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3章 行长

    “你……”

    这名鸿运商行的中年男子,掠至卓文身边,瞧见那已经被杀掉的八字胡男子,脸色难看,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卓文。

    而整个大厅,也因为这边的大闹而停止了喧哗,目光纷纷落在此处,整个大厅安静如落针可闻。

    许多目光落在卓文身上,都变得古怪之极。

    鸿运商行势力虽然比不上十大宗门这种超级势力,但在东宇可算得上大势力,里面更是有着虚天六登的至强者坐镇,没有谁敢在此地闹事。

    但现在,这看上去像个散修的家伙,居然敢在这里闹事,还杀了人,而且所杀之人还是十大宗门之一的幽幻宗弟子。

    不得不说此人胆大包天。

    “为何杀他?难道你不知道鸿运商行的规矩吗?”中年男子阴冷地道。

    卓文悠然自得地道:“我还真的不知道鸿运商行的规矩,既然此人想要杀我,我杀他难道还有错喽?”

    “好了,现在我可不想与你废话,叫你们这里最高负责人过来,我说过有一笔大买卖与你们鸿运商行合作,若是你们鸿运商行错过了这笔买卖,你们会终生后悔的。”

    中年男子嗤笑一声,故意上下放肆地打量着卓文道:“就你?还大买卖?你和我开玩笑?恐怕你连极品神石都没见过吧,乡巴佬,今日你在我们商行惹事,那就别想离开商行了。”

    中年男子正想要好好教训一顿卓文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从大厅深处传来。

    “等下……”

    随后大厅深处,款款走来一道婀娜的倩影。

    这是一名身穿红色长裙的成熟女子,而且发育的很全面,凹凸有致,引人遐想无限。

    “郭主事!”

    中年男子连忙躬身道。

    大厅周围的修士,也都是目露恭敬地瞧着这凹凸有致的红裙女子,显然此女在这商行地位不低。

    “发生什么事了?”红裙女子看了眼中年男子,美眸便是落在卓文身上。

    “郭主事,事情是这样的……”

    中年男子连忙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述说了一遍,当然其中不免添油加醋,反正就是将卓文说的十恶不赦,乱杀无辜。

    红裙女子看着卓文道:“你说有一笔大买卖?而且我们鸿运商行不接下就会后悔?”

    卓文点点头,笑道:“说不定后悔的将整个商行给砸掉也说不定。”

    红裙女子轻笑一声,道:“我们鸿运商行还真不可能会像你说的那样会后悔,无论多么大的买卖,不过看你这么笃定的样子,我倒是可以看看你所谓的买卖到底是什么?”

    卓文微微一笑,道:“难道不请我去贵宾席坐坐?”

    红裙女子点点头,道:“你随我来吧!”

    中年男子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是被红裙女子以眼神制止,只能恨恨地看着红裙女子带着卓文进入大厅深处。

    雅致的房间内,红裙女子端坐在卓文对面,侍女分别为两人斟了一壶茶后,便是缓缓的退出。

    “说吧,到底是什么买卖?”红裙女子耐心不错,至今还是脸带微笑。

    卓文翘着二郎腿,淡淡地道:“小姑娘,我这笔买卖太大了,你一个小姑娘,还没资格,让那鬼鬼祟祟的老头滚出来和我谈吧!”

    红裙女子俏脸大骇,她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络腮胡男子。

    “虚天一登的修为居然可以察觉到老夫,你是如何办到的?”

    一道苍老的声音浮现,随后一名白袍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房间中。

    卓文目光微凝,颇为忌惮地看着这名白袍老者。

    这老者气息比当初的雷琦和黑衣老者还要强大,应该就是那坐镇在鸿运商行的虚天六登的强者了。

    “行长!”红裙女子连忙起身行礼。

    卓文淡淡地道:“猜的!”

    白袍老者微怔,旋即哈哈笑道:“有趣,你这小家伙真的有趣!明明很年轻,非要将自己装扮的这般邋遢样子,难道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成?”

    卓文心中叹息一声,虽然他尽力施展诸生无相,但依旧被这老家伙看出来了。

    看来这功法对于虚天五登以上的强者形同虚设啊!

    现在,卓文的本尊和分身都暴露了,靠着诸生无相根本就没用,他现在急需要更强大的隐匿之法。

    见卓文沉默下来,白袍老者遣退红裙女子,旋即坐在了卓文对面,道:“小家伙,你的来历我就不询问了,现在你就和我说说你的大买卖吧,若是让我知道你有任何欺瞒的行为的话,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啊!”

    卓文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白袍老者,点点头道:“这笔买卖很大,就不知道你们鸿运商行敢不敢接了。”

    白袍老者却哈哈大笑,道:“无论多么大的买卖,我们鸿运商行都接得下来,那也要看你的这所谓的大买卖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卓文也不废话,取出一个玉瓶抛给白袍老者,道:“这里面有十滴天域星空髓!”

    白袍老者不在意地接过玉瓶,不过在听到这是天域星空髓的瞬间,浑身一颤,差点将这玉瓶丢在地上了。

    “什么?天域星空髓?可是那只要有一口气在,服下就能够恢复巅峰的天域星空髓?”白袍老者无法淡定地惊呼道。

    “老头,看你激动的!我就想说,这买卖你接不接的下来?”卓文讥笑道。

    白袍老者擦了擦额前的冷汗,目光炽热地道:“接,为何不接?”

    白袍老者很清楚,他们鸿运商行若是真的拍卖这天域星空髓的话,那么他们商行的名声将会暴涨数倍甚至数十倍,声势也将达到前所未有的盛大。

    如此好事,白袍老者如何不接呢?

    卓文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这东西我就在你们商行寄拍了,不过有一点就是,拍卖必须要在两个月后进行,在这两个月内,你就给我尽力的宣传,最好弄得整个星域都人尽皆知。”

    白袍老者冷汗连连,他知道这东西一旦弄得人尽皆知,恐怕鸿运商行到时候会被无穷无尽的人流给挤爆了,但这对他们鸿运商行是一件好事。

    “还有拍卖地点必须是在中宇,你们鸿运商行这么大,五大区域应该都有你的分行的吧?”卓文继续道。

    “为什么非要在中宇?鸿运商行本部在东宇啊,理应在东宇拍卖!”白袍老者蹙眉道。

    卓文冷笑道:“若是你不愿意的话,那我收回天域星空髓!”

    白袍老者连忙将玉瓶抱在怀里,连忙道:“中宇就中宇,老夫一定会按照贵客你的要求进行的。”

    卓文点点头,旋即淡淡地道:“这么好的东西放在你们商行寄拍,可是让你们占了大便宜,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表示嘛?”

    白袍老者立马笑道:“贵客想要什么,尽管说,本商行能办到的,一定妥善帮你办到。”

    卓文自然不会跟白袍老者客气,道:“你们商行是否拥有可以屏蔽虚天七登以上修士神识的假面面具?”

    白袍老者一怔,露出为难之色,最终道:“有是有,只是那是一位客人要寄拍的。”

    “那东西我要了,你们商行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将其买下来给我!”卓文强势地道。

    白袍老者只好点点头,与天域星空髓相比,那假面面具实在微不足道。

    “还有将你们商行内所有的矿石全部都拿出来,我有用!”卓文继续道。

    当初在坠魔谷得到的魔金圣石已经被小黑和血仙这两个家伙给消耗光了,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个大胃王。

    不过吸收了魔金圣石,小黑和血仙都有着不小的进步。

    毕竟这两个家伙都是器修,修炼基本没有瓶颈,只要有足够的矿石就够了。

    “没问题!”白袍老者立马道。

    “你们商行登虚丹有多少?这东西我有急用!”卓文问道。

    “目前只有近百颗,可以全部都给你。”白袍老者道。

    “我还需要大量的阵盘,越高级越好!”卓文道。

    白袍老者答应将鸿运商行内大部分高级阵盘,全部都交给卓文。

    卓文颇为满意白袍老者的爽快,道:“目前就这些了,你将这些东西都给我,然后等东西寄拍出去后,你将一部分报酬扣去,剩下的交给我即可。”

    达成一致后,白袍老者效率极快,将卓文想要的东西拿出来,交给了卓文。

    而卓文则是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同时接过白袍老者的贵宾令牌后,便是扬长而去。

    “行长,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有这种东西存在,而且还将其公然拍卖,就不怕惹人眼红嘛?”红裙女子来到白袍老者身边,柳眉蹙起道。

    白袍老者冷笑连连,道:“恐怕此人身份是见不得人的吧?而且天域星空髓这种东西还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派人将此人盯牢了,我怀疑此人可能就是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那卓文。”

    “已经派了影子去了!”红裙女子沉声道。

    “若是影子的话,那就放心了!”白袍老者笑道。

    忽然,红裙女子脸色大变,白袍老者诧异问道:“怎么了?”

    “影子的气息消失了,恐怕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