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虚天桥自爆,立马惊动了周围众多星系,甚至原本在争夺天域星空髓的八大宗主巨擘,也纷纷停下了动作。  。. 。

    此刻,玉瓶出现在乾坤宗宗主陈永长手里。

    陈永长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为了争夺这天域星空髓,可谓是极尽狼狈,衣服褴褛,犹如落魄道士一般。

    见其他人都被那恐怖的自爆能量所吸引,陈永长立马悄然地将瓶盖打开。

    但很快他呆愣住了,随后面色气得涨红无比,怒吼一声:“小杂种,竟敢耍我们!”

    “怎么了?”67356

    另外七人也反应过来,都是目光诧异地看向气得发抖的陈永长。

    陈永长脸色阴沉,袖袍一挥,将玉瓶递给不远处的付鹏飞。

    付鹏飞查看了下,脸色也同样好不到哪儿去,冷哼一声道:“这玉瓶里面并不是天域星空髓,而是火精神汁,卓文那小杂种耍了我们。”

    说着,付鹏飞很干脆地将玉瓶交给其他宗主,而其余宗主脸色也自然阴沉难看。

    “很有魄力的小家伙,连我们都敢耍,若是被我抓到的话,我会让他欲仙欲死的。”杨牧秋美眸阴寒地喃喃自语道。

    幽叶玮脸色也很难看,他沉声道:“方才那爆炸的能量应该是虚天桥自爆,而且还是虚天五登修士的自爆,难不成雷琦他们碰到麻烦了吗?”

    说着,幽叶玮便是不再此地过多纠缠,离开了此地。

    不仅是幽叶玮,凌霄宗的凌云志、乾坤宗的陈永长、冲虚峰的付鹏飞以及练气剑派的宗主肖毅也纷纷紧随其后。

    追逐那散修的可不仅仅只是雷琦啊,还有凌霄宗的大长老、乾坤宗的廉泽、冲虚峰的梁单以及练气剑派的唐畅。

    这四人可都是他们宗门的重要人物,若是出事了,对他们宗门来说可谓是巨大的损失啊。

    魔珠宗宗主杨牧秋以及花蝶谷和白玉楼两大宗门宗主面面相觑,随后杨牧秋淡淡地道:“几位,我也告辞了,那卓文耍了我们,此次我打算通缉这小畜生,希望各位也不要姑息。”

    白玉楼和花蝶谷两大宗主,连连拱手,不用杨牧秋说,他们也会这么做。

    想他们可是堂堂十大宗门的宗主啊,居然被一名区区刚刚晋级虚天的小鬼给戏耍,他们这宗主脸面可搁不下,若是不通缉这卓文的话,他们这气可难消啊!

    “这小家伙胆子真够大的啊,居然敢同时戏耍八大宗门啊!”

    瞧着那离去的杨牧秋三人,残月慵懒地撩了撩垂至耳边的长发,饶有兴趣地道。

    “师尊,莫非你也要通缉他?”童启梅蹙眉道。6.7356

    残月微微一笑,道:“我为何要通缉那小家伙,反正我们半月殿与这小子无冤无仇,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而且此子天赋这么强,胆气又足够,若是不中途夭折的话,以后成为宗门巨擘这等存在的强者应该是指日可待的。”

    童启梅微微点头,卓文确实是不简单,她也相信卓文未来不是池中之物。

    只是她担心的是,卓文能够在八大宗门通缉下,顺利地躲过这一劫呢。

    虽然童启梅很想帮卓文,但她也知道以她个人能力,根本帮不了任何忙,还有可能为卓文惹祸上身。

    “我们也走吧!该回去了!”魔障看了眼不甘心的魔凡和俞珊,叹了口气道。

    魔凡和俞珊默不作声,只是默默地跟在魔障身后。

    卓文能够逃脱,他们两人已经很是欣慰,至于八大宗门同时通缉卓文这件事,他们也帮不了。

    即使天魔岛也是十大宗门之一,但还真不敢直面其中的八大宗门啊,否则的话,天魔岛就有可能灭门了。

    “不好,琦儿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星空中,金甲大汉蓦然一颤,旋即双目变得赤红无比,猛地加快速度,其速度之快,只能在星空中看到一道虚影而已。

    绚烂的爆炸持续了许久,一道狼狈之极的身影,自爆炸团内蹒跚掠出。

    “好恐怖的能量啊,虚天五登的虚天桥的自爆,居然这么恐怖啊!”

    卓文周身环绕着雷火剑,极火和极雷的能量交错在卓文周身。

    若是没有雷火剑的护持的话,卓文知道他必死无疑。

    “他娘的,这雷琦自爆也太恐怖了吧,这周围的星空简直成了一片虚无了啊!”

    小黑骂骂咧咧,虽然小黑看起来精神抖擞,但卓文却能看得出来小黑依旧受了不小的影响。

    “我们快离开这里吧,这么大的动静,恐怕很快就会引起他人的注意,走!”

    卓文目露警惕之色,猛地张开烛龙之翼,随后他便是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在卓文离开此地没多久,一道金芒迅速掠来,随后显示出一名壮硕的金甲大汉,此人正是大梵天宫的雷高昌。

    雷高昌目光阴沉,他环顾周围几乎化作虚无的星空,全身发抖。

    虚天桥自爆的痕迹他自然看得出来,但主要他发觉到的是,这自爆所留下的气息,他无比的熟悉,正是雷琦的。

    嗖嗖嗖!

    在雷高昌掠至此处没多久,幽叶玮、陈永长等五人也纷纷掠至此处。

    “雷护法,不知道此地到底是谁自爆了?”幽叶玮颇为焦急地问向雷高昌道。

    雷高昌冷冷地看了眼幽叶玮,低沉地道:“雷琦……幽宗主,你将琦儿照顾的真不错啊,居然让他落得自爆虚天桥、万劫不复的下场啊,你可真是个好宗主啊!”

    幽叶玮瞳孔微缩,却是骤然沉默了下来,不敢答话。

    他知道现在他算是彻底得罪了雷高昌,当初雷高昌将雷琦送入幽幻宗内,目的就是为了掩饰雷琦是他的私生子的这个事实。

    虽然雷高昌为了避嫌,从来没有承认雷琦为儿子,但幽叶玮知道雷高昌对雷琦疼爱有加,几乎达到了溺爱的地步了。

    现在雷琦死了,他知道雷高昌恐怕会将所有的怨恨都归咎在他以及他背后的幽幻宗身上。

    “雷护法,逼得雷琦自爆的乃是一名魔修,此人周身魔气滚滚,我从未曾见过。”幽叶玮连忙解释道。

    雷高昌摆摆手,显然不想听幽叶玮解释,而是取出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球。

    “时光拾忆球,可以摄取此地之前所发生的场景,到底琦儿被谁所杀,一看便知!”

    说着,雷高昌将水晶球抛向了那因自爆而化作虚无的空间。

    紧接着,水晶球内便是投射出一道巨大的画面,这画面正是之前此地所发生的事情。

    “是那魔修!”

    幽叶玮忽然说道,只见画面上出现了那名魔气滚滚的魔修被雷琦五人围攻,并且掉落进入了陨石内。

    随后雷琦五人便是进入陨石内,并且陷入了陨石中早已布置下的困杀阵。

    “被算计了……是那卓文,那魔修居然是这小畜生的分身,这小畜生……”

    凌云志目光阴翳,其他几人脸色也好不看到哪儿去。

    直到卓文利用困杀阵,一个个击杀掉困杀阵内的五人后,全场鸦雀无声,随后一道道恐怖的杀机从六人身上爆发而出。

    “此子祭出的那把剑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威力这么恐怖?”陈永长压下心中的怒火,沉声道。

    “极雷和极火的能量,此剑确实是了不得!”雷高昌却是意外的夸了一句。

    幽叶玮冷冷地道:“此子太猖狂了,若是不将他抓起来千刀万剐的话,难解我心头之恨,诸位是如何想的?”

    付鹏飞淡淡地道:“发动我们各自宗门的力量,封锁星域边界,并且禁止星域传送阵,直到找到那小畜生为止。”

    “我同意付宗主的主意!”练气剑派宗主肖毅道。

    “中宇交给我吧,有我在,中宇的传送阵是用不了的,那小畜生一旦使用传送阵,立马就会被拦截下来。”雷高昌沉声道。

    “我和凌宗主负责东宇!”幽叶玮道。

    “我们二人负责西宇!”付鹏飞和陈永长道。

    肖毅笑道:“南宇就交给我了!”

    “北宇有花蝶谷和白玉楼,到时候我们通知他们即可,那小畜生可是同时将十大宗门中的八个宗门宗主给耍了,我想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事情。”雷高昌冷笑道。

    达成一致后,几人各自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此地,同时他们都是同时打出讯息,通知宗门的长老通缉卓文以及封锁传送阵,谁都不能通过传送阵离开星域范围。

    当星域五大区域的传送阵被屏蔽,并且星域边界也统统被八大宗门封锁后,整个星域修士都是露出诧异之色,猜测着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猜测不断地热烈,终于是有一种传言传开来了,而这个传言的主角乃是一名名叫卓文的散修。

    东宇,一块星辰大陆内,一家极为有名的酒楼醉仙楼内,聚集了不少修士。

    在酒楼一层中央的酒桌上,一名喝的醉醺醺的红脸中年修士,正在夸夸其谈,倒是吸引了这层酒楼许多修士的围观。

    “鲁老鬼,真有你说的这么邪乎,那卓文区区散修居然还将八大宗门宗主都给耍了?”其中一名修士忽然发出质疑地道。673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