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6章 众矢之的

    “那便多谢前辈了,晚辈告辞了!”

    卓文对着紫薇星君拱拱手,旋即一股恐怖强大的排斥力,犹如飓风般作用在他的身上。

    紫薇星君点点头,目光带着一丝复杂地看着那逐渐消失的卓文,低声喃喃道:“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才俊了,或许他的话,到时候真的能够助我摆脱现在的窘境。”

    说完,紫薇星君便是朝着中央处的一道金色阶梯走去,踏上了汉诺塔第六十一层。

    这金色阶梯是卓文解开第六十层汉诺塔出现的,既然谜题解开了,以紫薇星君的性格,自然要屁颠屁颠的上去。

    汉诺塔之外,广场上,人潮涌动,无数道目光尽皆都落在汉诺塔上。

    在这一刻,汉诺塔在众人的眼中仿佛成了香甜的香馍馍一般。

    “三天到了,那小畜生也该出来了!”

    幽幻宗的队伍中,雷琦双目阴冷,嘴角满是嗜血的弧度。

    现在,雷琦恨不得立马就将那卓文撕成碎片,而幽叶玮双目杀意更甚。

    幽幻宗的弟子,全部都在第二轮淘汰,而他的儿子,也是幽幻宗最强天才幽童影,更是被这卓文所杀。

    淘汰之恨,杀子之仇,这一切都让幽叶玮恨不得将那卓文大卸八块。

    至于广场中的其他修士,自然是因为卓文身上的天域星空髓。

    这等星空至宝,哪个修士不想要。

    若是天域星空髓是落在十大宗门的弟子手里的话,广场中的众多修士基本不会打什么主意。

    因为十大宗门底蕴深厚,里面高手无数,而且此次可是都有着各个宗主坐镇,谁敢放肆乱来。

    但卓文却不同,他是个毫无背景的散修,却得到了天域星空髓这等宝贝。

    这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没有背景,修为又不高,却拥有重宝,不抢你抢谁去?

    “形势不妙啊!”

    魔凡和俞珊两人眉头蹙起,两人自然是发觉到周围众人的暗潮涌动。

    他们很清楚,这些人都等着那卓文出现,然后一拥而上上去抢夺卓文身上的天域星空髓。

    当然,广场上的修士大部分都是散修,其他的便是星域内的其他势力,接着就是十大宗门。

    十大宗门除了幽幻宗以外,其他九大宗门倒并没有表现的那般的冲动和急切。

    他们毕竟是十大宗门,是星域最强大的势力代表,若是带头抢夺的话,那与劫匪有何区别。

    虽然十大宗门大部分的修士也很眼热天域星空髓,但表面工作还是必须要做好的,也就是俗话说的虚伪、形式。

    “师尊……”童启梅看向残月,沉声道。

    残月揉揉额头,道:“启梅,你放心好了,为师会遵守承诺,出手将那卓文传送出去的。”

    得到残月的答复,童启梅美眸也平静了许多,点点头,便是默不作声。

    嗖!

    蓦然间,一道光柱便是出现在汉诺塔之前,随后一道身影在光柱中浮现。

    “是那卓文,拿下此子,绝不姑息!”

    人群中,不知是谁,蓦然喊了一句,旋即整个广场都是沸腾了,一道道身影犹如箭矢般,朝着卓文飙射而去。

    “且慢!诸位针对于卓文,应该是为了天域星空髓吧?”

    刚传送出来的卓文,猛地大声道,声音如雷霆,在整个广场上响彻。

    此话一出,原本飞扑上去的修士,纷纷停滞了下身形,目光炽热地盯着卓文。

    “卓文小儿,纳命来!”

    一道冷喝声蓦然传来,只见幽叶玮须发喷张,发了疯般地朝着卓文掠来,而雷琦则是紧随其后。

    可惜的是,陈永长和付鹏飞两人眼疾手快,将幽叶玮和雷琦两人拦截了下来。

    “陈永长、付鹏飞,你们两人接二连三地阻拦于我,莫非真的以为我幽幻宗好欺负不成?”幽叶玮嘶声吼道。

    陈永长冷笑道:“幽叶玮,谁知道你心里打得什么主意呢?一旦这卓文被你所杀,岂不是他身上的天域星空髓也会被你抢走,到时候你一走了之,我们怎么办?”

    付鹏飞也连忙附和说了一句,使得幽叶玮面庞涨红,气得全身直哆嗦。

    “哈哈,诸位稍安勿躁!天域星空髓是否在这位卓小友身上还不能确定呢,大家还是先问清楚再动手比较好,以免冤枉好人!”

    杨牧秋娇笑一声,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美眸倒是颇为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卓文。

    “我赞同杨宗主的话语,我们必须要先确认卓小友身上是否有天域星空髓,不然冤枉好人可不好啊!”凌霄宗宗主凌云志也是站出来,淡笑道。

    至于其他十大宗门的宗主,也都是点点头,这让幽叶玮心中沉了下来,雷琦也眉头紧蹙。

    十大宗门都发话了,广场中其他势力和散修,自然也不敢乱来,只是冷冷地盯着前方的卓文。

    卓文看着这一切,心中冷笑连连,他知道这些十大宗门的修士都在惺惺作态而已,至于那些散修更是让他觉得恶心。

    “卓小友,你就说说吧,你身上是否真的拥有天域星空髓呢?”杨牧秋娇笑道。

    卓文心中暗骂一声这贱女子,此女此话无疑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将他的退路彻底地堵死,使得他只能如实回答。

    深吸一口气,卓文正色道:“杨宗主所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在第十八层天梯上得到了天域星空髓。”

    “在天梯尽头,天域星空髓总共只有十滴,这点半月殿的童启梅姑娘可以作证,因为她与我一同登上天梯的。”

    卓文刚说完,童启梅立马站了出来,道:“卓师兄说的没错,天梯尽头确实是只有十滴天域星空髓,而且我取了八成,只有两成还在卓师兄手里。”

    此话一出,卓文倒是诧异地看了童启梅一眼,他倒是没想到童启梅会帮他掩饰天域星空髓,他明明只给了童启梅一滴天域星空髓而已。

    同样吃惊的还有残月,她柳眉微蹙,也知道童启梅在维护那卓文。

    “原来是童启梅和此子一起登上天梯的啊,既然童启梅拿走了八成,那么此子身上只有两滴天域星空髓了?”

    “只有两滴啊?不过就算是两滴,也不是这区区的散修可以得到的。”

    “……”

    广场中,喧闹声滚滚而起,许多修士先是惊讶,但看向卓文的目光,依旧炽热,那可是两滴天域星空髓啊。

    一滴就足以让修士恢复巅峰,两滴也足够让他们疯狂了。

    至于童启梅拿了八成,广场上大多数修士都没有将主意打到童启梅身上,毕竟童启梅背后可是有着半月殿这样的庞然大物啊。

    “哈哈,原来卓小兄弟身上还有两成天域星空髓啊,姐姐我要求也不高,你给姐姐一滴天域星空髓,姐姐可以满足你任何要求哦!”

    杨牧秋嘴角的笑意越浓,银铃般的声音充满了魅惑之意,这让卓文心中暗骂。

    这杨牧秋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岁了,已经是卓文的奶奶的奶奶的奶奶辈了,他可没有任何兴趣,即使这杨牧秋外表看上去犹如少女般年轻靓丽。

    但一想起这老太婆获得岁数比他多不知道多少倍,卓文更加没什么非分之想了。

    “诸位可能误会了,卓某乃是一介散修,天域星空髓这种至宝对卓某来说,是祸不是福啊,所以在汉诺塔的这三天,卓某考虑了很多,还是决定将身上的天域星空髓交出来。”

    说着,卓文从灵戒中取出一个玉瓶,他打开瓶塞,顿时间,一股恐怖的药力冲天而起,竟是幻化出一片崭新的星空景象。

    “果然是天域星空髓……”

    瞧见这景象,无数修士都激动了起来,目光贪婪之色更浓。

    “可惜的是,在下身上就只有这么两滴天域星空髓,而在座又有这么多人,这可怎么分呢?”卓文故作苦恼地道。

    “实力强者有资格拥有了,实力不足者,哪里有资格拥有这天域星空髓呢?”人群中顿时有人道。

    卓文目光却是落在了幽叶玮和雷琦身上,笑道:“方才这两人一直想要杀我,吓得我心惊胆战的,这样吧,谁杀死这两人,我就将身上的天域星空髓交给谁,而且是一人一滴,雷琦算一滴,幽叶玮也算一滴,大家觉得意下如何?”

    唰唰唰!

    顿时间,一道道目光都落在了幽叶玮和雷琦身上,充斥着不善和杀意。

    幽叶玮和雷琦以及幽幻宗的其他弟子,脸色皆是煞白起来。

    这片广场修士众多,错综复杂,若是被这么多修士围攻的话,即使是他们,恐怕也只有陨落一途。

    “诸位,你们可不要被此子给耍了!此子不过是散修而已,直接杀了他,抢夺天域星空髓即可;难道你们要因为区区一散修而得罪幽幻宗嘛?”幽叶玮骤然大喝道。

    顿时间,倒是喝住了许多修士,众人想想,倒也觉得幽叶玮说的有道理,他们为何要被这区区散修牵着鼻子走呢,直接杀了干脆。

    卓文目光虚眯,他知道方才的离间计算是失败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毫无背景造成的。

    “既然诸位觉得在下的主意不好,那便算了,这两滴天域星空髓拿去吧,在下告辞了!”

    卓文说着,猛地将玉瓶朝着广场最热闹的地方抛去,而他则是展开烛龙之翼,瞬间离开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