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8章 童启梅

    当卓文踏上第九十九阶梯的瞬间,他的神魂空间内,两百多座神魂星系齐齐运转,并且迅速地衍生出一颗颗星系,组成一座座新的星系。

    而卓文更是拼了命地运转着诸星冥想图,外有恐怖威压,内有神魂神通,两者内外相辅,卓文的神魂增长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狂暴的威压,犹如通天的风暴,在第九十九阶掀起浩瀚的涟漪。

    卓文右脚落在第九十九阶,长发飞扬,双目之中满是肆意和不羁之色。

    “进去!”

    卓文低吼一声,另一只脚也最终落在了第九十九阶,狂暴的威压碾压下来,周围的空间早已破碎不堪。

    童启梅缩在卓文怀中,感受着卓文宽阔的胸膛,看着卓文长发飞扬、放荡不羁的神情,不由自主看呆了。

    “还有一个台阶,这里的威压已经很恐怖了,你……还能登得上去?”

    童启梅回过神来,彻底冷静下来,她能感觉的出来,眼前的男子呼吸变得急促,胸腔剧烈地起伏着,恐怕他也已经达到了极限了吧。

    “为何不能?”

    卓文反问一句,大笑地抬起脚,一脚踏入了最后一个台阶。

    “你疯了?你的状态可并不好啊!”童启梅低呼道。

    可惜的是,卓文置若网闻,右脚极为坚定地踏入最后一个台阶。

    他比童启梅清楚很多,他的神魂在快速地增强,还差一个契机就能够突破三百神魂星系了。

    打铁需趁热,若是他此次不顺势踏入最后一个台阶的话,等他神魂增加速度降下来后,恐怕就很难成功登顶了。

    踏入第一百阶的瞬间,一股犹如天威般的压力纷纷落下,童启梅内心升起无尽的恐慌。

    在这股天威面前,她感觉她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噗嗤!

    卓文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童启梅心中暗叹,道:“你不用勉强了,将我抛下吧,唯有这样,此地的威压才会减弱,以你那强大的神魂,登上天梯尽头并不是难事。”

    卓文沉默不语,但他的双目越来越明亮,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神魂空间内,他亲眼看着神魂星系在不断地增加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三百座神魂星系……”

    卓文双目迸发出刺眼的精芒,眉心暴掠出更恐怖的神识,而他抬起的右脚终于再次动了,在童启梅惊愕的目光中,卓文进入了天梯的尽头。

    “这家伙……是真正的怪胎啊!”童启梅美眸复杂地喃喃道。

    而当卓文登上天梯尽头,天梯周围的云雾彻底烟消云散。

    还在天梯中艰难前进着的梁单和廉泽两人,只觉得一股推力传来,随后两人极为狼狈地被推出了天梯,落在了天梯下方的樱花树丛中。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天梯怎么忽然将我们推下去了?”廉泽惊怒交加地道。

    梁单冷静许多,抬头看到了天梯尽头,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苦笑道:“有人登上天梯顶端了!”

    廉泽连忙抬头看去,果然在天梯顶端,瞧见隐约的身影,叹息道:“这莫不是那后来居上的新人?”

    梁单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童启梅和卓文的身影,道:“应该是两人同时登上去了!”

    “还真是了不起啊!童启梅能登上天梯尽头,这我是知道的,但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刚来第十八层,居然势如破竹就进入了天梯顶端,丝毫没有停顿,这也太变态了吧?”廉泽有些无奈地低声喃喃道。

    天梯的尽头,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平台,在平台中央伫立着一座半人高的小池子,在小池子地中央,生长着一朵莲花,莲花中央托着一个玉瓶。

    卓文来到中央处,取下玉瓶,将其打开,顿时,一股澎湃的药力冲天而起,幻化出无数的星空景象,就犹如放映地投影一般。

    卓文连忙将玉瓶盖起来,那幻化的星空才消失。

    “果然是天域星空髓……”

    童启梅挣扎站起身来,美眸炽热地盯着卓文手中的玉瓶。

    卓文转身,看着艳美的童启梅,道:“你说过要一滴天域星空髓,这里面有十滴,我可以拿出一滴给你,但你能给我什么?”

    童启梅一愣,回过神来,露齿一笑,诚恳地对着卓文一躬身,道:“此次多谢师兄带我来到天梯尽头。”

    说着,童启梅取出一枚龙眼大小的透明丹丸,道:“此神丹名为登虚丹,价值虽然比不上天域星空髓,但在外面也是有价无市的神丹,即使是半月殿,这等神丹也没多少。”

    “而它的作用对于虚天修士来说,可能是鸡肋,但对于三灾真神来说,却是无上珍宝,拿出去,足以引起天域无数真神疯狂争夺的至宝,即使是一些虚天修士,也不会放过这等丹药的。”

    “它可以助三灾真神躲避十次风灾,躲避的十次就相当于渡过十次风灾一般,并且短时间内晋级虚天境,并且凝聚出契合自身的虚天桥,而且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即使是陷入瓶颈的三灾真神,只要服下这登虚丹,便是能够登上那虚无缥缈的虚天之境。”

    听得童启梅的介绍,卓文目光露出狂喜之色,这等丹药确实是卓文所需要的。

    现在他本尊刚好晋级三灾真神,还未渡任何风灾,只要服下这登虚丹就能够避开风灾,直接凝聚虚天桥。

    而且所凝聚出来的虚天桥还是完美契合自身的,这等丹药对于卓文来说,价值之高其实可以媲美一滴天域星空髓了。

    “童姑娘,这是一滴天域星空髓,你拿好!”

    卓文微微一笑,从玉瓶中取出一滴表面泛发着星光的天域星空髓递给童启梅。

    童启梅小心翼翼地取出玉瓶,将这滴天域星空髓装好,美眸满是喜色,同时将登虚丹也交给卓文,便是抱拳道:“此次多谢师兄了,这天域星空髓对启梅很重要,若不是师兄的话,启梅还不知道能否在剩下的二十多年里,顺利得到。”

    “还不知道师兄名讳呢?不知道师兄是否告知启梅呢?”童启梅颇为好奇地问道。

    卓文摆摆手,笑道:“不必客气,在下名叫卓文。”

    “原来是卓师兄,卓师兄修为未入虚天,神魂就能够这般强大,恐怕出身也不凡吧?”童启梅略有些试探地问道。

    卓文摇头笑道:“童姑娘多虑了,卓某不过是一介散修而已,不足挂齿。”

    听得卓文只是散修,童启梅目露喜色,连忙道:“卓师兄此次参加星系大比,恐怕也是为了加入星域某个大势力吧?以卓师兄的天资,进入十大宗门是绰绰有余的,启梅所在的半月殿乃是十大宗门之首,若是卓师兄不介意的话……”

    卓文却是摆摆手,道:“童姑娘,卓某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并不想加入宗门备受束缚……”

    童启梅美眸露出失望之色,道:“既然如此,启梅刚才失礼了,还请卓师兄见谅。”

    卓文摆摆手,略有些尴尬地道:“童姑娘,我听说星域的古传送阵都是需要相应的传送牌的,实不相瞒,此次卓某前来参加星系大比,主要是为了传送牌而来的……”

    童启梅一怔,却是没想到卓文竟是因为传送牌而来参加星系大比,不由得扑哧笑了起来,道:“卓师兄,你这参赛的理由也太个性了吧,参加星系大比的,哪个不是为了振兴各自的星系排名啊,若是能够加入星域内的大势力,更是了不得了。”

    说到这里,童启梅从腰间取下一枚玉牌,交给卓文,道:“卓师兄,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就拿着我的这传送玉牌吧。”

    “这枚传送玉牌可以不限次数地使用星域古传送阵,而且还不需要排队,拿着我的传送玉牌,都能够优先传送的。”

    卓文欣喜地接过童启梅的传送玉牌,一抱拳道:“那就多谢童姑娘了!”

    这枚传送玉牌很是精致,一看就知道是女儿家佩戴的,上面还残留着童启梅那淡淡的体香。

    由于童启梅表现的并不是特别在意,卓文心里也以为是普通的传送玉牌,若是他知道这传送玉牌是半月殿殿主亲自送给童启梅的话,就不会这么不以为然了。

    而且当初半月殿殿主特意交代给童启梅,此玉牌除了亲近之人,决不能送给陌生之人。

    见卓文手下传送玉牌,童启梅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抹笑意,笑容中还有些娇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