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9章 暗算

    韦朔的两个魔傀,实力都很强大,有这两个魔傀存在,韦朔只需要控制联系魔傀的细线即可。

    韦朔缓缓地前进着,他的余光倒是落在了身后,旋即他瞧见卓文手持紫耀星河神剑,一剑斩出,剑光如水,扑来的魔影尽数都被击溃。

    “此人果然不一般,或许有他我还真的有可能进入那里面,原本我以为有那俞珊足以打开那地方,可惜的是,那俞珊实在不争气,还是差了点。”韦朔点点头,心中暗道。

    悬崖距离颇远,而且魔影越来越多,所以韦朔和卓文两人行走速度并不快。

    到了后半段,魔影实在太多了,韦朔身边的两个魔傀抵挡的也有些吃力,韦朔只得祭出神器,这才缓解了两个魔傀的压力。

    至于卓文,则是祭出了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一道道杀意漩涡遍布周身,但凡冲来的魔影,全部都被杀意漩涡绞杀成粉碎。

    不一会儿,两人顺利地抵达悬崖对岸。

    “卓兄,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的实力确实是很强。”

    韦朔多看了眼悬浮在卓文周围的无始魔金剑胚,颇为开怀地道。

    卓文微笑道:“韦兄太客气了,与韦兄比起来,卓某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韦朔却是摆摆手,道:“卓兄太谦虚了,此次有你相助,进入那坠魔谷深处的传承之地,必然万无一失。”

    卓文心中却是冷笑连连,方才他查探了下灵戒中的玉简,发现韦朔带他而来的路线,恰好是前往俞珊所在的位置。

    虽然他不知道为何俞珊被困在坠魔谷迟迟出不了,但他却能够猜测,这一切与眼前的韦朔肯定逃不了任何关系。

    “希望如此,韦兄继续带路吧!”卓文不咸不淡地道。

    韦朔点点头,也没继续废话,继续在前面带路。

    卓文环顾四周,他知道这条路线应该是韦朔在先前就开发过,毕竟这条路线乃是以强大的禁制所布置下来的,这韦朔应该也是一名强大的阵道神师。

    大约穿行了半天,两人来到了一片巨大无比的魔湖,魔湖中偶尔会浮现出恐怖的魔影,显然这魔湖并不安全。

    “卓兄,我的禁制坐标只做到了这里,但根据我的推演,我发现进入坠魔谷最核心的钥匙,恐怕就在这魔湖之中!”韦朔看着卓文道。

    “钥匙?”卓文蹙眉道。

    “对,就是钥匙!据说当年那魔道大能被大梵天击溃后,并没有死透,在临死之前,那魔道大能封闭了自己,并将自己葬在了坠魔谷之中,并且在这魔湖深处,留下了他的一只手掌。”

    “只要我们能够找到那位魔道大能的手掌,那么就能够循着那魔道大能的手掌进入坠魔谷最深处,并且得到魔道大能的传承。”韦朔颇为激动地道。

    卓文目光平静,道:“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找那手掌,这魔湖这么大,想要找那位魔道大能的手掌实在太困难了吧?”

    “哈哈!卓兄你放心,魔道大能的手掌的具体位置,我已经推演出来了,只不过那里存在着强大的禁制阵法,单靠我一人的实力还无法破除,若是我们二人合力的话,就有可能了。”韦朔自信道。

    卓文点点头道:“那我们下去看看吧!”

    说着,两人倒是毫不犹豫地钻入了魔湖内。

    卓文的神识比这韦朔还要强大,进入魔湖的瞬间,就发现在万米之外的一头魔兽发现了他们两人,正急速朝着这边掠来。

    不过,卓文并没有点破,他要看看这韦朔的神识到底能够衍生多远。

    在那头魔兽距离两人只有七千米的时候,韦朔脸色微变,连忙道:“卓兄,不好,有一只强大的魔兽正朝着我们这边掠来。”

    卓文露出迷茫之色,诧异地道:“韦兄,我怎么没发现?”

    韦朔淡淡看了卓文一眼,发现卓文的神识没自己强后,心中大定。

    “果然有一头魔兽,我们两人该怎么办?”卓文立马装的恍然大悟,沉声道。

    “我们快走,在魔湖中战斗对我们都不利。”

    韦朔说着,便是从灵戒中取出一个流线型的黑色飞行神器,随后打开其中的舱门道:“卓兄,进来,这是专门穿行于水中的神器,速度绝对比那魔兽要快很多。”

    两人进入飞行神器内,随后飞行神器尾部喷发出恐怖的尾气,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大约下潜万米左右,韦朔便是停下了飞行神器,轻吁一口气道:“看来已经将那魔兽彻底甩掉了。”

    卓文也下了飞行神器,随后他发现他们已经抵达湖底了。

    与此同时,卓文的神识衍生出去,在万米之外发现了一座巨大的石像。

    这石像形象是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其长发扎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干爽而简洁。

    这石像表面,黑光流转,显然布置着很强大的禁制。

    卓文的神识确实是强大,但却根本无法穿透那禁制,窥探石像内部。

    但魔凡所给的玉简内,显示魔女俞珊所在的位置,就在那石像之中。

    “卓兄,那地方离我们并不远,我们快走!”

    韦朔目露喜色,连忙朝着后方掠去,而卓文默默地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两人便是抵达那石像面前。

    当卓文抵达这石像面前,才发现这石像的高大而巍峨,特别是石像那双眼睛,不羁而充斥着淡淡的魔性,仿若是活着的一般。

    “卓兄,若是我的推演没错,那位魔道大能的手掌就藏在这石像之中,你也看到了,这石像表面布置着极为强大的禁制,以我一人的实力难以轰开,若是加上你的话就不一样了。”韦朔笑道。

    卓文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合力轰开这石像的禁制。”

    韦朔嘴角微翘,道:“我们两人一前一后一起轰开这禁制吧,我就选在前方,卓兄就委屈你在后面了。”

    卓文摆摆手,便是来到了石像后面,但他的目光却极为的警惕。

    “开始!”

    韦朔说着,便是指挥着两个魔傀,尽数朝着石像前方轰去。

    卓文眉头微蹙,倒也是指挥着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所化的杀意漩涡,轰在石像背面。

    让得卓文惊讶的是,石像表面的禁制,确实是很强大,杀意漩涡轰在那表面,居然丝毫都没能对那禁制造成任何影响。

    卓文心里正想着是否要加强攻击的时候,这石像后心处,忽然裂开数丈大的黑洞。

    一股恐怖的吞吸之力,从黑洞之中传递而来,而卓文则是感觉全身不受控制,朝着那黑洞吸去。

    嗖嗖!

    与此同时,两道破空声蓦然从卓文两边传来。

    旋即,卓文脸色阴沉地发现,韦朔的两个魔傀,正从他的左右两边包夹而来。

    卓文袖袍一挥,立马释放出了噬的吞噬漩涡,抵挡着那石像后心传来的恐怖吞吸之力。

    与此同时,卓文更是从灵戒中再次召唤出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化作两股杀意漩涡,将左右两边的魔傀的攻势尽数挡了下来。

    “为什么?”卓文平静地问道。

    韦朔一跃而起,出现在卓文上空,诧异地看了眼那被卓文召唤出的吞噬漩涡,冷笑道:“没为什么,只是想要借你性命一用而已。”

    说着,韦朔祭出一枚令牌,他右手剑指点在令牌上,那令牌表面的鬼脸开始扭曲,骤然从令牌内掠出,化作一道庞大的恶鬼,朝着卓文扑去。

    卓文目光一凝,再次召唤出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重重砸在了那恶鬼身上,倒是将恶鬼的冲式给凝滞了下来。

    “居然还有,你身上的无始魔金还真不少,居然同时锻炼出了三十六把剑胚出来,不过这些很快就会成为我的了。”

    韦朔咧嘴一笑,倒也不在意卓文挡住他祭出的恶鬼,袖袍又是一招,竟是祭出七七四十九道阵旗。

    此阵旗迅速排列,随后蓦然燃烧起熊熊大火,这火焰呈现紫色。

    此火一出现,周围的魔湖之水尽数退避,甚至有些被紫火烧成了水蒸气,可见这紫火有多么恐怖。

    “你就乖乖成为这石像的祭品吧,你的灵戒我就收下了。”

    韦朔控制着紫火朝着卓文胸前冲去,而他的右手则是抓向卓文右手灵戒所在处。

    卓文目光凝重,他倒是没想到这韦朔居然拥有这么恐怖的紫火。

    不得已之下,卓文打开天雷眼,释放出了一道漆黑的天雷。

    呲呲呲!

    天雷碰撞到那紫火的瞬间,便是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后两者就犹如天敌般,开始疯狂的交缠在一起。

    轰隆!

    最终,紫火和天雷猛地爆炸开来,恐怖的气浪将整个湖底都掀起了巨大的圆形的真空地带,无数的湖水朝着两边扩散挤压,看上去犹如风暴一般。

    卓文显然没想到紫火和天雷的碰撞,会产生这么恐怖的爆炸,猝不及防,便是被爆炸的余波给轰中,吐出一口鲜血,竟是没保持住吞噬漩涡,被石像后心的黑洞吞吸进去。

    不过,在进入那黑洞的瞬间,卓文立马一手将那拼命想要脱离吸力范围的韦朔的右脚抓了住。

    “混账,你给我放开!”韦朔双目赤红,他也深受爆炸影响,此刻受了不轻的伤势,居然一时之间挣脱不了卓文的右手。

    卓文顺势一带,随后两人便是彻底的进入了那石像后心的黑洞之中。

    两人消失后,黑洞缓缓闭合,周围的湖水也安静了下来,仿佛方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