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1章 闯幽幻楼

    嗖!

    瞬间,卓文掠出了大堂,落在了那挂在街道中央木桩上的范阳尸体身前。

    “你想干嘛?敢阻挠我们幽幻宗做事?”

    守在木桩周围的四名黑甲修士厉声喝道,可惜的是,他们话音刚落,便是全身爆成一团血雾。

    其中三人直接身陨,另外一人则是吐出一口鲜血,重重地砸在后面的商铺上,几乎人事不省。

    周围围观的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暗道此人疯子,居然一出手就杀了幽幻宗的人,难道不怕幽幻宗的报复吗?

    卓文斩断木桩,抱住范阳的尸体,随后从灵戒之中取出一块块神石,以强大的神力组合成一座晶莹剔透的棺椁。

    “这家伙好富有啊,居然用神石制作棺椁……”

    众人再次一惊,甚至有些人目露贪婪之色,不过,看了看那四名黑甲修士的下场后,目光中的贪婪很快便是隐藏了起来。

    收起范阳的尸体,卓文以强大的神识控制着棺椁悬浮在身边,随后将那撞在商铺中的黑甲修士抓在身前,淡淡地道:“带我去幽幻楼……”

    黑甲修士神智处于模糊不清状态,直到卓文以强悍的神识涌入黑甲修士神魂,才将他彻底弄醒。

    “你……你……”

    黑甲修士一屁股坐在地上,瞳孔紧缩成针,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卓文,特别是瞧见那已经爆成血雾的三名同伴,他身心都齐齐颤抖。

    “带我去幽幻楼!”卓文再次问道。

    黑甲修士心中一颤,连滚带爬地逃窜,而卓文则是默默地跟在身后。

    而街道上原本围观的众多修士,则是面面相觑,纷纷跟在了后面,议论纷纷。

    眼前的卓文,虽然看上去不简单,但身上的气息也就一灾真神,居然如此狂妄嚣张,敢一人前往那幽幻楼驻地?

    任永安眉头微蹙,心中一叹,也是默默地跟在众人之中。

    他已经劝过这卓文了,既然他不听,他又何必去热脸贴冷屁股呢?

    不一会儿,那黑甲修士屁滚尿流地来到了幽幻楼,此刻,幽幻楼门前,站着两名守卫。

    “救我,有人杀我幽幻宗弟子!”

    黑甲修士仿佛看到希望,嘶吼地朝着幽幻楼门前的两名守卫跑去。

    可惜的是,这名黑甲修士并没有跑多久,一道紫光自他的后脑勺穿过,而他脑门爆开,彻底陨落。

    幽幻楼门前的两名守卫,浑身一颤,目光喷火地看着后方带着棺椁,大踏步而来的卓文。

    “好狗胆,竟敢在我们幽幻楼杀人!”

    两名守卫怒喝出声,纷纷祭出各自的神器,朝着卓文冲来。

    可惜的是,两名守卫的神识刚刚释放出来,紫耀星河神剑便是被卓文抛出,神识尽数被斩断。

    两名守卫只觉得神魂一痛,浑身一颤,那紫耀星河神剑化作一道流光,湮灭了两人。

    杀死两名守卫,卓文来到幽幻楼门前,发现这幽幻楼表面还有着极为不弱的阵法禁制。

    幽幻楼的阵法禁制丝毫不弱于凌霄阁,阻挡普通三灾真神的攻击是绰绰有余。

    卓文握住紫耀星河神剑,猛地斩出四剑,一剑比一剑凌厉,迅速使出了毁道剑术前四式的剑刺荆棘、剑光初现、如日中天和阴月有时四大剑招。

    四大剑招齐至,重重砸在禁制之上,响起惊天动地的响声。

    咔擦!

    在剧烈的震动过后,幽幻楼的阵法禁制表面出现无数的裂痕,而且裂痕在不断扩散蔓延,最终寸寸崩溃。

    一瞬间,整个幽幻楼中的修士都被惊动了。

    “居然这么轻易破掉了幽幻楼的防御大阵?”人群中,任永安有些呆滞地看着这一幕。

    不仅仅是任永安,围观的众多修士,也都是陷入了寂静,他们显然是没料到这卓文这么变态。

    幽幻楼深处大楼内,苗轩颇为敬畏地为一名神色冷漠的中年男子沏了一壶茶。

    中年男子一丝不苟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淡淡地道:“苗轩,听你说接天石来了一名嚣张的新人,一来就杀了我们幽幻宗安排在黑洞隧道外的守卫,出了隧道后,还杀了我们幽幻楼接应的修士?”

    苗轩姿态放得很低,眼前这中年男子背景可不低,正是刚来接天石没多久的曹选安,虽然同是二灾真神,但此人可是渡过十六次火灾的强者。

    在真神阶段,渡过劫难是分成三个阶段的,其中五次劫难实力会发生一次蜕变。

    同是二灾真神,经历五次火灾、十次火灾和十五次火灾以上的差距是很悬殊的,因为经历了十五次火灾的二灾真神,完全可以轻易灭掉普通的三灾真神,是很恐怖的存在。

    苗轩渡过了十二次火灾,实力确实是足够强,但与眼前的中年男子曹选安相比,差距可不是一点两点。

    “曹大人,确实是有此人,这新人极为狂妄,当初我紧闭聚集地大门,将那狂妄的新人挡在门外,但那凌霄阁的任永安竟是与我抬杠,将那新人放进来,并且将其请入凌霄阁中。”苗轩不爽地道。

    曹选安慢悠悠地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道:“凌霄宗本就与我幽幻宗关系不好,况且那新人还杀了我们幽幻宗的几人,实力肯定不错,那任永安只要有点脑子,肯定会拉拢那新人的。”

    说到这里,曹选安目光杀气腾腾,道:“只是这新人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杀我幽幻宗之人,既然杀了,就要承担我们幽幻宗的怒火。”

    “既然今日我遇到了,那我就不会坐视不理,定要杀了此子!”

    苗轩点点头,道:“曹大人,此事要不要上报宗门?”

    曹选安淡淡地道:“区区小事而已,还需要麻烦宗门?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你以后还想在这接天石捞油水有可能嘛?”

    苗轩唯唯诺诺,连忙称是。

    “你昨日说能够逼那新人走出凌霄阁,那办法真的管用吗?”曹选安摩挲着茶杯,忽然问道。

    苗轩连忙道:“曹大人尽管放心,那范阳看样子是那新人的朋友,若是那新人还有点良知的话,我想那新人都会出去救下那范阳的。”

    曹选安点点头,正想要说话的时候,整个幽幻楼剧烈颤动起来。

    “怎么回事?有人攻击幽幻楼!”

    苗轩惊怒交加,他乃是幽幻楼负责人,知道这是幽幻楼防护大阵被攻击的迹象。

    “我们出去看看!”

    曹选安阴沉着脸,站起身来,朝着幽幻楼掠去,而苗轩则是紧紧跟在其身后。

    此刻,幽幻楼外,卓文已经彻底的将幽幻楼的防护大阵彻底破碎,而原本住在幽幻楼内的不少修士,纷纷被惊动,掠出幽幻楼,惊怒交加地瞧着卓文。

    幽幻楼、凌霄阁和天魔岛在接天石上都拥有飞舰接送,住在这里面的修士自然不少。

    现在卓文在幽幻楼面前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些住在里面的修士自然怒不可遏。

    “你到底是何人?竟然敢攻打幽幻楼,简直就是找死!”

    一名肥胖男子,勃然大怒,拿起一口大刀,便是朝着卓文劈来,显然此人是个急性子。

    其余住在幽幻楼的修士,倒是没有这么冲动,虽然卓文气息并不强,但能够破开幽幻楼大阵的,恐怕不是普通之辈。

    卓文淡淡看了眼这肥胖男子,轻易地躲过此人的一击,随后右手一掌,重重地轰在此人的背部。

    “哎呦!”

    肥胖男子惨叫一声,直接被一掌轰的砸在地上,全身抽搐,显然受伤不轻。

    瞧见肥胖男子如此轻易被打趴下,原本蠢蠢欲动的其他幽幻楼的住客都是偃旗息鼓,目露忌惮之色。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凡是与幽幻楼无关的住客,全都给我滚,今日起,我龙文要灭了幽幻楼。”卓文淡淡地道。

    此言一出,周围尽数哗然,那些掠出幽幻楼的住客,面面相觑,特别是瞧见被卓文干脆打趴下的肥胖男子,纷纷离开了幽幻楼。

    虽然他们不觉得此人能够拆了幽幻楼,但两者起冲突总会影响到他们,所以他们也不想多管闲事。

    嗖嗖!

    幽幻楼深处,掠出两道流光,最终停在了卓文的面前。

    “你是何人?”曹选安眉头微蹙,冷冷地盯着卓文。

    苗轩却是目光虚眯,对着曹选安道:“曹大人,此人就是那狂妄的新人,我倒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打上我们幽幻楼,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

    曹选安看了眼卓文身边棺椁中的范阳,微微点头,那范阳他认识,正是昨天苗轩抓来严刑逼供,并且杀掉的那名修士。

    “范阳是你们两人中谁杀的?”卓文看着曹选安和苗轩,杀意盎然地道。

    苗轩却是嗤笑道:“我所杀,昨日我对他严刑逼供的时候,这家伙嘴硬的很,居然就是不说出你的真名,甚至我们要搜他的神魂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还自毁神魂倒是个铁血汉子啊!”

    说到这里,苗轩故意砸吧砸吧嘴巴,同时继续道:“可惜的是,就算他自毁神魂又怎么样?他的尸体还在我手里,只要有他的尸体在,我就不信你还在那凌霄阁当缩头乌龟……”

    苗轩话语话未说完,一道劲风猛地呼啸而来,狠狠地扇在苗轩的右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随后苗轩一头砸在了地上,右脸颊肿起,吐出数颗牙齿。

    苗轩蒙了,他看向前方,发现那白衣卓文依旧站在那里,身边悬浮着棺椁。

    但刚才打他的是谁?

    苗轩正在寻找罪魁祸首的时候,一身黑衣的卓文,一脚踏在他的胸前,恐怖的巨力践踏在他身上,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吐出一大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