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2040章 推演汉诺塔
    第2040章 推演汉诺塔

    不仅仅是卓文想到了,童启梅、廉泽等十大宗门绝世天才也都是想到了这点,他们的神色与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不过在尝试真正的汉诺塔之前,我会给你们每人三次机会的模拟推演!若是有人胸有成竹了,就可以出来尝试移动这汉诺塔了。”

    大梵天说着,袖袍再次一挥,只见悬浮在汉诺塔周围的每一座金台上,都出现了数尺高的三根金针,而在其中一根金针上,堆叠着六十八块圆盘,另外两个金针空空如也。

    “还有本座会给你们一个提示,这汉诺塔移动的次数是超乎想象的多,若是有人可以正确推演出这移动的具体次数的话,不需要移动模型,甚至都不需要去尝试汉诺塔,本座立马让那人进入汉诺塔之中。”

    大梵天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也让许多修士感觉到不对劲了。

    在大多数修士眼中,将汉诺塔上的六十四个圆盘移动到另一根柱子上,应该不需要太多的次数才对,但大梵天这句话却引起了许多修士的深思。

    很快,大部分修士想起了大梵天所限制的那两个规则,他们目光终于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们仔细想想,发现汉诺塔上的圆盘移动规则完全被限制住了,那么也就没有任何捷径可言,这样一算,那移动的次数还真的是天文数字,他们根本难以短时间推算出来啊。

    卓文却是目光虚眯了起来,其实汉诺塔的这种移动方法极为契合地球上的递归算法,这种算法最简单的一种就是靠数数。

    而复杂的就可以使用递归的相应公式,通过计算,最终得出到底需要多少次可以将汉诺塔完整地移到另一个柱子上。

    虽然卓文还没开始具体计算,但他知道只要给他一定时间,应该就能够将这汉诺塔移动次数的公式由简入繁地彻底推演出来。

    而大梵天的说法,倒是让卓文多留了一个心眼。

    在想起当初吞天魔帝对大梵天的评价,他知道大梵天虽然拥有一种破天本源,但其实大梵天并没能将其领悟出来,卓文猜测可能连大梵天都没有推算出来这汉诺塔具体的移动次数。

    至于汉诺塔亘古以来只有大梵天能进得去,恐怕并不是汉诺塔的限制,而是大梵天人为的控制的。

    当然,在数万年以前,紫薇星君也进去过汉诺塔,据说紫薇星君并没有彻底解开汉诺塔的谜题,但他的答案是最接近大梵天的答案,所以被大梵天破例要求进入汉诺塔。

    出来后,紫薇星君开始不断地崛起,其速度之快,令整个大梵天域都为之动容。

    若不是第二十次风灾的原因的话,紫薇星君现在必然将成为威名赫赫的强者,十大宗门恐怕都为之忌惮的存在了。

    “现在开始吧!我给你们三年时间,时间到了后,你们可以给我你们推演出来的答案,也可以在这三年内,主动去移动汉诺塔,当然若是移动失败了的话,立马就会被淘汰掉。”

    大梵天说完,便是端坐在金色蒲团上双目微闭。

    不过,站在金台上的千名选手都没有主动去尝试移动那真正的汉诺塔。

    汉诺塔已经被大梵天解开了禁制,以在场的许多选手的实力,自然可以将汉诺塔上那巨大的黄金圆盘取下来,堆叠到另一根柱子上。

    大多数选手的注意都落在金台上的模拟汉诺塔,有些选手蹙眉沉思,有些选手东张西望,也有些选手开始去摆弄手中的模拟汉诺塔,希望能够找到正确的摆列方式。

    云楚玉所在的金台离卓文并不远,她先是看了看卓文一眼,旋即也埋头开始琢磨金台上的模拟汉诺塔。

    广场上,众多修士都是目光一动不动地放在汉诺塔上,他们也都在思考着汉诺塔的正确移动方法。

    在人群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双幽怨的眸子,怔怔地落在了那陷入沉思中的卓文身上,发出一阵轻微的叹息之声。

    这是一名看上去千娇百媚的女子,岁数不大,但美眸之中满是苦涩和沧桑之色。

    她就是当初卓文在试炼之地入口处遇到的红杉。

    红杉修为也晋级到了三灾真神,但她实力太差劲了,在第二轮就被淘汰掉了。

    虽然一开始,卓文也注意到红杉了,只不过,卓文并没有主动去问候而已。

    早在红杉的外公吴瀚追杀他卓文的那一刻起,卓文与红杉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彻底破裂了。

    无论红杉是有意还是无意,卓文与她再也不可能做朋友了。

    这点红杉很清楚,只是看着卓文一步步崛起,从当初在梵煞星内实力不高,只能借助于她的小菜鸟,蜕变成了现在许多星域势力都注意的耀眼新星,红杉心中满是悔恨之意。

    若是当初他外公吴瀚没有追杀卓文,若是卓文与她还是朋友的话,或许之后那些不幸的事情永远也发生不了。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吴瀚死了,江宏商行被灭了,而她红杉现在孤苦无依,甚至还要通过依附别人来躲避梵煞星炫光商行的罗鹏飞的追杀。

    卓文静静地站在金台面前,他开始不断地以递归算法,来开始不断推演着汉诺塔移动公式。

    他先是从柱子上只有一块圆盘开始推算起来,一块圆盘只需要移动一次,两块圆盘则是需要移动三次,三块则是七次……五块则是三十一次。

    当卓文推演到十块圆盘的时候,他眉头微微蹙起,因为当柱子上存在十块圆盘的话,想要按照大梵天的而规则来移动的话,则需要一千零二十三次。

    这是个比较恐怖的数字,而且这还仅仅是十块圆盘而已,接下来的移动次数只会以几何倍数的在增长。

    推演到十块圆盘后,卓文并没有继续去推演第十一块圆盘后所需要的移动次数,因为他已经彻底得出这移动次数的公式。

    这公式很简单,就是数字二的移动次数的次方减去一。

    而汉诺塔上共有六十四块黄金圆盘,只要将六十四这个数字代入攻势,最后得出来的数字却极为的恐怖,是一个超出百亿千亿的巨大数字。

    由于数字太恐怖,卓文打算用时间来换算,也就是说,他若是一秒移动一次的话,一天是八万六千多次,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

    他粗略计算了下,发现就算是一秒移动一次,他需要移动五千多亿年才能将汉诺塔的六十四个黄金圆盘完整地移到另一根柱子上。

    要知道天域内的星球的寿命是一亿年,星系的寿命是一百亿年,至于天域卓文不是很清楚。

    但五千多亿年却远远超过了许多星系的起源和结束,而且大部分的虚天修士也活不了这么长吧。

    恐怕也唯有像大梵天这种意境彻底明悟生死的大能,能够见证这么久远的时光。

    卓文有些苦笑,他知道即使他穷尽一生,恐怕也不可能将这汉诺塔彻底地完整地移到另一根柱子上。

    不过,卓文却知道正确的答案,他只要将这答案说出来,其实就能够获得大梵天的允许进入汉诺塔里面了吧。

    但卓文很快就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并没有冒然地说出答案,而是与其他选手一样,默默地摆弄着手中的模拟汉诺塔。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大梵天有些古怪,他不敢现在就将答案说出来,而且就算说出来,卓文也不准备将正确答案说出来,最多说一个比较接近的答案,唯有这样是比较合理的。

    又是过了几天,忽然一名选手自信十足地掠出,来到了汉诺塔的身前。

    “咦?难道有人算出正确的答案了?准备移动汉诺塔了?”

    当这名选手掠出的瞬间,广场许多修士都是露出诧异之色,目光紧盯着此人。

    此人面孔很陌生,应该是不知名的势力的弟子,或者是名不经传的散修。

    得到众人的关注,此人心中略有些得意,显然他很享受这种备受瞩目的眼神。

    此人低喝一声,便是开始不断移动着黄金圆盘。

    只见巨大无比的黄金圆盘,在此人手中轻如鸿毛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阻碍。

    当然,众人也都知道这是因为大梵天将汉诺塔的禁制去掉,使得原本沉重无比的黄金圆盘,变得可以信手拈来。

    当然,这也仅限于参赛的选手。

    若是广场上有那个手痒的修士想要上去摆列黄金圆盘的话,恐怕一块圆盘都搬不起来。

    卓文冷眼看着这开始摆列的修士,心中暗自冷笑。

    他已经推算过了,想要按照两个规则限制来摆列这汉诺塔的话,所需要的时间是无法估量的,此人恐怕并没有严格按照那两个规则来摆列汉诺塔。

    此人大约花了三天时间,还真的将那汉诺塔摆在了另一个柱子上。

    不过,刚摆好后,那柱子上的黄金圆盘猛地掠出,重新落在了原来的柱子上,同时一股浩瀚的能量自汉诺塔掠出。

    那名修士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这股浩瀚的能量给轰成了齑粉,形神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