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6章 献祭

    后花园内,府兵越来越少,而身处于府兵包围中的卓文,脚步也开始踉跄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韦朔瞧着那仿若随时都会倒下的卓文,嘴角一咧,双手连续打出印诀,顿时间,布置在后花园的阵法立马被他启动。

    瞬间,后花园整个都被朦胧的雾气萦绕,迷迷蒙蒙,看不真切。

    被镣铐束缚住的俞珊,美眸暗淡,轻叹一口气,她知道卓文完蛋了,而她也离完蛋不远了。

    “此子体力也被耗得差不多了,你进去将那卓文抓出来。”

    韦朔在阵法外等了一会儿,确定里面没什么动静后,他知道那卓文应该是体力被耗光了,对着身边的城主沉声道。

    这阵法虽然是困杀阵,但大多数都是以困为主,杀阵为辅,他可不想真的杀了卓文,他还需要卓文有大用,怎么可能会杀了后者呢?

    城主露出沮丧之色,他看了看韦朔,只得遵从前者的意见,进入困杀阵内。

    不过,城主进入困杀阵许久,却并没有再出来,这让韦朔露出狐疑之色。

    正当韦朔思索是否要将困杀阵解开的时候,清越的脚步声,缓缓地从阵法内走出。

    砰!

    这道身影提着一人,随意将其抛在地上,目光淡淡地看着上方的韦朔。

    “你……”

    韦朔眉头微蹙,有些诧异地看着下方的身影,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卓文。

    嗖!

    韦朔此话刚说完,一道破空声猛地从他背后掠出,好在韦朔反应足够快,右脚一蹬,朝着侧方躲避。

    与此同时,他手中不知何时取出了一把神枪,朝上一扬,挡住了那再次掠来的破空声。

    他定睛一看,发现朝着攻击而来的竟是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所化的杀意漩涡,而在杀意漩涡后面,这是白衣卓文。

    “你居然还有一道分身,而且还能使用神识?怎么可能?”韦朔惊呼一声,连忙倒退。

    可惜的是,另外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所化的杀意漩涡狠狠地朝着韦朔的后心轰来。

    噗嗤!

    韦朔闷哼一声,猛地跌倒在地,但其背后无形涟漪流转,此人居然在他自己身上布下了小型的防御阵法。

    在这个无法使用神识和神力的世界,几乎不可能有人破得了这韦朔所布下的防御阵法,但卓文却是例外。

    在韦朔倒下的瞬间,又是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胚掠出,与另外二十四把无始魔金剑胚形成强大的杀意漩涡,重重砸在了韦朔的身上。

    砰砰砰!

    韦朔毫无反抗之力,被杀意漩涡打得倒飞而出,但其身上的防御阵法却坚韧无比,居然还没被轰破。

    “嘿嘿,这是我们宗主亲自在我身上布下的防御阵法,区区无始魔金剑胚怎么可能破坏得了?”

    瞧着那三十六把无始魔金剑胚都无法轰破他身上的防御阵法,韦朔心中轻松了一口气。

    魔珠宗宗主杨牧秋所布置的阵法,韦朔自然是信得过,但在这个无法使用神识和神力的世界,他身上的这防御阵法可是比平时要弱许多。

    毕竟,运行防御阵法也是需要能量的,现在防御阵法施展出来可不是他身上的神力支持,而是当初杨牧秋留在阵法上的备用能量。

    但这备用能量可不是无穷无尽,而且也持续不了太久,所以韦朔打算趁防御阵法还能使用的期间,最好杀了卓文。

    “哦?原来如此,那么就试试无始魔金剑的威力吧!”

    卓文目露淡漠之色,旋即右手一挥,从其灵戒内又是掠出十二把无始魔金剑,但此次掠出的不是剑胚,而是真正的神剑。

    无始魔金剑剑刃锋锐无比,黑色与金色混杂,看上去有种魔性的特质,最主要的是,在这十二把无始魔金剑表面,熊熊燃烧着仿若永远不熄灭的黑火。

    这黑火正是天罡魔火,小黑正是靠着天罡魔火终于将剑胚打造成了真正的神剑,同时无始魔金剑上也附带了这恐怖的天罡魔火。

    无始魔金剑一出,随后悬浮在虚空滑行游走,交织出恐怖的魔火漩涡。

    轰隆!

    魔火漩涡重重砸在韦朔表面的防御阵法之上,旋即便是传来恐怖的咔嚓之音,随后那坚韧的防御阵法,瞬息间碎裂。

    噗嗤!

    韦朔吐出一口鲜血,重重砸在地上,刚想站起身来的瞬间,黑衣卓文已经掠至韦朔面前,右脚猛地踩在其胸前,使得韦朔再次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差点背过气。

    卓文很干脆地将韦朔的灵戒取了下来,旋即取来麻绳很熟练的将其捆绑了起来。

    做完这些后,卓文便是将黑衣卓文收了起来,同时以紫耀星河神剑将俞珊身上的镣铐斩断。

    俞珊尤有些不可置信,美眸复杂地看了眼卓文,她没想到卓文真的在这种地方可以使用神识,虽然范围并不远,但对战过程中,完全可以对无法使用神识的修士造成碾压啊。

    “跟我说说这处世界的事情吧?”

    卓文来到韦朔身前,淡淡地道。

    韦朔目光满是怨毒之色,他没想到最终他会被这卓文生擒下来,之前他所做的一切算计,都因为卓文而彻底白费掉了。

    “不说?”

    卓文目光平静,右手按在韦朔的天灵盖上,而韦朔顿时慌了,道:“你干嘛?打算对我搜魂?”

    卓文懒得理会韦朔,强悍的神识顺着其天灵盖没入韦朔的神魂之内。

    现在,卓文的神识极其强大,再加上韦朔的神识无法使用,只能被动地迎接卓文那蛮横的搜魂。

    “住手,我说,我说不行嘛?”韦朔恐惧了,连忙求饶道。

    卓文嘴角冷笑,压根就不理会韦朔的恐惧,继续不断地探入韦朔的神魂深处。

    很快,韦朔便是七窍流血,奄奄一息,卓文的搜魂可没有任何的温柔,对韦朔神魂的破坏极为严重。

    “原来如此,这世界存在于献祭大阵内,而且献祭的都是外来修士,并且还必须要神识强大的修士,不然献祭难以成功。”卓文低声喃喃道。

    “卓兄,此次多谢了!”俞珊颇为认真地对着卓文拱手道。

    卓文摆摆手,道:“我本来就与这韦朔有仇,就算你不在场,我也会出手的,现在你跟我来吧,现在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进入坠魔谷深处。”

    说着,卓文便是进入了假山,至于那上面的幻术阵法对他和俞珊根本毫无影响。

    穿过幻术阵法,呈现在卓文和俞珊面前的是一块面积不大的空地,在空地中央,拥有着一座阵法。

    “你……你要干嘛?你要拿我献祭?”

    原本意识模糊的韦朔,注意到前方的阵法,立马挣扎起来,继续道:“我告诉你,献祭对象必须是拥有强大神识的两名修士,你拿我献祭可没用,除非你将那俞珊也拿来一起献祭,这样你就可以打开进入坠魔谷深处的通道。”

    韦朔此话一出,俞珊美眸一凝,顿时看着卓文,目光有些戒备之色。

    当初韦朔将她坑进入这个世界,自然是想要献祭她,之所以没有,是因为还少了个人。

    这卓文想要进入坠魔谷深处,必须要将韦朔和她都给献祭掉,不然无法打开进入坠魔谷内部的通道。

    “很低劣的反间计,俞珊姑娘,若是我要将你献祭的话,你还能如此自由行动?”

    卓文淡淡看了俞珊一眼,便是提着韦朔朝着前方的阵法走去。

    俞珊面颊一红,卓文那句话有些反讽的意味,同时她也对方才露出的戒备,略感到尴尬。

    “你将我一人献祭是没用的,你……”

    韦朔依旧喋喋不休,不过却被卓文直接推入了阵法内。

    顿时间,阵法泛发出慑人的光芒,而且光芒越来越耀目,越来越炽烈。

    韦朔却是惨叫连连,卓文却是敏锐的发现,韦朔的神魂正在不断地被这阵法吸收过去,而在阵法上方,仿佛裂开了一道缝隙。

    裂缝不断的张开,而韦朔惨叫声也愈加剧烈,最终停止了惨叫,他的神魂被吸收光了,而上方的缝隙只张开了数寸而已。

    而且随着韦朔神魂耗尽,那缝隙有闭合的趋势。

    卓文目光一凝,右脚一蹬,强大的神识化作两张巨手,将那即将闭合的缝隙给撑开。

    “碎!”

    而卓文的神魂空间内,两座星系立马破碎,一股剧痛传来,使得卓文额前冷汗连连,而那两张神识大手,威力大增,一把将缝隙撑开到了半人高。

    “上去!”

    强忍着疼痛,卓文对着还在发呆的俞珊沉声道。

    俞珊回过神来,立马飞跃而上,进入了那缝隙之中。

    俞珊进去后,那缝隙内竟是传来恐怖的巨力,两张神识巨手有点支撑不住的迹象。

    “再碎!”

    卓文毫不犹豫再次破碎了神魂空间的一座星系,而那两张神识大手威力猛增,而卓文忍着神魂剧痛,猛地钻入那缝隙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