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怎么了?”

    瞧见幽无死的异状,幽叶玮以及贵宾席里幽幻宗其他高手都是露出疑惑之色。 .. 。79..o

    幽无死面沉如水,一股难掩的杀机,在整个贵宾席内爆发开来,幽叶玮等人都是心生寒意。

    “一百万亿神石,希望诸位给幽某以及幽幻宗一个面子,这天域星空髓让给老朽!”

    幽无死立马将身上全部的神石都报了出来,同时将自己的名号也给报了出来。

    整个商行都是陷入了寂静,原本竞价价格直到一千多亿,但幽无死瞬间将价格提升了一千倍,众人如何不被镇住。67356

    而且幽无死连自己的身份都报出来了,显然这天域星空髓势在必得。

    商行内许多知道内幕的修士,都是知道这个自称幽某的可不是幽叶玮,而是幽幻宗老祖幽无死。

    这可是虚天八登的老不死啊,虽然当年受了重伤,但以幽无死的实力,杀死虚天七登的修士还是很容易的。

    这样的恐怖存在,谁敢惹啊?

    不过,一般的修士不敢惹,但其他同样是十大宗门的其他贵宾席上的宗主,可没什么不敢惹的。

    “幽前辈说笑了,这天域星空髓自然是价高者得,我出一百一十万亿神石!”

    对面的包厢内,传来一阵平淡的笑声,报出了超过幽无死的价格。

    幽无死猛地拍碎手边的案几,目光阴沉地盯着对面包厢,冷冷地道:“残月小辈,你们半月殿月祖不在,你有何资格与我这样说话?”

    说着,恐怖的杀意瞬间扩散,随后偌大的商行剧烈的颤抖,周围的包厢尽数都破开,露出包厢内其他宗门修士的身影。

    残月所带来的半月殿的修士,自然也不例外。

    残月柳眉微蹙,她美眸落在幽无死身上,心中诧异于这幽无死居然发这么大的火。

    其他十大宗门的修士,也都是目光忌惮地瞧着全身散发出杀机的幽无死。

    十大宗门的宗主尽数都到齐了,不过宗内老祖都没来,只有幽幻宗的老祖幽无死前来竞拍这天域星空髓。

    可以说,此次拍卖幽幻宗是其他九大宗门最大的竞拍对手。

    当然,其他九大宗门可不怕这幽无死会硬抢。

    若是这幽无死敢乱来的话,其他九大宗门的老祖可不会坐视不理,立马就会出关对付这幽无死。6.7356

    残月美眸毫无惧色,淡淡地道:“竞拍本就是价高者得,若是幽前辈想要强抢的话,残月无话可说,但回去残月也会将此事如实禀报给月祖大人的。”

    幽无死眉头微蹙,月祖是半月殿的老祖,而且当年幽无死的重伤,就是被这月祖造成的。

    虽然同样是虚天八登的强者,但月祖天资绝顶,实力强悍,而且已经是虚天八登巅峰的高手,所以那时候幽无死根本不是月祖的对手,才会被其击成重伤。

    时隔无数年,幽无死体内依旧有伤势残留,而那月祖实力只会越来越强。

    对上月祖,幽无死实在没什么信心。

    冷哼一声,幽无死右手一抓,居然虚空抓来了一名老者。

    “大人,您抓来小人何事?”老者胆战心惊地道。

    方才此老还在拍卖会后方,这一转眼,居然被这幽无死神不知鬼不觉地抓在手里,这是需要何等的大神通啊。

    “你是这鸿运商行的行长吧,我现在出一百万亿神石,买这玉瓶中的一滴天域星空髓,应该可以吧?”

    虽然幽无死话语带着商量的意味,但他的语气却丝毫商量都没有,带着不容置疑的语调。

    老者连忙点头道:“可以,完全可以!”

    幽无死点点头,便是将这老者扔到拍卖台上,让其取出一滴天域星空髓。

    接过一滴天域星空髓,幽无死很干脆地付了一百万亿神石,随后瞬间将天域星空髓服下。

    当幽无死睁开双目的瞬间,全身气息竟然有膨胀了几分,长啸一声,他对着幽叶玮传音道:“宗内发生大事故了,立马带人回去,我先行赶回去了!”

    说着,幽无死便是消失在了商行中。

    幽叶玮则是立即带着幽幻宗的众多高手,纷纷扯走。

    幽幻宗一行人的行为,自然引起商行内许多修士的疑惑和猜疑。

    “师尊,这幽无死好像很着急着回去啊,难道幽幻宗发生什么变故了吗?”站在残月身后的童启梅颇为好奇地问道。

    残月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们还是将注意放在那剩下来的天域星空髓上吧!”

    好似瞧见童启梅心不在焉,残月又问道:“启梅,你在想什么呢?”

    “哦?我没在想什么,我们还是继续拍卖吧!”童启梅回过神来笑道。

    残月点点头,倒是深深看了童启梅一眼,目光便是落在拍卖会上。

    ……

    卓文目光森寒地看着那发出讯号的白发老者,他知道真的要突破幽幻宗的包围的话,必须要重创这老不死的才行。

    而且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那幽无死肯定知道幽幻宗所发生的事情,若是这样拖延下去的话,等到那幽无死赶回来,他卓文想要离开就是妄想了。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这老不死的,小黑你有把握嘛?”卓文忽然对小黑传音道。

    小黑回道:“我爆发出所有的紫薇星君的力量,有把握重创这白发老者,但想要杀死他恐怕很难!而且爆发紫薇星君所有力量后,那我也将耗光雷火剑内所有的极雷和极火的能量。”

    卓文点点头,小黑的意思他知道,此次爆发出来后,雷火剑再也不能利用紫薇星君的力量了,也就意味着紫薇星君规定的五次,会在此次全部都用掉。

    “没事,这老不死我定要杀了!不然我们走不掉!”

    卓文目光露出坚定之色,看了不远处的黑衣卓文一眼。

    若是小黑能够杀死那白发老者的话,那是最好的,若是只能重创的话,卓文恐怕就会显露出噬的真身。

    噬,唯有释放出真身,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能量。

    噬的分身,卓文已经培养成了极雷真神,实力媲美虚天四登的修士。

    若是一旦显露出真身的话,实力将会和极雷真神的力量叠加在一起,恐怕会媲美虚天六登。

    若是小黑真的能够重创白发老者,卓文拼着暴露噬真身,杀死那白发老者还是有可能的。

    展开烛龙之翼,卓文一边躲避着大部分的攻势,一边与周围的幽幻宗弟子大战在一起。

    而小黑则是暴掠而出,直接朝着那白发老者掠去。

    白发老者嘴角满是冷笑,这雷火剑在他看来,确实是强大,但顶多与他伯仲之间,想要击败他几乎不可能。

    现在白发老者已经通知了远在中宇的幽无死等人,只要幽无死提前赶来的话,那么这卓文和这古怪的剑逃都别想逃。

    所以,现在白发老者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白发老者手持长枪神器,猛地一枪刺去,欲要挡住这雷火剑。

    咔擦!

    但当长剑与雷火剑碰撞的瞬间,雷火剑的气息瞬间暴增了数倍,雷火交加的恐怖能量,环绕在剑身,形成恐怖的螺旋,竟是瞬间将长枪搅成了粉碎。

    嗖!

    雷火剑势如破竹,在白发老者失神的目光中,从其眉心穿过。

    轰隆!

    白发老者的头颅瞬间炸裂,随后,在白发老者的背后虚空,升起一座巨大的虚天桥。

    这座虚天桥共有九座台阶,其中有七座台阶已经被点亮,预示着白发老者修为达到了虚天七登。

    虚天桥的浩瀚能量普照而下,白发老者炸裂的头颅,开始缓缓地愈合。

    “小子,破坏那虚天桥,本龙爷已经将所有雷火能量爆发出来了,现在几乎无力了!”小黑猛地对着卓文传音道。

    卓文瞬间斩出双剑,恐怖的紫光漫天,随后围攻他的众多幽幻宗弟子,纷纷爆退。

    本尊看了眼不远处的黑衣卓文,而黑衣卓文点点头,仰天吼叫一声。

    此声犹如山岳崩塌,震撼着所有修士的心灵,并且使他们在心灵中产生一种膜拜的感觉。

    黑衣卓文不再掩饰,他的身形越来越大,最终化作庞然大物,犹如乌云般,悬浮在幽幻宗上空,几乎将幽幻宗所在的星辰大陆尽数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中。

    当噬那庞大的气息释放出来的瞬间,幽幻宗内外无数修士,内心皆是升起一股恐惧之感。banfusheng.

    这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那种天生的恐惧,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噬的真身一出现,幽幻宗上下所有的修士,都下意识停止了动作。

    至于白发老者,由于被雷火剑刺穿眉心,神魂破坏,现在正在被那虚天桥的能量恢复着,还处于无意识状态,自然感受不到噬的恐怖。

    此刻的噬,早已大变样了,全身雷霆滚滚,夹杂着浓郁的魔雾,在魔雾之中,透露出一双巨大的血色眼瞳,看上去犹如远古洪荒的某只恐怖的巨兽。

    噬淡淡地看了眼那白发老者的虚天桥,旋即猛地一蹬,低头张开巨嘴,便是将偌大的横亘在虚天的虚天桥吞入了腹中,恐怖的吞噬之力,更是彻底切断了白发老者与虚天桥的联系。

    噗通!

    白发老者猛地摔落在地面,随后无始魔金剑所化的杀意漩涡更是毫不客气地将白发老者的肉身搅成了碎末……67356

    ...