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5章 自裁

    韩仑一出手就是杀招,这倒是惊住了擂台下许多的修士。

    “哼!还真是狡猾的小鬼,居然改容换貌混在人群中,不过既然被我认出来,那你就死定了。”人群中,雷琦目光阴冷地低语道。

    虽然,雷琦惊异于卓文进步之快,在进入试炼之地之前,他记得卓文的修为不过是一灾真神,五十年后的今天,修为居然一举突破达到了虚天境。

    当然,卓文才刚刚凝聚虚天桥而已,雷琦还并不是特别放在眼里。

    韩仑乃是他们幽幻宗天赋颇高的天才,修为达到虚天一登,在雷琦看来收拾这卓文是绰绰有余的。

    虽说这擂台上规定不能下死手,但若是在打斗中受了致命伤,没有立马死亡,其实也符合规定,而雷琦就是打算让韩仑将那卓文弄成半死不活的状态。

    嗖!

    韩仑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卓文身前,黑色长枪犹如刁钻的毒蛇,朝着卓文眉心轰来。

    卓文目光极冷,他右手持剑,猛地撩起,瞬间将黑色长枪挑开,而卓文右脚一侧,紫耀星河神剑剑势一冲,冲向韩仑的心脏要害处。

    韩仑脸色微变,不过其实战经验极为丰富,腰身一旋,长枪一甩,反而不去阻挡那紫耀星河神剑的剑势,长枪直接朝着卓文的眉心掠去。

    他期望这一招能够让卓文知难而退,除非卓文不要命了。

    “什么?居然不退?”

    当韩仑瞧见卓文不退反进的瞬间,心神俱骇,而紫耀星河神剑剑势彻底落在了他的腰身上。

    噗嗤!

    韩仑整个人被拦腰斩断,鲜血冲天而起,而黑枪也已经落在了卓文的眉心处。

    可惜的是,在掠至卓文眉心寸许距离的瞬间,黑枪彻底停滞了下来,卓文那强大的神识犹如大手般,将黑枪彻底的握住。

    砰!

    卓文毫不客气地一脚将韩仑踢飞,同时抽过黑枪,猛地朝着韩仑心口轰去,直接将只剩下上半身的韩仑钉在地上。

    此刻,擂台下变得安静无比,谁也没料到,原本应该会很激烈的战况峰回路转,几招之内就结束了。

    而且失败的一方,还是修为更高一筹的韩仑。

    雷琦脸色微变,双目变得阴沉无比,心中暗暗吃惊于这卓文的实力居然变得这么强了。

    韩仑双目满是不甘之色,他怒吼一声,一座巨大的虚天桥出现在上空。

    显然,韩仑不再留手,直接祭出了虚天桥。

    虽说他被卓文懒腰斩断,但他迅速地将伤口止住鲜血。

    虚天修士的致命已经不再肉体上了,而是那被祭出来的虚天桥,若是虚天桥不灭,虚天修士顶多身受重伤,但还不至于彻底陨落。

    “既然你还要战,那我就成全你!”

    卓文抬头,凝视着那碾压下来的庞大虚天桥,袖袍一挥,祭出了自身的虚天桥。

    只见一座庞大无比、表面泛发着紫光的虚天桥,顿时出现在上空。

    卓文的虚天桥比韩仑的虚天桥要庞大六倍不止,其气势更是超出其许多。

    当他的虚天桥一出,韩仑的虚天桥竟是退避三舍,完全不敢与之相对。

    “怎么可能?”韩仑瞳孔紧缩成针,不由自主地低吼道。

    可惜的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紫光虚天桥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虚天桥上。

    咔擦!

    清脆的爆裂声响起,韩仑的虚天桥简直就是不堪一击,瞬间破碎。

    噗嗤!

    韩仑吐出一口鲜血,面如死灰,虚天桥破灭,他整个人就算是废了。

    虽然他现在不会立马死亡,但他知道,随着时间推移,他身上的力量会逐渐的消失,最终连生命都是因此流逝。

    他可以想象,接下来的生活,他将会生不如死,直到死亡。

    想到这里,韩仑惨笑一声,抽出黑色长枪,直接对着眉心刺去,竟是选择了自裁。

    虽然说,虚天桥破灭,虚天修士会死,但并不是立马就死去,只要虚天修士神魂无恙,还会活着,只不过虚天桥的消失会让虚天修士的力量逐渐退化,慢慢地全身枯竭而死。

    韩仑已经彻底废了,他不想废物一样苟活在这世上,所以他选择了极端的方法。

    “是他……”

    擂台下,廉泽和梁单两人双目放光,心中露出狂喜之色。

    改容换貌的卓文,两人并不认识,但卓文的虚天桥他们两人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当初卓文在第十八层晋级虚天的时候,他们可是亲眼见到这恐怖的紫光虚天桥的。

    他们敢肯定,整个大梵天域,恐怕也就只有那登上天梯尽头的青年拥有了。

    想到这里,廉泽和梁单两人连忙传音给乾坤宗的宗主陈永长和冲虚峰宗主付鹏飞两人。

    “此话当真!”

    陈永长和付鹏飞两人目露精芒,看着卓文的身影,充满了炽热之色。

    当然,两人看中的可不是卓文本身,而是卓文身上的天域星空髓啊,那东西即使是他们都未曾得到过,可见其有多珍贵。

    “卓师兄……”

    脸上永远是冷漠表情的童启梅,在瞧见出现在擂台上的紫光虚天桥的瞬间,她娇躯颤抖,嘴角哆嗦,露出激动之色。

    一直都关注着童启梅的唐畅,在瞧见童启梅竟然露出这等异色,他目光中流露出奇异之色。

    随后,唐畅便是顺着童启梅的目光,落在了擂台上的卓文身上,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来。

    唐畅乃是练气剑派绝世天才,天生是练剑的奇才,修为虽然不如童启梅,但也达到了虚天三登巅峰,其实力深不可测,是仅次于童启梅、廉泽和梁单三人的天才妖孽。

    而且唐畅追求童启梅是星域内众所周知的,只不过,童启梅从来都没给过陌生男子好脸色过,即使是这唐畅疯狂追求她,童启梅也无动于衷。

    在唐畅的印象里,童启梅永远都是淡定冷艳,绝不会为外物所影响,特别是异性。

    但现在,那擂台上的修士展露出那奇异的虚天桥后,唐畅明显感觉到童启梅眼中的喜色和激动,这让唐畅心里很不舒服,看着擂台上的卓文的目光,也变得不善起来。

    “启梅,怎么了?”站在童启梅身边的残月诧异地问道。

    童启梅深吸一口气,有些激昂地道:“师尊,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卓师兄,虽然他改容换貌了,但他这虚天桥是绝对不会错的,当初我就是看着他晋级虚天的,他的虚天桥独一无二,与其他修士完全不同。”

    残月点点头,卓文的虚天桥确实是颇为奇特,想不引起她的注意都不行。

    不仅仅是这几人,擂台下所有的修士,都被卓文的虚天桥震撼住了,毕竟卓文的虚天桥实在太大了点,而且威力也比一般的虚天桥要恐怖许多。

    端坐在上空蒲团上的大梵天,睁开双目,盯着卓文身上的虚天桥,目光中精芒闪烁,低声喃喃道:“这是华夏天域的道意的力量,这小家伙果然不是大梵天域的修士……”

    擂台上,卓文收起虚天桥,对着不远处同样处于惊愕中的酒糟鼻老者,道:“白使者,此人自裁了,并不是我所杀,应该与我无关吧?”

    酒糟鼻老者点点头,刚想说话的时候,一道身影已经掠至擂台上,随后一道恐怖的雷浆所化的大手,毫不客气地对着卓文轰去。

    卓文目光微凝,不断地飞退。

    但这雷浆大手的速度比他要快太多了,瞬间就掠至他的身前,一把将他整个人都捏住。

    不过,卓文反应挺快的,在雷浆大手捏住他的瞬间,祭出了四十八把无始魔金剑,环绕在周身,形成密不透风的防御,倒是挡住了雷浆大手的攻势。

    正当雷浆大手想要进一步的动作的时候,一道冷哼声传来,随后那酒糟鼻老者出手了,那雷浆大手直接溃散。

    四十八把无始魔金剑分散,卓文脸色略有些苍白地看着前方全身雷霆弥漫的雷琦,目光中满是冷冽。

    这雷琦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居然一次次的不要脸面地对他出手,还真的以为他卓文好欺负不成?

    “雷琦,你好大的胆子,谁允许你擅自出手,而且还对一名参赛后辈出手?”

    酒糟鼻老者落在卓文身前,目光阴沉如水地看着前方须发喷张的雷琦。

    雷琦目光一凝,旋即指着已经死去的韩仑道:“白使者,你不是说过擂台之上不能下死手嘛?韩仑乃是我幽幻宗精英弟子,今日却被此子以阴毒手段杀死,此子无视比试规矩,该杀!”

    卓文冷冷看着雷琦,他算是见识到这雷琦的颠倒黑白的手段了,明明在场那么多修士都看着,这雷琦居然还能这般的胡言乱语。

    “明明是这韩仑自裁的,何来我使用阴毒手段杀死之说?”卓文反唇相讥道。

    雷琦道:“好个奸诈的小畜生,若不是你将韩仑的虚天桥破碎,你觉得韩仑会自裁?若不是你的话,韩仑就不会死!明明擂台上不能下死手,但你却招招要置韩仑与死地,你这等奸诈小畜生若是不处罚的话,何以服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