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3章 战虚天

    “啊!”

    一道惨叫声,在星空中响起,那庞大无比的雷人在那断魂灭世棍下,直接被轰成了齑粉,散成无数的雷浆。

    吴瀚脸色发白,脚步虚浮,这一招他拼尽精血所使出的威力极为强大,灭掉那已经重伤的雷人也在预料之中。

    轻轻吁了一口气,吴瀚目光恼怒地看向不远处金环中的卓文。

    他敢肯定,这卓文肯定知道这雷人的来历,但却自始至终都一声不吭,甚至他怀疑这卓文是故意将这雷人引来的。

    想起自己杀了雷琦的手下,吴瀚心中一阵后怕,但更多的是满腔恼怒。

    “卓文,你惹怒了我,真以为我不敢杀你?现在我问你,那雷人真的是雷琦手下?”

    吴瀚来到金环前,目光幽冷地盯着里面的卓文。

    红杉也意识到不对劲,不过她没有插嘴,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对!那雷人确实是雷琦手下,你杀了雷琦的人,你觉得若是被雷琦知道,你以及江宏商行会怎样嘛?”卓文冷笑连连道。

    “你找死!”

    吴瀚暴怒,解开金环的束缚,右手神力喷涌,一把抓向了卓文,想要将他扯到身前。

    卓文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挤压之力作用在全身,使得他周身难以动弹。

    不过,卓文却没有任何惊恐之色,反而露出讥讽。

    吴瀚自然也瞧见了卓文脸上的神色,心中一怔,一股不祥之感自心头传来。

    嗖!

    蓦然间,吴瀚身后传来恐怖的破空声,随后吴瀚发现他的动作变得迟缓。

    只见在他的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炼魂。

    这些炼魂犹如坚韧的绳索一般,将吴瀚全身四肢给重重捆缚住,使得吴瀚动作凝滞。

    正是在吴瀚动作凝滞的瞬间,卓文身上的那股挤压之力也出现了顿挫,卓文立马释放出了雷火剑。

    嗖!

    雷火剑喷发出恐怖的黑炎,朝着吴瀚眉心冲去。

    吴瀚瞳孔一缩,低吼一声,竟是祭出了虚天桥。

    只见在吴瀚后方虚空,一条庞大的犹如沟通天地的巨大虚天桥浮现,在虚天桥中,凝聚出的恐怖能量,顿时将周围附着来的炼魂给轰成齑粉,而吴瀚也是脱离了束缚。

    “滚!”

    吴瀚手持铁棍,猛地抡了出去,重重砸在了雷火剑上。

    只听铿的一声,雷火剑被击飞,但吴瀚也被雷火剑那强大的攻击力给轰的退后十多步,更是触发了他体内的伤势,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

    “娘娘的熊,这老杂毛实力倒是不错,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势,还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今日看本大爷砍不死你。”

    雷火剑被击飞的瞬间,小黑便是出现在剑柄上,随后控制着雷火剑拐了个弯,继续朝着吴瀚暴掠而来。

    “小火子、小血子,给我上,砍他!”

    雷火剑重新扑来的瞬间,立马召唤出了极道火剑和血仙剑。

    血仙剑一出来,便是嗷嗷大叫,仿佛在给自己壮胆,同时默默地跟随在极道火剑身后。

    血仙修炼到现在,也才只是下品真神器,而且本身材质比雷火剑要脆弱许多,再加上血仙怕死的性格,它可不会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砰砰!

    极道火剑威力极为恐怖,当它轰在吴瀚的铁棍上的瞬间,那极道火焰顺着铁棍,蔓延向吴瀚的手臂,差点就将吴瀚的手臂给灼烧成灰烬。

    “断魂灭世棍!”

    吴瀚再次使出了这一棍,随后猛地一甩,顿时间,倒是将极道火剑给轰退,而他则是双手颤抖,脸色更加的苍白无力。

    此刻,白衣卓文已经趁着吴瀚退后的空隙,掠至吴瀚的空档处,紫耀星河神剑斩出,一轮紫月升起,配合五重道意的增幅,重重斩了出去。

    吴瀚惊怒交加,这一剑卓文捕捉地太及时了,即使是他,都没能反应过来。

    无奈之下,吴瀚只能以左手捏拳,猛地轰在那轮紫月之上。

    噗嗤!

    只听血雾喷发,吴瀚再次倒退数十步,随后吴瀚的左拳被斩掉了一半,鲜血不断地滴落着。

    “卓文,今日老夫不杀你,老夫跟你姓!”

    这一连串的被动挨打,让得吴瀚心中恼怒异常,更是让得周围许多关注这边战场的强者,都是震撼莫名。

    吴瀚虽然与雷人大战受了重创,但毕竟是虚天强者啊。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重创的虚天强者,也不是一名一灾真神所能够抗衡的。

    但眼前这青年,忽然爆发出的战力,居然将吴瀚逼得如此狼狈,这在大众意识中是匪夷所思的。

    吴瀚疯狂地调动虚天桥的力量,那横亘在星空的虚天桥,更是变得璀璨而多姿,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到那虚天桥内所涌现而出的恐怖的能量。

    与此同时,吴瀚左拳的伤势也逐渐的愈合。

    白衣卓文静静地战力,紫耀星河神剑一甩,一条不弱于吴瀚的虚天桥,也在他背后虚空出现。

    原本疯狂调动虚天桥力量,打算灭杀卓文的吴瀚,在瞧见卓文背后虚空的虚天桥的瞬间,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

    “虚天桥?你是虚天修士?”吴瀚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抱歉,我不是!”

    卓文目光露出一抹精芒,他释放出虚天桥可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震慑,他等的就是吴瀚这瞬间地呆滞。

    原本隐藏在暗处的黑衣卓文,悄然无息地出现在吴瀚身后,一拳轰轰地砸在了吴瀚的后心处。

    这一拳表面,包裹着一丝丝地黑色雷霆,这雷霆不是普通的雷霆,而是噬分身的第二大天赋天雷眼中的天雷。

    现在,黑衣卓文身上也就仅仅只有这么一丝天雷,所以他只有一击的机会。

    砰!

    恐怖的巨力,在星空掀起刺耳的气爆之音,随后被天雷包裹的拳头,尽数轰在了吴瀚的后心处。

    噗嗤!

    在黑衣卓文出现的瞬间,吴瀚就已经发现了,可是黑衣卓文动作太快了,这一拳明显是早已准备好的。

    吴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衣卓文这一拳砸在了他后心上。

    不过,虽然吴瀚无法躲避这一拳,但他却是瞬间调动虚天桥的力量,在后心处形成一道犹如蛛网般错落有致的防御层。

    吴瀚自信,这防御层乃是虚天桥的力量,区区一灾真神,根本难以将其破灭。

    咔擦!

    但诡异的是,这一拳接触到防御层的瞬间,那蛛网般的防御层瞬间崩溃湮灭,而那一拳重重地轰在了吴瀚的后心处。

    “这是什么雷?”

    当这一拳轰在其后心的瞬间,那包裹在拳头表面的雷丝,仿若蠕虫一般,瞬间钻入吴瀚的体内,而他的心脏瞬息间被雷丝破灭。

    而且雷丝不依不饶,顺着吴瀚的心脏处,朝着他体内五脏六腑扩散去,其速度之快,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凡雷丝所过之处,五脏六腑尽数都逃不过被碾碎的命运。

    “该死!”

    吴瀚心中骇然,立马将虚天桥收入体内,以虚天桥的强大能量,阻挡着那在他体内肆虐的雷丝。

    但即使如此,虚天桥抵挡的也颇为的勉强。

    这一刻,吴瀚面如死灰,他没想到这被卓文释放出来的雷丝竟然这么恐怖。

    若是他知道的话,绝对不然仅仅布置那么一层防御,即使是拼着重伤也不会让这一拳接触到他的身体,让这雷丝趁机而入进入他的体内世界。

    与此同时,白衣卓文已经掠至吴瀚面前,紫耀星河神剑毫不留情地站在了吴瀚的腰腹部。

    噗嗤!

    吴瀚吐出一口鲜血,体内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猛地倒飞而出。

    在吴瀚倒飞而出的瞬间,雷火剑速度极快的窜出,将吴瀚的右手斩了下来,取下灵戒,并且很无耻地将吴瀚的右手烧成灰烬,口中骂骂咧咧地道:“老杂毛的手臭不可闻,还不如烧了。”

    “走!”

    吴瀚艰难地吐出这个字,旋即袖袍一挥,带走了那还处于呆滞中的红杉,便是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现在吴瀚的状态太差了,先是被雷人重创,又被黑衣卓文的天雷钻入体内,五脏六腑犹如灼烧一般剧痛。

    若不是吴瀚以体内虚天桥的能量镇压着那丝黑雷的话,恐怕他的五脏六腑都要化作灰烬了。

    卓文默默地看着那燃烧精血,迅速飞遁的吴瀚两人,并没有继续追去。

    吴瀚速度太快了,他即使是追恐怕也难以追上。

    而且吴瀚体内被他释放了恐怖的天雷,即使不死,恐怕也会变得很麻烦,再加上吴瀚的灵戒被小黑取来了,所以他也就没打算去追。

    收起黑衣卓文和雷火剑,卓文也是离开了此地,这边的动静太大了,恐怕已经引起了附近的一些虚天强者的注意,卓文自然不敢在此地多待。

    在卓文离开没多久,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了这片星空,此人目光阴翳,鹰钩鼻,神色之中透露着狠辣。

    “是吴瀚那老家伙的气息,看来吴瀚那老家伙在这里与某位虚天强者大战了一场,就是不知道吴瀚那老家伙的对手是谁?”

    中年男子神识扫视了周围一番,旋即也是悄然离开此地。

    若是卓文还在此地的话,必然能够认出这名中年男子,不正是炫光商行的罗鹏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