乃是虚天级神通所衍生出的虚幻之翼,其中蕴含着极为强大的星空规则,而风雷翼就不同,远远逊色于烛龙之翼,其速度自然也不能与烛龙之翼相媲美。

    炼化完烛龙之翼后,卓文心情舒畅,旋即从灵戒之中,将那被禁锢住的红杉招了出来。

    此刻,红杉美眸恼怒地瞪着卓文,若不是现在她被禁锢地一动都无法动,早就扑上去与卓文撕咬起来了。

    “红杉姑娘,明人不说暗话,我有件事情要问问你,你最好配合点。”

    卓文淡淡地说了一句,旋即解开了红杉嘴巴的禁锢,让其说话。

    “你胆子好大,你可知道我是谁嘛?现在你放了我还有机会活命,不然的话,你必死无疑。”红杉咬牙切齿地道。

    卓文诧异地打量着眼前的红杉,其实在红杉带来一名二灾真神的时候,他就知道此女在江宏商行的地位不低。

    “那又如何?现在你还不是被捏在我的手里。”卓文浑不在意地道。

    红杉却是冷笑连连,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可知道江宏商行的主人吗?他名叫吴瀚,虽然我平时都称呼他是吴瀚大人,但其实他是我的外公!”

    卓文一怔,却是没想到这红杉居然是江宏商行主人的外孙女。

    这吴瀚他曾听阿千说过,这吴瀚实力极强,乃是虚天级别的存在,再加上是江宏商行的创始人,在梵煞星的威名极盛。

    红杉也是瞧见卓文脸上的惊诧之色,嘴角的冷意越发的浓郁,她自得地道:“既然知道我的背景了,那你还敢对我这么放肆?你实力虽强,但不过是天神而已,又怎么可能会是虚天的对手。”

    卓文静静地看着红杉,淡淡地道:“说完了吗?”

    红杉一怔,下意识地点点头,但很快恼怒地道:“我的话你没听见嘛?我背后可是有着虚天强者的存在,你还敢对我这样?”

    “嗯!我知道,那又怎么样?”卓文冷冷地道。

    红杉一滞,她盯着卓文,发现后者确实是不将她的背景放在眼里,心中一颓。

    “我有事情问你,你若是老老实实回答,我就不会继续对你动手动脚,若是你不配合的话,我可不认为自己会不会乱来。”说着,卓文的目光放肆地在红杉身上打量着。

    红杉满脸羞恼,虽说她在外人的眼中,媚意横生,表现火热开放,但其实这么多年来,还真的没有男子碰过她的身子,更没人如卓文这般放肆,毕竟她的身份让得许多对她有企图的修士,都是望而却步。

    经过这段时间接触,红杉知道卓文的性格,此人绝对是说到做到。

    她很自信自己的魅力,若是卓文真的对她有什么不轨行为的话,她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在她只是鱼肉,而卓文却是刀殂。

    “你问吧!”

    经过这么一会儿的接触,红杉差不多知道眼前这青年的性格,她知道想要唬住此人是不可能了,只能按照他所说的照做。

    “我记得你们江宏商行抓到了一个名叫邵彤的女子,你们将她关押在哪里?”卓文淡淡地问道。

    “她是你的谁?”红杉下意识地问道。

    不过,她很快发现自己的这句问话有些不妥,面颊微红,连忙改口道:“你问她干嘛?”

    卓文并没有在意红杉的异状,淡淡地道:“是我在路上认识的朋友,你老实回答我就可以了。”

    红杉眉头微蹙,在卓文锐利的目光逼视下,她轻叹一声道:“她以及紫薇宗的几人并没被关押在江宏商行,而是被宋任城宋家宋陵带走了,而且此次也是宋家让我们江宏商行出手对付那紫薇宗的。”

    闻言,卓文眉头微蹙,道:“那就是说邵彤已经被送到宋任城了?”

    “是的!”红杉点点头道。

    说完,卓文直接将红杉收进灵戒,走出客栈。

    走在街上,卓文明显感觉出来,此刻的梵煞城气氛变得极为的凝重,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

    来到梵煞城城门处,卓文发现城门已经被封锁了,城门两边更是有着重兵把守。

    “此人胆子真大,居然该掳掠江宏商行的红杉,要知道那红杉背景不小啊,可是吴瀚的外孙女。”

    忽然,城门边上传来一阵阵的议论声,卓文走过去,发现那城墙上贴着一张墙纸,纸上绘制着他的画像。

    好在卓文出了客栈之后,便是改头换貌,所以虽然这里许多人都在讨论着他,但并没有认出他来。

    而且从周围的讨论声中,卓文可以听出梵煞城已经被江宏商行彻底封锁了,想要进出城门,必须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才行。

    一旦被发现来路不明的话,立马就会被江宏商行的人抓拿下来。

    卓文眉头蹙起,他倒是没想到江宏商行居然这么狠,将整个梵煞城都给封锁了。

    卓文的诸生无相的隐匿效果很强,虚天以下想要认出他来,几乎不可能。

    所以卓文唯一忌惮的就是那江宏商行的主人吴瀚,不过在红杉的口中,他得知那吴瀚目前并不在梵煞星内,不过也快回来了。

    卓文打算在吴瀚回来之前,将邵彤他们的事情给处理完全,然后就打算前往大梵天域的核心星域去,毕竟他此行的目的是大梵天域的阴晴圆缺。

    忽然,马蹄声骤然响起,只见在街道尽头,掠来一匹匹高头大马。

    这些大马都不是凡马,个个高大威猛,神俊飞扬。

    这是一个车队,里面的护卫个个实力高强,基本都在天神后期以上,甚至还有数名真神的存在。

    “炫光商行办事,还请开门!”

    车队前方,一名目光如炬的中年男子,对着封锁城门的重兵冷冷地道。

    “居然是炫光商行,江宏商行不会因为封城而得罪炫光商行的。”

    周围议论声倒是颇为热烈,纷纷传入卓文耳中,使得卓文目光露出一丝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